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情何以堪
    孙萌萌看到qq窗口上碧蓝碧蓝的两个字,大脑立马被雷击“啊!”一声尖叫,声音凄厉如女鬼,随后书房门“嘭”的一声关了回来。

    不知道是什么法力关的门,幸亏结实,不然早变成了木屑。

    孙氏气功果然厉害啊,关个木门都能让玉景豪园跟着震三震。

    书房里,孙萌萌像是被雷给劈傻了般,有些智障,趴在书桌上,把头使劲地往桌上砸。所幸红木桌结实,没被她刨出一个大坑。

    把自己砸得脑壳都快开裂了,孙萌萌才捂着比桌子还红的额头,再看看qq对话框,她最爱听的表嫂两字,此时醒目地闪耀着,像一把解剖刀,鲜血淋淋地尸解着自己。

    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么?

    她真是把肠子都悔青了,怎么会把自己和许烨磊之间的甜蜜写进!是不是脑残了!没脑残现在也要把自己砸残!

    呜呜被叶子青调戏也就算了,两个关系那么好,她心里还能承受。

    可是,师妮可,那可是未来的表姑子啊!

    情何以堪啊!

    把自己和男人的情事,**裸地展现在表姑子面前,还有脸见人么?

    “表嫂”孙萌萌在书房里万分痛苦地自残,书房外的师妮可也慌了手脚。

    啊——啊——真心不是故意的!

    师妮可知道自己一个炸弹发过去,一定会把表嫂吓一跳,只是没想到自己的炸弹升级成了原子弹,把书房轰得鸡飞狗跳。

    听到表嫂那么吓人的尖叫声,师妮可有些心颤,千万别再把表嫂吓得离家出走啊,不然表哥回来,自己一定死翘翘!

    随后听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师妮可觉得自己的小心肝都快震出来了。

    天哪!谁告诉我,只是一个小玩笑,怎么就把一个温柔的表嫂吓得像遇到恐怖分子一样心惊胆寒呢?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师妮可隔着房门还能清晰听着书房砰砰的声音,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动作片。

    心想,坏了,表嫂不会被吓傻吧?那个是什么声音啊?撞墙,还是砸玻璃准备跳楼!

    这次的祸,闯得更大了,怎么来收场啊!

    师妮可赶紧敲门:“表嫂,表嫂,你没事吧!”

    里面没有应答,砰砰的声音却是停止了。

    师妮可松了一口气,唉,要是表嫂有个闪失,自己也难在s市安身立命了。

    可是,我只是在qq上叫一下表嫂而已!

    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知道最爱的作者是表嫂时,无比的崇拜,无比的激动而已!

    呜呜表嫂千万别有事啊,不然,不仅是表哥心疼,我内疚,还有站里,不知道有多少嗷嗷待哺的读者也会望眼欲穿的。

    笃笃笃——

    “表嫂”

    好道表就。没有声音!

    笃笃笃——

    “表嫂”13252031

    还是没有动静。

    笃笃笃——

    “表嫂”

    书房里无声无息,师妮可不知道此刻的孙萌萌在干什么,还在难堪么?

    师妮可追了孙萌萌的文,追了两年,一直都把萌主当做是神交已久的老友。

    可是,她真没想到和萌主的相见会是这么个场景,这么惊心动魄!

    看到老友跟自己表哥的爱情那么美满甜蜜,小丫头心里不知有多开心。

    她心里是没有疙瘩,可书房内的孙萌萌却被她搅得要死要活了。

    今天这是第二次想要撞墙,想要跳楼了!

    头好痛啊!

    还是撞豆腐啊!

    哪里有豆腐!

    书房里就一个孙萌萌,可孙萌萌却感觉自己不在书房,而是在大庭广众人来人往的闹市,**裸地浑浑噩噩地站着,猛地跑出一个人,而且是熟人叫出自己的名字,叫醒了自己,躲避不及,都不懂得如何遮羞。

    良久,外面的敲门声和呼喊声终于停歇,孙萌萌痛彻心扉地反思,面壁思过。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趴在书桌上又忏悔了近半个小时,幸好那丫头识趣,敲不开门就闪人了,不然自己肯定直接从窗户上跳下去。

    呜呜真心要疯掉了!下午就已经够丢人了,晚上又再丢一次!今天到底是什么破日啊!这么倒霉啊!

