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丝不挂
    “哦,文艺表演?”路赢对孙贝贝的回答,显得有些意外。

    孙贝贝可是察言观色的老手,自然知道自己引起路赢的兴趣,不由自己先来个先斩后奏:“是啊,我们团长说,我们新兵训练结束后,为了表达我们团对军区的感谢,会举行一次文艺演出,以此谢谢教官们和驻地上下官兵对文工团的工作支持。”

    孙贝贝不愧是虎门之后,就连说谎话都显得特别显得真诚。

    “呵呵,看来你们江团长算是有良心啊!临走的时候,还知道给我们军区做慰问演出,等会我给他打个电话,先跟他表示感谢!”路赢可是特种部队的大队长,岂能会被这个小丫头给骗了,即使孙贝贝演的再像,也被他那堪比老鹰的眼睛给看穿了,不过她没有直接揭穿孙贝贝,还乐呵呵的跟她调侃。

    听到路赢跟江团长要打电话确认这事,孙贝贝不由心慌,心里盘算等会要是被戳穿谎话不知后果是否严重。

    孙贝贝有些心虚,嘴角挤着一丝笑容:“呵呵,路叔叔,难道我还能骗你吗!”

    路赢见她不打自招,不由笑了起来:“好,我相信你,电话就不打了,不过我期待你的文艺演出!”说完,路赢轻轻的拍了拍孙贝贝的肩膀,眼底尽是看戏的意味。

    “呵呵”孙贝贝这下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眉头微皱,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路赢似乎看穿孙贝贝此时的心思,脸上的笑颜绽放的更加灿烂,迈开步伐抬起脚往台阶采区。

    孙贝贝见路赢要离开,有些顾不上规矩,连忙拉住路赢的手臂:“大队长,那我那我现在能上去吗?”

    路赢转过头看了孙贝贝一眼,随后将视线落在她拉着自己手臂的葱白嫩手。

    孙贝贝被他这么一看,赶忙收回手,立直身子,一脸严肃的看着路赢。

    路赢盯了孙贝贝几秒,不由好笑,缓缓开口:“孙贝贝同志,这栋楼里面可全都是不能公开的机密啊,按理说你是绝对不允许进入的,不过鉴于你是为了工作,演出节目需要素材,我今天就特批你进去体谅生活!不过再次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听到路赢的话,孙贝贝似乎看到希望,还没等路赢说出是什么条件,就无节操的说无条件答应。

    “好,有志气,这么着吧,针对你们新兵训练结束后的文艺演出,你单独创作一个节目表演给我们大家看,怎么样?”路赢对孙贝贝的底细可是一清二楚,这丫头当年不顾孙耀武的强权,瞒着他私下办理军校的休学,跑去学表演,现在也算是毕业了,到底学到那些花拳秀腿,他倒想检验一下。trna。

    不过他的最终目的不是检验,而是让孙贝贝主动放弃,毕竟这里可是非常机密,非常重要的特种官兵办公楼,岂能容她一个小丫头,来去自如的走动。

    额——自己单独创作节目,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高啊!

    孙贝贝听完路赢的话,刚才还微皱的眉头,此时已经变得拧成一团了,犹豫的说:“这”

    “不能完成是吧?那我就没办法了,你要体验生活的话,那就到别处去体验吧!”路赢眨了眨眼,表示爱莫能助。

    唉——咋办啊,团长那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脑热,说出的文艺演出,这还要自己创作编排节目?

    啊——孙贝贝你现在知道嘴上没把门,被路叔叔将了一军的痛苦了吧!

    路赢见她没回应,于是摇了摇头,往台阶迈开步伐准备上楼。

    见路赢要走,孙贝贝彻底方寸大乱:“大队长,请您请您稍等等一下”

    路赢停下脚步转过头,故意问她:“你还有事”

    “我答应您,自己单独创作一个演出节目!”孙贝贝豁出去了,自信满满的回道。

    这下轮到路赢为难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丫头的胆子是如此之大,团长那边还没谱,却有答应自己的要求。

    看不出来啊,这丫头身上还蛮有孙司令的影子啊!不论任何事,只要他想就一定会做到!

    “还请大队长特批,让我在这体验生活!”孙贝贝昂首挺胸,目光毫不避讳的直视着路赢。

    唉,这下难办了!

