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见如故
    这女人怎么长的,都这么大了还跟小孩一样。谢铁军有些无语地翻白脸,多说无益,还是快点拖地吧,最好不要让人看到自己当雷锋帮孙贝贝。

    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这么开始了不平等地劳动协议。

    从那天之后,谢铁军每天都早早来到办公大楼,非常自觉,非常主动地做清洁工作。

    孙大小姐则在一旁监督着,检查卫生。

    那情景很别扭,却又很搞笑。谢铁军越是怕人看到,却越让人看见,凡是看见者都不约而同的摇头偷笑。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晚上在n市的许家别墅内。

    镂空的枝窗前绕着青绿色藤蔓,在茶室里,许大雷和孙耀武各坐在紫檀茶桌的两端,喝着武夷山的大红袍,所谓“汤有色,淡薄味”,一壶茶,泡到了第三遍,正是此茶最出彩的一泡,袅袅的茶香淡淡的浮空中。

    周一许大雷火急火燎的跟孙耀武打电话,可是当时孙耀武去出差,昨天晚上才回来,所以今晚相邀他夫妇来家里吃饭。

    “耀武啊,今天叫你过来,可是有事相求啊!”即将成为亲家,许大雷没像以往那般孙耀武孙耀武的叫着,而是省略了姓,直接称呼孙耀武,以此凸显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化。

    “呵呵,我知道老首长想跟我说什么,是想叫我帮忙提亲是吧?”孙耀武今早接到许大雷的电话,叫他们夫妇俩晚上一起到他家吃饭,就猜到这其中的意图。

    “嘿嘿,聪明!”许大雷心情十分愉悦,指着孙耀武乐呵呵道,“上周末我老婆和儿媳妇都跑去s市看萌萌去了,回来后,一个劲的说快点帮他俩订婚,定完婚后,再过段时间让他俩结婚!”

    “呵呵,老首长我家萌萌不错吧!谁见了都会喜欢的!”孙耀武没有直接回答许大雷的问话,而是又在那夸耀自家侄女。

    “呵呵,萌萌的确非常好,所以啊,我得赶紧让烨磊把她娶回家才行!”许大雷眼里泛着满意的光芒,想起上次孙萌萌帮他剥葡萄,他的心里就十分期待孙媳妇进门后,能给自己生活带来多一点乐趣。

    “呵呵,我理解老首长的心情,”孙耀武见许大雷这么开心,也不由笑了起来,可是话突然来了一个转折,“不过,我觉得别急着订婚,还是再等一段日子吧”

    额——许大雷一阵错愕,按道理孙耀武应该很高兴,立马同意定亲这事才对啊!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孙耀武这是啥意思啊?”许大雷不解孙耀武为何说出这样的话,还以为他不同意呢,脸一黑,很果断的打断他的话,不由责问起来。

    “唉,老首长,先别生气啊!听我说完!”孙耀武见许大雷又开始拉驴脸,连忙劝道。

    “好,你说”许大雷倒是想知道他有何高见。

    “老首长,你看吧,烨磊和萌萌两人认识也不到半年,具体来说,他俩两个确定恋爱关系也就不到两三个月,我们这些长辈就急着给他们订婚,结婚,实在有些操之过急了!老首长,你也知道,我们军人娶老婆是很不容易的,而且作为我们的老婆就更不容易了!”孙耀武细长眸子眯了眯,眉心间那一抹深壑愈发明显,像个高深的智者般,能轻而易举地洞悉一切,一一将自己心中的想法道来,“他俩才刚认识不久,即使现在正处于热恋中,彼此都想腻在一起,可是我们是军人,不像常人那样能常年的陪伴在她们身边,接下来漫长的岁月,才是真正考验他俩能否一直走下去”

    “孙耀武,你说的话,我明白,可是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家侄女吗?”许大雷听完,心里是明白几分,但一时半会还是没转过弯来。得他也道。

    “老首长不是我不相信萌萌,只是现在社会存在太多的诱惑,相爱容易,相守难!闪婚不一定是好的,我想不如多让他俩相处一段时间,让萌萌知道想要彼此相守,就必须克服种种困难,让她的心性在磨练一些!”孙耀武的心里自然希望自家侄女和许烨磊喜结连理,但不管是作为媒人也好,还是作为长辈也罢,他的考虑绝对是很慎重的。

    许大雷听完后,不由沉思几秒,抬眼看了孙耀武一下,深叹一口气:“耀武,还是你考虑的周全啊!我家烨磊年纪不小,至从见了萌萌后,心思就一股脑的想赶紧让他俩结婚,没考虑这么多!”

