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饿狼扑食
    一声姐夫叫得许烨磊有点心颤,这个坏丫头,又有什么鬼主意,可千万别牵扯上自己啊。那次被腌了一下,现在肠子还有硝酸盐呢?

    “说吧,又有什么诡计,你要再敢设计我,小心被我踢出特种兵营”许烨磊微微眯眼,威胁道。

    “姐夫,不带这样欺负小姨子的。我可是老姐最疼的妹妹,你要这么不待见我,我一定会去投诉,投诉,再投诉”孙贝贝这个演技超强的演员,只在一瞬间又换了一个人似的,那眼神啊,如邻家小妹妹受了欺负般我见犹怜,哪还有一点野猴子的嚣张跋扈啊。

    目光向来毒辣的许烨磊,此时一点都看不出孙贝贝想干嘛,但是有种不妙的感觉。

    “不管你怎么投诉,你姐肯定向着我!”许烨磊嘴角微扬,非常自信的说。

    “哼,凭什么这么自信啊!再说我姐还没嫁给你呢?”孙贝贝不服气的哼了一句。

    “你姐这辈子肯定是我的老婆!再说,你刚才不是亲口叫我姐夫了吗?”某男的自信心所向披靡。

    孙贝贝扯了扯嘴角,眯起眼睛瞥了许烨磊一下,心里有些同情孙萌萌,老姐你这辈子肯定被许烨磊吃的死死的,想翻身都翻不了。

    许烨磊见她没吱声,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快到熄灯时间了,赶紧回宿舍吧!”

    孙贝贝看了一下时间,这才发现时间这么晚了,于是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懒洋洋的回答:“是,马上回去!”

    也不知道怎么何时,孙贝贝心里不经意间接受许烨磊这个堂姐夫,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他就是半个家人,当然这必须在许烨磊没摆着脸的时候。

    许烨磊看她那副慵懒的样子,嘴角不由微扬,这个小猴子温顺的时候,跟孙萌萌还真有几分相似。

    “记得关灯!我先走了。”刚才看到孙贝贝那一幕,许烨磊的脑海立马冒出老婆在自己怀里的慵懒的样子,心头一热,想急着回去跟孙萌萌电话情丝一番。

    “恩”孙贝贝点了点头。

    许烨磊走后,孙贝贝看着桌上那一堆草稿纸,站起身,收了收,放进办公室的抽屉里,转身往门口走去,关灯关门离开了办公室。

    回宿舍的路上,一片幽静,正直繁花似锦的4月,鼻尖飘来一阵阵花草的香味,虽然这是军营,但是绿化一点都不必都市差,这里的每一颗树,每一颗草都是这里的士兵们亲手栽种的。

    不知不觉来这也快一个月了,虽说不上自己爱上这里了,但心里却慢慢有点喜欢了。也许因为自己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即使排斥当兵,但军营的气息早已烙在内心深处,挥之不去。

    就连孙贝贝自己都诧异,当自己真正成为军人中的一员后,内心深处像是寻根回到家似的,她不清楚自己该怎么表达这种感觉,只是觉得有些害怕,又有些向往。

    一直排斥,一直逃离,但命运却偏偏让她回到这里,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想着想着,孙贝贝不知不觉的走回到宿舍,正要推门而入时,听到里面传来的话,手不由停顿在那。

    “唉,那个孙贝贝不就仗着自己老爸是司令吗?手术回来,自己好生养着也就算了,干嘛还去跟团长出馊主意啊,搞什么文艺演出,天天训练累得要死,每天回来还得排练节目,我真是受够了!”

    “是啊,就她命好,不仅不用跟咱们这些命苦的人出去风吹日晒,还可以天天都在特种部队军官的办公室吹空调喝茶,这些我可以不羡慕,谁叫我没有司令老爸呢,但是她也不能这么缺心眼啊!”

    “就是,就是,好像谁不知道她有个司令老爸似的,天天就知道在许烨磊面前晃荡,我都怀疑是不是孙司令想撮合她和许烨磊交往呢?”

    “不是吧?不能吧,孙司令应该不会以权徇私吧!”

