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六十章 怒不可赦
    冤家路窄,走到哪都能遇上向南,孙萌萌看着向南那一脸的慵懒样,悄悄的给叶子青使了一个眼色。

    叶子青刚才见到向南的一刹那,心里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因为她知道上次她和孙萌萌在咖啡厅的谈论他的话全部都被向南给听了去,喜的是得知他是向氏集团的少东,真正富二代,而且长得十分帅气,心头想法会比较多。

    “好啊!”师妮可本来就对向南有好感,在这遇上,自然想就此多一些接触的机会。

    叶子青看了看孙萌萌,即使心中有些小小的尴尬,但是终究抵不过高富帅的诱惑,一脸媚笑的说:“好啊!”

    听到叶子青的答案后,向南嘴角弯起的幅度不由深了几分,冲着还没回答的孙萌萌:“你呢?”

    “不用,谢谢!”没想到孙萌萌却给出绝然不同的答案。

    额——叶子青和师妮可不约而同转过头,看着孙萌萌。

    “表嫂,他是——”师妮可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孙萌萌给打断。

    “我们走吧!”不知为何,现在的孙萌萌看到向南,心底有种莫名的害怕。至于害怕什么,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唯一的想法就是躲避,所以此处不能久留,孙萌萌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出口处走去。

    “唉,表”师妮可的话再次被切断,眼巴巴的看着孙萌萌离去背影。

    “向南,那我也先走了,公司见!”师妮可心底很想留下来,可是表嫂很重要,矛盾几秒后,最终还是选择投奔表哥的女人,紧跟了出去。

    剩下就只有叶子青了,其实她也是满心想留下,可是要她单独面对这位帅哥,好像还是有点小小的不太适应。

    “你呢?”向南再次重复刚才那句台词,不过嘴角的笑意明显收了收,看似有些淡淡的郁闷。

    “呵呵,下次吧,我先走了!”叶子青万般不舍的冲着向南挥了挥小手,接着紧随着大部队的脚步,跑了出去。

    向南看着三个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在自己面前消失,脸色有些挂不住了,大手不由捂住自己脸,心里纠结不已。

    扶额啊!以往都是女人们一个劲勾搭他,而他总是置之不理,今天心情好,主动勾搭一下,结果三个女人弃他而不顾。

    真是没面子啊!为什么自己一碰到孙萌萌就不受待见呢?

    身旁的帅哥,本来想等着向南帮自己介绍那三个靓妞,结果被向南的一句‘问候’全给吓跑了,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向南转过头,隐忍着,看了身旁的哥们一眼。

    “哈哈哈,想不到你向大帅哥,也有吃闭门羹的时候,以前你可是无往不利,少中老的女人通吃的杀手,结果去外国镀金回来,魅力大跌,有失水准啊!”帅哥边笑边打趣道。

    “你结账,我走了!”向南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丢下一句直接走人了。

    “唉,向南——”帅哥看着向南离去的背影,不由直摇头,不到一分钟,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向南走出门口,直接去停车场取他的悍马。tlxr。

    这辆悍马本来被向董没收的,不过鉴于向南去公司上班一周的良好表现,特赦将车还给他。

    向南周一刚上班就直接把设计部和企划部搞得一团乱,不过他也就是因祸得福,朱志成让他去做两个部门的沟通桥梁,由他担任后,工作却如鱼得水。

    这里起到最关键的不是向南的身份,而是时启元设计师。向南那天去设计部,每一个人都给他脸色看,不过这时,被他否则设计的时启元却跑了出来,热情的款待他,为此扭转局面。13290781

    当然时启元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是觉得这么几年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听到的意见和建议越来越少,回到办公室怄气了半天,最后因为个人偏向完美主义,所以对向南另眼相看。

    这些事情一一落到向阳的耳朵里,心里不由暗喜:果然虎父无犬子,没想到自己儿子在不经意间已经具备领导者的风范,继承大同指日可待。

    向南走到车旁,刚好看到几米处,孙萌萌和师妮可背向着自己,亭亭玉立的身躯在月光下,尽显柔媚妖娆。

    刚才明明觉得很丢脸,可是不知为何,向南却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孙萌萌”

    孙萌萌闻声,连忙转过头,看是向南,心不由咯噔一下,这男人怎么追出来了?

    “你们两个在这干嘛?”向南厚着脸皮问道。

    “青姐去取车,我们在这等她!”还没等孙萌萌开口,师妮可就已经抢先回复向南。

    “哦”向南的勾人的挑花眼,轻扫了一下师妮可,最后目光落在孙萌萌的身上。

    此刻他心里一片疑惑,孙贝贝明明说她喜欢自己,可是为何她见到自己就想躲呢?

    真是猜不透女人的心思啊?

    可是孙萌萌越是闪躲,他却越是犯贱的想去逗她,在他以往的感知里,女人见了他都是主动贴过来,而孙萌萌不同。也许她无意间挑起自己的征服欲。

    刚才在里面看到孙萌萌在舞台上劲舞的时候,他就被她身上百变的魔力,给挑起兴趣,似乎更加好奇,她到底还有多少面目,还多多少精彩,不让人知道的呢?

