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如花美眷
    局面瞬间反转,原本占据优势的许烨磊,此刻却非常弱势,非常温柔的哄着怀里的女人近十来分钟,她才停止哭泣。

    许烨磊那紧蹙的修眉渐渐舒展,慌张的神色从他俊朗的脸上褪去,逐渐被那抹灿烂所取代,那抹灿烂里却蕴含着无限的疼惜和温柔

    许烨磊紧紧将孙萌萌楼在怀里,像是搂着珍宝一般,孙萌萌的鼻息间充斥着他身上淡淡的男性气息,听着他强烈而急切心跳声,靠在这个很令人心安的怀抱,心里的委屈感才得以消失。

    唉,发现遇到许烨磊之后,自己的眼睛就像水龙头,一拧就哭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好了,不哭了,都老公的错!”许烨磊低头看着孙萌萌,伸手将她脸上泪痕擦去,心疼道。

    “谁让你不理我!”孙萌萌吸了吸鼻子,嘟着小嘴理直气壮的说。

    “不理你,是我的错,可是你去夜店的事,也是错的”许烨磊开始秋后算账,分析两人的错误之处。

    “我我就去一次,没想到就被你抓包!”孙萌萌跟许烨磊撒了一个小谎,和师妮可非常默契的一致口径,说只去过一次。tlxr。

    “夜店那是多杂乱的地方啊!而且这么晚了,你和妮可两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在那里面晃荡,是很危险的,知道吗?”许烨磊揉着她的身体,似是叹息的提醒道。

    有什么危险啊?你都不知道今天在台上跳舞的时候,有多少人为我们鼓掌呢?

    孙萌萌心里暗暗的回了一句,不过她也不是那种蹬鼻子上脸的人,为了让许烨磊放心,还是乖巧的回道:“我们就去跳了跳舞,没干其他的事情!”

    “你还想干什么?”许烨磊剑眉微挑,瞪眼看她。

    “没想干嘛?我以后不去还不行吗?”孙萌萌不由眨巴着含泪的眼睛,温柔的委曲求全。

    好不容易盼到心爱的男人回来,孙萌萌自然不想两人被这些不愉快的事情缠绕,耽搁他俩的有限的相处时间,

    “这还差不多!”见老婆这么乖张,许烨磊低下了头,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乌黑的眼眸璀璨如星,带着温柔的怜惜和疼爱。

    “可是——”孙萌萌的话题来了一个转移。

    “可是什么?”许烨磊不解的看着她。

    “可是我要是烦闷的时候,偶尔能不能出去玩啊?”孙萌萌多多少少还得在自己立场优势的情况下,为自己谋求一些福利。

    “你个傻丫头,我又没说要把你关在家里,只是老婆你实在太漂亮了,我担心你去那乌糟复杂的地方,被一些不怀好意男人惦记!”许烨磊并不干涉孙萌萌的人身自由,只是不喜欢她去夜店那种场合,心里又有些害怕漂亮老婆被其他男人所惦记,口气幽幽的说。

    不怀好意的男人?不会指向南吧?

    这话听起来真酸溜溜的,许烨磊你又在吃干醋!

    “我和向南是纯属偶然遇到的!”孙萌萌撇了撇嘴,坦白道。

    以前她也觉得夜店是个复杂的地方,可是去过后,却觉得没怎么,只要自己不去主动勾搭,不理会别人的勾搭,完全只是为了排泄心中的闷气,是个很好的去处。

    不过看到许烨磊一副跟她妈李笑梅一样,视夜店为豺狼虎豹地方的表情,孙萌萌还是尽可能的保留一点**为秒。

    “真的?”许烨磊有些不相信,经常偶遇,这两人也太有缘分了吧?