    “哼,怎么不可能,你们自己想了想咯,是不是很值得怀疑?许烨磊是何等人物,孙司令能不看上留给自己女儿吗?孙贝贝可真是命好啊!”

    “唉,人家是命好,不过她要是没有司令老爸,估计谁会理她啊!一天到晚都一副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好像是我们都是她的丫鬟仆人似的,真是受不了”

    “你们就别在说孙贝贝了,说到她我心情就不好,因为她我都快累死了!”

    “我也是,我也快累死了!”

    “对了,跟你们说一件机密的事情啊,不过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孙贝贝非常熟悉这个声音,不由竖起耳朵倾听。

    “什么事?我们保证不说出!”

    “知道我们为什么回来这新兵训练吗?”

    “不知道——”

    “其实以前的文艺兵训练都是走过场,哪有像这次这么严格,还启用特种教官,我们会来这,都是因为孙贝贝的缘故,听说孙司令一直想抓她去上军校,不过孙贝贝死活不去,去上艺术学院,毕业后,她妈通过关系把她安排到我们文工团,所以里,他老爸就很想趁这个机会,好好收拾她,于是把她打发到这,我们跟她一匹新进文工团的成员,就跟着她一起倒霉,来这受罪!”

    孙贝贝知道这是谁的声音,这是她们的班长李婷的声音,那些天她经常帮孙贝贝打饭,两人有事没事的闲聊了几句,当时孙贝贝心里觉得李婷这人还不错,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所以当李婷问她怎么回当文艺兵的时候,孙贝贝当时没长太多心眼,随口咧咧几句,说是自己老妈安排的,还有她老爸为了整她,才让她带着受罪的。

    结果——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没想到自己的那番话,却被李婷当着唾骂自己的谈资。

    “不是吧,那孙贝贝真的太恶心了!把我们害成这样,还来雪上加霜,你说这人的心是不是长歪了!”

    “唉,人家有个司令老爸撑腰,要不然就她,我实在不敢恭维!”

    “就是,我估计明早看到她,我肯定会吐!”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针对孙贝贝进行唾弃,鄙夷

    孙贝贝绝没想到平常待她感觉比亲人还亲切的同事,每天都抢着帮她打饭的舍友,在背后竟然这样看待她评论她,她真的没想到她们心里竟然这么讨厌她憎恨她。

    自己要是此时进去是不是还有可能被群殴?

    “你要是没我这个父亲,连猪狗都不如”

    “你有本事问问你周边的任何一个人,问问他们心底对你是真的喜欢,还是大家一致认为你恶心,仗着家里,在他们面漆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人民币,大家都喜欢你,说不定从心里真正喜欢你的人,一个都找不到”

    孙耀武的怒吼,许烨磊鄙夷的话在孙贝贝的脑海猛地雷过,当时觉得他们说得太过分了,恨他们那么残忍地践踏自己的自尊,没想到,他们说的话确实那么可怕的真实。

    原来大家接近她只因为她是孙耀武的女儿,每个人对她的友爱笑颜原来只是惧怕她的一个面具,原来自己在别人的眼里是那么一无是处,那么嚣张跋扈,那么可恨,那么可恶。

    不是一个人,是所有人都那样咬牙切齿地批判自己。那是堆积了多少怨恨啊?自己和她们的相处还不到一个月,就让人恶心到这个地步。

    我平常的表现真的有那么差劲么?

    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孙贝贝,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竟被别人看得那么乌糟,她的世界天旋地转,顷刻之间,心里高垒的尊严瞬间崩塌。

    如果再门口再呆一刻,估计这个高傲的野猴子会晕倒在地。

    孙贝贝带着被惊雷劈得焦糊的身子离开了宿舍楼,大脑浆糊翻腾,她感觉自己与生俱来的自信和自尊都被瞬间抽空,整个人变得轻飘飘软绵绵,两眼茫茫然,魂不知归何处。

    孙贝贝浑浑噩噩地跑着,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直到撞到一堵墙,才发现不知怎么就到了操场。

    孙贝贝跌坐在地上,抬眼看着漆黑的夜空,感觉自己的世界也暗淡无光变得漆黑一片。

    泪水就那么肆意地流着

    她真的好想嚎嚎大哭一场,问问到底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活的这么悲惨。

    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到在他人眼中的自己,这个曾经特立独行个性张扬的女孩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失败得彻底,让她从高高的天空掉下来,变成卑微的尘埃跌进了冰冷彻骨的深渊之中。

