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众所周知
    “向南哥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长得那么帅,一般的女人见到你都恨不能吞你入腹。那样肤浅的女人,相信你也见多了,见怪不怪了。但是不是所有女人都这么肤浅,这么**裸地表达情感的。还记得吧,我姐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个两眼放光啊,那个矜持啊。想想,是不是?”孙贝贝口绽莲花,费尽心思地对向南循循善诱。

    应该说,这个被宠坏的娃是做事是很有谋略,天生就是个祸害。为了让向南相信,甚至都能列举让人无法怀疑的例子。

    她的这一番话,又对比,又是实情举证,把向南捧得尾巴都翘上天了。

    向南想了想,早上和孙萌萌的邂逅时,她含羞带笑的样子清新可爱,现在感觉似乎是有那么点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向南觉得确认被孙萌萌喜欢,心里竟然有点异样的欣喜,说不出是兴奋还是激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心里沉闷的时候见到她的一瞬间,被她的清新如氧的样子触动了。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得开快点了,要是迟到了,向老头又会拿这破事来做文章。tqts。

    “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告诉我孙萌萌喜欢么?行,现在我收到信息了。我现在有事,回头再去医院看你。”

    向南准备收线,孙贝贝一听急了,赶紧叫住他:“向南哥哥,等等。”

    “还有什么事啊,大小姐”向南看了看表,他皱了皱眉,就要迟到了。本来就是掐着时间出发的,接孙贝贝的电话,放慢了速度,满想到这一聊就没个终结。13222

    重量级人物啊,老爸都不敢得罪,给他十个胆也不敢放人家鸽子。

    向南有些急了,随便应付着孙贝贝。

    “向南哥哥,你也太不关心我了,我早出院了,你都不知道”孙贝贝不满地撒着娇,她听出了向南有些心不在焉了,最重要的话还没说呢,一定要说给向南听,得想方设法地留住电话。

    于是又用割掉的盲肠博取一点同情,用着伤心又委屈的口气埋怨着。

    “哦对不起。怎么不养好了再出院呢?”向南本来准备掐断电话的手,听到孙贝贝这么说,心里有些歉疚,又收回了手。

    毕竟是发小,那是当亲妹妹一样疼得,她们这么多年没有见面,她在异乡生病,他没多加照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我被恶魔抓回来军训了,你没帮我灭了他们,我又被抓回地狱,继续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孙萌萌闷闷地愤愤地说,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控诉,没有一点演员的台词。

    “是孙伯伯的命令吧。唉,我们真是同为天涯沦落人,都搭上这样一个军阀父亲。我也快被我们家老头压迫得快要起义了”向南抬眼看了看表,天!到点了,自己还在马路上龟爬。迟到太久,重量级人物要是等得火了,那就不是简单的投诉问题了,搞不好自己的“饭碗”都被端了。

    “贝贝,不好意思,现在真没空跟你多聊了,我赶时间啊,姐姐这次原谅我吧!等我忙完了给你回电话,陪你打个三天三夜给你赔不是。”

    “你能有什么事,不就相亲么?说得跟国家主席出席金砖会议一样紧张。”孙贝贝这个人精真是一语中的,仍纠缠着,不达目的不罢休。

    “向南哥哥,不是我说啊,你这样千辛万苦地挑选,多累啊,挑花眼也挑不到一个合意的。真心想要找个能对上眼的女人结婚,还不如捡个现成的。你看我姐多好一个人啊,秀外慧中,又温柔又可爱,可就是有一点不好,性格太闷骚了”

    孙贝贝在努力地措辞,说着说着,发现自己嘴巴没把门,有些刹不住车,把老姐的老底都抖露出来了。

    啊——千万别被她知道,不然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唉——许恶魔,你真是把我逼上了绝路了,连我姐都被我给出卖了。要不整出一点动静,实在对不起我现在冒着被记大过的危险,偷偷摸摸地打电话破坏人家的相亲。

    反正是陈年旧事,她们姐妹两还经常拿来做谈资,说说也无所谓,只要不被老姐知道就行。

    孙贝贝心想,真是悲催的,自己怎么就当了一回叛徒了。

    唉,不管了!

