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欲说还羞
    “说?还是不说?”许烨磊嘴角漾着一抹邪笑,大手上更加用力挠了起来。

    “啊——,我说,我说”才几秒功夫,孙萌萌就立马丢盔弃甲,投降了,还一边躲着一边求饶,声音都笑的像银铃般。

    许烨磊这才收手,一把将她抱住:“老实交代!”

    孙萌萌的心还剧烈的跳动着,小脑袋窝在在许烨磊的肩上,小手搭在他的心脏的地方,聆听着他的心跳,呼吸着着他身上好闻的男性气息和沐浴清香,思绪飘忽的回到那天。

    那一天,第一次见到许烨磊,除了被他的外貌所吸引外,在和他的对话中,孙萌萌的内心就燃起一股莫名的畏惧感。

    她不是畏惧他这个人,而是心里似乎预见自己的未来注定要他纠缠在一起,觉得有种想逃离的冲动。tzpj。

    果然,女人的第一直觉和第六感是非常精确的,此刻的自己和他唇齿相依,和他共赴爱河,心与身都和他牵扯着,纠缠着

    孙萌萌亲启红唇,声音带着甜美悠扬的音律,缓缓的道来:“其实,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有种想逃离的感觉!”

    额——许烨磊愣了愣,低头看着怀里柔入春水的孙萌萌,眼底尽是疑惑,心底情弦不由绷紧:“为什么?”

    “因为,如果不逃的话,此生就会和你纠缠不休!”鼻端萦绕着许烨磊身上特有的淡淡的男子雄性的气息,孙萌萌的声音很轻柔,很轻柔,此刻嘴角笑容很甜美,很甜美,如实将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感受吐露给许烨磊听。

    许烨磊凝视着孙萌萌那醉惑般的小脸,静静的凝视着她,眼神温柔而清净,嘴角缓缓的向上弯起,抱着她的大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看到许烨磊嘴角那抹深沉而悠远的笑容,恍惚中有着浓浓的幸福,即使是冰山也会在他这么温柔的笑颜中渐渐地消融。

    真的好帅!真的好迷人!

    自己居然可以和这么帅气的男人相爱,相恋是件多么幸福,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此时的孙萌萌,脸上带了几分恬静,那神态如春日的阳光一般柔和美丽,眼底的那一朵泫然的笑意,更加暧昧而浓烈的绽放着。

    许烨磊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男性幽香从皮肤中飘散出来,温热的鼻息轻轻地吹拂在她的脸上,幻化成入三月春风般的温柔,犀利尖锐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怀里的孙萌萌,处处都流露着不容逼视的英气。

    “所以说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老天爷冥冥之中安排我们相遇,让你成为我的老婆!”许烨磊那旖旎的低喃,像是一首撩动心底最迷人的音符。

    额——孙萌萌眨了眨眼睛,记得某男不是无神论者吗?怎么信老天爷了!

    “呵呵,这可不是老天爷的功劳,促成我们在一起的人,应该是我堂妹孙贝贝!”孙萌萌眼波一闪,狡黠的笑道。

    孙贝贝?许烨磊想起这个野丫头,眉头不由微皱起来。

    “怎么啦?贝贝怎么啦?”孙萌萌见他皱眉不由嘟起小嘴,好奇的问道。

    “没有啊”许烨磊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带过。

    “肯定有,一定有,那丫头是不是又惹你生气啦?”孙萌萌也跟着皱眉,上次孙贝贝打电话给她,一个劲的投诉许烨磊,当时她心里就有点担心这丫头会给许烨磊带来麻烦,于是缠着许烨磊问个明白。

    “唉,你那堂妹啊,简直就是一只野猴子?”许烨磊看孙萌萌那表情,脑海不由想到昨天那盐巴茶,现在感觉胃里还有一股咸味,摇了摇头,感叹道。

    “不知道?咋啦?”孙萌萌疑惑的看着许烨磊。

    “昨天,孙贝贝那野丫头,在我的茶里不知道放了多少盐巴,感觉肠子都快要被她给咸腌制了一遍!”许烨磊口气明显有些不满,在孙萌萌面前倒苦水。

    听完许烨磊的话,孙萌萌立马拉起小脸:“这个死丫头,竟敢这么虐待你!回头我一定好好帮你收拾她!”

    “还是老婆疼我”许烨磊低头轻啄了孙萌萌的红唇一口,声音像是沙漏般富有音律道。

    “呵呵,你是我的男人,不疼你疼谁呢?”孙萌萌调皮的抚了抚许烨磊那古铜色的后背,含羞的娇嗔道。

    听到孙萌萌这句话,许烨磊比领军功章还要激动,当一个女人宣布自己是她的男人时,对于男人来说会有种全所有为的满足和自豪。

    “没错,我是你男人,一辈子疼你,爱你的男人!”许烨磊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抵着孙萌萌,口气十分郑重的宣布。

    如果,不是因为答应老佛爷的请求,许烨磊真恨不得,此刻就用行动表明,自己是她的男人,是疼她爱他的男人!

