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得寸进尺
    在驻地,阳光灿灿照射着整个军营,特种大队全体成员今天没外出训练,而是在室内学习敌后战术的理论课程。

    接近晌午时分,才结束,大家陆陆续续的从学习室走出来。

    许烨磊和吴凯师、达树几个一同回到综合办公室,离午饭时间还差15分钟,几个大男人一坐下来,又在那说这男人们的私房话。

    许烨磊至从上周末回家抱着老婆饱餐几顿后,愉悦的心情一直延续到周四都还未消散。

    虽然训练的时候依旧是那么严厉,但是只要一回到办公室,就变得和颜悦色,害的吴凯他们几个羡慕嫉妒恨。

    这不几个大男人又开始拿许烨磊开涮。

    “唉,转眼一周又过去了4天,再过两天我们的中队长又可以去市区吃大餐咯!”师达树最近因为看到许烨磊满面春风,小心肝是越发的想女朋友了。

    “是啊,又要让我们几个羡慕咯!”‘谢处男’不甘落后的紧接着说。

    “唉,给我老婆打了好几通电话过去,叫她过来探亲,结果因为我岳丈脚崴了,暂时没法过来,真是快难受死我了!”吴凯一脸憋屈的说。

    许烨磊听到这些调侃,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你们几个最近怎么就这么饥渴啊?”

    噗——师达树扑哧的笑了起来:“队长,你那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是啊,队长每周都加餐,可知道我们这些人的痛苦啊!”没尝过肉香的‘谢处男’最近被几个破处过的老男人撩拨的心头荡漾,也跟着悲鸣连天起来。

    “看吧,连处男蟹都觉得痛苦,我这个已婚人士的就可想而知了!”吴凯哀怨道。

    “唉,我说你们几个,最近个个都这副死样子,欠削啊!”许烨磊眼底尽是笑意,但脸上的表情却摆的一本正经。

    “队长,别削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苦命娃吧!”师达树双手捧着自己脸,可怜巴巴的看着许烨磊。

    许烨磊有些哭笑不得,这几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天天就知道拿自己开心解闷。

    “唉,队长,你每到周末都去吃大餐,啥时候也请我们吃点大餐解解馋啊!”师达树见许烨磊心情这么好,不由想敲他竹杠,想让他请客吃饭。

    “说什么呢?”许烨磊误解了师达树的意思,还以为这些人想去找别的女人解决生理问题。

    “嘿嘿,队长你最近的思想真邪恶!”师达树嬉皮笑脸道,“我说得是吃在嘴里的大餐,别想歪了!”师达树还顺便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

    吴凯和谢铁军听完,嘎嘎直乐,许烨磊却是一脸的尴尬和羞臊。

    “是啊,队长什么时候请我吃顿大餐啊!”谢铁军加入‘要饭’行列。

    “老许,看你最近红光满面的,我们几个却面黄肌瘦,有时间的话,你真的请我们几个补补才行!”吴凯心里虽幽怨,但还是跟着师达树和谢铁军两个想一起宰许烨磊一顿。

    “大餐是吧?没问题啊!”许烨磊倒是一点都含糊,大方的答应了。

    “这可是队长你说的,我拿个小本子记下来才行,你顺便帮忙签个字!”师达树连忙把自己的笔记本给递了过去。

    “去你的!”许烨磊把笔记本扔了回来,扔了一句非常慷慨的话,“地方随你们挑!”

    “真的吗?队长,你真是太好了,好人啊!”谢铁军一副恨不得扑过去拥抱他,猛亲一顿的样子。

    “老许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几个就不客气了!”吴凯像是逮着机会似的,眼睛掠过一抹坏坏的光芒。

    “是,我说的!”见几个想饿死鬼似的,许烨磊不由大声的再次宣布。

    “啦啦啦,有大餐吃咯!”师达树兴奋的唱起‘啦’之歌。

    “什么大餐啊?我有没有份啊!”孙贝贝从门口走进来,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几个大男人的视线再次齐刷刷的向她看齐。

    “孙贝贝你什么时候站在那的?”许烨磊深怕她刚才把他们之前的谈话全听了去,连忙追问。

    孙贝贝一脸疑惑,撇了撇嘴:“我刚进来,就听到师教官在那说大餐,还以为你们中午要加餐,想让你们带上我!”

