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哄而笑
    “孙贝贝,衣服这么湿,别感冒了,先回去换衣服再回来拖吧。”许烨磊的一句话其实是温柔的,但是听到孙贝贝的耳朵那就是石破天惊,那就是雷死人不偿命。

    在部队,在孙贝贝眼里,这个一直严肃的中队长,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恶魔也懂得关心他人?孙贝贝实在太诧异了。

    孙贝贝抬起头看向许烨磊,她竟然看到他脸上甚至带着一抹浅浅的笑。

    不是吧,在军队,许恶魔也有笑容!

    难道自己刚才和谢恶魔抢拖把有这么好笑?

    鬼都不信!

    孙贝贝眯着眼睛盯着许烨磊,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对,确实不对劲。

    看看他,满脸的春风得意,浑身上下都充沛着风发意气,犀利威严的五官甚至还溢出一丝丝不易觉察的柔情,使得这个本来就非常英俊的军官平添了几分和气。

    孙贝贝眨了眨眼睛,再睁大看着许烨磊:“你是许烨磊么?吃了兴奋剂?”

    “什么兴奋剂,小丫头别胡扯。还有,许烨磊是你叫的么?是姐夫,私下叫姐夫。有旁人的时候叫中队长。真是没大没小!”许烨磊看了眼孙贝贝,劈头盖脸地一顿数落。

    额,不是吧,这么罗嗦的话也是面前这个军人的台词?

    孙贝贝真心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听这个男人说话,怎么那么耳熟,怎么越听那口气越像自己的老姐?

    难道,一到周末,这位中队长就冲到市区跟老姐鬼混了?看看他这满脸的春色,十有**就是这样。

    哎,老姐,你可真是大方啊,看看,把这个腹黑无敌的男人喂得这么饱,吃完了不擦嘴,满脸的淫荡招摇过市。

    他们到底粘到什么程度了,连说话的口气都变了样还不自知!

    孙贝贝摇摇头,真不明白老姐喜欢这个男人哪一点:“看你一脸的淫荡,你昨天又去勾引我老姐了?”

    “什么叫勾引?我们那叫约会!你这个野丫头再乱说话,小心我削你。”

    可能是因为孙萌萌跟他说孙贝贝是他们爱情的牵线人,许烨磊再次看到孙贝贝,自然而然地当她是调皮的小孩,跟她说话也不知不觉跟孙萌萌对孙贝贝一样。

    但是,这个野猴子说话总是不把门,什么词语都能倒出来,只能拿中队长来压一压了。

    不过,这个小姨子皮硬,不怕削。132175

    “你敢假公济私欺负我,我就跟我老姐告状,看看老姐是跟你亲还是跟我亲!”孙贝贝其实自己都没底,这个重色轻友的老姐,跟了这个男人还会管妹妹么?上次那么伤心的投诉,那丫头一点都没心疼自己。

    呜呜,都怨这个许恶魔,到底用什么手段把姐姐迷得六亲不认!

    “哈哈,告吧。你姐深明大义,她的心一定是向着她老公的,哈哈”许烨磊笑完,才发现自己真的有些失态了。怎么就跟这个小妮子袒露了这么多!

    额——淡定淡定,虽然心情很好,还是悠着点,别被人拿来取乐损了军威。

    许烨磊越过孙贝贝往综合办公室走去。

    老公?孙贝贝听了有点愣愣的,这个词怎么听都好怪异。

    老姐,你真的完了!一定被这个恶魔吃得骨头都不剩了,看他一副吃定你的得瑟样!

    孙贝贝摇了摇头,然后为孙萌萌叹惜着。

    年轻的小军嫂,从此要像我老妈当年一样独守空房等男人,等着你的将是无穷无尽的寂寞。

    怎么会有这么自虐的人呢?

    许烨磊到底给老姐上了多少眼药,让老姐那么快就死心塌地从了他?

    孙贝贝提着拖把和拖桶去了洗手间,然后回宿舍换衣服。

    回去的路上还在思考着许烨磊和孙萌萌的问题。

    想不明白啊!