    路赢微微皱起眉头,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在旁边看戏的士兵,也期许的看着路赢,好奇的想知道大队长的最终回复。

    “还请大队长同志特批,让我在这体验生活!”孙贝贝再次大声道,像是在催促路赢的回答。

    路赢为难的挠了挠头,这下真是领教这个小魔头的厉害了。

    犹豫片刻,路赢开口道:“好,我特批了,不过保密守则你得给我牢牢记住了,万一触犯纪律,绝不姑息!”路赢先把话撂在前面,如果孙贝贝触犯纪律绝对严加惩办。

    “是,大队长同志,我会牢牢记住保密守则,绝对不触犯纪律!”孙贝贝满脸自信和喜悦,大声的回道。

    路赢见此,不由笑了起来,对着旁边站岗的士兵说:“让她上来吧!”

    “是,大队长!”士兵敬礼,大声应下。

    “谢谢大队长!”得到路赢的许可,孙贝贝不禁眉开眼笑起来。

    孙贝贝和路赢一同上楼,身旁偶尔三两军官从路赢身旁经过,敬礼尊称他为大队长,走在他身后的孙贝贝,俨然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好像自己当上军区首长,特别的威风凛凛。

    路赢领着孙贝贝去他们的综合办公室。

    许烨磊和吴凯一众人全在那里,看到路赢进来,个个连忙起身:“大队长!”

    可是当他们看到路赢身后的孙贝贝,也个个傻眼起来。

    路赢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不过随后叫了许烨磊一句:“许中队”

    许烨磊的屁股还没落到椅子上,立马立直身子,大声应道:“是,大队长”

    “这次文艺兵新兵训练结束后,会在我们军区举行文艺演出,表示感谢我们驻地的官兵这段时间的辛劳!大家高兴吧!”路赢不愧是领导,说话特别的有技巧,先说让大家感兴趣的事情,以备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哇,太好了!”在座的同志不约而同的鼓掌表示喜欢。

    以前驻地想看到文工团的慰问演出,无非只有建军节,或者过年时,才能看到,这次没逢节年,多出这么一个福利,自然开心啦!

    路赢见大家一脸的开心,于是紧接着说:“这位孙贝贝同志因为文艺演出的创作需要,最近要在我们大楼体验特种兵日常生活和工作,你这边从中帮忙协助一下!”路赢的眼睛看了看许烨磊,语气显得有些为难无奈的意味。

    听完路赢的话,不仅是许烨磊傻眼,吴凯,谢铁军和师达树,还有其他两个军官也跟着傻眼起来。

    “好了,你们各忙各的,她——就交给你了!”路赢没等许烨磊的回应,直接将孙贝贝塞给他,顺便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他们从来没听说过协助这样的事情,这让许烨磊又纳闷又为难:“大队长,这恐怕不妥吧!”

    “废话什么,叫你协助就协助!”路赢心一横,把孙贝贝这难缠的丫头扔给许烨磊。

    许烨磊眉头微拧,纵使心里不愿,但嘴里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是,大队长!”

    站在路赢身旁的孙贝贝,看了许烨磊一眼,微微挑眉,眼神充满了些许挑衅的意味。

    “就这样,你们忙吧!”路赢扔下这话,就离开综合办公室。

    许烨磊仰了仰头,眼睛看了天花板几秒,随后才缓缓的低下头来,看着站在门口的孙贝贝,心想这野丫头到底给大队长使了什么**术啊,搞什么文艺演出,创作需要,体验生活的,是不是又想闹什么幺蛾子啊?

    孙贝贝似乎知道许烨磊此刻在想什么,不由笑了笑,主动的跟许烨磊搭话:“许中队长,接下来的日子就请你多多照顾咯!”

    “孙贝贝同志,你来这,想体验什么样的生活啊?”许烨磊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后非常直白的问道。

    孙贝贝听出许烨磊语气中的不欢迎,不由挑眉,跨着自信的步伐,大方的向他们走去:“此次,为了创作节目,想体验你们特种兵的日常生活,想看看你们是怎么工作的,怎么学习的,怎么训练的!”