    这时,叶子青刚好把车开了过来,见一男两女杵在那,不由停下车来,降下车窗,看清那男人的面目时,眼睛不由掠过一丝惊奇:“向南,你怎么出来了?”

    “我准备回家!”向南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息。

    叶子青看到眼前的高富帅恨不得脱口而出:我想跟你一起回家!

    “呵呵,我准备送萌萌和妮可回家!”叶子青心里想是一回事,可是嘴上还是显得有些矜持。

    向南转过头,看向孙萌萌:“孙萌萌,我们住一个小区,要不坐我的车,顺路”

    “啊——,向南你住玉锦豪园?哈哈哈,真是有缘,我也住玉锦豪园,既然顺路,那就劳烦你送我们回去咯!”师妮可满眼冒着惊喜的光芒。

    叶子青这才想起向南跟孙萌萌住一个小区,想了想开口道:“萌萌,那我就不送你们,你们搭向南的车吧!”

    “向南谢谢你的好意,还是让子青送我们回家!”孙萌萌想都没想直接拒绝向南的好意,指名叶子青送她俩回去。

    “小姐,既然有顺路车就直接坐呗!干嘛还来浪费我油钱啊!”叶子青巴不得自己没开车来,让向帅哥送自己回家。

    “对啊,表嫂我们就不要浪费青姐的油钱了,坐向南的车回去吧!”师妮可适时劝说。

    表嫂?听到这个尊称,向南不由眯起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师妮可,目光再次转向孙萌萌:“师美女,你口中的表嫂,不会说是孙萌萌吧?”

    一个称谓,就得出亲疏,不过心思单纯的师妮可,完全不拘小节,挽着孙萌萌的手臂,开心的回道:“对啊,萌萌姐是我表哥的女朋友!”师妮可可谓是快言快语,对于向南同学的提问都是不假思索的直接回复。

    咳咳——不是吧,孙萌萌这丫头有男朋友了?

    心头刚燃起想追求她的**,却被这个消息瞬间给打没了。

    “喂,小姐们,别在这拉呱了,后面的有车再催啦!我先走了!再见!”叶子青听到后面的车的鸣笛,而且这里好像也没自己事,不由启动车子,直接开走。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回家的路上,昏暗的路灯,忽明忽暗的照进车内,叶子青开溜后,师妮可一头热乎往向南车里钻,最后孙萌萌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坐了进去。

    一路上,坐在后座的孙萌萌都是扭着看着窗外,而师妮可却跟向南在那拉呱不停的谈天说地,像是完全忘了她的存在似的。

    向南透过后望镜,看到孙萌萌侧脸,从他这个角度看去,棱角分明,而且还带着几分性感的味道。

    唉,只可惜这个女人是已经男朋友了,而且那个男人他见过,是个刚毅俊美的军人。

    可是,有一点向南一直想不明白,孙贝贝为何要跟自己说那些话呢?

    一路上,向南有一句没一句和师妮可聊天,但脑子却一直在琢磨这事。

    车子缓缓的驶进玉锦豪园,孙萌萌转过头,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10点20分,顿时松了一口气。

    最近一段时间,每晚十点半在许烨磊不忙之时,两人都会互通电话,倾诉思念之情,虽然连着几天去泡夜店,但都在十点半之前回到家。

    暗夜里的玉景豪园清幽静谧,即便是现在接许烨磊的电话,也没有破绽。

    “帅哥,谢谢啊!”师妮可轻快地道了声谢。

    今天最开心的是她了,偶遇向南,并且知道他也住在玉景豪园,于是非常天真地想着以后可以在小区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甚至希望能在自己实习结束前搞定向南。

    “不客气”向南还是一如既往地优雅绅士。

    下了车,给孙萌萌开了车门。

    孙萌萌看了眼一脸清俊绝伦的向南,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向南有些怪,她客气道了声谢谢,准备赶紧走人。

    但眼睛突然睁不开了。

    只见,前面一辆车从远而近,刺眼的车灯照在刚下车的三人身上,晃得逆光中的三人都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谁这么不文明啊,车库的路灯这么亮开什么远光灯!”师妮可被刺得眼睛非常不舒服,心直口快地抱怨着。

    “这人会不会开车啊!”孙萌萌也被照得心头火噌噌地冒。

    倒是向南对这样白的光,没说什么,只是用手挡着眼睛。

    那辆车徐徐地开过来,滑到他们三人的跟前才停下。

    终于关了车灯,车门立马就被打开。

    孙萌萌和师妮可本来想等车主停下来,就冲过去对车主普及一下交通知识的。

    两人看车停下来,非常愤懑地向前走了一步,但当看清眼前刺目的白光变成一团军绿时,两个女人像就到鬼一样撒腿就跑。

    “唉,你们两个——”向南不解为何两个女人像风一般的跑了。

    向南转过头,眼睛盯着眼前的路虎,几秒后,终于看清车主是谁了。

    一身军装,满脸杀气的许烨磊下了车,用力一关车门,冷冷地看了向南一眼,就这一眼把向南看得小心肝颤颤的一抖。

    这位兵哥哥浑身上下头透着萧杀的气息,如果眼睛能将人瞪死,估计向南早已经是万箭穿心被戳个稀巴烂了。

    好恐怖的一个男人啊!