    姐姐,对不住了

    孙贝贝为了唆使向南追孙萌萌用了一个杀手锏!

    女人疯狂的时候,干的傻事,最后回过头来,除了悔断肠子还是后悔不已

    她不知道自己找一个电话的影响力,要是知道,打死她也不会这样胡说八道

    “向南哥哥,你有空的话,可以多给她打打电话嘛,约她出来玩,我相信你一定也会喜欢上她的”孙贝贝又继续忙乎着保媒拉纤,她的这一番话即便不能立马见效,但也不知不觉让向南的大脑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那就是他确信孙萌萌真的在暗恋他了。

    “恩,好的,我会考虑的”向南听得有些诧异,她没想到那么一个阳光灿烂的女孩,会这么痴情,又这么害羞。

    突然对孙萌萌产生了兴趣,向南就会试着去了解一下这个女人,反正同在一个小区,他们有的是机会碰面。

    “向南哥哥,你要把我好时机哦。有了进展跟我汇报,我会无偿提供线索和服务”孙贝贝终于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终于长呼了一口气,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就等着给许恶魔收尸啦!

    “好的,我勉为其难的尝试一下,还有贝贝,我现在有事先不跟你聊了。有空再聊”向南不忘使命,赶紧匆匆挂了电话,踩着油门,飞一般地赶往相亲的目的地。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刚打完电话,把手机藏起来的时候,宿舍门就被推开。

    这批文艺兵集训时的临时班长李婷,端着病号饭进来,笑吟吟的对孙贝贝说:“贝贝,饿了吧,给你打了一份病号饭,快起来刷牙,吃早饭吧!”

    李婷以为孙贝贝睡到现在,催促她起来,把饭放到桌上。

    孙贝贝闻到饭香,这才发觉自己饿了,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谢谢,班长!”

    李婷一阵错愕,有些惊讶的看着孙贝贝,以前孙贝贝从来没叫过她班长,都是直接称呼她为李婷,就是到昨晚睡觉前,孙贝贝还这么叫她,可今天这是怎么啦?

    “怎么啦?班长,你今天很奇怪唉!”孙贝贝见李婷愣愣的盯着自己,不由奇怪的问道。

    “你才奇怪呢?你竟然叫我班长,贝贝,你没发烧吧?”李婷伸手摸了摸孙贝贝的额头。

    孙贝贝一把将李婷的手给拨开:“没病?好着呢!只是”孙贝贝顿了顿,看着李婷,面露歉意,“只是以前太自我了,你们却一直都包容着我,在医院躺着的那几天,我发现,原本毫不在意的东西,现在却变得额外珍贵!”

    其实孙贝贝这番话,半真半假,掺杂着些许的演习成分,但刚才看到李婷帮她打病号饭进来,她的内心还是小小的感动一把,也算是真情流露吧。(昨晚吃饭的时候,李婷还不知道孙贝贝已经回来,所以病号餐是从今早开始,让炊事班准备的)

    “呵呵,贝贝你千万别这么说,快去洗漱吧!”跟孙贝贝同龄的李婷至从当上班长后,明显成长很多,至少不像以前那么自我,那么自私,懂得关爱战友,懂得帮助战友。

    “我洗漱过了,刚才还去前面那栋白楼打扫卫生呢!”孙贝贝为了让自己渐渐融入集体,也试着打开心扉,不在那么骄横,变得平易近人起来。

    “哇,真的吗?那栋办公楼可是禁区唉,我们文艺兵里没有一个人上去过!你竟然这么幸运,真是羡慕啊!”尽管是因为打扫去那栋楼,但是李婷还是称羡。

    孙贝贝心里摇了摇头,唉,都是一帮被特种兵迷傻了的姑娘啊!