    “呵呵,敢情这有点像监督的意思啊!”师达树笑了笑,插嘴道。

    “师教官,此话差矣哦!我一个文艺兵,哪有这个胆子去监督你们啊!”孙贝贝目光看向师达树,好不畏惧的回道。

    “可是你这样就是再监督我们啊!大家说不是吗?”身为孙贝贝现任教官的师达树似乎在为大家出头似的,积极的对此事进行热议,并争取大家的意见。

    “是啊,孙贝贝同志,你的确有监督我们的嫌疑!”其他两个军官人附和道。

    谢铁军抽了抽嘴角,想吱声,最后却没发出声来,当然吴凯这老滑头更不可能吱声了。

    “谢铁军,参谋长,你们咋回事啊,怎么不相应号召啊!”师达树见他俩不知声,立马追究其责任。

    吴凯轻笑不已:“唉,我说你们就别折腾人家一个小姑娘了,既然大队长都吩咐了,我们大家就一起配合人家创作!”

    孙贝贝见自己终于有个支持者,脸上的自信瞬间又膨胀不少,冲着大家笑了笑:“那就多多拜托大家咯!”

    许烨磊的额头不由掠过三根黑线,没理会孙贝贝,直接坐了下来忙自己手中事情。

    孙贝贝跟大家打过招呼后,立马跑到接待处,借那的电话给文工团的江团长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自己休养几天后,脑子产生的‘构想’。

    江团长刚开始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丫头想策划一场文艺演出。对于此事,江团长事先是没有半点准备的,不过学表演的孙贝贝口才了得,一个劲的游说江团长。

    江团长对孙贝贝的觉悟,表示认可的,觉得她提议不错,但同时也表示担心,这些过去新兵训练全是新招进文工团的,在演出节目没出炉之前,能充分的准备吗?而且即使有了节目,也需要排演啊,时间能来得及吗?

    不过因为孙贝贝身份特殊,态度这么积极,江团长不想打击她,最终还是同意了她的建议,针对此次文艺演出,调了几个老同志过去协助他们完成任务。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接下来的几天,孙贝贝就像幼稚园的宝宝观察七星瓢虫似的,观察着许烨磊他们的日常行动。

    每天6点出操,7点收队,7点半早餐,8点到办公室,9点继续各项科目的训练,12点午餐,其后休息一个小时,下午到办公室坐不到十分钟,大家又拿着皮鞭(腰带)训练去了。

    好像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完全就跟工厂上班似的,非常的机械化!

    当然也有例外的,譬如许烨磊,有时也会窝在办公室一整天,一直面对着电脑,敲着键盘,啪啪作响的,不知在那干什么。

    看到他们全当自己是透明人,各忙各的,没理会她,更别说协助她,几天下来,孙贝贝郁闷到极点,觉得自己的想法彻底错了。

    如果早知道是这么无聊的话,她才不跟路赢谈条件,还得自己在这憋屈的快要疯了。

    孙贝贝心里不禁感慨不已:那群士兵真不是一般的傻子,当什么兵啊,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还要被削,没有娱乐,就连通讯工具都要上交,完全与世隔绝,这一天24小时他们就像机器人那么运转,他们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呀?就不觉得无聊吗?我看的都看得无聊透顶了,啧啧她摇着头,啧啧地感叹着!

    周六早上,大家出操回来,见孙贝贝在一张闲空着的桌上,扒拉着脑袋,在那昏昏欲睡。

    许烨磊见此,不由脸色微沉的走了过去,敲了敲桌子。

    孙贝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站着的人是许烨磊,连忙站了起来:“中队长好!”

    这几天虽然很无聊,但是孙贝贝心里对特种兵的认识,不免更深刻几层,特别是传说中的恶魔老祖——许烨磊,工作的时候特别认真,特别严肃,特别有气魄,特别有魅力,士兵个个畏惧他,却又非常敬重他。

    在这种矛盾的心理驱使下,孙贝贝对这个恶魔多少改变一点点的看法,似乎能理解自己那帮女同事为何都这般迷恋他。不过同时身为军人后代,孙贝贝对他还是有一定的免疫力,外加周一把自己骂的那么惨,心里的气虽然消了不少,但还是没办法就此原谅许烨磊。

    “孙贝贝,既然你这么悠闲的在这打瞌睡,指派一个任务给你!帮我们泡茶!”

