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其乐融融
    李笑梅同志询问完后,心里不知道为何也跟着空落落的,有种女儿已嫁,成为别人媳妇的心境。

    既然这丫头这么死心眼,自己也只好在心底为她祈福,希望她以后结婚以后还是能跟在自己跟前一样幸福,开心。

    知道女儿已经彻底成了别人家的人,自己自然得对女婿好点,李笑梅做了一大桌菜不说,吃饭席间,热情的招呼着许烨磊,给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完全变成一副和蔼可亲的丈母娘嘴脸。

    吃晚饭,孙萌萌乖巧地和李笑梅一道收拾餐桌,还献殷勤地洗碗。

    这可真是破天荒了,这个懒丫头,以前在家可从没洗过碗,跟了男人就变得这么勤劳!是不是,他们在一起都是她在做家务,所以练得勤快了。

    李笑梅看着女儿不染阳春水的白嫩手指说不出的疼惜,这个臭丫头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哪个女孩子结婚前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啊!虽然管的严一些,也是为了她好,可是从小到大,哪一回指使她干家务了。

    夫妻俩都把她当公主一样疼着,都没舍得让她熏油烟。只不过这个吃货,喜欢看父母在厨房忙碌,看看他们怎么烹饪,偶尔打打下手。

    爱情是浪漫,而婚姻,结了婚你就知道一个人操持家,每天都是菜米油盐酱醋茶,有多辛苦!

    她自己就是从最初非常享受地为小夫妻烹调,到后面随着工作压力的增大对家务慢慢地倦怠,最后都扔给了孙耀文。

    女人总是这样,在结婚前,在厨房浸染着油烟也觉得那是爱情的调味剂,也享受着那样幸福。

    只是做母亲的看到女儿沿着自己走过的路走过来,看着女儿为了一个男人渐渐地离开自己,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李笑梅戳着孙萌萌的脑门压低声音问:“你在烨磊家都是你煮饭洗碗吧?看你这个懒丫头,这么久没见变得这么勤快,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妈,你真是劳苦命啊。我难得勤劳,你还不乐意了。呵呵,在玉景豪园哪里能轮到我蹲厨房啊,烨磊的手艺跟你一样超好,周末都是许大厨煮的饭,偶尔也在外面吃。”

    孙萌萌一脸幸福地说着,李笑梅看着她眉眼中藏不住的柔情,心想女儿真的是,在爱情的蜜罐里黏住,整个人都变了样。

    说不出是什么样,大概长大了吧!懂得疼人了,回家还能帮忙洗个碗。

    “你也别太懒,他难得回家一趟,对人家好一些,别耍小孩脾性”女儿都对人以身相许了,男方的长辈也都那么喜欢女儿,这结婚是铁板钉钉的事了。李笑梅不忘教女儿一些夫妻的相处之道。

    “呵呵,妈你真是!什么话都让你说了!一会又担心人家虐待我,都让我操持家务,一会又要我对人家好一些。真是矛盾啊,我该听那一句呢!”孙萌萌边洗碗边笑着问。

    “你个死丫头,就知道贫。我这还不是为你考虑!等你到我这个年龄,你就知道你妈对你的好!”李笑梅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戳着孙萌萌的脑门,随后推开她,自己站水盆边洗碗。

    “呵呵,我一直都知道妈妈你对我最好了!”孙萌萌又粘腻地在李笑梅的背后抱着她。

    女儿的一个熊抱,抱得李笑梅心里暖暖地,嘴里却说:“走开,抱得我都没法洗完了。都这么大人了还你腻歪歪的!去洗点水果给他们吃”

    “得令!”孙萌萌看自己的糖衣炮弹果然有用,抱一抱,就让老佛爷满脸慈悲了,那就锦上添花,再来一个。

    她凑到老妈侧边,亲了亲李笑梅的脸颊,然后才笑着跳着离开了厨房。

    孙萌萌切了一盘苹果丁端到客厅,许烨磊和孙耀文正在下围棋。

    以前孙萌萌也经常被孙耀文抓来陪着下棋,在他的教导下,懂得怎么放棋子,但棋艺可就不敢恭维了。

    孙萌萌坐在许烨磊身边,给他喂着苹果丁,也不时叉一块给孙耀文,看着他们俩在黑白键里厮杀。

    李笑梅忙完了家务也坐了下来,在孙耀文身边一起看棋,偶尔还忍不住地说两句。

    四人围着黑白棋的情景,其乐融融,温馨四溢。

    许烨磊第一次跟岳父下棋,这个火候还是得用心地把握,既要下的让岳父觉得棋逢对手,不疾不徐地吊着他的胃口,又要在紧要关头不露痕迹地让步。

    亏了他从小被徐大雷抓丁练习,练得一身好棋艺,没想到长大后,这身手还能为自己在岳父大人面前挣点分数。

    棋里的光阴总是过得很快,一盘棋下来,两翁婿打得难分高下,孙耀文好久没下的这么过瘾,异常的兴奋。一盘棋以一个子险胜,他也知道女婿一定让着他了,但让得让人浑然不觉,他是越发喜欢这个女婿了。

