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谈笑风生
    “叶子青买车的第一天载着我被向南撞了,向南当时很拉风啊,开着悍马牛逼哄哄地说陪叶子青一辆新的车,没想到,临到头刷卡买单,他的账号没法消费。我和叶子青就暗地里鄙视他,叫他牛郎”孙萌萌嘴角含着一抹轻松而调皮的笑意,眯眯的弯成了两弯名言娇艳的新月,波光犹如湖中微澜碎阳,细细的描述着自己和向南之间的交际。

    “牛郎?亏了你们想得出来。向南要是敢再接近你,我就直接告诉他,他在你们心中的高大形象”许烨磊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孙萌萌威胁道。

    孙萌萌听了有些郁闷了,怎么一不小心就把这个秘密倒出来了!

    向南,我不是故意让你躺着中枪的!谁让你没事拉着我干嘛啊,被我老公看到了,有你受的。

    孙萌萌闭嘴不肯再说下去了,深怕自己没把门,把那天在咖啡屋的事情一不小心给抖露出来。

    许烨磊见她停滞不前,不由上下其手的挑逗一番,继续拷问:“继续,就这么点事,他怎么会拉着你不放?”

    “还有就是在医院啊,你也看到了,不用说了吧!”孙萌萌眨巴着眼睛,有些心虚道。

    “就这些么?”许烨磊微微眯起眼睛,有些怀疑道。

    “额.”孙萌萌可不敢说自己晨跑两度邂逅向南,这个老公醋味这么重,要是知道自己在小区能经常遭遇向南,估计会对自己严加看守。

    得好好想想,这个该怎么说?或者不说?

    “我就是自己想多了,一直把他当牛郎,生怕他没生意了光顾我,见到他就赶紧躲。后来看到向董和向南一同出现,知道了他的身份,感觉误会了他就更不敢见他了。这个周一和叶子青见面的时候告诉他向南的身份,怂恿这丫头去追向南,没想到,真的好倒霉啊,向南就在隔壁桌,偷听了我们的讲话。我真没脸见他了”孙萌萌这句话,九分真一份假,主动把关键事件给隐藏起来。

    “想不到你对别的男人会这么上心!老公很生气!”许烨磊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怨气,摆着脸,佯装生气。

    “不是吧,我都招了,你还生气!不带这样的,天地可鉴,我就对你一个人上心!”孙萌萌小手摸着胸口,像入党似的非常郑重的表决心。

    许烨磊不听则已,听了那么多事,最后真的吃醋了。

    “老公,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只爱你一个!”孙萌萌见他这般,不由一直强调‘真的’两字,来表明自己对他的心意

    看着孙萌萌一合一张的嫣红小嘴,许烨磊克制不住,温暖的唇快速压了下去

    动作来得太快了,孙萌萌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眼前一片黑黑的,看到就是许烨磊无比放大的脸,还有一闪一闪,像是星辰般的眸子,随后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的裹着,唇与唇相贴着,濡湿着

    温厚

    温暖

    轻柔中还带着某种能让人迷醉的霸气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前行,像是走在漫山遍野开满鲜花的小路上,有亲密的伙伴在自己身边舞蹈

    不管老婆是否跟向南有没有瓜葛,单单老婆跟向南的相遇,就让他非常的嫉妒。

    他们两口子恩爱一场,相见的次数还不及向南跟老婆的偶遇。

    这是没办法的事,可是心里好吃味。

    许烨磊带着酸酸的怨气,又把孙萌萌折腾了一番,折磨了老婆,也把自己弄得几近擦枪走火。

    许烨磊趴在孙萌萌的身上,抱着她,在她的耳边幽幽地说:“真想把你关在我的心里,不让别的男人窥见你的可爱”

    “老公,你要对我有信心,对我们的爱有信心”此刻的孙萌萌已经被他亲得如水一般温柔,听到他那么动情的话,她好感动,轻柔地送上一个吻,然后才温声回应着。

    “恩,我听老婆的话,我相信你,我最爱的老婆”许烨磊附在孙萌萌的耳边,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像一壶陈年老窖那般香醇,那般醉人。