    这一周下来,脾气明显温顺许多的孙贝贝听到许烨磊的吩咐,立马应道:“是,长官!”说完,孙贝贝非常主动的往饮水机的方向走去。

    许烨磊见孙贝贝这般乖巧,这般听话,还真的有些不适应,这几天办公室多了她一个,气氛变得非常沉闷,这些‘三八男’个个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表现的非常严肃认真,没想往常那般打闹胡扯。

    其实,这位娇气的大小姐从没泡过茶,她讨厌茶壶被开水烫过之后的高温,这双手多么细皮嫩肉啊,哪经得起那么烫烤。

    不过,给这几个傻当兵的泡茶就简单多了,茶杯有手把可以隔热,不就放点茶叶,然后灌开水么?

    孙贝贝搜集了他们四人的茶杯,倒了余留的茶叶,拿去清洗一番,然后从一号茶杯开始,挨个地放茶叶,再灌满开水。她没泡过茶,但知道泡茶的程序。

    本来要先烫洗一遍茶叶的,但是,没有过滤工具啊,用茶杯的盖子捂着,会烫死人的。

    反正他们几个自己泡茶的时候一也很简单,就照着他们的样子,直接灌水,随后一一端到他们的位置上。

    许烨磊看着孙贝贝手忙脚乱地泡茶,觉得这个女人相比她的姐姐真的是太娇气了,回想起孙萌萌第一次去他家时,给他泡的功夫茶,那是多么美轮美奂的手艺啊,那时候自己都忍不住想拉住她的手亲一亲,所以说嘛,人与人之间是有区别的。

    “哇,好香啊!贝贝同志辛苦啦!”吴凯几个回来就看到孙贝贝正把茶放在自己的位置上,吴凯立马表扬一番。

    师达树也笑着连声附和:“贝贝泡的茶一定很好喝!”

    然后这两个男人走到座位,还没坐下就直接端起了茶杯,吹了吹。

    美女泡茶,杯有余香!

    这两个都有女人的男人,多久没闻女人味了,此刻闻着杯中孙贝贝指尖留下的淡淡芳香,心里那一个美啊!

    吴凯和师达树喝了一口,还咋咋有声非常夸张地品着,似乎喝的不是他们平常喝的茶叶,而是喝着武夷山上的大红袍。

    许烨磊看了看他们夸张的表情,随后看看端着茶杯却举杯不定迟迟未下口的谢铁军,心想,这茶一定有诈!

    就说嘛,这个野猴子怎么就变性了,她怎么可能这么热心帮我们泡茶。他想起那天接她回来时她似笑非笑的眼神,估计早就策谋好了怎么报复自己和谢铁军。

    这丫头诡计多端,会不会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也耍什么花招?

    “你给他们两个的茶里放糖了吧,看他们喝得那个美!那我这杯呢?放了什么左料?”许烨磊看着孙贝贝,脸上没有表情,冷冷地,就像在拷问着杀人犯。

    “不会有毒吧!”谢铁军听到许烨磊的声音,立马脱口而出,把自己的想法都抖了出来。

    孙贝贝一听立马发火,把这几天维持的乖乖形象立马抛了,狠狠地瞪了眼许烨磊。

    许烨磊你的嘴还真是刻薄啊!

    谢恶魔更是个炸弹,毁人不倦,孙贝贝气冲冲地冲到谢铁军跟前,准备夺过他的杯子,把茶倒了,但是谢铁军一直握着茶杯,她又不好抢,怕被烫伤啊!

    最后只能负气地叫道:“你们两个恶魔是不是整人整多了,天天都在提防着冤魂来索命啊!爱喝不喝!”

    许烨磊看着孙贝贝气急败坏的样子,淡淡地说:“谅你也不敢投毒,杀了我们两个,你也得跟着来。两个冤魂有你做伴,我们是无所谓,不过你恐怕消受不起。”

    许烨磊端起茶杯也喝了口,茶杯挨近鼻子时,闻到了特殊的女人气息,这才明白师达树和吴凯这两个色狼在咋胡着什么。

    她可是我老婆的堂妹!你们两个龌蹉的男人!

    许烨磊狠狠地刮了眼师达树和吴凯,那两男却对他回了个媚眼。

    谢铁军看队长喝了没事,也拿起杯子喝茶,然后大大咧咧地说:“咦,这茶却是比较香啊!”

