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哭笑不得
    雨淅淅沥沥,淋淋漓漓,天潮潮地湿湿,军区宿舍墙壁上,铁架子上也带着细细的水汽,所有人都去操场了,只有孙贝贝还在宿舍,对着行李袋里的护手霜和手套发愣。

    用还是不用?孙贝贝心里好矛盾,好纠结啊!

    看看自己柔嫩的手指磨得都快发黄了,感叹这女人啊,决不能进军队,一旦进去水灵灵的姑娘出来的时候就变成粗糙的农村妇女了。

    她的同事,原来也是白白嫩嫩漂漂亮亮的女人,晒了两个月,一个个脱胎换骨,哪还有初来时的光鲜亮丽!

    孙贝贝不知道是不是要庆幸自己因祸得福,看看自己的这张脸在军营里已经非常耀眼,白得让人嫉妒。

    可是自己的那双手,呜呜每天当清洁工,她也没忘在手上抹厚厚的一层护手霜,原来备足三个月使用的,没想到提前用光了,但手还是变得粗糙不堪。

    孙贝贝拿起护手霜想涂一涂,可是却又有些不好意思。

    对于谢处男给自己买的东西,心里总觉得有几分别扭,但想到他昨晚那个憨样又觉得好笑。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昨晚,孙贝贝还在办公室修改剧本,离军训结束剩下一个月,演出的排练也在紧锣密鼓中进行着,为了不让那些人小瞧自己,原本出炉的剧本,一改再改,直到尽善尽美。

    终于改好了,孙贝贝放下笔,靠在椅子背上闭着眼睛舒了一口气。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用心地做事,这么认真地揣摩人物的对白,尽量用语言通俗化幽默化的语言,展现一个特立独行的猪被军队改造的历程,有她自己的缩影,也有办公室几个男人的影子。

    孙贝贝对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这次一定要在特种兵的舞台上崭露头角,让人知道她也有耀眼的一面。

    “孙贝贝,怎么在这睡觉?”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孙贝贝对舞台的憧憬,睁开眼看到谢铁军从门外走了进来,头上有一串串细小的水珠,肩章也由绿变黑了。

    看来外面的雨还依旧潇潇洒洒地飘摇着,孙贝贝知道军人都不打伞的,有也是穿着雨衣,打着军绿色的伞,这个兵营里大概只有一把花花绿绿的伞,那就是孙大小姐的了。

    “你怎么也跑办公室来了?”孙贝贝微眯着眼睛,瞥了谢铁军一下,理直气壮道。

    “就要熄灯了,我看办公室还亮着灯,上来关灯”谢铁军用右手的袖子擦了擦头发,笑着说,感觉自己好像非常的敬业,不浪费国家的一度电。

    真假!孙贝贝歪着脑袋看着谢铁军,怎么觉得这个黑黝黝的男人有点怪怪地。

    目光从上到下的扫了他一遍,只见谢铁军的左手背放在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那么傻愣愣地笑着。身没她你。

    怎么没有一点恶魔样了!倒是有种许三多的感觉啊!

    看着这么粗犷的男人憨态可掬的样子,孙贝贝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是想赶紧走人。

    “哦,关灯是吧!你关吧。我忙完了,走了”孙贝贝站起身,提着伞拿着她的稿子往外走。

    “哎,孙贝贝,你等等”谢铁军急忙扑到孙贝贝前面,挠着头,犹抱琵琶半遮面,想说什么,吞吞吐吐半天都没蹦出一个字,最后急得涨红了脸,索性一狠心,把藏在身后的袋子哗啦啦地提到孙贝贝的眼前。

    “这个给你”谢呆子把袋子往孙贝贝手上一塞,就赶紧转身要往外跑。

    孙贝贝眼疾手快的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

    “哎,谢处男,你跑什么啊?这是什么?炸弹么?”孙贝贝一边把谢铁军拖回来,一脸纳闷地问着。

    谢铁军被可以一走了之的,可是不知为何被孙贝贝这么一拉,全身僵硬,呆呆的站立在那。

    只见,谢呆子别扭的搓着双手,又挠挠头,非常不好意思,最后憨憨地笑着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孙贝贝打开塑料袋,掏出手套,不解道:“额——这是干什么用的啊?”

    谢铁军看孙贝贝一脸的疑惑,估计这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以前没机会干活不认识手套,只好再硬着头皮解释着:“这个手套,不是很漂亮。但套在手上干活,可以减少摩擦,那个那个”

    那你的手就不会被磨得粗糙了!

    谢铁军在心里补完了话,可嘴边,舌头打架,都快憋死了还是说不出口,最后只能靠孙贝贝意会了:“你懂吧?”

