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万劫不复
    许烨磊转着门手把,和主卧一样,客卧也反锁了。

    龟缩?你以为锁了门就能逃避!

    “开门!”许烨磊声音不高,但这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像一把火快把客卧烧成焦炭。

    躲在被窝蒙着头大的师妮可这下傻眼了。

    刚才听到脚步声走向主卧,她还稍稍宽了心,表哥怒火最雄烈的时候到主卧烧烧,吃了肉肉到明天也许就风轻云淡了,自己也能逃过一劫。

    可是,为什么啊?表哥更在乎的应该是表嫂,为什么要来自己房间门口呢?

    难道,要过来先揍我一顿?

    师妮可虽然很喜欢这个表哥,可也被他的威严震慑着,心里毛毛地哆嗦着。

    呜呜这下死定了!

    要是表哥知道是自己怂恿着表嫂去夜店,自己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师妮可吓得全身冰凉,继续把头埋在被窝里,似乎,那一块布就是一座城池,能抵御狂风暴雨。

    “死丫头,再不开门,我晚上就把你寄回b市”许烨磊狂怒之后说的话反而没有火药,冷冷的,像北极的千年冰雪一般。

    师妮可感觉整个房间都变成了冰天雪地,冻得她全身瑟瑟发抖,恨不得再多加几床被子取暖。

    “师妮可——”见里面的人没动静,许烨磊再次叫道,那冰冷的语气瞬间穿透房门,传输到室内。

    哎呦喂,超级大暴雪啊!要冻死人啦!

    师妮可心里那个纠结啊,在开与不开之间徘徊。

    可是,肯定是逃不过的,表哥真的要进这房间绝对是轻而易举。

    算了,要死就死吧!总比半夜被赶回b市好,她相信把表哥惹怒了,明天自己真的有可能站在b市的马路上,那真的比死害惨!

    师妮可钻出了被窝,小手抖啊抖终于摸到了开关,打开了灯。

    灯光明明是那么暖黄,怎么感觉比b市的冬夜还薄凉呢?

    唉,看来不能干坏事,更不能带着表哥的女人干坏事。

    惹毛了表哥,自己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次要是侥幸没有死过去,以后绝对保证不拉表嫂下水。

    呜呜再也不敢了!

    师妮可裹着被单,举步蹒跚,磨磨蹭蹭地蹭到门边,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小手哆嗦着旋开了房门。

    许烨磊看到的就是裹着被单只露出一个脑袋,闭着眼睛一副准备上刑场的师妮可。

    “表哥,你打哪里都行,耳朵,头,肩膀,背,随你抽,只要不打残就行,但是,表哥求求你,别打我的脸啊!”师妮可一脸痛苦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刑罚。

    但等了半天,也没见表哥有出手的动静。

    果然,表哥还是心疼她,幻想中的大掌并没有盖下来。

    师妮可偷偷地睁开一直眼,只那么睁开一秒,就立马闭上。

    实在太恐怖了!

    黑着一张脸的许烨磊就像士兵说的,那就是地狱的修罗,看一眼就要吓得魂飞魄散的恶魔,他通身散发的萧杀,只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全身透底地寒凉。

    师妮可从没见过表哥这么恐怖的表情,全身哆嗦着,弱弱地往后挪移,直到碰到床头,才找到依靠般坐了下来。

    许烨磊没有出声,就像一座冰雕般杵在门口,整个客房都被他冻成零下100度。

    师妮可感觉自己浑身快被他冻得失去知觉了。

    相比现在的冷酷,她更希望表哥像第一次来这一样,揍她,骂她。

    这样不言不语,板着一张脸,实在比炸弹更加让人惧怕。

    沉默了许久,师妮可觉得自己都快被冻成冰了,才戳着手,抬起沉重的眼皮,弱弱地看着许烨磊。

    “表表哥,对对不起”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师妮可的舌头都打结了,喉咙转了半天才发出声音。

    许烨磊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依旧冷眼看着师妮可。

    表哥,别当冰雕啦,求你开开口吧,怎么骂都行。

    师妮可将被子裹得更紧,像小狗一样哀求着:“表表哥,求您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跟表嫂一起去夜店!”

    师妮可说完了,才发现自己说出了很恐怖的两个字!