    向南记得上次在医院见到他,只觉得一脸威严带着点怒气,但还不会让人如此惧怕。

    我有得罪他吗?怎么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我呢?向南一脸不解的看着许烨磊。

    不过几秒后,大脑反馈回来一个信息,刚才师妮可叫孙萌萌表嫂,没错,孙萌萌的男朋友就是眼前这个满脸杀气的兵哥哥。

    这么想,向南心中认定,刚才的远光灯,一定是他故意打的。

    大概没看过他女朋友的穿得那么性感,所有照一照才看得清楚罢。

    向南淡淡地看着许烨磊,两个男人一个横眉冷对,一个神色自若。只对视了一秒,这一秒也是电闪雷鸣,火药味极浓。

    许烨磊现在没空搭理情敌,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去拷问那两个女人,直接掠过向南高大的身躯往电梯口走去。

    孙萌萌和师妮可逃命似的往家里跑,就是海啸来临也没有此刻被抓包这么恐惧。

    真的不能干坏事,夜路走多了就会碰见鬼。

    两人出去疯也就算了,还穿的这么性感暴露,被突然回来的许烨磊看到,真的要死翘翘了。

    不论是师妮可,还是孙萌萌都感觉如临末日。

    两人用着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回家,钻进各自的卧室,气喘吁吁地把门反锁。

    可是,没过一分钟,“哐”防盗门打开又被关上,声音不高,但心虚的师妮可和孙萌萌的心都被这一声吓得颤了三颤。

    也被子心。孙萌萌一脸纠结着,怎么办,怎么办啊!看着自己的这一身装备,前凸后翘,把一双白嫩嫩的大腿露个彻底,此刻的自己像什么?性感的夜店舞女?

    啊——真是要疯了!

    那个车灯一直扫射着,许烨磊一定把自己的样子看了个透彻。

    他会怎么想自己啊!

    啊!啊!啊!谁来告诉我怎么办?

    这三天是怎么了啊,难道灵魂出窍了,怎么会去夜店跳舞啊,更离谱的是从来穿得端庄的自己怎么能容忍这样性感的一面。

    大概每个人心里都有个魔,平常被压在心底,一旦放他出来,就会引诱着自己放纵堕落。

    呜呜孙萌萌顿时把肠子都快要悔青了,赶紧脱下舞衣,拿着睡衣冲进卫生间洗澡。

    待会,不管许烨磊怎么发飙,都要装睡,装死

    呜呜真的想这么死过去,赶紧让这事跳过

    许烨磊进了门,房间里静悄悄地黑漆漆地一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车库的那一幕,他还会以为家里的两个女人早早入睡了。

    许烨磊看着门口两双长长的黑靴,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心头火真是越烧越旺。

    最初他只看到向南,对向南旁边有些熟悉的露着大片的胳膊大腿的身影,有点诧异,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随着车子的前行,他非常确定那就是自己千思万想的老婆。

    上个周末提前回家让许中校尝到了甜头,这周末一放假,他还是忍不住地提前回来。

    回来的路上,许烨磊的脑海还想了很多和老婆甜蜜恩爱的场景,可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老婆和表妹会背着自己穿得这么暴露地和别的男人鬼混。

    如果不是再次突袭,也许自己还会被蒙在鼓里。

    这是第几次!

    许烨磊怒不可赦地看着眯着眼的女人,如果她们当时能睁开眼睛一定能看到路虎上空熊熊的青烟。

    今晚一定要用小钢棒好好地教训一下老婆才行!

    许烨磊疾步冲向主卧,但门被反锁了,吃了闭门羹的中校火气更大。

    还躲,假装睡觉,假装没看到我回来?

    对于中校先生来说,要进主卧只要一根铁丝就够了。

    找到了铁丝,站在主卧门口,满腔怒火准备冲进去拷问老婆的男人却没有下一个动作。

    许烨磊终究是心疼老婆的,这样怒气冲冲地进去,在不理智的情况下,难免有一番恶吵。

    他那么爱她,曾暗暗发誓要给她温柔的爱。

    难得回家一次,真舍不得给她留下不快的记忆。

    踌躇不前的许烨磊,想起自己认识中的老婆,虽然俏皮但一直都是温婉贤良的,这也是自己认定她做老婆的最初诱因。

    老婆怎么就变得不乖了呢?

    许烨磊转过身,来到客房门口。

    师妮可从小到大干过多少出格的事,他是知道的,这个野丫头,看似礼貌有教养,骨子里却非常狂野。

    一定是她把老婆带坏的。

    这么一想,许烨磊认定这事肯定是师妮可牵头,不由怒火中烧:师妮可你这个死丫头,在家里不帮表哥看住表嫂,却把表嫂带到别的男人身边,真是活腻歪了!今天非教训教训一下你这个带坏我老婆的小妮子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