    孙萌萌的脸晕红一片,不由扭动了一下身子,可没想到,她轻柔的扭动着腰肢,却无意间迎合着他。

    啊——磨人的耳鬓厮磨

    身体那里传来亿千瓦的电流,许烨磊的眼睛不由睁大,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心里做着痛苦无比的挣扎。

    犹豫啊,挣扎啊,反复斗争啊

    孙萌萌和心爱的男人第一次躺在一块卧聊,正是聊得情投意合,将自己的心掏给他,留下一个虚空的自己之时,突然被那么轻轻一碰触,全身说不出的异样。

    她不知道自己爱他爱到什么程度了,现在想来,自己见了他总想着和他亲昵,好喜欢被他狠狠滴亲着,温柔地搂着,宠溺地抱着,还有温情地背着。

    喜欢和他在一起,喜欢和他深深浅浅得碰触,肌肤相亲耳鬓厮磨,真恨不能钻进他的心里,和他时时刻刻都粘在一块。

    此刻,本来该是很害羞的时刻,她竟然那么欣喜,那么喜欢他这样的碰触。全身苏苏麻麻地,放开了心扉期待着,他和她融为一体的,等待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可是,毕竟只有一次情事,心里已经被撩拨得春心荡漾,嘴上却欲说还羞,只是那么羞答答,娇滴滴地看着他,等待着男人蚀骨的宠爱。

    可是,下一秒却是——

    眼底冒出熊熊的焰火,全身肌肉僵硬的许烨磊,在最后关头,凭着军人的坚强意志力,和军人的崇高人格和对老佛爷的誓言,忍痛割爱,咬紧牙关,全身而退。

    “老婆,叫我老公!”许烨磊克制自己来势汹汹的冲动,咬着牙,赶忙把话题转移道称呼上。

    可他此刻的心跳却十分猛烈,一点都不像平日里稳重的他,今天他终于知道什么叫住差之毫尺,失之千里的感觉。

    孙萌萌双颊如桃花般粉红娇艳,心里泛起一抹淡淡的失落,为毛刚才没继续呢?

    是不是自己太那个了?才一次,就变成变成叶子青口中的那种女人,欲求不满的女人!孙萌萌不禁怀疑自己对这方面的需求。

    唉,可是这种事,现在,至少在目前要她开口,她肯定做不到!

    于是,孙萌萌嘟着小嘴,有些不满故意道:“我不是叫你亲爱的吗?干嘛要叫老公啊?”

    “老婆,你叫亲爱的固然很好听,但是叫老公那就更好听,亲爱的老婆你就换个称呼吧!”许烨磊压抑着自己的思绪,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话题上,不由去想别的事情。

    “不叫——”孙萌萌为刚才的事,心里失落的不肯配合。

    “老婆——”

    “不叫——”

    “老婆——”

    “不叫——”

    “老婆——”

    于是某男开始跟孙萌萌纠缠起这个称呼来。

    “好吧,以后我就叫——不叫吧!”许烨磊也觉察出孙萌萌的异样,她难受,可他更难受啊!

    他何尝不想一举攻城,和她共赴极乐世界呢?

    可是——

    唉,丈母娘啊,老佛爷啊!我可是你的亲女婿啊,求求你对我好点吧!

    许烨磊心中在不断的哀嚎着,狼吼着

    噗——孙萌萌听到许烨磊这句话,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刚才失落的情绪立马一扫而空。

    给轻起啊。刚经历情事的女孩,不比如狼似虎的妇女,孙萌萌至少在目前还没上瘾,只是刚才的气氛,是那么的水到渠成,心底才会产生那种情愫。

    见孙萌萌被自己的话逗乐,许烨磊的脸色总算好转一些,搂紧她的芊腰:“老婆,你就叫我一句老公成不?”

    “不行,你不是说以后叫你——不叫吗?”孙萌萌格格的大笑起来。

    “好吧,那你就叫我——不叫吧!”许烨磊故意逗她,装着一脸泄气的样子。

    孙萌萌见他这样,不由伸手戳了戳他的俊脸:“不叫同志,你怎么啦?生气啦?不开心啦?”