    哈哈哈另外三个男人同时爆笑出声。

    孙贝贝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们傻笑什么。

    不过,在这个办公室呆了一周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群扑克脸开怀大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也跟着开怀了。

    也许,军队的生活实在太枯燥了,给他们泡杯茶就能让他们乐成这样。

    四个男人喝完茶,师达树先走了,另外三个男人没有拿皮鞭(腰带),直接去了隔壁与综合办公室直通的作战室。

    大门一闭,没过几分钟就听到一声更比一声高的争论,其实作战室的隔音其实挺好的,没办法,这些人嗓门大,凑在一块狼吼,要不是军用建筑早被震倒了。

    孙贝贝在办公室只听到他们的声音,却听不清他们说什么,耳朵背震得一阵阵地疼。心子地个。

    一个上午过了大半,耳朵嗡嗡地开始耳鸣了,那三个吼声还没个停歇。

    孙贝贝眯着眼睛摇着头,心里叹道,这帮傻子争什么争啊,吼了这么久我耳朵都快报废了,他们的喉咙怎么还没报废啊!

    孙贝贝再不想在这受虐了,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是离开又不知道去哪干什么。

    文工团的同事还在外面晒太阳呢,自己实在不好意思在她们面前晃荡,太安乐会遭妒忌的!

    那好吧,姐姐我好人做到底,忍着耳痛给你们泡杯茶润润喉,孙贝贝眼睛骨碌碌一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注意。

    哈哈,这其实不是我想出来,是中队长的原创!

    孙贝贝捂着耳朵离开了办公室,直奔食堂,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骗了一包盐,然后放在裤兜里,喜不自禁地回了办公室。

    泡好茶,孙贝贝把2号杯先端回吴凯的位置上。

    然后对着1号,4号杯子里小半杯浅绿的茶水奸诈地笑着。

    孙贝贝摸出了盐巴,撕开一个口子,就往许烨磊的杯子里哗哗哗地倒,直到水涨到杯沿,然后又摸出一根牙签,搅拌一番,直到水里没有白色的晶体。

    不错,都融化了,神不知鬼不觉!

    姐夫!你那么喜欢左料,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孙贝贝伸出舌头舔了舔牙签。

    呕——好咸!啊——快要咸死人啦!赶紧伸着舌头吐着口水,赶紧跑去拿了自己的杯子猛喝了口水舌头才舒服一些。

    不知道姐夫喝下这杯水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好期待啊!

    孙贝贝边喝着水边偷偷乐着。

    舌头恢复正常后,孙贝贝开始对4号杯下手。

    谢恶魔,还记得你是怎么关照我的吧,今天我也没有辜负你的教导,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关照你滴。

    孙贝贝直直地举起盐巴的袋子,对着杯口,任白白的如钻石一般晶亮的盐巴滑入水中,或消失,或沉于杯底,然后看着绿色的水中堆起厚厚的雪花,又拿来牙签搅拌。

    学艺术的人,果真是全才,连泡盐巴都能把火候拿捏得这么准,准到多一粒盐,茶水就饱和了融化不了。可见,这个野猴子以前没少做过这个实验!

    孙贝贝把牙签扔进垃圾桶,已经倒空的盐巴袋子放进裤兜收好,然后把茶分别端到许烨磊和谢铁军的桌上。

    师达树去军训了,知道他中午直接去食堂吃饭,也就没给他泡了。

    鱼食已经放好,就等鱼儿上钩。

    孙贝贝期待着时间快点过,让她要好好欣赏她苦心导演的话剧喝茶。

    为了让她的话剧演得更精彩一些,这位孙导演暂时离开了现场,埋伏在某处盯着作战室的大门。

    盯得眼皮都快打架了,作战室的大门才打开,三个男人鱼贯而出,然后进了办公室。

    孙贝贝也跟着蹑手蹑脚地走到窗下,侧耳听着。

    先是听到了茶杯盖子放在桌上的声音,然后她实在忍不住摊主小脑袋往里看。

    哦哦哦精彩绝伦啊!掌声响起来吧!

    孙贝贝撒腿就往外跑,走廊上留下啪啪啪地脚步声。

    此时,办公室一片混乱,有两个男人正在抓狂地找水喝。

    争论了一个上午,三个大男人早就口干舌燥了,刚才三个一出作战室,就急着找水喝,打开茶杯看到满满的一杯茶,而且是放着凉了很久的茶,三人都感到意外的惊喜。

    许烨磊更是兴奋,没想到上次训一顿后,孙贝贝终于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这事明天见到老婆跟她汇报汇报,肯定会为她高兴的。

    美女泡的茶,那是分外的香啊!