    缘聚缘散,听天由命。

    在一起的时候,好好珍惜时光,珍爱对方。

    两人互通了心意,没有了疑惑,许烨磊开始温柔地亲吻着孙萌萌,两人又是一番难舍难分地痴缠着。

    主卧被浓浓的情愫慢慢地萦绕着,床上一双男女在温柔乡里用那有魔力的唇和温柔手演绎着一副美轮美奂的画卷。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13272525

    初恋的吻总是那么甜,怎么亲都不够,虽然很想在爱人的怀里多呆片刻,又挂念着中午双方的家长会师。

    两人不敢贪恋片刻的温柔,快接近中午了,赶紧爬起来。

    许烨磊打了电话,定了餐位,把地点发给师文茹和李笑梅。

    孙萌萌好好的打扮一番,顺便也帮许烨磊打点了一下,两人穿着同一色系近是情侣装的衣服,怀着愉悦又甜蜜的心情去餐厅。

    阁林居,是一家环境古朴典雅,又不失现代豪华,总体风格为古今合壁,突出古典温雅与现代休闲,具有十几套不同风格的单间以及幽雅别致阁间雅座,里面的墙纸采用的是温暖的橙色,泛着淡淡的黄晕,不仅不低俗反而很有意境,细节处甚至有些旧时二三十年代江南的情调,大气中透着细致。

    不愧是银行上班心思缜密的吃货,孙萌萌在双方家长见面之时,选择这家餐厅,原因有两点:一家里的老佛爷李笑梅同志非常喜欢这家餐厅;二这里的菜色有南有北,对于许烨磊的奶奶和妈妈来说应该也会喜欢。

    孙萌萌和许烨磊早早在包厢里候着,随后童华和师文茹,师妮可也拎着大包小包到了。师妮可看着表哥表嫂穿着同色系的衣服一脸的喜色,又打趣了一番。

    大家坐下来,孙萌萌这个小媳妇开始招呼着长辈,给大家伙泡茶,趁机大秀一下她的功夫茶手艺。

    许烨磊很早以前就鉴赏过老婆的茶艺,这会和家人一起看着老婆恬静优雅地泡茶,心里自是说不出的欢愉。

    师妮可出身官宦之家,自小就随着父母出入上流社会的圈子,相比那些虚假客套阿谀奉承不绝于耳的喝茶吃饭,这会还真是第一次感受茶道带给人的禅味。

    孙萌萌似乎有一种魔力,精心泡茶的时候能让所有的人的目光专注在她握着茶壶的手上,耳朵只听那清浅的茶水倒入茶杯时细细碎碎的宛如山间溪流潺潺的叮咚。

    看着她温婉恬静的笑容,看着她堪如手模修长嫩白的双手娴熟而又优雅地婉转起落,心也会变得纯净虚无。

    童华和师文茹心底不约而同的掠过一丝惊艳,看看笑盈盈的孙萌萌,再看看一脸陶醉的许烨磊,婆媳对视一眼,都点着头,喜笑颜开。

    孙萌萌泡好茶,一一端到众人面前,微笑地请大家喝茶。

    “恩,真好喝。看表嫂泡茶真是一种享受!”最先开口的总是调皮的师妮可。

    童华和师文茹也端起茶连声称赞。

    孙萌萌看着许烨磊,他拉着她的手,看看红红的指腹,吹了吹,温柔地问:“茶壶烫得这么红,很疼吧!”

    “呵呵,还好啦!”孙萌萌被他吹得有些害羞,灯泡都在笑嘻嘻地看着小两口亲密度的举动,赶紧抽回手,继续给大家倒茶,可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老公真的很细心,总是不经意间说一句话都能让自己感动。

    得自出亲。老公这么能疼人,相信婆婆也是很体贴的!