    “军嫂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当的,常年面对就是丈夫不在身旁,任何事都得自己独自处理。还是让他俩再磨练磨练吧!”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孙耀武,对此深有感悟,所以他不主张急着给孙萌萌和许烨磊订婚结婚。

    “好吧,就听你的,这事先搁一搁,过段日子再说!”许大雷垂下犀利的黑眸,同意孙耀武的建议,不着急操办了。

    “呵呵,谢谢老首长了,不过我还是非常相信萌萌和烨磊能走在一块,给你生个小曾孙,白头到老一辈子的!”孙耀武不忘给许大雷鼓劲。

    “呵呵,好,我等着!”许大雷乐呵呵道。

    谁也没想到,双方都想着给许烨磊和孙萌萌办喜事,而媒人公孙耀武却跳出来表示反对,这一举动,对于相爱的两人或许是种考验,或许是种折磨

    “来,来,来,茶都快凉了,我们喝茶吧!”孙耀武给许大雷斟了一杯茶。

    “恩,喝茶喝茶!”许大雷端起茶杯,小酌一口,慢慢品尝大红袍在嘴里留甘之余味。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厨房里,林爱英一到许家,就主动要求给师文茹打帮手。

    “我们家烨磊能遇到萌萌,这多亏了你们家老孙的介绍啊!”师文茹满眼带笑的说。

    “呵呵,这是他俩的缘分,我们家老孙也没做啥啊!”林爱英客气道。

    “呵呵,牵线是最重要的,不然两人怎么会看对眼呢?”这几年师文茹和公公许大雷想着法子让许烨磊去相亲,那小子就是不肯,结果去年被骗回来,就直接给相中了。

    林爱英嘴角挤了一丝笑容出来,许烨磊她见过,非常的满意,谁知孙耀武却不留给贝贝,送给了萌萌,况且许烨磊还跟孙贝贝相过亲,不过却没看上她女儿。作为母亲的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别扭。只是她不知道,那两次的相亲都是孙萌萌去的,孙贝贝和许烨磊注定无缘。

    “对了,贝贝最近咋样?去文工团上班还习惯吗?”师文茹没注意到林爱英的异样,眯起一双眼睛朝她和善地笑着,继续问道。

    “哦,她啊,还在s市新兵集训呢,下个月才能回来!”林爱英回神过来,连忙应道。

    “呵呵,贝贝长的漂亮,肯定很多男孩子追,你啊,以后挑女婿肯定挑花眼!”师文茹见过孙贝贝,第一感觉非常漂亮的一个小妮子,比起孙萌萌来说,这丫头看上去比较狂野一些,性子没孙萌萌那么温和。

    “呵呵,我家贝贝年龄还小,早着呢?不急!”林爱英笑笑的说,心里却在嘀咕,到哪再找一个像许烨磊那么称心如意的小伙子配自家女儿呢?回头再跟孙耀武算算账才行!

    “呵呵,也是,不过现在也可以慢慢的帮她物色物色了!”师文茹淡淡的笑道。

    “呵呵,那副院长以后也多帮忙给我家贝贝物色物色!”林爱英见机行事,笑着让师文茹帮忙。

    “好,一定会的!”师文茹一脸和悦的答应道。

    晚餐准备好了,餐厅摆满一桌丰盛的菜肴,许大雷和孙耀武双双入席。

    “老婆,把我那茅台拿过来,晚上跟耀武喝两盅”许大雷好久没找到喝酒的对象,还没开始喝,酒瘾就发作了。

    “好,马上去拿!”童华立马行动,去取许大雷珍藏的好久,今天是个好日子特许他喝酒,要是换做平时,肯定被驳回。

    大家都坐了下来,许大雷和孙耀武乐呵的开始喝酒。

    “孙司令,爱英,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别介意啊!”师文茹热情的招呼着孙氏夫妇。

    “呵呵,师副院长,你太客气了,都满满一桌啦!”孙耀武客气的笑道。

    “一个司令,一个副院长,我们两家就要成亲戚了,瞧你们俩生疏的!”童华满眼带笑的提醒道。

    “呵呵,那以后我得改口叫孙司令亲家大伯!”师文茹连忙纠正自己错误。

    此话一出,大家都笑了起来。

    “呵呵,别这么繁琐,以后直接叫我老孙就行了!”孙耀武不拘小节道。

    “好,老孙,我先敬你一杯,谢谢你帮忙做媒啊!”师文茹端起酒杯敬孙耀武。

    “唉,别这么客气,我家萌萌能被你家烨磊看上,也算是她的福气!”作为娘家人,多少还是得放低姿态,好让婆家以后对自家侄女好一些。

    “呵呵,你别这么说,萌萌是个好姑娘,我们家烨磊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也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师文茹一脸笑意,客气道,“过些天,去萌萌家提亲的事情还得麻烦你了!”