    最后这个有些小孩心性的猴子,干脆不想了。这点跟孙萌萌真的很像,此路不通就换条路。孙贝贝换了一条思路,便开始八卦起来。

    突然很好奇,那么古板的中队长跟姐姐一起约会,会是什么样的情节呢?孙贝贝越想越好奇,真想立马打电话问孙萌萌言行拷问一番,昨天和许烨磊都干了什么,让这个男人归队了还没收心,越想心里越是痒痒的,于是,飞快地冲回了宿舍。

    孙贝贝冲回了宿舍,很快换好了裤子和鞋子,四下看了看,确定宿舍没人,就马上行动。

    孙贝贝翻开自己的旅行袋,从夹层里找出手机,装上了电池。

    等到手机开机,要拨打孙萌萌的电话之时,孙贝贝又有些犹豫了。

    上周想混进办公大楼时,路赢大队长还嘱咐过不可泄密。

    现在打电话虽然只是八卦一下老姐的恋情,但是,但是她明知道私自携带通讯工具是违纪的,上次打了电话没被逮到已经是万幸,要是这次不小心被逮,一定会死得很惨。

    其实孙贝贝没忘记自己回部队是为了重振旗鼓,好好表现,她要做给孙耀武看,自己并不是一滩烂泥。

    要是因为一时的好奇打了电话被踢出军营,那自己所受的苦就白受了。

    唉,算了忍忍吧,军训完之后再打听也一样。

    大没磊们。又不是自己谈恋爱,孙贝贝,兴奋个什么劲啊!

    孙贝贝刚才的冲劲一下变得软不拉他的,于是,卸下了电池,把手机妥善地又隐藏起来。

    就像正要看一部很精彩的电视剧,正要看得的时候没电了,然后只能等待通电,好不郁闷啊!

    孙贝贝很无聊地躺在床上,看着头上军绿色的铁架子,脑子里呈现上周,许烨磊来接他时,一起吃午饭,许烨磊用着令人不可思议的温柔给老姐夹菜。

    原来恶魔也有铁骨柔情的时候,单纯的姐姐经不住糖衣炮弹,一不小心就掉入了他的温柔陷阱,这都可以写一部了。

    写,那是姐姐的吃饭工具。

    孙贝贝不写,却在写话剧!

    最近正在构思军训结束的文艺节目,日子一天天过,还没有一丝头绪。

    唉!想当初,别说上演一个节目,就是一个晚会的全部节目自己都能很快编好。

    可是,要编什么给军队那些傻当兵的看,而且要得到他们的好评,自己都挖空了心思还没琢磨出一点门道。

    人的性情的改变也许就一件事的触发,也许就是一瞬间的转变。

    孙贝贝的出发点只是要证明给她老爹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其实也没那么排斥军人了,甚至,还在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用自己的才艺逗乐他们。

    冥想了一番,没有结果,孙贝贝想起还没搞完的卫生工作。

    唉,算了,继续当老妈子乖乖的回去打扫卫生吧!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一踏进综合办公室,满面的春风直扑整个办公室,似乎空气中都飘落起朵朵桃花来。

    吴凯见他那个春风得意劲,一个劲的摇头,嘴里啧啧不停。

    “干什么?早上没吃饭啊?在那咂巴嘴啊”满面喜色的许烨磊,心情大好,见到办公室里的这帮‘三八男’,不像往日一脸正经,而是笑着调侃道。

    “唉,早上的饭是吃了,不过还是觉得饿啊!”吴凯幽幽的说。

    “那就再叫炊事班给你两馒头!”许烨磊嘴角微扬,一脸悦色的回他。

    “唉,这个‘饿’,是炊事班的那帮人解决不了的!”吴凯话里有话,邪邪的笑了起来,紧着道,“你们两个看看,看看你们的中队长,最近可是满面春风,油光闪闪啊,一看昨晚伙食不错啊!”

    虽然吴凯说的话很隐晦,很委婉,但是这几个男人在一起太久了,彼此放一个屁,都知道是什么味。

    所以,此话一出,迎来众人跟着啧啧称羡,就连谢铁军那呆子都知道这是啥意思。

    最近中队长每逢周末,如果没有任务执行,一律撇下他们自己往市区逍遥快活去了,周一回来,那心情简直就跟大太阳似的,灿烂无比。

    “说什么呢?队里的伙食比以前好很多,你要再嫌弃,我跟大队长报告去了!”许烨磊明明知道吴凯说的啥意思,却故意装傻。

    噗——吴凯和师达树,谢铁军几个一哄而笑。

    “中队长,队里的伙食再好,也赶超不上你的小灶啊!”见某中队长心情暴爽,师达树毫不畏惧的跟着上前扯老虎的胡须一把。

    “就是,羡慕死我们咯!”谢处男虽没尝过肉,但是还是心生向往的。

    “唉,何止是羡慕啊,简直就是嫉妒,外加恨,我最近一直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不过被老许这么一撩拨,唉,实在是饿的慌,看来我得叫我老婆来探亲了!”吴凯两眼冒着色色的光芒,心头荡漾不已。