    三个男人端起杯子,就一口气往喉咙里倒,那个豪爽啊,真不愧是军人,一口一杯,一滴不剩。

    “好爽啊!”吴凯由衷地赞着,随后他听到另外两人接他的话却是——

    “孙贝贝!”

    额——不对啊,要赞美也用不着吼得这么凶悍吧!

    吴凯下一秒看到两个男人满办公室地跑——

    许烨磊冲到饮水机边,先是猛地按着凉水开关,竟然没有一滴水,然后赶紧换热水开关,还是没有一滴水。再一看,早上还剩大半桶的水竟然空空如也,提起水桶,水槽里也没有一滴水。许烨磊感觉喉咙到胃都咸得快烂了。

    水!水!哪里有水!

    许烨磊猛地冲到师达树的座位,拿起他的杯子,终于看到茶叶上润润的水,也不管里面到底是水分子多还是师达树的口水多,连着茶叶一起倒入嘴里,嚼了嚼往下吞,才开了嗓门:“咸死我了,孙贝贝,你个死丫头,不要让我看见你!”

    另一边,谢铁军冲到热水瓶边,提起热水瓶往杯里倒,别说热水,连水滴都没有一滴。大叫着:“哪里有水,我的肠子都被腌的都快穿孔了,师师快救我!”

    吴凯这才明白,孙贝贝特别照顾他们两个,给他们泡了杯特别的茶。

    真是狡猾的狐狸啊!真不愧是孙司令的女儿,竟然在早上获得大家的信任后,成功地对特种兵里最狡猾的两只狐狸下了眼药。

    哈哈哈哈——吴凯大笑着,赶紧跑到大队长的办公室提了一桶水过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终于又到一周的周末,孙萌萌的心情比前几天来的兴奋一些,因为今天终于可以见到某人了!

    孙萌萌激动得天刚蒙蒙亮就醒了,翻来覆去地,就是没法入睡。今天本来不安排锻炼的,可是不知道他会几点回来,这样在床上自己一个人滚床单滚得心神荡漾饥渴难耐。

    最后,孙萌萌还是出现在锻炼路径上。

    坚持早起锻炼了一周,不管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都慢慢的进入状态,觉得特别的舒爽。

    不过这几日晨练的时候来时遇到向南那牛郎,而且这几天老觉得他看她的眼神变得特别奇怪,让孙萌萌有些不舒服。

    为了不被牛郎纠缠不清,孙萌萌于是就把闹钟往后推调到了8点,估摸着这个点,牛郎早运动回去了。

    但为了确保不跟向牛郎照面,孙萌萌在小心谨慎中边跑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侦查一番才缓缓前进。终于用步行的速度,慢吞吞地跑完一圈。期间只遇到带孩子的老人,没有那个让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牛郎。

    结果没看到牛郎的身影,孙萌萌便放心地享受着运动的快感。

    在绿茵环绕的石板路跑一圈,呼吸了带着花香的清新空气后,孙萌萌感觉浑身上下都非常有劲,心情也非常好。

    什么时候才能和心爱的他一起,在自己经常经过的地方留下他的足迹,然后在他不在的日子里,自己走到哪都能想起和他一块时甜蜜的回忆。

    孙萌萌边走边期待着

    她真的很想他,非常的想他

    想他的日子,甜蜜又漫长!

    一个周七天,每天都是掰着手指中度过,真是望眼欲穿啊!

    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周日,今天终于能见到心心念念的他了。

    孙萌萌兴奋地又跑了两圈,然后才哼着小曲回家。

    “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数天上的星星,收集春天的细雨,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听你诉说古老的故事,细数你眼中的情意,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

    孙萌萌轻轻地哼着歌,她的心也随着心中的旋律变得一片柔软,又开始沉浸在和他在一块的点点滴滴

    走到泳池边的拐角,看到远处出现了晃出一个影子。

    孙萌萌连忙闪身躲到一丛茶花后面,探出脑袋偷看。

    还真的是牛郎!(就爱网)

    幸亏对这个人过敏,刚才他才亮出一只手,自己就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孙萌萌赶紧再矮下身子,只探出眯着的眼偷看着。

    啊呜不是吧!孙萌萌的双眼睁得圆圆的,心里有事震惊又是侥幸,还好闪得快,不然看到这一幕,都不知道要不要当牛郎是陌生人,跟他撇清关系。

    只见向南歪着上身,一只耳朵被人揪着。

    这个场面实在是好滑稽!