    孙贝贝说的是实话,她的确刚到这,一进门就听到师达树在那唱歌。

    谢铁军抬起头,眼底闪过一抹别扭的神色,至从那晚被孙贝贝这丫头叫谢处男后,每次见到心里都觉得有些怪怪的,别扭的很。

    几个大男人脸上都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着孙贝贝。

    孙贝贝此,一脸的蛮横,不屑的说:“干嘛啊,你们以为我是偷听狂啊,再说谁要听你们这几个大男人跟三八一样叽叽呱呱啊!我可没这个闲工夫!”说完,孙贝贝的眼睛特意轻扫了一下谢铁军。

    几个大男人被这句话说得哑口无言,至从这个小丫头在这进出自如后,他们几个说话都变得不方便起来,还好孙贝贝这丫头最近在忙着排练话剧,来这的次数少了一些,但谁知道今天又撞了一个正着。

    “以后进门前,别忘了敲门!”许烨磊见她这么横,不由拉下脸,说教起来。

    “好心给你们送东西过来,却把人当贼看,什么素质!”孙贝贝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走到办公桌前,把手中的包裹放下,转身就离开。

    “等会,给我回来!”许烨磊立马叫住她。

    孙贝贝停下脚步,转过身子:“还有什么事,许中队长!”

    许烨磊指了指那一包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孙贝贝不由赏了他一个白眼:“放心,肯定不是炸弹!”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师达树站起身,拿过包裹看了看,不由乐道:“队长,是茶叶!”

    许烨磊接过包裹,打开一看,闻了闻,嘴角微扬:“黄山毛峰!这丫头竟然给咱们几个送这么好的茶叶,真是稀奇了!”

    “唉,唉,唉,你们不觉得有蹊跷吗?”吴凯抖了抖眉,暧昧不已的说道,“我猜这东西肯定不是说送给咱们几个的,只是那丫头不好意思送我们其中一个,搞了这么一个曲线送茶!”。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啊,黄山毛峰可是螃蟹家乡出产茶叶啊!”师达树冲着谢铁军眨了眨眼,暧昧的笑道。

    许烨磊也转过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谢铁军。

    谢处男被三个大老爷们看的直起鸡皮疙瘩,挠了挠头:“你们你们看我干啥,别别胡说啊!”

    “嘿嘿,我们怎么胡说了,你没见刚才孙贝贝那丫头进来,谁都没看,就特意的,深情款款的看了你一眼吗?”达头个过。

    师达树扑到谢铁军面前,不怀好意的说。

    “胡说什么呢?那孙贝贝那丫头一直看我不顺眼,我们死对头,你们不是都知道!”谢铁军说这话,显得有些心虚,语气不太坚定。

    “不顺眼,我看不是吧,这几天我可是经常见到处男蟹你非常主动的帮孙贝贝同志拖地打扫卫生,两人配合的可真是默契,一点都看不出敌对的样子!”吴凯坏坏的挑了挑眉头。

    “唉,这哪是死对头啊,简直就是郎有情妹有意啊!”师达树在那起哄道。

    “你们你们这些人的思想真是龌龊!”谢处男不知道如何辩解,只好指着吴凯和师达树,控诉他俩思想不纯洁。

    许烨磊微微眯起眼看,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盯着谢铁军。

    谢铁军被看的心里直发毛,刚好这时午餐号响起,不由站起身,转移话题:“吃饭时间到,我们去吃饭吧!”