    进无可进,退无可退

    有种世界崩塌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没有月亮的夜晚,冷冷的操场上,孙贝贝在障碍墙下,像一个被抛弃的婴儿一般蜷缩着哭得那么伤心,那么悲切

    也去过我。﹡﹡﹡﹡﹡﹡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谢铁军巡查完经过操场的的时候,感觉有点异样,侧耳一听,隐约听到簌簌的声音。

    于是,谢铁军打着手电扫射一圈,发现障碍墙下有一团不明物体。

    走进一看,不由愣住了。

    孙贝贝这个坏丫头怎么一个人躲在这?

    额——还哭呢?

    这是怎么一个状况?temj。

    谢铁军越走越近,走到孙贝贝的身边,看到哭得泪眼滂沱的丫头,有些傻眼。

    没听说她家有什么让人哭得这么悲恸的意外啊!

    白天都还好好的在他们面前闲晃,怎么晚上躲在这一个人偷偷哭呢?

    晚上他们几个都在开会,开完会,谢铁军也看到楼上的灯光,不用猜,能混进去的就这小丫头了。

    后来,他看到了中队长上了楼,难道,这个坏丫头又干了什么恶作剧,又像上一次一样被中队长狠狠地批了一顿?

    被巡查时抓到到处乱窜的士兵,是要纪律处分的。

    可是,此刻谢铁军看到孙贝贝没了利爪,就像迷路的孩子一样哭得这么伤心,这个从没接触过女人的愣头青却生了些恻隐之心。

    刚入伍的士兵都是养尊处优的90后,吃不了苦,一场训练下来,有些意志比较脆弱的士兵受不了部队里高强度的训练也有偷偷哭泣的。

    但特种兵营的士兵都是从其他兵种里选拔出来的最优秀的兵,他们受着最为艰苦的训练,他们流汗却从不流泪。

    谢铁军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士兵哭泣,这还是第一次在特种兵营抓到偷偷掉眼泪的士兵。

    见惯了孙贝贝嚣张跋扈的样子,猛地见到她这么脆弱的一面,谢铁军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孙贝贝!”谢铁军这个大嗓门面对这么柔弱的孙贝贝,声音也不由得压低了。

    但孙贝贝还在她的世界里继续沉沦悲伤着,压根没听到谢铁军叫她。

    “孙贝贝!你别哭了。大晚上的,别在这冻感冒了”谢铁军推了推孙贝贝。

    谁知孙贝贝却被她那么一推,不由哭得更厉害了。

    从刚才的抽噎声变成了嗷嗷大哭,那悲悲切切的哀嚎,可以加入孟姜女组织的哭长城组团了。

    啊——这这怎么哭更大声了。

    谢铁军被她的哭声吓得有点手足无措。怎么感觉好像是自己把她惹哭的了。

    我只是轻轻推啊,没有下毒手,应该不至于啊?

    第一次看到女人哭得这么稀里哗啦,想不明白哪来的那么多泪水,怎么去关闸。

    没有恋爱经验的谢铁军,实在不知道女人哭泣的时候要怎么让她停止掉眼泪,心里惶惶的,又有几分莫名的不知是歉疚还是疼惜。

    谢铁军只希望她不要在哭了,他还是更愿意看到那个乖张的野猴子,就是有点调皮捣蛋,也比此刻哭得让人揪心的好。

    这个谢呆子伸着手悬在空中,不知道是该拍她,还是给她一个肩膀任她哭,还是帮她擦眼泪。

    想到这,谢铁军从上衣衣兜摸到裤子的裤兜,除了手电筒,别说手帕,就连一片上茅厕余留的纸屑都没有。

    孙贝贝放声哭了一会,倒是把心里压着的千斤重的包袱卸去了一些,缓缓的抬起朦胧的泪眼,看着眼前彪壮的男人悉悉索索的不知道在摸着什么。

    这个呆子在干嘛呢?不会找面巾纸之类的东西吧!