    呜呜不活了!哪有豆腐啊!我真心要撞它十块八块才行!

    孙萌萌的小脸像朵枯萎的小黄花,皱成一团,扒拉在书桌上。

    孙萌萌懊恼的拿手又对着自己的小脑袋连捶了几下,把自己的情感生**现在里面,被熟人看了,恨不得再在这世界上消失。

    万一哪天被许烨磊看到这,自己肯定不是死无葬身之地,而是尸骨无存,要死多惨就有多惨!

    老公,我我真心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呜呜下次再也不敢了,不,不是下次,是绝对不会有下次。

    自己怎么没想到师妮可就是倪可可,倪可可就是师妮可啊!tbsr。

    这世界真是真是太小了,小到转个身都遇到熟人!

    孙萌萌心情郁闷到极点,也不知道找谁发泄去,不过最后想到下午的罪魁祸首——叶子青。

    虽然里的故事是自己造成的,但是下午被向南调戏成那样,叶子青绝对逃脱不了干系。

    对,打电话给叶子青,非得骂骂这个死丫头,泄泄气不可。死党就是关键时候拿来当炮灰的。

    孙萌萌愤愤不平的拿过手机,小嘴嘟的老高老高,拨通了叶子青的电话。

    几秒后,电话接通了。

    孙萌萌冲着电话大吼一声:“叶子青,你这个死女人,我快被你害死了!”

    刚和同事分开,正开车往回家路上的叶子青,听到孙萌萌这声河东狮吼,顿时有些莫名其妙:“咋啦,吃错啥药了?”

    “你才吃错药呢!死丫头,都快被你害死啦!”孙萌萌满脸的委屈,为毛丢脸的人总是她啊!要是当时叶子青不跟她说要追向南,自己也不会这么八婆的跟她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把向南夸的跟朵花似的,估摸他听了,还以为自己爱上他呢?特别是最后那个size问题,真恨不得再抽自己两嘴巴。

    “咋啦,下午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火气就这么大啊!”叶子青满眼不解。

    “呜呜死丫头,知不知我今天因为你,有多丢脸啊!都是你这个色女,恨死你了!”孙萌萌把满腹的怨气发泄在叶子青身上。

    “咋啦,直接说重点,别云里雨雾的,说的我头都晕了!”叶子青直接要孙萌萌讲重点。

    “知不知我们下午在那聊得开心,可是当事人在一旁听得也很开心啊,我都快崩溃了!”孙萌萌的小脸依旧皱成一团,纠结道。

    “啥?谁当事人?”聪明一世的叶子青总是在关键时候掉链子,装白痴。

    “向南啊!你个白痴啊!”孙萌萌忍不住骂了起来。

    “额——不是吧?”叶子青听到这句话,立马脸色大变,惊讶不已。

    “他什么时候在那的?听到我们说了什么话了吗?”叶子青震惊的同时,心里存着一丝侥幸,希望向南啥都没听到。

    “呜呜他就在我们隔壁桌,拿着报纸的那一个啊!”孙萌萌哭丧着脸说道。

    “苍天哪,大地啊,我们两个实在是太丢人了!”叶子青想起自己下午看到隔壁桌有个看报纸看到手抽筋的男人,原来就是自己和孙萌萌谈论的当事人——向南。

    “你丢啥人啊,都跑个没影了,剩下的,全是我一个人丢的!”孙萌萌觉得自己冤屈的恨,自己最近是不是得罪那位神灵啦,这么不顺心啊!

    “我的娘唉,真是抱歉啦,把你扔在那丢人!”叶子青坏坏的笑了起来,庆幸自己溜的快,不然在那面对当事人,估计会钻地洞的。

    “滚,你个死丫头,我真是欠你的,害的我这么悲惨!”孙萌萌那表情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词才能形容出来,应该是非常痛苦,相当痛苦!