    夜店,这三天玩得有多hight,这个词现在就有多恐怖。

    师妮可此刻真是悔死了,被表哥冰冷的气场一吓,脑袋变得秀逗,舌头就不灵活,怎么把夜店都给招供了啊!

    师妮可埋着头,万分懊恼地自残着,被子底下的手狠狠地拧了大腿一下。

    如临大敌,一定要精神点,再出点差错,看看要怎么收尸!

    果然,一听到夜店,许烨磊冰冷的眸立马又噌噌地冒出青烟。

    “夜店!你是去那灯红酒绿的地方推销你自己,还是去推销我老婆”许烨磊终于开腔了,但发出的声音却冰凉透底。

    他真的不敢想象,在哪嘈杂喧嚣糜烂的灯光里,自己的老婆穿得那么性感风骚地扭着身子会招惹多少男人的眼球。

    这两个女人疯了么?竟然这么大胆地在那样的地方招摇勾搭男人?

    许烨磊心里都快气爆了,浑身散发的暴戾更加骇人。

    师妮可不敢看他,被他那么淡淡地盯着,她便感觉自己在无边的地狱里穿行,前面是遥遥无期的黑洞。

    不知道表哥心里的气要什么时候才能卸掉,她真希望时间快点过,把现在漫长难捱的审讯时光一下子翻过。

    呜呜,越是想逃避,这一分一秒却越是悠哉地难度。

    “都是我的错!就是就是来s市从没出去玩,才一时心血来潮去的。表哥,对不起啦。我再也不敢了”师妮可哀求着,她知道表哥很爱表嫂,此刻真的很后悔。

    表哥不在表嫂身边,自己真的不该贪玩,拾掇着表搜去疯。13290781

    饶了我这次吧,我一定将功折罪,以后,以后一定重新做人,不带坏表嫂了。

    “哪里不好玩,一定要穿得衣不蔽体在男人面前晃才好玩么?”

    这个男人的声音明明是那么好听,可是他说的每一次却像个雷弹,把师妮可轰得自惭形秽,内心深深地自责不已。

    唉,得罪了表哥,真的好凄惨啊!

    师妮可被许烨磊脸上的乌云压迫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两只水汪汪的眼睛都快腾升一抹雾气,眼看要掉出泪来,却努力地咽回去。在如恶魔一样的表哥面前,连眼泪都不敢落。

    “呜呜表哥,我知道错了,我已经深刻反省了”师妮可一副求饶的表情,悲凉的看着许烨磊。

    可是许烨磊没有出声,依旧那么静默着。

    师妮可一副快要哭却不敢哭的样子,可怜兮兮的,这样子感觉自己在虐待着未成年儿童一般,但是没办法,不这么狠狠地威胁吓一下,谁知道这个皮猴的小妮子哪天就把自己的老婆拐卖了。

    第一次就要狠狠地修理,看你还能不能翻身,以后还敢不敢再犯。

    许烨磊拿出了自己训练新兵时的狠戾,狠狠地虐了师妮可一把。

    “表哥,我发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师妮可右手伸出被子举在脑门前,却依旧不敢看许烨磊,就那么弱弱地表决心。

    许烨磊淡淡地看着她,这个小丫头早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今晚绝对不会有好梦。

    带坏我老婆,你这个臭丫头有你好果子吃!

    一直纹丝不动地杵在门口的许烨磊终于抬起脚步,走到师妮可的身前。tlxr。

    师妮可赶紧闭上眼睛,要杀要剐,赶紧吧!

    宁肯被你揍死也不要被你吓死,虐心比虐身来的更加恐怖!

    以后坚决,一定,保证不跟表嫂穿得暴露性感地在外面疯了!得罪表哥,后果就是万劫不复!

    幻想中的揪耳朵,砸头,迟迟未开工,师妮可想,表哥,一定不要打我的脸,我现在要工作,还得靠这张脸工作啊,顺便泡泡向南,别毁了我漂亮的脸蛋。只要你能放过我,就是踹我一脚也行。

    “你就这么帮我照看老婆的,师妮可!”

