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灵光一闪
    “你说,我我哪里还有脸啊,我怕我怕到时候许烨磊知道后,说不定还会跟我分手呢?”孙萌萌越想越害怕,甚至担心起自己和许烨磊之间的感情来。

    “没这么严重吧!那个倪可可好像也不是最近冒泡的,这人追了你的好像也有两年多了吧!即使知道你就是萌主,也不至于跟她表哥说吧!”叶子青想想,不由安抚道。

    “不知道啦,总之我真的觉得好害怕!”孙萌萌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唉,估计是你自己杞人忧天了,你又不是第一天写,再说,整个网站有哪一部的内容没有ooxx,大家都是成年了,不会那么多事的!”叶子青像个知心姐姐般的开导孙萌萌。

    “真的吗?”孙萌萌果真被她给说动了,定了定神。

    “恩,相信她不会那么没素质的,再说,你前面不是说她想把表哥介绍给你吗?这么凑巧你就是她表哥的女人,估计喜欢开心都来不及呢!”叶子青说话一套一套,将孙萌萌那紧张的情绪给排泄不少。

    “可是可是我还是担心!”前面自己写的里的激情片段,她可以当做没事就过去了,可是今天的更新内容,孙萌萌怎么也觉得不安心。

    “你现在担心有什么用,就是写出来给人看的,是人都会有情有欲,正常的很,你就别再纠结了!”要是孙萌萌继续纠结下去,估计纠结的人该死叶子青自己了。

    “算了,我等会就去把的内容给改掉!”孙萌萌唯一能想到的挽救办法就是这个——改文。

    “我看还是别了,你要是一改,那岂不是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难道你昨晚跟的跟许中校在那扛枪?”叶子青邪邪的笑道。

    孙萌萌的脸刷一下红起了:“说什么呢,再说我揍你!”

    “这不就对了?我们这些看的人,只是猜测而已,谁让你写的那么好看,而且这部跟以往的,感情来的更细腻一些,有种让人觉得这部就是你自己的故事一样,其实哪有的事,都是一些扯淡,劝你还是别改了!不然大家就真的无解了!懂不?”叶子青真不愧是销售高手,不仅口才了得,分析问题也是非常的理性和调理。

    “恩,我听你的”孙萌萌听后,也觉得叶子青说的很在理。要是自己真的把内容改掉,估计全部读者都会以为这是她的自传,那后果就严重咯。

    “好了,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事就挂掉电话吧,带着耳麦讲这么久,耳朵都疼了!”叶子青轻笑道。

    “谢谢你,子青”孙萌萌感激道。

    “你刚才不是要跟我绝交吗?现在说谢谢会不会太假了点啊!”叶子青还不忘损孙萌萌一句。

    “哼,上辈子是我欠你的,所以你这辈子就乖乖的还我债吧!想绝交,没门!”孙萌萌在那耍赖道。

    “好了,不聊了,我就到家了!”叶子青将车拐了一个弯,笑说。

    “恩,谢谢啦,改天请你吃饭!”孙萌萌还算有良心,通过叶子青这么一开导,心里没想刚才那么堵了。

    “行,我这几天查一下,哪有又贵又好吃新开餐厅,到时候通知你啊!”叶子青打趣道。

    “呸,没有大餐,直接请你去沙县大酒楼!”孙萌萌轻笑起来。

    “不管是沙县大酒楼也好,大餐也罢,你丫的,记得自己说过请客的话就行,挂了!”叶子青说完,就把电话给掐了。

    孙萌萌听到耳边传来嘟嘟的声音,不由轻叹一口气,把电话放回桌上,靠坐在椅子上,仰着头想了想,虽然今天发生这么多糗事,但是不得不说,人与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不管以后会如何,此刻自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吸取教训,绝不再犯。

    孙萌萌凝思许会后,突然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想出去和师妮可聊一聊,希望她能理解自己的职业。

    可是,当孙萌萌打开门的时候,就见到门上贴了一张纸条。

    孙萌萌伸手扯下纸条,看了看:萌主,今晚知道你就是我表嫂,我心里觉得由衷的开心,虽然我们只是在网上聊天,但是我非常喜欢你,一直都想把你介绍给我表哥,希望表哥身边能有个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陪伴左右,没想到你真的成为我表嫂,心愿达成的感觉真的特别的美好,为此,我希望你和我表哥相爱一生,相伴一生,幸福久久!——师妮可(倪可可)

    看完纸条,孙萌萌抿了抿唇,虽然这样的相遇让她无地自容,但是师妮可对自己认可,心里还是燃起一丝感动。

    抬头看向客卧,门紧闭着,没想到这个官二代竟然这么懂事,知道她会尴尬,给自己留了一点调整情绪的空间,孙萌萌嘴角不禁微微扬起一抹淡笑,心里的尴尬也渐渐的消散一些。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春寒料峭,夜渐渐归于沉寂,本是肃静的军营就显得更加的冷寂。