    “不信,你可以问妮可,还有叶子青,她们都可以为我作证!”孙萌萌庆幸这次有两个证人,为自己证明清白。

    “好吧,我相信你,不过你还是少跟那个向南来往!”提到向南,许烨磊的心里有种说不上的感觉,就是不想孙萌萌跟他有过多的牵扯。

    高富帅啊,在漂亮老婆身边围绕,的确让他很有压力。

    “老公,你还真是一个醋坛子!”孙萌萌伸手捏了捏许烨磊的鼻子,嗤笑道。

    “知道就好!”许烨磊也伸手轻捏了一下她那轻巧的鼻子。

    “老公,你生气真的很恐怖!”孙萌萌嘟起小嘴,投诉道。

    “知道就好!”许烨磊不予置否,捏住她的小手,稍稍用劲的揉捻起来。

    “啊——,很疼啦!”孙萌萌急着抽回手。

    “来,老公给你吹吹!”许烨磊再次抓住孙萌萌的手。

    “臭老公,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孙萌萌娇瞪他一眼,又赏了许烨磊一个粉拳。

    两人嬉笑着扭做一团,欢乐的笑声从车里溢出来,漂浮在嘈杂的夜色里。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漆黑地天空,无星无月,厚厚的云层铺了一层又一层,初夏地夜风吹来,一阵微凉。

    许烨磊眼波流转,宠溺地笑容瞬间沾满他的脸,伸手将孙萌萌拉进怀里,刚刚沐浴过的身体散发着他喜爱的香味,不由凑到她的脖子,她身上萦绕着幽香,沁人心鼻,淡淡的,雅雅的,让人深深着迷。

    许烨磊狠狠吸了一口,暧昧不已的笑道:“老婆,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爱做的事情啊!”

    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跟老婆温存,刚才那么一闹,耽搁了他快一个小时,所以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色狼”孙萌萌戳了他的脸颊一下,害羞的娇嗔道。

    许烨磊深邃的眸子眯了眯,闪过流光的异彩,声音沙哑,邪恶的说:“为了不让老婆不被其他男人所诱惑,每周回来,必须把你喂得饱饱的才行”

    “色狼”孙萌萌话未完,许烨磊的唇就将她的唇给吞没。

    一个翻身,高大的身躯压在孙萌萌的身上,上下其手在她身上四处点着火。

    “唔”没过几秒,孙萌萌就被许烨磊娴熟地吻伎缠得晕晕乎乎,只好任他宰割。

    吻是醉人的,唇是柔软的

    细细地舔着,轻轻地咬着,浅浅地吸着,深深地搅着

    许烨磊从轻舔吸吮,渐渐长驱直入,如同一道火焰强悍又温柔地烧灼著她的唇、她的心、她的灵魂深处

    感官知觉与每一寸神经,随着舌尖的缠绕,如旋风般撩拨起彼此身体的渴望与悸动,彼此的心脏在胸膛间猛烈撞击

    许烨磊那坚实的腹部坚实如铁,狂猛的热浪自下腹窜起,缭烧奔流在他每个细胞和血液里。

    每每看到孙萌萌在自己身下,娇啜微微,低低呻吟,许烨磊就像是食了春药般,悸动着、亢奋着

    只见,孙萌萌全身曲线着,身子越发的柔软起来,伸手勾着许烨磊的脖子,娇躯紧紧攀附着他的身体。

    卧室里太过安静,一切声响都被放大到极致,侧身翻转,丝滑的床单发出动听的细微摩擦声。

    火热的吻滚烫的落下,温柔却又霸气十足,不让人抗拒。

    许烨磊的大手摸索着,几秒后,孙萌萌身上的衣服已不知去处。

    强烈的**

    急促的呼吸

    滚烫的体温

    许烨磊俯低身子,和孙萌萌深深的对视着,磁哑的声音,染着浓浓的**:“老婆”

    孙萌萌满眼迷离,双手在他胸膛轻轻游走,动作暧昧,脑海想起一首诗,不由低声的念了出来:“开窗秋月光,灭烛解罗裙,含笑帷幌里,举体兰蕙香!”