    “我也是,我得叫我女朋友来看我了!素了几个月,没吃肉,我明显觉得自己瘦了一圈!”师达树立马跟着附和,强烈表示自己营养不良。

    轮到谢铁军的时候,那愣头青挠了挠头,一脸憨相:“参谋长是有老婆的,师师也有女朋友,而我什么都没有,唉,悲剧的人生啊!”

    “你家里不是有一头老母猪吗?要不叫伯母给你带过来!”师达树冲着谢铁军眨眼,戏谑道。

    几个大男人听了,嘎嘎直乐。

    “师师,我去你的,你才用老母猪!”谢铁军朝师达树扔了一支笔过去,瞪了他一眼。

    “唉,螃蟹本来你还有伴的,不过你们中队长破处后,咱们办公室现在就是剩下你这一绝世品种了,得给我们好好保存那珍贵的童子身啊!”吴凯边笑边调侃道。

    “参谋长,我老娘听到你这句话,真心会哭的!”谢铁军皱了皱眉头,厚着脸皮,调侃的回敬一句。

    “是啊,螃蟹家就他一个儿子,要是一直保持着童子身,咋传宗接代啊,那伯母不哭死才怪,使不得啊,使不得啊!”师达树笑呵呵的插话,邪恶的说,“还是得抓紧啊,抓紧就找头母猪破处得了!”

    “去你的,师师,再说这样的话,我对你不客气啦!”谢处男誓死捍卫自己的处男尊严,挑衅道。tzpj。

    靠坐在椅子上的许烨磊,满眼带笑,看着这帮‘长舌男’不由摇头。

    “唉,老许啊,你女朋友长啥样啊?做什么的?有没有照片啊?给我们瞧瞧!”吴凯见许烨磊摇头,立马回归正题,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刚才说着说着就扯远了,几个把火力集中到谢铁军身上了,忘了自己最初的目标对象。

    “没有照片!不过有机会可以带过来给你们瞧瞧。”即使以前再刚强的男人,恋爱后,也会变成了绕指柔的,许烨磊也不例外,满脸得意大方的回道。

    “嘿嘿,我见过嫂子本人!”办公室唯一目睹过孙萌萌真颜的谢铁军,不由得意起来。

    许烨磊见有人帮自己回答,也乐的轻松,再说他对自己挑选的老婆,不管是外貌还是内在,都有着绝对的自信,绝对能拿得出手。

    “快说,我们队长的女朋友长的啥样?”师达树满眼的好奇。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嫂子的容颜可是深入我心啊,非常非常漂亮!”谢铁军想着那天在病房看到孙萌萌,对她的第一感觉就是那种恬静贤惠的小美女。

    “是吗?有你嫂子漂亮吗?”吴凯开始拿自己老婆和孙萌萌相比。

    “这”谢铁军有些犹豫起来。

    “不会吧,难道你们中队长的老婆比我老婆长得差?哈哈哈,老许啊,唉——,都跟你说,想把我那漂亮的小姨子介绍给你,可你还不要,这下有点饥不择食啊!”吴凯不禁洋洋得意起来,满脸的得瑟。

    男人似乎都有一个通病,都想要娶个贤惠温柔的妻子,但是如果外貌漂亮的话,那就美上加美了,带出去给朋友见面时,觉得自己倍有面子。

    许烨磊那锐利的眼睛瞥了吴凯一眼,吴凯的老婆他见过,谢铁军也见过,要是将孙萌萌和他老婆一比,孙萌萌的外貌占绝对性的优势。

    唉,只是这话自己不好开口说啊!想必谢铁军也在为难怎么开口吧!

    正当许烨磊发愁没人帮自己代言时,门口却冷不丁的传来一句女声:“大家是不是想知道我老姐的美貌啊?看看我,不就知道了?”

    话刚落,办公室几个大男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往门口看去,只见孙贝贝拿着一根拖把,靠在门上,痞痞的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