    孙萌萌的苹果丁早吃完了,看看窗外的夜色,已经深沉。

    “伯父,伯母,很晚了,不打扰你们休息,我们也该回去了。”许烨磊收完棋子礼貌地说。

    “外面都下着雨,晚上要不留下来,就住这吧”孙耀文一下把女婿升华成棋友,还真想留他下来,再来一盘。

    “爸,烨磊明天早上还得早起归队。他的军服还在家里呢。我们先回家了”孙萌萌笑着说,虽然老爸留自己心爱的男人过夜,是对女婿的肯定,但毕竟还没结婚,他要留下来,小两口就不能为所欲为了,甚至,都不好意思睡一个窝。

    “你这丫头,现在心里就只有玉景豪园那个家,这个家就不是家了”李笑梅站起身,又戳了孙萌萌的脑门,瞪着她。

    “妈,我可没这么说。以后周一到周五,我经常回来就是了”孙萌萌嬉笑着说,拉着许烨磊的手起身准备离开。

    孙耀文也起身送他们,但还没站直,便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一下子重重的又跌坐回沙发上。

    “爸,你怎么了?”

    “老公!”

    “伯父,你没事吧?”

    已经转身的三人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吓了一跳,转身看到孙耀文两手撑着头,脸色有些昏暗,三人的笑容一下凝结,赶紧扑过来。

    孙耀文按了按太阳穴,感觉好了一些,只是头还有点晕,晦涩地笑着:“我没事,可能刚才坐太久了,一时站起来有些不适应”tp9l。

    “都怪我了,不该让伯父那么伤神下棋”许烨磊查看着孙耀文,心里有点忐忑,“伯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送你去医院检查,看看有什么问题?”

    “没事,就是老毛病了。以前也会这样,用脑过度了,便容易头晕。萌萌知道的,拿四季平安油给我擦擦,一会就没事了”孙耀文笑着说,是自己拉着女婿下棋的,现在让他愧疚自己过意不去,赶紧解释。

    李笑梅已经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四季平安油,很熟练地为孙耀文摸着额头,和脖子后跟,边跟许烨磊解释道:“萌萌他爸,天天在办公室里画图纸,常年埋头苦干,这颈椎有点突出,低头太久就有点供血不足。没事,一会就好的,你们先走吧”

    许烨磊听她这么说才稍稍不会那么愧疚,但还是有些担心地说:“颈椎的问题也不能忽视,伯父有空还是要到医院检查检查。积极地治疗可以缓解颈部的不适。萌萌也没提过,不然我下午就陪你去军区医院看看。军区医院的医生最擅长的就是骨科病,要不下个周我回来时再陪你去。明天,头还晕的话,让萌萌还你先去医院看看”

    为后这己。“没事,没事。这点小问题你就别牵挂了”孙耀文摆了摆手。

    “爸,我明天陪你去医院检查吧!”孙萌萌的心里有些不放心。

    “没事,这又不是一天的,职业病而已!涂了平安油,现在不就好了,没事的,别担心!”孙耀文笑笑的回道。

    “每次都说让我们别担心!又不好好照顾自己,以后工作别这么拼命了,瞧你多落下职业病根了!”孙萌萌心疼的看着孙耀文,嘟囔着。

    “恩,知道啦!还没结婚就变得这么罗嗦,小心烨磊不要你!”孙耀文拍了拍孙萌萌的脸颊。

    “爸——”孙萌萌羞赧的脸红起来。

    “呵呵,我没事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和烨磊先回去吧!”孙耀文简直跟催出嫁的女儿赶紧回家似的。

    孙萌萌看了看孙耀文和李笑梅:“爸,妈,那我们先走了!”

    “恩,烨磊路上慢点开车!”孙耀文交代一句。

    “是,伯父”许烨磊点了点头,“伯母,那我们先回去了!”

    因为孙耀文身体不适,许烨磊没让他们送,他和孙萌萌自己下楼。

    在电梯里,孙萌萌心里始终的觉得有些不放心,眉头不由皱起,一声不吭的站着。

    许烨磊侧过脸,看着愁眉不展的孙萌萌,不由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温声的说:“好了,别太担心了,以后我没回来,你就在家住,多照顾一下你爸妈!”

    “恩”孙萌萌抬眼,看着许烨磊,缓缓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