    孙萌萌差点要爆笑,看着他一身西装革履,脖子以下都是成人的装备,可是这么被人像三岁孩童一般揪着耳朵,那是什么滋味啊?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孙萌萌猜想,那一定很有看点,可惜了,没有带望远镜!

    孙萌萌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捂着自己的小嘴,边看边想,牛郎为什么会被人揪耳朵呢?

    一定是夜路走多了撞见鬼了!肯定是被抓奸了,牛郎姘头的老公来教训这小子啦!

    瞧瞧,下手真不客气啊!

    牛郎要是鼻子长一些,也许揪的是鼻子,牛郎被牵着牛鼻子走想象都觉得有趣。

    孙萌萌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靠皮肉吃饭怎么可能长久,牛郎,你还是要吃一堑长一智,别太懒惰贪图安逸。

    孙萌萌心里暗暗教育着向南,而可是随着他们越走越近,孙萌萌的小嘴也张成了大大的o。

    欸?那揪耳朵的男人不是向董么?

    不是吧,那天那个富婆是向董的老婆?

    难怪啊!开着那么豪华的车。这牛郎可真有一手啊!向董那么有钱,连他的老婆都能放弃财富老公跟牛郎勾勾搭搭。

    向南,这回你可真载了,敢玩向董的女人,你

    孙萌萌还没想出向董怎么处置向南,自己却猛地拍自己的大脑。

    向董!向南!都姓向!

    额——不会是一家人吧?那自己岂不是孙萌萌还来不及细想,就听到了向南压抑着的愤怒:“爸,你快放开手,你这样揪着我,要让人看见了,我还怎么做人啊?”

    孙萌萌听到向南的一声“爸”,石破天惊啊!孙萌萌顿时愣住了。

    天哪!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己一直都把向南当失足青年看待,对他的鄙夷也直接表现在脸上。

    这家伙是怎么混的,怎么就让自己冤得比窦娥还惨呢?

    幸好,自己向来不爱打击人,不然真把牛郎两字对着他叫出来,一定会被揍得小命不保!

    真是不明白,向南,你一个超级富二代,怎么伪装谁不好,伪装成牛郎呢?

    孙萌萌忘了其实牛郎这个名字是叶子青帮他取的,那丫的真是害人不浅啊!

    “你还懂得做人?你告诉我,昨天怎么放人家鸽子?你当自己还是三岁孩子?一点都不知道轻重?市长的外甥女,你也敢放她鸽子,不去相亲。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你昨天到底跟谁滚混去了?”

    “有话好好说,别拉拉扯扯啊?”向南拔着向阳的手,一脸惊恐地看着前方,还好路上没人,不然宁肯掉一只耳朵也不愿掉这个脸。

    “少跟我废话,跟老子走!”向董那堪比铁钳的手,捏着向南的耳朵,完全没理会他的抗议,拎着他往前走。

    “爸,你放”向南嘴里的‘手’字还没吐出来,就看到趴在那看戏的孙萌萌,面部表情立即僵硬起来。

    完了,自个又在孙萌萌面前丢了人了!

    越走越近,孙萌萌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躲了,想转身就跑,可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向董已经看到她了。

    向南看到眼前的孙萌萌,有些愣住,却又不敢确认。

    孙萌萌见他们父子俩都发现了自己,身子有些僵在那,也不好继续躲藏,于是嘴角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叫道:“伯父,你好!”

    向南听到这句‘伯父’,想必刚才自己和老爸的话全被孙萌萌给听了去,真心觉得自己真的要挖地洞钻了。

    被孙萌萌叫声伯父,向董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捏着向南耳朵的手,也立即撤回,笑笑的说:“萌萌,你怎么在这啊?”

    额——向南顿时变得错愕不已?

    老爸直呼孙萌萌的名字,难道他和孙萌萌认识?

    “是啊,伯父,我就住在后面那一栋楼!”孙萌萌有些尴尬的指了指后面的那栋复式楼。

    “哦,你搬家啦?”向董上次有送孙耀武去孙萌萌家楼下,知道她家原先不在这里。

    目前,让她告诉向董自己搬到这里,是跟许烨磊同居,这种话她肯定不好意思说出口,于是孙萌萌扯了扯嘴角,含糊的回答:“呵呵,算吧!”