    算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孙贝贝拉过椅子,坐下来开始吃她的病号餐,病号餐果然比平日里伙食好一些,多了鸡蛋,火腿,还有瘦肉。

    估计是干活累饿了,孙贝贝狼吞虎咽起来。

    李婷见孙贝贝吃的这么香,没有前面每次用餐就会嘴贫的调侃军队的伙食堪比猪食这些话,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看来住院回来的孙贝贝真的变了一个人。

    “贝贝,你好好休息,我得回训练场了!中午见!”李婷看了一下时间,笑笑的对孙贝贝说。

    埋头苦干的孙贝贝,满嘴塞满了饭菜:“谢谢班长,中午见!”

    李婷走后,孙贝贝继续把那病号饭吃个底朝天,好久没有这么饥饿了,像个乞丐似的,吃完饭,连饭勺都拿来舔一舔,回味一番。

    吃完饭,孙贝贝把饭盒拿去洗干净,随后坐在床头,开着冰冷的铁床架开始发愣,许会,又把藏起来的手机给翻了出来。

    想上上网什么的,可是想了想,又给放了回去,这里是特种兵的驻地,在进来的第一天上的政治课就是保密原则,这里的一切,任何一件事都是秘密,绝对不允许对外宣传。所以孙贝贝到现在都只跟孙萌萌说许烨磊在部队,就是一个天天折磨士兵的恶魔,没对她透露他就是天朝七大军区里n集团军特种大队赫赫有名的中队长——士兵眼中的魔鬼,战友口中的狐狸,女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

    手机只能在关键的时候用用,要是太过频繁,铁定被抓到,孙贝贝深知军人被处分的利害,所以没敢过分贪玩,很自觉的将手机藏了起来,以备有时只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床板,无聊的躺到中午,看吃饭时间到了,主动下楼去食堂吃饭。

    吃完饭,跟着自己文工团的战友一起回到宿舍,因为训练大家都很疲惫,一回到宿舍都倒下就睡,每一个理她的。

    唉,孙贝贝又只好在床上窝了一个半小时。

    两点起来后,大家也都走了,又剩下她一个,憋的实在忍不住了,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于是孙贝贝去了特种大队的办公楼瞎晃,门口的士兵,见到她,伸手将她拦下:“对不起,请禁止入内!”

    孙贝贝愣了一下,明媚的眼睛看了门口的士兵一眼,好像不是早上放她上去打扫的那位,于是说:“我是特批的,可以进去!”

    “谁特批的?”士兵一板一眼的查问。

    其实士兵认识孙贝贝,驻地至从来了女文艺兵后,士兵们的世界多了很多色彩,特别出尽风头的孙贝贝更是众所周知。

    “许烨磊中队长!”孙贝贝理直气壮的报上许烨磊的名号。

    “对不起,我没接到相关通知,不能让你上去!”士兵利索的回她。婷时婷说。

    唉,这人怎么这么死板啊!早上那士兵看见自己,随后跟她说是许烨磊让的,立马就放行了,他倒好!真是死板的臭男人,臭特种兵!

    “你请回吧!”士兵面无表情的说。

    “你”孙贝贝一时之间没控制住自己,又开始犯她的小姐脾气。

    这时,刚好路赢也往办公室去,在门口看到孙贝贝站在那指着士兵,不由笑着打趣道:“什么事让我们的军花这么生气啊?指着人家的鼻子骂啊?”

    孙贝贝见到路赢,立马收回手指,把手举起起来,敬礼大声道:“大队长好!”

    听到这句,路赢不由笑了起来,这野丫头以前见到自己都称他为路叔叔,今天却改口,称他为大队长。

    这倒是稀奇啊!

    “我没有——”孙贝贝大声道,刚才不过幸好及时跟收住了,没骂出后面的话。

    路赢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站岗的士兵,士兵紧跟着帮孙贝贝澄清:“大队长,她没有骂我!刚才她只想上楼,不过我没收到上面的指令,所以没有放行!”

    “呵呵”路赢听完笑了笑,“你想上去做什么啊?”

    “大队长,我一个人在宿舍闷得慌,想过来看看我们军区部队日常是怎样工作的,想进一步了解、认识和认知,以备后期文艺表演时能演绎的深刻逼真一些!”孙贝贝脑筋灵机一动,为自己找了很好的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