    “唉,听到就听到呗,都是一些赞美他的话,换做我还不乐死啊,你就别在纠结了!”叶子青笑着开导孙萌萌。

    “滚啦,那是你,你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当然不觉得怎么样啦?可我呜呜真心死了算了!”孙萌萌的脸皮确实比叶子青来的薄,虽然同为色女,但是孙萌萌算是那种小闷骚型的,而叶子青是张扬型。

    “唉,就为这不活,太不值得了,绳命(生命)是如此的精彩,绳命(生命)是如此的灰黄(辉煌),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叶子青学着延参法师的口吻,对着孙萌萌打趣道。

    “你丫的,还有心调戏我,恨死你了!”孙萌萌心里的气直直往胸口涌起,堵得很。

    “唉,你怕啥啊,我又跟他不熟,即使以后碰上,大不了咱以后避开他走呗!”叶子青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你是可以避开,我呢?我还跟一个小区啊!”孙萌萌叫嚣了起来。

    “唉,反正你天天窝在家里写,几乎不见人,估计问题不大!”叶子青倒是挺会安抚人的。

    “滚,真是郁闷死我了,我们说的话,只是其一,还有更气人的!”孙萌萌开始源源不断的倒苦水。

    “还有?还有什么?难道我离开后,你们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叶子青满是好奇的问。

    “啊——,我都快要疯了,今天实在太倒霉了,你离开后,我就想结账,向南就冒了出来,我不小心还把那个套套掉了出来,我我真心不想活了!”孙萌萌想到那一瞬间,脑袋真心想拿再磕它几下才行。

    “噗——”只听到叶子青扑哧一声的大笑起来。

    “笑p啊!还不是因为你,丢死人啦!”孙萌萌越说越纠结。

    “拜托,是你自己要去那家咖啡厅的好不好,我当时还不想去呢?浪费我多少油钱!”叶子青开始撇清责任。

    “是你自己说追向南的,不然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叶子青,你真是我克星啊!”孙萌萌愤愤的骂道。

    “怕啥啊,反正你都已经有男人了,即使再丢人也有着落啊!不像我,不过要是我,也举得没所谓,所以啊,你就放宽心吧!别纠结了!”叶子青的心态就是好,这事摊在她身上,也最多当时尴尬一会,之后就全当没发生过。

    “去你的,都是因为你,都怪你!叶子青,我真的要跟你绝交才行!”孙萌萌说着孩子气的话。

    “好了,好了,别气了,再说是我想追向南,又不是你,气啥啊?大不了我就不追了呗!”叶子青主动提出不再追求向南。

    “叶子青,我真是上辈欠你的!”孙萌萌吼了一句。

    “恩,的确欠我的,小样,改天我请你吃饭行了不,地点任你挑,以此谢罪!”叶子青深知孙萌萌的脾性,估计这会也发泄的差不多,于是立马提出美食来平息她心中所有的怨气。

    本想孙萌萌会回她这还差不多,可这次叶子青却没听到。

    孙萌萌紧跟着继续哀嚎:“我真的要疯了!”

    “不是吧,这么严重,要不我现在开车过去,免费送你到精神病院!”叶子青笑笑的打趣道。

    “你丫的才要进精神病院呢!”孙萌萌愤愤的顶了一句回去。

    “好吧,看你是真的快疯了,那我就当你的垃圾桶吧,把你心里瘀堵的不快全都吐出来吧!”叶子青非常慷慨的主动承担孙萌萌的垃圾桶。

    孙萌萌听到这句话时,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波动,不管自己怎么损,怎么骂叶子青,她总是全部接收,一点都不会往心里去,在这点,自己有时候还真不如她。

    孙萌萌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道:“今天就是我的破日啊,向南那事也就算了,晚上又发生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什么恐怖的事情啊?”叶子青被孙萌萌那一惊一乍的语气,听得也跟着紧张起来。

    “你知道倪可可吧!”孙萌萌试探的问。

    “知道啊,就是那个经常给你打赏的那个大客户!”叶子青也是孙萌萌的老读者,对网站里喜欢孙萌萌的一些比较显眼的读者,她还是知道一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