    许烨磊抓住孙萌萌的手,不重不轻的咬了一口,像是在稍稍发泄自己的那个欲求,那个不满。

    “啊——”孙萌萌吃痛的叫了起来。

    “不叫同志,你打击报复我!讨厌——”孙萌萌顺势轻捶了许烨磊的胸膛。

    “哦哦哦,对不起,老婆,给我看看,看看有没有被我咬下一块肉,我好给你补上去”许烨磊握住孙萌萌的手,满眼带笑的说。

    孙萌萌瞪了许烨磊一眼,不过下一秒却被许烨磊的举动给愣住了。

    只见许烨磊正对着她的手背轻轻的呵气,温热的气息扑在手背上,想被羽毛轻轻掠过似的。

    看着他脸上的温柔,和满眼的深情,感动的潮涌如河水般的在孙萌萌心里肆虐。

    最后,孙萌萌摒弃自己刚才脑海乱七八糟的想法,满面通红,含羞不已,美眸流光溢彩,抬眼看着英气逼人的许烨磊,缓缓启口叫她:“老公”

    哎呦,这句老公,叫的许烨磊全身一阵酥麻,算是弥补自己刚才的失意吧!

    许烨磊听到这句,不由立马抬起头,看着孙萌萌,满足的笑容蔓延到眼底,嘴角洋溢着一丝丝幸福又兴奋的光芒。

    “老婆你真好!再叫一句给我听好吗?”许烨磊的大手轻轻的摩挲着孙萌萌的后背,嘴角自然的弯起。

    “老公——”孙萌萌满脸通红的不敢看他,羞答答的再叫一句。

    “老婆,我真是爱死你了!”许烨磊紧紧的搂着她,对她又咬又啃。132175

    许会,在擦枪走火之时,赶忙放开她,再次隐忍着,再次转移话题:“不过话说回来,孙贝贝那野丫头的确还是我们两个媒人啊!要不是她,你我就不可能认识,所以在这点上我应该好好感谢她!”

    “呵呵,她只是其中之一我们要感谢的人,不过真正要感谢的人是我的大伯!”孙萌萌眯着眼睛笑颜如花道。

    “哦,为什么?”许烨磊有些不解。

    “唉,还不是因为你太优秀了,估计早在几年前你就被我大伯看中了,只等时机一到,就把你抓来送给我!”孙萌萌非常得意的说。

    “是吗?”许烨磊知道孙耀武对自己不错,但没想到他有这等心思。

    “你不知道吧?我伯母为了你,差一点跟我大伯闹翻了,因为我大伯跟她说,你——是我的,孙贝贝同学没份!所以啊,即使贝贝见了你,我们还是会见面的,因为你一定是我的!”孙萌萌这个没心机的丫头,像到竹筒似的,把该说,不该说的,全部倒出来说给许烨磊听。

    “哦,小丫头你就这么自信?”许烨磊勾起嘴角,朝孙萌萌抛了一个媚眼。

    “必须自信!”孙萌萌扬起头,挺起胸脯非常自信的道。

    柔柔软软的丰盈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膛,娇嫩润滑的身子在自己怀里磨蹭,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电流般的窜过许烨磊的身体。

    “小丫头,我是你的,一辈子都是你的!”许烨磊微微喘气,话一落,性感的薄唇轻巧的覆盖上孙萌萌那芳香的红唇。

    他的吻,如同火一般的热烈,可是那动作,那眼神,好温柔,好轻柔,好像一片轻悠的羽毛从自己的脸颊上划过

    一次次的热吻,一次次的煽情,室内的气温逐渐高涨起来,红艳似火,绯色涟漪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夜风袭来,吹走了燥热的体温,长长的夜晚里,相爱的两人相拥而眠,漆黑的夜空中没有几颗星子,月光也很迷蒙,渐渐的天边开始泛白,再从白转到红

    春末的黎明时分,天空中刚刚泛出一丝微弱的暖光,远处的云层中遥遥的抹出一缕藏青色,像是谁的发丝被风吹得飞舞起来,飘散在空中。

    卧室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许烨磊准时地醒来,怀中老婆滑溜溜的身子散发着诱人的女人香,让他忍不住又深吸了一口香气,老婆的清甜,越闻越爱闻,越闻越让人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正熟睡着的孙萌萌,那睫毛长长的在微弱的光线的照耀下,有一片狭长的阴影倒影在干干净净而带着恬静微笑的脸颊上,挺鼻薄唇,娇艳如花,依旧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抱着她的许烨磊嘴角挂着微笑,很想继续拥着她睡着,甚至很想吃点营养早餐!

    可是看老婆睡得这么香,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他又有些不舍得吵醒她。

    不知怎么的,这个女人就这么轻轻悄悄地走进了自己的心里,让他开心,让他牵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或早或晚。

    许烨磊真没想到,自己的缘分悄然而来,会是这么凶猛,这么让人陶醉。

    老婆,他喜欢这样的称呼,念在嘴里,疼在心里的称呼。

    老婆乖乖睡,老公先归队了,要梦到我啊!