    “呵呵”向董轻笑起来,“对了,萌萌是不是没在银行上班了?”孙萌萌已经好几个月没跟他打电话,叫他帮忙拉存款,向董心里也正纳闷了。

    “是啊,我前段时间身体不适,给银行请假了,现在处于停职留薪中”毕竟是自己大伯的战友,又是以前帮过自己的大客户,孙萌萌还是很有礼貌的回答他的提问。

    “哦,这样啊,难怪”向董笑吟吟的点头,看着眼前满脸红光的孙萌萌。

    孙萌萌的长相是那种恬静型的,外加爱笑,特别是笑的时候,给人一种幸福的感觉,眉眼弯弯,一看就是特别有福相的女孩!

    向南见老爸跟孙萌萌在那热火聊天,完全把自己当透明人了,不由开腔:“爸,你怎么认识孙萌萌?”

    向董转过头,没好气瞥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随后转过头,冲着孙萌萌笑呵呵的说:“萌萌是你老爸战友的亲侄女!”

    “哦”向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萌萌,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向南!”不管自己心里是如何的对自家儿子失望,但是面对外人,特别是面对孙萌萌,向董还是非常给向南面子,很郑重的把他介绍给孙萌萌。

    “呵呵,伯父我和向南早就认识了!”孙萌萌满眼带笑,礼貌的回道。

    “哦,你们早就认识?”向董有些意外,先前其实他就有打算把孙萌萌介绍自己几个儿子,但是至从上次吃过饭就再也没见过孙萌萌,外加过年时期工作比较忙,就给忘了,没想到他们两个不用自己介绍就事先,这似乎昭示着什么哦?

    “呵呵,认识就好,认识就好,萌萌什么时候有空,伯父请你吃饭!”向董笑呵呵的邀约孙萌萌找个时间吃饭。

    “呵呵,伯父,还是让我请吧!你前面帮我这么多忙,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孙萌萌嘴角漾着一抹淡笑,温声的感激道。

    “呵呵,小事一桩,别老言谢,到时候伯父给你电话!”其实向董心里已经有自己的盘算。

    “好,伯父,那你们先忙,我先回家了!”孙萌萌知趣的跟向董道别。

    向南还没来得及跟孙萌萌搭上话,她就已经离开,看老爸看她的神情,要是被老妈看到的话,肯定会吃醋一番,那眼底是藏不住对孙萌萌的喜欢啊!

    待孙萌萌前脚一走,就听到身后传来向南的抗议声,孙萌萌忍禁不俊的大笑起来。

    唉,这么大的人,而是还是男人,还被老爸揪耳朵,这到底是犯了哪条家规门禁啊!

    不过,今天向南被这么一揪,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在孙萌萌心里,他那牛郎身份得到了重新审视。

    孙萌萌回到家后,客房的门还紧紧闭着,不用猜师妮可肯定还在睡大觉。

    孙萌萌径直走进主卧,把门一关,将身上的运动服脱了下来,一丝不挂,光溜着身子的走进浴室洗澡。

    许烨磊一大清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拿着车钥匙,直奔停车场,开车狂奔回市区。

    开门进来,屋内静悄悄的,两扇卧房的门紧闭着,看来两个丫头都还在睡觉。

    许烨磊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直接走到主卧门口,大手一拧,门锁住了。

    就两个女人在家,睡觉还锁门,搞啥名堂啊?

    许烨磊不得不再次充当万能的开锁师傅,几秒后,主卧的房门就被他给弄开了,目光迫不急的往床上看去。

    只见,床上未见佳人的影子,旁边的椅子上倒是放着一套运动服,还有孙萌萌刚才脱下的内衣内裤。

    耳朵听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许烨磊的目光立马朝浴室的门看去,不由伸手关上房门,还直接来个反锁。

    许烨磊快步的往浴室门口奔去,大手搭上门把上,轻轻一拧,稍微开了点门缝。

    浴室里面笼罩着橘黄色的柔光,给人一种温馨朦胧的感觉,但此时,却又多了一丝暧昧,因为孙萌萌正全身光溜溜站在花洒下淋浴。

    那线条优美,妖娆似水的芊芊玉体一览无遗的落入许烨磊的眼中,即使只是后背,也让他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一股热血直直的冲向下身的某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