    说到这事,许大雷插话进来:“这事先搁一搁,过段时间再说!”

    额——师文茹和童华都很是诧异,眼睛不约而同的看向许大雷。

    许大雷瞧家里那两女人的眼神,不由摇头,慢慢的将刚才自己和孙耀武在茶室里面的话陈述一遍。这话要是由孙耀武开口,肯定会有些不妥,所以刚才出来的时候,孙耀武特意交代一句,由许大雷代为说话比较好。

    待师文茹和童华听完后,不由轻叹,在座的三个女人都同为军嫂,嫁给军人后,生活的那些心酸,那些痛苦,那些煎熬,那些寂寞,这些感受她们一一尝了遍,对于即将成为军嫂中一员的孙萌萌,一定会跟她们一样,面对这些,所以他们同意许大雷的提议,让他俩在相处一段时间再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华灯初上,师妮可一下班就直奔客家菜馆,找到6号包厢,表嫂孙萌萌和叶子青都已经在那候着她了。

    师妮可和叶子青都是孙萌萌的老读者,两人至从认识后,简直就是一拍即合,一见钟情。

    那日,孙萌萌周日一夜大战中校先生,劳动一夜,辛苦啊,周一白天补觉就那么在床上睡了一天。

    自然而然,军婚也跟着断更一天。

    一群嗷嗷待哺的读者流留言区搬着板凳催更,催得十万火急之。tlxr。

    “萌主,是不是去相亲了?元芳,你怎么看?”

    “我猜,萌主已经有男友了。元芳,你怎么看?”

    “昨天是周日,我猜萌主的男友就是解放军叔叔,昨夜春风一度,萌主还在被窝甜蜜。元芳,你怎么看?”

    孙萌萌的军婚的留言区,‘元芳体’搭了一栋高楼。催更的读者一个个冒泡,这栋无极高楼已经高到云边,手可摘星辰了。

    叶子青和师妮中午没事,也到站溜了一圈,看到岌岌可危的催更高楼,两女人立马啪啪地留言清场。

    “催什么催,作者也是地球人,就不能有点自己的私生活?”——青青子衿(叶子青)

    巧的是,这两个素未谋面的女人都认识现实生活中的孙萌萌,她们竟然同一时间上的网。

    叶子青刚发了一条。师妮可也接上。13290781

    “就是,作者又不是打字机,可以一天到晚马不停蹄地码字”——倪可可

    “没错,要想继续看精彩的文就慢慢等,别把萌主催得呕心沥血,累坏了,就没有下文了。”——青青子衿

    “就是,等萌主有时间有精力再来码字,才能出美文,出精品”——倪可可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也在留言区搭了一座高楼,引得后面上来的读者也来凑热闹。

    师妮可不知道叶子青,但是叶子青是知道倪可可是孙萌萌的表姑子,两人在那搭建高楼,竟然就那么建立了‘民工感情’。

    为了一睹芳容,叶子青周一晚上就扑到玉景豪园,一来认识一下师妮可,二来嘛,顺便催催更。

    别看她在网上帮孙萌萌说话,其实心里也是被孙萌萌的文吊得老高,很想知道下文,就是不能看更新,也要走走后门,先了解一下后面的剧情。

    没想到这两个在网上神交的女人,竟然一见如故。更夸张的是,两个女人聊得开心了,直接把她们之间的关系人谅在一边,逼着孙萌萌连夜码字,她们则优哉游哉地在客厅吃着水果看着电视天南地北地一顿胡侃。

    师妮可闲来无事打电话给叶子青,问她s市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师妮可还真找对了人,吃喝玩乐,那是业务的工作之一,叶子青早把s市好玩好吃的踩遍了。

    “跟我混,包你吃好,玩好!”叶子青对师妮可打了包票,立马就实践诺言。

    这不,今晚叶子青便邀了北方长大的师妮可来吃非常特色的客家菜,顺便也把一天到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孙萌萌也拉了出来。

    “牛腩闷腐竹,客家豆腐,梅菜扣肉,白切鸡,芋子饺,爆炒河鱼,百合猪肺烫,灵芝猪骨烫”

    叶子青也不看菜谱,哗啦哗啦地叫出一大串菜名,服务员笑嘻嘻记着,最喜欢这样的顾客了。

    点完菜,叶子青笑着说:“可可,你没吃过客家菜,这客家菜的名字看起来有点土,但是味道确非常独特,你吃吃就知道了”