    可是看他半天也没掏出什么东西来,孙贝贝心里不由直摇头。

    “把手递过来”孙贝贝带着哭腔说着。

    孙贝贝终于停下来了!谢铁军松了一口气,乖乖地听了孙贝贝的话把手递过去。

    可是随后,谢铁军看到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

    孙贝贝抓住谢铁军的衣袖胡乱地擦着眼泪,擦完了眼睛擦脸庞,擦完脸庞擦着鼻涕。

    不过这还不够,还捏着鼻子重重地醒了醒鼻涕。

    啊——孙贝贝,这个臭丫头,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还是这么坏!

    这个丫头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这是军服!军服啊,不是抹布!

    谢铁军感觉到贴着手的袖子上湿漉漉的滑溜溜的某物,这次轮到他想哭了。

    “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别怪我”擦完了鼻涕的孙贝贝说话慢慢恢复了猴样。

    谢铁军看她不再像刚才被全世界抛弃一样萎靡不堪,心也不会被她哭声抻得慌了。

    “你你怎么大晚上躲在这哭,是被中队长批了么?中队长这人你都观察了大半个月了,还不了解么?就一个刀子嘴豆腐心。他对士兵要求是严格了些,但是内心还是很关心战友的”

    见孙贝贝不哭了,谢铁军说话的思路也比较通畅了,这个上尉军官也拿出了当年安慰新兵的本事,开始安慰孙贝贝。

    但是,孙贝贝果然是个难驯服的野猴子啊,他才开腔,就被她利落地打断了:“我又没暗恋他,你嘀嘀咕咕吹捧那么多干嘛?”

    谢铁军还有很多话被孙贝贝这么一堵,留在喉头差点呛死:“那那你还有什么事哭得怎么伤心?”

    谢铁军这个呆子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会流眼泪。

    “关你鸟事!”孙贝贝一直都是骄傲的,这么落魄地伤心哭泣被谢恶魔给撞到,心里总觉得别扭。

    明明内心脆弱得一败涂地,想找个人安慰,可是面对这个死对头,她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谢铁军受不了孙贝贝的眼泪,对于她此刻说那么冲的话,倒是能容忍,于是用手电照了照手表,已经到熄灯的时间了。

    “赶紧回宿舍吧,等会熄了灯,你就进不了宿舍门了”

    “有你在就不会进不去。我心情不好,再吹一会风”反正已经被人说的那么垃圾了,就是迟回去也不过是仗着孙司令的女儿违反纪律。

    她还怕名声更差么?

    我的姑奶奶啊,你怎么把我拉下水啊!

    谢铁军很想扔下这个倔强的丫头不管,或者直接把她提回宿舍。

    但是,在这么微弱的光线里都能感觉到她的眼睛已经哭得很红肿,猜想她是怕别人看到她难看的样子吧!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哭得这么狼狈,总觉得看不过眼的。

    欠的债终究是要还的

    这个谢呆子一直为她的盲肠愧疚,现在陪她吹一会夜风,就当是还债吧!

    两人坐在草地上,沉默着

    第一次和女人挨得这么静静的独处,谢铁军慢慢地感觉有点难受,他不喜欢这样暧昧的沉默。

    也不知道跟女人聊什么,于是乎,谢铁军开始对孙贝贝讲他自己的当兵史。

    谢铁军从高中毕业应征入伍,到后面表现突出,被指导员看重,边训练边复习功课,在军队考上了军校。

    军校毕业后在重重考核中,进了特种兵,就开始了被中队长狠削的日子。

    削得那个叫皮开肉绽啊,心灵都被摧残得几尽崩溃,他和战友暗地里把中队长祖宗八代都骂了多少遍。

    但训练结束后,所有的人都感觉到自己不论从体能还是军事素养都有了质的飞跃。部队就是一个铁炉,在这淬炼一番,也许当时会很痛苦,但痛过之后,生铁就成了钢,普通人就成了铁骨军人。

    孙贝贝默默地听着,刚开始还有些不屑,但听完谢铁军在军营粗略的成长史后,内心还是被震动了。

    她没想到这个粗鲁的愣头青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一个高中毕业的毛头小子转变成特种兵的上尉,那要经过多少血汗的锤炼!

