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四十章 悔恨无比
    “超大号!你的目测真的很准,我就是用这个型号!”向南拿起盒子看着上面的型号,一脸的邪恶,饶有兴致的笑着。

    不是吧,向南!他怎么在这?他到底听了多少无稽之谈!

    导演,你搞错剧情啦!快点喊卡啊!快点换场景啊!

    孙萌萌看到眼前这个男人顿时呆了,愣了,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巴,心里五味翻腾.

    苍天啊,大地啊,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刚才我说的那些都是无意的,只是为了调戏一下叶子青,可是谁来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调戏谁?

    苍天无语,大地无声,只有孙萌萌一个人愣愣地看着向南手中的超大号,全身瞬间冰冷,而后又全身滚烫地冒汗

    向南似乎看穿她的心思,淡淡的微笑着,用行动来回答。

    向南从兜里拿出钱包,抽出三张毛大头,给服务生,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笑容,对服务生说:“隔壁桌的一起买单,不用找零!”

    隔壁桌?

    孙萌萌的眼睛立马往隔壁桌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这张桌子离他有多近?

    天哪!这位帅哥会隐身么?什么时候坐在隔壁?我怎么不知道?

    天哪!他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偷听人讲话,我怎么这么白痴,没有一点警觉性!

    孙萌萌窘得恨不能钻入地洞,再也不要见到他。

    孙萌萌的头低了又低,都快低下去啃脚趾了。

    “你到底偷听了多少?”孙萌萌狠狠的咬着唇一脸的火烧云,弱弱地问着,这个时候还侥幸地存着一点点希望,希望这位养眼的帅哥只是走过,路过,飘过

    可是,用脑子想想,那是不可能的,都买单了,天知道他潜水多久了,他是存心的!

    真是恨死这个男人了,见到熟人不打招呼,竟然偷偷地在旁边听人聊天,真没道德!

    可她自己也忘记这里是公共场合,如果自己说话把把门,别说那么多挑逗性的话,还会有这么乌龙的尴尬么?

    “我比你们先来”向南看着一脸窘态的孙萌萌,勾着嘴角,玩味地说着。

    他以前就感觉这个女人有相声演员的慧根,看到她,不听她说话,都能喜悦,听她天花乱坠地瞎扯更是有意思。

    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此刻的两人心境,真应了那句话。听要可呜。

    向南被孙萌萌逗得乐不可支,而孙萌萌这个蹩脚的演员可就摧悲得一脸壮观了。tbsr。

    嗷,真的要疯了,这个家伙先到这边,怎么也不吭声,自己和叶子青这样口没遮拦的谈论他,谈的那么出格.

    呜呜这下好了,把这张脸又给丢尽了!

    嗷嗷嗷——不活了!

    最后,某女恼羞成怒,抬起头,瞪着愤恨的眼神问:“你觉得鬼鬼祟祟地偷听很好玩么?”

    “以前不觉得,现在嘛,听完之后心情很好。你娱乐了我,我是不是也该表示感谢”向南邪恶地笑着,手上还拿着盒子,晃啊晃,晃的人心慌,晃得孙萌萌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样的事要是让家教严厉的老妈知道,一定会被狠狠打死,然后脱离母女关系。

    要是让许烨磊知道的话呜呜要是被他听到自己用那么露骨的话评价向南,评价另外一个陌生男人,自己会有怎样的收场呢?估计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老公我真心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打死也不敢了!

    孙萌萌甚至能幻想出,自己在许烨磊面前跪地求饶的那个凄惨画面!

    真是祸从口出啊!

    以后一定要管好这张嘴巴!不然后患无穷啊!

    叶子青,你这个祸害,为什么要说追向南啊!

    孙萌萌你这个白痴,为什么要在公共场合没口遮拦啊!

    哪有地洞啊?哪有高楼啊!此刻的孙萌萌真是又羞又怒又悔恨无比,恨得不钻地洞,或者跳楼!

    啊!世上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事么?

    孙萌萌你这个白痴,还是赶紧去撞墙吧!

    呜呜我要去撞墙了,别拦我!

    某女的心里堆砌的大坝终于被羞愤和悔恨给冲决堤了,终于全线崩溃,捂着脸,拔腿就跑。

    呜呜撞墙太痛,还是撞豆腐吧!

    哪里有豆腐啊!给我撞撞吧!孙萌萌边跑心里边呐喊着。

    向南看好戏地站在孙萌萌身边看她的脸红的快燃烧了,而后看她低眉,咬唇,最后羞得没脸见人,捂着脸疯跑。

    这位极为优雅的绅士,憋了那么久,终于憋不住哈哈狂笑,把这些天心里的阴郁都笑光了。

    孙萌萌真是真是太可爱了!哈哈真的好可爱啊!