    许烨磊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勾在孙萌萌腰上的大手不由紧了紧,声音略带暗哑,吐出三个字:“小妖精”

    “你不喜欢么?”孙萌萌媚眼含羞,娇嗔道。

    “我喜欢,非常喜欢”许烨磊的眼睛闪烁着异彩的流光,深吸了口气,随后俯下身来

    一记挺身,孙萌萌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不禁皱着眉头,轻斥道:“温柔点”

    谁说只有第一次疼?第二次也疼,第三次依旧疼。

    “嗯我会的!”许烨磊呼吸急促道。

    唇疯狂地吮吸着,让人觉得全身的骨骼深处,也渐渐泛起了难耐的搔痒。

    揉碎的呻吟,夹杂着孙萌萌断断续续的恳求。

    只闻许烨磊一阵低笑,古铜色的胸膛蒙上一层汗渍,在灯光下,折射着莹莹光晕,他含着孙萌萌的耳垂,声音暗哑低沉地说:“老婆对不起慢不下来!”

    “你”孙萌萌急促的喘息着,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话。

    许烨磊环在孙萌萌腰上的手紧了又紧,仿佛要将她溺毙在怀中,孙萌萌软软地勾着他的脖子,许烨磊神情温柔,语气缠绵腻人:“老婆,你真美”

    “我知道我很美说些我不知道的优点”

    “可人的小丫头,撩人的小东西,诱人的小妖精”许烨磊宠溺地低喃着,双手捧着孙萌萌的脸,狠狠吻住她的唇,紧紧纠缠,每一寸呼吸,每一份甜蜜,他都要拥有。

    孙萌萌随着他的舌尖,他的呼吸,他的动作,和他一次次的纠缠,和他一次次的飞跃,和他一次次的迷醉——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天灰蒙蒙亮,许烨磊便醒了。

    难得一次能这么闲适地看着睡梦中的老婆,许烨磊没有起床,保持着两人缠绕的睡姿,默默地凝视着老婆。

    真是可爱的女人啊,即便梦中也带着甜甜的笑容。

    做了什么梦呢?一定和自己有关吧!

    她也一定像自己一样沉醉在两人的爱情里,在睡里梦里也是那般幸福甜蜜。

    昨晚回来看到那么妖冶的老婆时都快气爆了,经过一夜的温存,现在肚子里却没了一点气体。

    看到她便想着疼她宠她却没法对他发火,她可真是自己的魔障。

    这个小丫头一个搞怪的表情,一个哀求,一个笑容,自己便对她没辙。

    许烨磊万分宠溺地看着她的眉眼,看着她的红唇,忍不住地,轻轻地亲了一口。

    他想起来给她做早餐,可是,又舍不得怀中这样的温香软玉。13290781

    算了,今天就陪老婆赖床吧。

    孙萌萌最开心的是梦到心爱的男人了,梦里贪欢,又和老公厮磨缠绵,到醒了还感觉梦那么真实那么甜美。

    孙萌萌贪恋着梦中他温暖的怀抱,有点舍不得睁开眼睛,真想把这么真实的梦延绵到岁月的尽头。

    “烨磊”她轻声呢喃着,叫着他的名字感觉口齿都是那么清甜。

    “老婆”耳边传来低沉温厚的嗓音,是他深沉的呼唤,她听了心里万分舒爽。

    “老公”孙萌萌俏皮的小嘴微微翘着,发出的声音带着几分撒娇几分嗲意。

    看了老婆睡颜一个早上的许烨磊忍不住覆上他的唇,轻轻地含住那一抹娇嗔可爱。

    孙萌萌长长的睫毛像一双停驻花丛的蝴蝶,被许烨磊突然的靠近惊得翻飞翩翩。蝴蝶飞过,露出一汪明澈的水眸。

    “唔——”孙萌萌在许烨磊的唇里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

    原来不是梦,自己千思万想的男人真的在眼前,在梦里也在她的手心,在她的唇里。

    孙萌萌终于从混沌的梦中清醒过来,虽然浑身酸疼不堪,可是看到自己被许烨磊紧紧地楼着,彼此的每一寸肌肤亲昵地贴在一起,看着面前俊颜,孙萌萌笑的象只偷腥的猫,心里万分喜悦。

    昨晚许烨磊再次化身为猛兽把她折腾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可她也没让他好过,像榨汁机般,榨干了他剩余的价值。

    总的来说,两败俱伤——

    不过,许烨磊真的很迷人!不管是穿军装也好,穿时装也罢,还是像此刻般的光裸着,在她眼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尤其是激情中的她,有种说不出的绝魅!