    许烨磊的嘴角不由又勾起一抹淡淡幸福的笑意,轻轻地拿开了搂着他的腰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抽回了被她枕着的胳膊。

    下床后,从衣橱里拿了衣服蹑手蹑脚地进了卫生间洗漱。

    许烨磊搞完卫生,衣冠整齐地走出卫生间。本来不想惊扰到老婆的,可是,床上的娇躯似乎在向他招手,魅惑着他来到床前,心里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偷偷亲一下老婆甜润的唇。

    老婆的味道好清甜!吃了,还想吃,想一直吃下去!

    就在许烨磊恋恋不舍地离开孙萌萌的唇时,一双小手滑溜溜地像泥鳅一样钻到了他的脖颈,芳香甜美的红唇再次贴向他的唇。

    “老婆,不好意思把你弄醒了?”许烨磊柔声问着,还是不能偷腥啊,一不小心还是把老婆给弄醒了。

    “你想偷偷走啊,那可不行。哼,惩罚一下”某女抱着他,卖力地啃着,只把人啃得浑身燥热。

    “老婆,不敢太贪吃啊。再啃一下,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爬进被窝,狠狠滴爱你一番”如果不是赶时间,他真的想扑上去,把老婆吃得骨头都不剩。

    可是某女却处于半梦半醒的发情期,睡眼惺忪,氤氲地发出极具挑逗的呻吟声:“来吧,亲爱的,好想你爱我!”

    也许是因为离别在即,孙萌萌的心变得异常的柔软同时又有几分酸涩,总是想多挽留他几秒,在他温暖的胸膛多呆片刻,甚至在他离去之前来一段欲仙欲死的恩爱场面。

    “这可是你说的!”某男还是放下了理智,抱起滑不留手的娇躯,又是一阵猛啃,似乎要把未来一星期的亲热都预支一遍,直到把某女啃得软的像一滩春水才放开她。

    “宝贝,你再睡一会吧,我得赶紧出发了,不然迟到了”许烨磊的额头抵着孙萌萌的额头,温柔地道别。

    “恩,好的,可是我还是舍不得你。真想把你一直藏在被窝里,和我一起睡到岁月的尽头”孙萌萌一副小女人的情态,小手依旧紧紧地搂着许烨磊,缠缠绵绵,贪恋着他的体温,贪恋着他宠溺的温柔。

    幽幽的声音让许烨磊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许烨磊轻柔地说:“我也舍不得你”

    天蒙蒙亮,弱弱的光线里,床上一对情侣难舍难分地偎依着。

    “啊——天都亮了,再不走就麻烦了”孙萌萌看着眼前温柔的人,突然意识到视线的清亮,意味着他在路上的时间不多了。

    她可不想因为自己一响贪欢,让他回去的路上一路飙车。

    孙萌萌赶紧离开许烨磊的怀抱,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衣橱,胡乱地穿着衣服。

    “老婆,外面冷飕飕的,你在家呆着吧,别送了”许烨磊看着孙萌萌手忙脚乱地套着衣服,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我也睡不着了,走吧,走吧。我可不想你因为我不遵守纪律”孙萌萌很快就穿好了衣服,拉着许烨磊就往外走。

    看着身边行色匆匆的老婆,许烨磊原来还隐隐忧虑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原来总觉得她很粘人,所以,他总怕她欢喜地相聚却难忍分离。

    可他们的爱情注定聚少离多,每一次匆匆的相聚,很快又要面对无尽的分离。缠绵之后面对那样的分离就像从欢快的天堂回归到一个人的孤寂,总有些一些伤感伤神甚至伤心。

    和军人恋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慢慢长夜独守空房,花儿绽放得最美丽的时刻无人观赏无人采撷

    会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能耐得住寂寞?

    他也不知道他爱的她是否能承受得住?

    他们的爱才开始,正是爱都最狂热的时候,他还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刚才看到她前一刻还百般柔情缠绵悱恻,下一秒又急急地催他走。

    她外表柔弱,内心也许不那么柔弱。

    他要对她有信心,给她信心!

    给不了她完美的爱,可以给她最温柔的爱。

    不管以后如何,他会珍爱着和她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来到停车场,天色又更亮了几分。

    “快点,快点!”孙萌萌一边叫着,一边拉着许烨磊跑着。

    爱他,就不知觉地多了很多心思,会担心他在路上的安危,会担心自己影响了他的工作。以后要多为他考虑,不敢这么贪婪地你侬我侬了。

    “呵呵,没事,还来得及。就是迟到也没关系”许烨磊看到她比他还急,心里很高兴,随着她边跑边安慰着。

    “那可不行,要因为我迟到,别人会把我当成狐狸精祸害军心”来到路虎旁边,孙萌萌总算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