    办公大楼还有一盏莹白的灯亮着,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醒目冷清。13252031

    灯下,孙贝贝正在奋笔疾书,时而凝着眉沉思,时而摆着手势,时而念念有词,但最后笔下密密麻麻的文字都不能幸免被她揉成一团,丢在垃圾桶厄运。

    身旁的垃圾桶已经被一团团的纸塞得满满的,像流质的液体一样溢出,桶边也是一地纸团。

    不知道换第几个构想了,孙贝贝感觉自己的思路很混乱,编写的剧情,总觉得缺少点什么,越写越不满意。

    又有一张纸被她蹂躏成皱巴巴的一团,然后从桌上滚到地下。些会也许。

    孙贝贝咬着笔头凝想着。

    “孙大小姐,有你这么浪费的么?这里可是军队,铺张浪费是要写检讨的!”

    不知什么时候,许烨磊来到了办公室门口,悄无声息地站着。

    许烨磊的声音暗哑低沉,在这肃静的办公室却如雷贯耳,把孙贝贝吓了一跳。

    “你是猫么?走路不带点声音,吓死人了”孙贝贝被冷不丁的声音一个惊吓,拍拍胸口,有点恼怒地瞪着走进来的中校先生。

    “天不怕地不怕的野猴子也有被吓到的时候么?在写什么?情书么?打这么多草稿?我真好奇哪个男人又这么大的魅力得到孙大小姐的青睐啊!”许烨磊弯身捡了一个纸团,摊开,清秀俊逸的文字飘飘洒洒。

    真没想到,这个野丫头能有一手这么有豪放的笔锋,字美,寥寥几笔的人物对白还挺俏皮的。

    许烨磊开完会,准备回宿舍跟老婆电话情思,经过办公大楼时看到上面有灯,便走了上来。

    没想到孙贝贝这个野丫头还在伏案写东西。

    许烨磊看着草稿纸,心里感到很宽慰,被自己狠狠训了一顿后,这个野猴子还真的变了个样。每天游游荡荡在他们面前瞎晃,但总的来说还是遵规守纪的。

    他原来以为她只是被宠坏的小孩,没想到肚子里还有点墨水,还真能静下心来做点事。

    或许,这块顽石在部队雕琢一番后真的能变成美玉。

    “不管你的事”孙贝贝扑过来要抢夺许烨磊手中的草稿,用脚趾都能想到,她肯定扑了个空。

    也不想想,她扑的是谁,这可是中校啊,特种兵里最优秀的军官,即便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能抢他手里的东西的也是寥寥无几。

    没成形的东西被人看到,心里总会觉得有些别扭,孙贝贝此时就在那别扭着,两眼愤怒地瞪着他。

    许烨磊看她一脸的孩子气就觉得好笑,这个野丫头某些时候跟自己的老婆还真有些像。

    小姨子啊,老婆吩咐过要好好照顾她的,得听老婆的话不敢得罪她。

    许中校把纸团又扔回她的手上,然后淡淡地说:“写得挺好的啊!”

    这是鼓励么?

    孙贝贝有些诧异这个削人不眨眼的魔头也会对人勉励。

    也许是这段时间被打击得彻底了,听到许烨磊这么一说,虽然语调不激昂,没有一点热力,但她竟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心想孙萌萌找的这个姐夫还马马虎虎过得去。

    心里的防御松了些,说的话也变得坦诚,孙贝贝挠着头道:“有点空泛,感觉像玩文字,抓不到灵魂”

    “那是因为你太自以为是了,总觉得自己多了不起,觉得我们这些当兵的都是与世隔绝的傻瓜,木头人”

    我的表情有这么明显么?

    这男人的眼睛是x光么,连我心里常念叨的‘傻当兵’这三字都能探测到?

    许烨磊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孙贝贝对军人的感官,刺耳的话曲曲折折地扎着孙贝贝的脑神经。

    孙贝贝起初很不好意思,但脑袋一阵轰鸣之后,回想到那天他们几个在办公室的闲聊。tbsr。

    当时听了,她想笑又忍着,都快憋成内伤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平常在她面前一本正经的几个男人,原来都在装逼。私底下聊天,真是什么词都能有,一点都没有平常的呆样,倒是让她讶异他们的风趣幽默。

    额——有了。

    孙贝贝眼睛骨碌一转,聪明的脑袋灵光一闪,有了一个绝妙的构想,于是贼笑贼笑地看了眼许烨磊,破天荒的说了一句:“谢谢姐夫的提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