    看来向老头看人的眼光果然很独特啊!

    向南觉得自己和孙萌萌偶尔的见面似乎总是有点小意外,以前总是自己做着丢脸的事。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孙萌萌了。

    有意思啊,有意思啊!

    一人丢一次脸,算是扯平了,以后自己在她面前可以抬头挺胸做人了!

    刚才看到孙萌萌那窘迫的样子,向南的心情立马就放晴了,而且跟外面的太阳似的,灿烂无比。

    孙萌萌别跑啊,暗恋我不丢人的,看你这么可爱,我会考虑考虑的!

    向南看孙萌萌跑了,也紧跟着追了出去。

    孙萌萌跑的实在太快了,那不是跑,简直就是逃命!

    “孙萌萌,等等我!”向南眼看着孙萌萌跑到马路,招手拦了一辆的士,赶紧加快脚步。的士停下来,孙萌萌赶紧打开车门,但还是来不及了。

    向南已经冲到跟前,抓住了孙萌萌。

    孙萌萌真的要仰天长吐了,从没想过自己说话竟然有那么多作用,挑逗了叶子青,娱乐了向南,还让自己彻底地丢了一次脸。

    “向南,你抓住我干什么?”孙萌萌跑的气喘吁吁,心里真是恨死向南了。

    这货真是过分,笑的那么张狂,他是听得happy了,人家都快要气死了,还逮着不放,缺不缺德!

    “你东西忘了”向南晃了晃手中的盒子,然后憋着笑一本正经地把它塞到孙萌萌的手里。

    那火热的图案还有超大号的字样,无限放大地罩着孙萌萌的眼睛,孙萌萌大脑开始嗡嗡作响,猛的推开向南,嘭地一声关了车门,把那个一脸邪恶的恶心巴拉的男人关在门外。

    向南,你真是太可恶了!

    下次,等我活着回来碰到你,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竟然这样戏弄我!我跟你没完!跟你没完!!!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0

    坐在计程车上的孙萌萌心里那个懊悔,那个羞愧,那个尴尬啊,刚才咖啡厅如果有地洞,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自己和叶子青说的话,全被他给听了去,这还了得,向南会怎么想自己啊?会不会觉得自己很色?会不会觉得自己暗恋他啊?会不会

    呜呜不敢再想下去了!会崩溃的!会疯癫的!

    呜呜死了算了,嘴巴没把门,也不分场合乱说话,看吧,这下知道严重性了吧!

    呜呜哪有地洞可以钻啊!哪有楼可以跳啊!

    呜呜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啊?

    孙萌萌的小脸都快皱成了一团,非常痛恨自己这张没把门的嘴。

    我抽,我抽,我抽抽,看你还乱说话,看你还不分场合说话,看你还孙萌萌连给自己几个嘴巴,好让自己警醒警醒,记住这次的教训。

    前面的计程车司机是个五十开外的男人,看到孙萌萌这般自虐,连忙劝阻:“小美女,出啥事啦,这么狠的抽自己嘴巴啊!”

    孙萌萌被突然开口的司机吓得浑身一抖,苦着一张脸:“没事”

    “没事就好,其实啊,这个人生啊,就是那么几十年,啥事都不是事,都会过去的,把心放宽点就行啊!”司机师傅操着河南口音开到孙萌萌,感觉这话说得跟相声似的。

    孙萌萌很想对着司机挤出一丝笑颜,可是她怎么挤都挤出来,只好沉默以对,不想发表任何观点。

    今天事对于孙萌萌来说,也许过了几十年后会觉得这不是事,但是此刻对她那就是天大的事,至少会让她尴尬上几年的事啊!

    为什么向南偏偏就出现在那呢?为什么啊?佛祖啊,我大年初一可是很虔诚的去参拜你啊,你就这么护佑我的!

    呜呜不活了!

    孙萌萌越想越纠结,越想越觉得没脸见人,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将脑袋往车窗玻璃上磕去。

    砰——

    砰——

    砰——

    连磕了几下,她自己不觉得疼,司机师傅却开始心疼起他的玻璃来:“我说,小美女啊,你别在磕啦,再磕我这玻璃都快要碎啦!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想不开啊?绳命是如此的精彩,应该好好珍惜才对啊!”

    噗——大叔,你是不是延参法师附身啊?还绳命(生命)是如此的精彩,绳命(生命)是如此的灰黄(辉煌)

    唉——孙萌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前面离自己家就剩下几十米,不由开口道:“师傅,停车,我在这下”

    孙萌萌这次掏钱包的时候,特别特别的小心,给钱后,立马从车上滚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