    没有多么恐怖的暴力,许烨磊冰冷的指尖狠狠地戳了戳师妮可的脑门,恨恨地冲着她说了一句。

    没有大声责骂,没有毒打,不过被表哥冷冷地看了这么久幼小的心灵也被冻得差不多了。

    总算是逃过一劫了。

    许烨磊这么一戳,师妮可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还能感觉表哥心里的怒火,但已经比刚才稍微好些了。

    所以,她的赶紧抓住时机表决心。

    “表哥,求你饶了我吧。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发誓,我保证,以后一定痛改前非,不给你添麻烦”师妮可又发誓又保证,一副诚恳的表情看着许烨磊。

    “你好好想想要怎么做!我先去教训老婆,明天再来跟你继续算这笔账”许烨磊又用手指戳了戳师妮可的脑门。

    师妮可觉得自己额头都快被他戳一个洞了。

    啊——痛死了,她的小脸都快皱成菊花了,却不跟吭声。

    明天还要算账,表哥,怎么还没完啊!

    表嫂,你要挺住,一定要挺住,千万别招供太多,不然明天我还得继续给你陪葬。

    好也个到。师妮可看着表哥像风一样走出客卧,终于无力地摊在床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教训完师妮可后,紧接着转战主卧。

    躲在被窝里的孙萌萌,听到细细微微的开门声,没过几秒,门就被打开了,心瞬间咯噔一下,明明记得自己把门反锁了?可是他怎么就能进来呢?

    孙萌萌恍惚想起上次清早跑步回来去洗澡时也是反锁的,可是许烨磊却不知不觉的进来了,当时顾着和他亲热,忘了这茬。

    几秒啊!就把门打开,是不是部队每个士兵都是撬锁的高手啊?

    孙萌萌想虾米一样将全身缩在一起,一动不敢动,满心惶恐,等待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许烨磊应该会把自己骂死吧!看到自己这么暴露的衣服,还有那个向南

    呜呜佛祖啊,我明明大年初一跟你磕头烧香啦,为毛老是让我遇到被抓包的事情呢?

    呜呜老公,我我不是自愿去的,是叶子青和妮可她俩前天一个劲怂恿我的。

    呜呜去了以后,觉得还蛮好玩的,可是谁让我这两天心情的确烦躁,想出去发泄一下。

    呜呜还有那个向南我们绝对是偶遇,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孙萌萌的大脑呈现各种各样接下来许烨磊有可能的逼问。

    可是,空凭的想了半天,也没听见许烨磊吭气,更别说逼问了?

    怎么回事?竟然没动静?

    蒙着被子的孙萌萌,纳闷的眨了眨眼睛,犹豫了几秒,好奇不已,轻轻的,悄悄的将头上的被子拉开。

    还好,还好,他没站在床头,不然一探出头来准对上许烨磊犀利如鹰的眼睛!

    他不会站在床尾吧?孙萌萌把被子的再拉下一点,将小脑袋露了三分之一出来,往脚跟处看去。

    额——只见许烨磊黑着一张脸,站在床尾脱衣服。

    许烨磊大手将绿色的军衬衣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缓缓的脱了下来,一瞬间,古铜色块垒分明的胸肌露了出来。

    我的天哪!八块肌、八块肌

    虽然孙萌萌不是肯德基的忠实顾客,但在此时此刻却也忍不住疯狂地想要指向他的腹肌大叫:我要外带八块肌!我要!我要!

    她男人的身材真棒,标准的黄金倒三角型,强壮矫劲的好身材!

    许烨磊早就察觉到这颗从被窝里冒出来的小脑袋,依旧黑沉着脸,一声不吭的将上衣脱掉后,两手指尖随之落在裤头上的皮带。

    清脆的金属声音响起,只见许烨磊利索快速将军绿色的裤子脱了下来,此刻的他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军绿色的平底裤

    随后,许烨磊迈着步伐,坚定不移的往床的左侧走来

    不是吧?他不会是想不会是想用**来惩罚自己吧?

    孙萌萌眨巴了几下明媚的眼睛,大脑直接联想到总裁里经常写情节,男主生女主气后,都是直接采用这样的方式,对付女主的!

    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点点渴望,有那么一点点期待,有那么一点点害怕,但是对于这样形式的爱爱,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s.m?

    想到这,孙萌萌舔了舔润红的唇瓣,忽然觉得浑身发热,口干舌燥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