    其他三个男人慢悠悠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睛一致盯着谢铁军,拿起帽子,不约而同的感叹一句:“唉,真厉害,吃饭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有关谢铁军帮孙贝贝拖地这事,这得从几天前开始说起——

    周一早上,孙贝贝提着拖漫不经心地拖着地。

    当清洁工真不容易啊,日复一日地拖地,本来葱白柔滑的手指,被这可恨的拖把磨得粗糙不堪。

    这双手是弹钢琴的,这样长期地拖地,手指都被拖得僵硬了。

    孙贝贝真不确定,军训完她再坐在钢琴边她的手指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见到黑白键就能兴奋地起舞。

    若是以前的性格,这位大小姐估计早跳脚了,哪里还会心不甘情不愿在这任劳任怨地打扫卫生。

    部队生活的潜移默化,再有就是听了谢铁军的从军史,让她对军队生活说不上喜欢,但不会有那种怨愤的心里。

    我拖,我拖,我拖拖拖!

    孙贝贝有一搭没一搭慢悠悠地拖地时,听到了脚步声。看到彪悍魁梧的身影,心中一喜。

    和她的心里相反,谢铁军一看到孙贝贝被,特别是看到她双手撑着拖把,两眼带着精光地看着自己,心里就毛毛地,浑身都不自在。

    这野猴子不会又给自己下套,捉弄自己吧!

    其它都还不怕,最怕她叫他谢处男。那么能撒泼的野丫头,竟然还留了一手,当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听了那么多,竟然没有立马捅破,当时没让大家难堪,留着现在谢铁军一个人难堪,这个难堪就分外难堪。

    唉,怎么会遇到这么胡搅蛮缠的女人。

    谢铁军见到孙贝贝有些悚,立马抬脚转身。

    “上尉,早上好!”孙贝贝第一次用非常严肃的口吻称呼谢铁军,把这个呆子刚抬起的腿又叫了回去。

    谢铁军转过身,有些憨憨地对着孙贝贝咧着嘴:“早上好!”

    我的天!

    能被她这么尊敬地称呼,绝对不是这丫头变成正常人,所以今天一定要小心一点,不然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踩爆地雷!

    谢铁军浑身紧张地看着孙贝贝,一脸非诚勿扰的表情。

    孙贝贝却不管他心里怎么嘀咕,竟然一反常态笑嘻嘻地走上前,随后抓住谢铁军的手,把拖把塞在他的手里。

    “多么让人敬仰的特种兵军官啊,发挥一下军人的热血心肠,帮我拖拖地”孙贝贝边说边抬着自己的双手,正面看看,背面看看,“看看我这么漂亮的手,被这可恨的拖把磨得跟老阿姨一样,以后怎么拿出来见人呢?”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拖地是你的工作任务,你自己拖,我没空”谢铁军眼睛的余光偷偷的瞥了孙贝贝那张细嫩的小手,却一脸正经的拒绝道。

    上周谢铁军看到她拖地,愧疚地要帮她时,她却对他大吼大叫。当然她的反应纯属正常,不过也是他正常的惧怕。

    这会听孙贝贝说着这么女人的话,看着她非常态的表情和动作,谢铁军感觉全身起鸡皮疙瘩,心里幽幽地说不出惊恐,赶紧把拖把赛还给孙贝贝。tk8e。

    “哎,谢铁军,你忘了我怎么沦为清洁工么?”孙贝贝真不愧是学艺术的,那个演戏的天赋真是要什么表情立马就有。

    孙贝贝收起笑容,拉下脸,威胁地看着谢铁军。

    但是这个呆子被她这么一激,虽然心里也还有个疙瘩,有几分愧疚,就是不愿意为了那个错赎罪。

    两人的相处就是这么奇怪的别扭着。

    “我的事情多着呢?你要身体不适,就慢慢拖吧,没有人会催你干活”谢铁军貌似淡定冷酷地看了眼孙贝贝,然后抬脚转身走人。

    现在最怕地就是和眼前这个女人相处,想起那件囧事,谢铁军不管心里是否真的觉得有愧于孙贝贝,他都不愿意和她独处被她嘲笑一番。

    孙贝贝追上前,堵在他前面,伸手挡住谢铁军的去路,一本正色道:“帮我拖地!”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谢处男立马把**的教条搬了出来。