    她没想到一个军人对部队会有那么深的感情,没想到他们对保卫国家有那么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在这个和平年代,大家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过着安然的生活,很少想到国家,除非发生南海钓鱼岛争端,国民的民族之情才会激发出来。

    如果和他们崇高的理想相比,自己真的过得太舒适,太自私了。

    想想自己高中毕业到大学毕业的生活,当时觉得很自我,现在觉得有些荒唐,和他的经历相比,自己的那一点伤,似乎无足轻重了。

    特种兵确实是非同一般的兵,除了武力,对人的心理攻陷也很强悍。

    孙贝贝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心境打开了很多,也不由暗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做给所有人看,自己是有能力的!

    “很晚了,回去吧”谢铁军感觉孙贝贝已经平复了心情,赶紧提议回去。

    在这蹲太久,不仅让人误会,而且要是被军风军纪纠察发现的话,两人都要受纪律处分。

    “谢谢你,谢处男”心情舒爽许多的孙贝贝站了起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谢铁军,语气非常诚恳,非常客气地道谢,她的声音非常好听,带着调皮的笑意。

    可是谢铁军听到这句‘谢处男’,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彻底的愣在那。

    陪她吹风吹了这么久,安慰得口干舌燥的,最后听到她说的谢处男三字,谢铁军简直要晕倒了。

    “你”从来不知道脸红是何物的谢铁军,此时脸红的像猴子屁股,指着孙贝贝激动的语无伦次。

    孙贝贝你你个坏丫头,竟然竟然恩将仇报!

    谢铁军没想到那天她把他们的话都听全了,哎呦喂,这张老脸要往哪搁啊!

    孙贝贝不管满头黑线,面红耳热的谢铁军,自顾自扭着屁股回宿舍,留下‘谢处男’同志站在那风中凌乱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一眨眼,就到了周六,孙萌萌这一整个星期都没有出门,天天窝在家里面,早上要么喝点牛奶配上一个鸡蛋,要么煲点瘦肉粥,中午下个面条什么的,要不就去网上点餐,到了晚上,就师妮可同学帮她打包外卖。

    人与人之间是非常奇怪的,对于某些人自然而然的会产生强烈的好感。

    师妮可至从知道她就是网络写手‘萌主’后,不仅没嫌弃她,反而越发崇拜,越发喜欢孙萌萌,虽然以前只和孙萌萌在网上聊天,但却莫名的感觉亲近。

    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所谓缘分!

    孙萌萌起初一两天还有些不自在,但是随着师妮可非常自然的表现,慢慢的也放下心中的尴尬,和她像上周那般和睦相处。

    而身在部队的许烨磊也没闲着,这一周下来全是高强度的室内外训练。

    许烨磊虽然在训练中依旧是那么的犀利威严,但士兵们还是能感觉到,中队长最近心情比较好,没把大家削的鬼哭狼嚎。

    不过正在恋爱的中队长,不仅意气风发,风华正茂,而且还发觉他最近越来越显年轻,完全看不出他是个三十二岁的男人。

    恋爱,不仅对女人来说是个美容养颜的保养品,对于男人来说同样也是一剂恢复青春的兴奋剂。

    晚上,由许烨磊组织召开中队的一周总结会议。

    会议持续到9点左右才结束,其他的军官干部会后,纷纷离去。

    会议室就剩下许烨磊,谢铁军和师达树三人。

    许烨磊抬眼,见他俩在那磨磨唧唧的还没离开,不由发问:“你们干嘛?想留这过夜吗?”

    “不想,等会就走!”谢铁军笑呵呵的回道。

    “唉,明天又是周末哦!”师达树的眼睛向许烨磊看去,很暧昧的眨了眨眼,“中队长又可以加餐咯!”