    谢铁军一脸害臊地看着孙贝贝,期待着她的认同。

    让人纠结的是孙大小姐却对他摇了摇头:“我还真不懂,你懂?”

    “嘿嘿!”谢铁军憨憨地笑着,又伸手挠着头,“我也不懂,是商场卖护肤品的女人说戴手套做事,可以保养手你试试看合不合适,好不好用”

    孙贝贝却甩着手套继续摇着头道:“不用看。现在都是你拖地,要用你用吧,你的手粗得跟千年老树一样,我觉得你更需要”说完,直接把手套往谢铁军手上塞。

    谢铁军听了快要呕血,这个野丫头,说话的方式怎么就这么这么怪异!这么窝心!

    我容易么?要不是对你有些愧疚,我大老爷们还用得着遮遮掩掩地去买这些女人用的东西,还千方百计地避着师达树偷偷摸摸地乘晚上没人注意送来给你!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13313775

    谢铁军心里闷闷地,孙贝贝当没看到,又伸手摸进塑料袋掏出一瓶护手霜,这个她懂,却故意装傻地问:“这是什么啊?”

    “护手霜啊!”谢铁军一个魁梧大汉被她问得快要挂不住了。

    这丫头,真是要不是看你们在军队一直关着,出不了门,我才不会去买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谢铁军心里嘀嘀咕咕起来。

    就这一次,绝不会有下次了!

    真是疯了,怎么脑子一热给她买这些东西!

    这野丫头眼高于顶,哪能看上自己买的东西。

    谢铁军纠结不已,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当初是出于何种目的要给她买这些,仅仅是愧疚么?帮她拖地已经是补偿了!

    真是前世欠她的!

    孙贝贝看了一下护手霜的牌子,眼眸微微眯起:“国产货!我才不用国产货!”说完,孙贝贝非常不屑地把护手霜也塞回谢铁军手里。

    这护手霜好歹了花了自己一百多块,想想要是寄回家给老娘买肉吃,都可以吃十来天了,这丫头还这般嫌弃,真是不知好到。

    谢铁军听完,不由气恼起来,一把抢过孙贝贝手里的塑料袋,把护手霜和手套都往塑料袋里扔,然后愤愤地说:“哼,不要算了,就当没发生这事。我当垃圾扔了”转身往外走,像个赌气的小孩,让人看了哭笑不得。

    孙贝贝觉得这彪汉可真有趣,赶紧拉着塑料袋,笑着道:“哎,别扔啊,你不是说送我吗?送人的东西,哪有拿回去的道理啊。给我!既燃买来了,不用白不用”

    听着她脆生生俏皮的话,谢铁军不由自主的乖乖地放了手,塑料袋塞进了孙贝贝手中。

    看着孙贝贝像个小孩分了糖果一样嬉笑着脸,怪可爱的,心里不由微微一动。

    “那个时间太晚了,你别写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谢铁军燥红着脸,憨憨地说。trwj。

    “好,走吧”孙贝贝俏皮的点了点头。

    谢铁军关了灯,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两人一起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这还是他们第二次在黑夜里独处,两人心里都感觉有些异样,却又不明所以,只是拉着距离一前一后地走着。

    孙贝贝打着雨伞,走在后面。

    雨越下越大,刚才只是雨丝,一会变成了雨花,迷迷蒙蒙地,一晃眼,谢铁军的头发已经黏成一团,衣服也是一大团一大团地暗湿。

    孙贝贝加快了脚步,追上了谢铁军,小花伞为他撑起了一片晴空。

    “我是男人,这点小雨算什么,不用伞遮”谢铁军一个闪身,把全身置身在伞外。

    孙贝贝瞪着他拉着他的衣袖,又凑了过去:“真是个呆子!跟我站一块有那么恐怖么?我还是第一次为男人撑雨伞呢?有多少男人想给我撑伞我都看不上,你敢闪一边?试试看,谢处男”

    “哎呀,姑奶奶,别这么叫了,我我和你一块走就是了”最后,超级别扭的两个人还是在一把小伞下走回了宿舍。

    孙贝贝回道宿舍刚好熄灯了,把东西往袋子里一塞就钻进被窝睡觉。

    现在看着手套,拿在左手上试着套一套,大了些,但马马虎虎还能用,笨拙了些,戴着擦桌椅还是可以的。

    为了自己的第二张脸,委屈一下先用着吧!

    至于护手霜呢?有总比没有好,还有一个月呢,没有护手霜的日子难熬啊,漂亮的小手,即使国产货,你也别太嫌弃啊!

    孙贝贝脱了手套,擦了遍护手霜,再带上手套,开始新一天的清洁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