    “帮我拖!”孙贝贝斜着脑袋,像个小痞子似的不依不饶的说。

    “你自己拖!”谢处男依旧拒绝。

    “拖不拖?”孙贝贝瞪起眼睛来。

    “不拖!”谢处男冲着她坚定的摇了摇头。

    “帮我!”孙贝贝声音不由拔高。

    “没空!”谢处男嘴里吐出没空两字。

    “拖”

    “不拖”

    “拖”

    “不拖”

    13285400

    两人一番僵持,最后谢铁军越过孙贝贝,一脸冷酷,却是心慌慌地赶紧走。

    说真的,他心里还真怕孙贝贝这个难缠的女人!

    算你狠!孙贝贝看着谢呆子魁梧的背影,举着双拳挥舞一番。

    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不过,我还有最后一招,保管你走得越远跑的越急。

    孙贝贝一副吃定谢铁军的样子,看着他阔步离去,待他走出十来米后,才慢条斯理地大声道了声:“慢走!不送!谢处男!”

    一声谢处男把谢铁军叫得浑身一抖,如孙贝贝预想地一样立马飞快地回来。

    谢铁军直直扑到向孙贝贝,大手紧紧的捂着她的嘴巴。

    “哎呦,我的姑奶奶,求您别叫这么大声!要让人听到了,我这老脸往哪搁!”谢铁军压低着大嗓门瞪着孙贝贝,但见她一脸小人得逞的奸笑,谢铁军感觉心里感觉被闷棍狠狠滴揍了一下。

    也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女人的身体,但心境却是千差万别。

    军训时是刚正不阿地教官拉着逃兵,心里坦荡,只有怒气没把她当女人,别说什么怜香惜玉,他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

    此刻则不一样。

    他已经把她当做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女孩看待。

    这么近地捂着她的嘴,看着她美不胜收的五官,手下是这个绝艳的女人红艳艳的唇,温温软软地,只那么一触,就似,就似她温柔地亲着他的手一般,有一股电流从掌心软软地传到全身。

    有种说不出的酥麻和震撼!

    刚才一急,浑然不觉两人已经贴得如此之近,谢铁军闻到了一阵清香,让人浑身僵硬的女人气息。

    处男混沌的意识里出现了一片彩虹,谢铁军身体一僵,想立马放开孙贝贝,可是手像是被念了咒语一般,拿不开,心里只能酥酥麻麻地干着急。

    “哈哈,怕了吧!谢处男!”孙贝贝睁着清澈的水眸,看着谢铁军涨红的脸,奸计得逞,好不快意。

    这个心思单纯的女人以为谢铁军是被谢处男三字给窘得脸红,根本不知道这个从未接触过女人的男人,偶然碰到青春少女的身体,那个处男的身体正在澎湃着热血。

    孙贝贝笑嘻嘻地扒开谢铁军的手,一脸得瑟地看着这个呆子。

    一声谢处男把谢铁军叫得高大的身板立马矮了几截。

    “别叫了!不就拖地么?我拖,行了吧!”谢铁军很无奈地求饶,心里说不出的异样,拿起孙贝贝的拖把,开始拖地。

    孙贝贝像一个奸计得逞的小孩,快乐地拍着掌,笑着道:“以后可要自觉点哦。不然,我就叫你谢”孙贝贝拉长了声音,谢铁军本能地反应,抬起手要捂着她的嘴巴,但看到她水润的红唇,心扑通跳了一下,吓住了手势。

    谢铁军一脸郁闷,懊恼的说:“真是个坏丫头!要我帮你拖地,也不要用这么阴的招数啊!”

    “对付阴人,就得用阴招。哈哈!要拖干净点哦,不然中队长检查的时候,不合格,我肯不能保证会不会当着他的面使唤你!”孙贝贝得寸进尺地威胁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