    孙萌萌对温和的婆婆,慈善的奶奶充满感激,谢谢你们为我培养了这么一个好男人。

    孙萌萌殷勤地为大家端茶送水,这个老年人杀手,一下就把许烨磊的亲友团封杀了。

    喝完一壶茶,孙萌萌的父母也准时来了。

    相互介绍了双方的家长,一行人围着餐桌坐下来。

    期间又推让着主位,客气了一番,最后还是让老佛爷坐在了主位。

    这一帮亲友团里,要数童华最为年长,按理应该是她坐首席。不过,在婚姻里,不管结婚前还是结婚后,亲家坐一块吃饭,都以女方的家长为尊。孙萌萌家不用说,老佛爷当家。所以,老佛爷和亲家奶奶客气了半天才落座。

    老佛爷身旁一边是孙耀文,另一边是童华,再过来是师文茹,孙萌萌,许烨磊,师妮可。

    不过今天的李笑梅同志完全出乎孙萌萌的意料,像是转性似的,不像往常那般严肃,不仅脸上带笑,还主动和许烨磊的妈妈攀谈起来。至于孙萌萌的爸爸孙耀文本身就和气,一下子就熟络起来。

    看着这样和谐的气氛,挨着坐许烨磊和孙萌萌,时不时的相视一下,满眼浸染着幸福的韵味,适时的加入他们的谈话中。

    其实李笑梅同志在上午接到孙萌萌的电话,特意事先侦查一番,跟大嫂林爱英通了一个电话,得知师文茹是他们军区总院的副院长,虽然身居要职,家庭背景雄厚,但为人却特别和善,没有一丝架子,至于奶奶童华书香门第出身,某著名医科大的教授,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

    当李笑梅知道这些信息后,心里很是惬意,这样的家庭环境和背景,自家女儿嫁过去,应该会过的不错。

    所以从刚一进门,李笑梅换下平日那张‘审计脸’,和颜悦色的跟许烨磊的妈妈和奶奶谈笑风生。

    服务生拿来餐单,这一次,老佛爷显得特别温和客气,一定要童华点餐。

    看着亲友团这么和谐,推让半天还没点一道菜,倒是师妮可这个小丫头看热闹偷笑了半天,才俏皮地说:“阿姨,奶奶,你们就别谦让了。再这么客气,我们都饿晕了。我看就让表哥表嫂一起点吧。他们知道自家长辈的口胃,这样就可以平衡啦”

    李笑梅看了眼师妮可,刚才介绍的时候知道她是许烨磊大舅的女儿,可是高官的二代,果然很有主见,不由笑道:“还是表姑子的话有理,那就让烨磊点餐吧”

    老佛爷的一句表姑子,直把许烨磊的亲友团叫得眉开眼笑。此次来吃饭的目的达到了,还没订婚,女方的妈妈这样称呼,那就是首肯了他们的婚事,接下来订婚结婚都简单了。

    “好,好,就听亲家的,让他们小两口点餐”童华听了也乐呵呵地也不推让了,把菜单递给孙萌萌。

    许烨磊看了眼老佛爷,心想还是妈妈和奶奶有魅力啊,她们两个一来,审计局的老佛爷都变得慈善了很多,不再那么生分地叫他小许,而改叫烨磊了。tgmz。

    还是女人更加长袖善舞,都还没开席,就铺好了关系。

    阁林居的名气不只以贵出名,它里面的菜更是做工精细,凡是你想的出来的菜它都给你做出来,还有只要你有钱,满汉全席也能给你摆一桌。

    比如刚刚上桌的这道“中药鸡”,第一必须挑上好的草鸡苗,放在山头上放养,食冬虫夏草,喂调配好的中药谷子,长至三斤左右时肉感质感已非一般草鸡可比,这种食材本就不好找,料理起来也是一门大学问,去屁股去脚去头,放入瓦罐里焖四五个小时,然后放进特制的糟料里入味,入一个晚上,配上冬菇鲜笋,再焖两个小时才能出锅。

    为了保证中药鸡的味道和营养不流失,火是炉火,罐是陶罐,水是井水。

    一上桌,打开盖子,那味香的简直勾得人垂涎三尺,吃上一筷子,恨不能把舌头一块儿吞肚子里!

    因为食材和原料都难找,做起来也费功夫,所以就连‘阁林居’也是限量供应,不是想点就能吃到的!

    孙萌萌以前拉存款的时候,跟客户在这吃过好几回,恰巧也认识这里的老板,上午打电话过来预定,好声恳求老板,才特意留她了一份。

    “奶奶,阿姨,不知道这些菜合不合你们口味!”孙萌萌这个小媳妇,以往见到美食都是埋头苦干,但这次不同,特别的殷勤,甜甜的笑着询问师文茹和童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