    完美的五官、深邃的眼神、阳刚的身躯,靡艳至极,这样的男人就躺在自己的身边,是她的荣幸,也是她的骄傲。

    孙萌萌开心地抱着孙萌萌,回应着他甜蜜的亲吻。

    似水流年,如花美眷

    缠缠绵绵,揪揪绕绕

    只希望再我最美丽的时候能多陪你一会,在你的记忆中刻下一片绚丽的剪影。

    这个周日的早晨窗外是飘飘洒洒的雨丝,屋里却是温温绵绵的柔情。他们的爱情在春天里,像烂漫的樱花绚丽地开放,洁白,纯美,动人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窗外,细雨飘飞,天潮潮地湿湿,整个玉景豪园浮漾着流光,灰蒙蒙却温柔。这样的天气,带着几分春寒和潮润,躲在暖暖的被窝里睡一个春梦最为惬意了。

    师妮可昨晚被狠狠地教训一番,9点醒来还有几分胆颤。也不知道表嫂搞定表哥没有。

    起床,打开房门,屋子里静悄悄的。

    只听见春雨敲打窗棂的声音,细细碎碎,轻轻种种轻轻,像一双纤纤素手在抚着琴弦,奏着春曲。

    师妮可无暇倾听屋外冷雨的奏乐,她最关心的是自己是否逃过一劫。

    这个时候,表哥应该早就醒了,但主卧的大门依旧紧闭着。

    表哥表嫂是出门了,还是在还在床上?

    师妮可轻手轻脚地走到玄关处,看看表哥的鞋子还在,噢噢,表哥春睡迟迟未起,一定被表嫂摆平了。

    太好了!今天不用看表哥的冷脸了!

    师妮可冲回客卧,在床上打滚了一番。劫后余生啊!

    危险解除,发现肚子也饿了。

    好吧,今天我就将功折罪,给你们两个睡懒觉的小情侣买早餐去。

    于是,师妮可洗漱一番便提着伞出门了,等她打包着早餐回来,许烨磊和孙萌萌刚好起床。

    看他们两个穿着情侣睡衣情意绵绵地走出主卧,师妮可立马笑着邀功:“表哥,表嫂,起床啦,我买了早餐,一起吃吧”

    这么迟起床,难免让人想入非非,孙萌萌看着师妮可暧昧的笑脸,有些不好意思,呐呐地说:“下雨了,天色比较暗,都没时间观念了,还是可可勤快啊”

    许烨磊早没有昨晚的冰雕,真不知道是他修理了老婆,还是老婆融化了他,总之,现在是满脸春色,丝毫找不到昨晚的萧杀。

    当然,那是看老婆的时候,对师妮可就没那么热乎了。

    许烨磊淡淡地扫了眼带着浑身湿气回来的小丫头:“算你还懂得改过自新。以后就得这样照顾我老婆。”说完,许烨磊进了厨房拿碗筷。

    下眼心有。师妮可吐了吐舌头,凑到孙萌萌身边,笑嘻嘻地暧昧着:“表嫂还是你厉害啊,昨晚表哥把我恐吓得做了一个晚上的恶梦。你是用什么办法对付表哥的?”

    小妮子问得可真是色情,哪有那么探问人家床上的事啊?

    不过,孙萌萌的回答却出乎师妮可的意外。

    “你表哥发火的时候真是雷打不动啊。我没办法了就哭!,使劲地哭给他看!”孙萌萌凑到师妮可的耳边小声的说。

    师妮可才恍然大悟:“哇!真是绝,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表嫂有智慧!佩服!以后表哥再吓我,我也使劲地哭给他看!哈哈,小时候,表哥也怕看到我流眼泪。没想到他现在还见不到人家的眼泪。终于找到秘诀!”

    “你们两个窃窃私语什么啊?师妮可,又有什么鬼主意?再敢带坏我老婆,你试试看!”许烨磊从厨房走出来看到两个小丫头一脸奸笑,感觉有些不妙,又瞪了师妮可一眼。

    被吓怕的孩子啊!师妮可被许烨磊那么一瞪,立马正襟危坐,然后讨好地说:“表哥,我发誓,绝对保证不会再拉表嫂下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