    “哦,对哦,中队明天又可以去见嫂子了!真是羡慕啊!”谢铁军紧跟着附和。

    “你们两个欠削啊!”许烨磊那犀利的眸子,扫了过去。

    “是有点欠削,最近正在热恋的中队长心情好,没把我们往死里削,还真有点皮痒痒了!”谢铁军说完,还故意的耸了耸间,看似欠抽皮痒的样子。

    “我也是,觉得胳膊大腿的肌肉都松了几圈了!”师达树贼贼的笑了起来。

    “皮痒了是吧,下周削死你们去!”许烨磊扫了他俩一眼,发话下来。

    师达树竖起食指,摆了摆:“no,no,no,每次中队长加餐完后心情都特别的愉悦,估计下周我们还是有好日子过。”

    “没错,我相信我们下周依旧有好日子过!”谢铁军附和的点了点头。

    “给我等着,下周非削残你们两个不可!”见他俩一唱一和的那自己寻开心,许烨磊不由喝道。

    谢铁军和师达树见许烨磊一脸严肃的训他俩,心里也不由呜呼起来,万一中队长真的给他俩记在账本的话,估计下周准没好日子过,还是少去撩这头老虎头上的胡须,赶紧走为上策。

    “中队长,那我们两先走了!不浪费中队长你的宝贵时间了!祝你周末愉快!”师达树给谢铁军使了使眼色,对着许烨磊说道。

    “滚——”许烨磊没好气的冲着他们吼一句。

    “好嘞,我们立马滚,马不停蹄的滚,祝中队长加餐愉快!周一见!”两人齐口同声的说完,哧溜一声的逃窜出会议室。

    许烨磊有些哭笑不得,这两个小崽子,真是欠削了。

    不过经他们这么一提醒,许烨磊的心头不由痒痒起来,恨不得此刻就抱着老婆又啃又亲,缠绵一番,以解自己一周的相思之情。

    每每想到老婆,许烨磊的心就柔软的像根棉针,嘴角自然的扬起一抹柔情又迷人的笑意,站起身,拿着笔记本离开会议室,直接回宿舍。

    回到宿舍后,许烨磊笔记本往桌上一放,脱去身上的衣服,直接去浴室洗澡。

    冰凉的冷水从头顶喷洒下来,从许烨磊那深刻的脸上蜿蜒而下,古铜色的肌肤在水中泛着泽泽的光芒,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是那么的结实、紧.致,充满男性的狂野气息。身下微翘的臀部,修长的双腿,还有两腿之间那坚硬如铁的武器

    看着身下那尝过肉香雄赳赳气昂昂挺立着小战士,某男想老婆的心思越发的加重,好想老婆此刻就在身边,好好的慰藉自己一番。

    好想老婆的柔软,好想老婆的柔荑,心里越想,小战士就越发的饿得嗷嗷直叫,用手解决了一遍后,没过几秒又站立起来。

    嗷嗷嗷——不行了,明天回去后,不管老佛爷曾经下了怎样的旨意,一定要让小战士饱餐几顿才行,不然再这么饿下去,小战士会被活活给饿死的。

    可是想到这,许烨磊的眼眸突然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伸手拿过浴巾擦干身子,快速穿好衣服。

    以前许烨磊从来没有想到周六晚上回家,这次实在太想老婆了,拿着车钥匙,下楼直奔停车场,开着路虎离开驻地,往市区奔驰而去。

    老婆,老公回来咯,回来加餐咯,而且还是加两个晚上哦!等着我啊!

    某男一路飙车,像个毛头小伙子似的,按耐不住心底的兴奋。

    为了给老婆一个惊喜,许烨磊回到家中,轻手轻脚的开门。13264795

    进门后,家里漆黑一片。

    不是吧,老婆今晚这么早就去睡觉了?

    真是一个好老婆,你真乖,今晚补足睡眠,好为明晚和我一起应战。

    此刻,某男眼中闪烁着色色的光芒,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的耀眼夺目。

    老婆,我回来咯,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哦!某男嘴角掠过一抹窃笑,蹑手蹑脚的往主卧走去。

    轻轻的拧了一下门,额——竟然没锁!

    老婆,你是不是知道老公要回来,特意给我留门啊!

    某男满眼冒着色光,无声无息的打开门,又无声无息的给关了回去。

    窗外月色朦胧,许烨磊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被子里那鼓鼓的一包,想都不想,直接来了一个饿狼扑食的动作往床上扑去。

    啊——可是没想到下一秒,只听到一记女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

    啊——紧接着,又听到一记男人措手不及,被踢下床的惨叫声!

    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凌乱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