    “我最喜欢吃芋子饺啦!以前逢年过节都缠着我妈做”孙萌萌听到菜名已经流口水了,上周窝在家吃得好憋屈,今天要放开肚皮大吃特吃。

    师妮可只吃过白面饺子,别说吃芋子饺,就是听都没有听过,很好奇。

    饭菜端上来后,第一个要尝的就是芋子饺。

    “哇,真的很好吃,qq的,润滑爽口,风味独特”师妮可吃了一个芋子饺不由大赞。

    “还有更好吃的。芋仔糕,没有肉馅,就那么简单地用芋仔和木薯粉和一和,用香葱,虾皮,干墨鱼爆香,再用嫩牛肉,茭白一起煮,又香又有韧性”叶子青一脸向往地说。

    “那怎么不点这道菜?”师妮可被叶子青那么一诱惑说得口水潺潺。

    “那是最正宗的客家菜,可是很奇怪客家餐馆怎么没有这道菜。可能做芋仔糕太费劲吧。我去了乡下农家乐吃过几次。下次有时间带你去。今天就吃这些吧”叶子青笑着道,在师妮可这个小女孩面前,她还真有几分大姐大的感觉。

    “恩,去的时候也记得带上我。我也很爱吃芋仔糕,不知道几百年没吃过了。小时候我妈勤劳的时候还弄过几次。现在要吃只能大老远坐车到乡下去”说到好吃的,孙萌萌这个吃货一定是很踊跃报名的。

    这三个吃货碰头,大开杀戒,通吃了一顿。

    一顿饭下来,在叶子青的介绍下,师妮可连着客家菜,对客家人客家民俗都了解了一番。

    师妮可是学建筑的,除了想吃地道的客家菜,还萌生了看看客家民居的想法。

    叶子青便答应她找个时间三人一道下乡体验客家风情。

    吃饱喝足,看看时间还很早。

    师妮可早对回家抱电脑厌烦了,现在遇到一个合拍的叶子青,那是绝对舍不得就这么分道扬镳的。

    “青姐,接下来怎么安排?我可不想这么早回家睡觉,会把人睡傻的。”师妮可看着叶子青,一脸期待地说。

    “要不,咱们去活动活动筋骨?”叶子青看了看孙萌萌,对师妮可使了使眼色。

    “哇,太好了。青姐,我决定了,以后跟你混,你要不嫌弃,我就搬你那住吧!”师妮可一听晚上有这么hight的节目,还没出发就已经点燃了热情,两眼光芒四射地撒着欢。

    “别,叶子青你丫的,可别带坏人家小姑娘。”孙萌萌看到师妮可热情高涨,赶紧阻止。

    这可是未来的表姑子啊,还是个未毕业的学生,要是让许烨磊的大舅知道他女儿跟了自己一段时间,没有管束地泡夜店,自己要进许家大门可就又麻烦了。

    “哈哈,萌萌真是个贤妻良母啊。还没过门呢,就这么会带孩子了。这么不放心,那你也一起去喽,有你严加看管,我想带坏小姑娘也没那么容易”叶子青对着师妮可使着眼色,两个女人便开始拾掇着怂恿着孙萌萌一起去疯。

    “我才不去呢。你们白天去办公室晃一圈,看看报纸喝喝茶就领了工资。我命苦啊,得没日没夜地码字,不然就要被读者催死”孙萌萌立场坚定地拒绝着。

    打死她都不敢去泡夜店,这个乖乖女从小到大都被李笑梅严加看管,没去过传说中歌舞升平鱼龙混杂的夜店,也不会想去。

    “表嫂一起去啦,就是断更两天也没关系,我和青姐会帮你跟读者解释”师妮可在s市远离父母,没人管束不疯狂地玩玩,真的对不起自己大老远地过来实习。

    所以,她也不管是否会被表哥揍,这会开始费劲心思地游说着孙萌萌。

    “就是啊,周一有了我和可可帮你解围,就没人再敢催更吐槽。放心吧,这点小事,不就是盖栋高楼么?小菜一碟。”

    “你们两个别一唱一和了,反正我是不会去的。可可你也别去了。那地方太乌糟,你这么漂亮去那遇到坏人怎么办?”孙萌萌拎着包,拉着师妮可准备回家。

    “表嫂,你没去过夜店?”师妮可听着孙萌萌的话,一脸疑惑地问?

    “萌萌妈把她看得比铁桶还牢,这丫头没出过门,以为夜店就是黑屋子,四周埋伏着一帮准备劫色的匪徒”叶子青邪邪的笑着,跟师妮可说着孙萌萌家的家规门禁。

    “真的么?表嫂真的好单纯啊!”师妮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孙萌萌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