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实施计谋
    许烨磊和谢铁军、师达树一干人等,刚出操完,回宿舍换了套衣服往办公楼走去。

    当许烨磊的脚跨到三楼时,看到一个辛勤劳作,默默无语,瘦弱纤细的背影,正背对他们几个。

    谢铁军和师达树看到孙贝贝在拖地,不由一愣,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师达树指了指走在前面的许烨磊。

    哦,原来是队长的主意!谢铁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从昨天就在担心,孙贝贝接下来的训练。

    三人往孙贝贝的走去,孙贝贝听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犹豫要不要转过身去,因为刚才听到楼下传来的声音,就知道是许恶魔和谢恶魔几个。

    犹豫间,孙贝贝最终还是转过身来,刚好许烨磊他们三个也走到她面前。

    一时间,8只眼睛相对,瞬间交火。

    孙贝贝冷冷的看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许烨磊,随后视线掠过许烨磊的脑袋,看向他身后的谢铁军和师达树。

    孙贝贝把扫把放在一旁,两腿稍息,身子笔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红唇微张:“师教官好!”

    这一句‘师教官好’把三人给愣住了,此刻,这个丫头片子看上去蛮有军人的样子的吗!

    但是为毛她没跟中队长许烨磊问好,而是直接跟师达树打招呼呢?

    孙贝贝扫了许烨磊一眼,瞬间把手放了下来,没有一丝一毫跟许烨磊找招呼的意思。

    谢铁军和师达树百思不得其解,而许烨磊精锐的目光轻轻扫了孙贝贝一眼,她眼底那股倔强一览无遗被许烨磊给看穿了,知道她是不会跟自己打招呼的,所以非常的识趣,径直往办公室走去。

    “队长——”谢铁军见许烨磊进办公室,看了孙贝贝一眼,也紧跟着进去了。

    留下师达树一个人在那,和孙贝贝独自相处。知己知好。

    “恩,孙贝贝同志好,在打扫卫生是吗?”师达树心里甭提多开心了,孙贝贝竟然唯独和自己打招呼,充分显示自己得人心的一面。

    自己面前这两位,名声真的不如他,唉,没办法,太没人性,让人生恨啊!

    “是,师教官,事后请你检阅!”孙贝贝一本正经的回道。

    “好,辛苦了!”师达树像是好不容易当上小领导的人似的,得瑟的摆起官腔。

    “是,师教官,你要是没其他吩咐,那我继续了!”孙贝贝非常配合的让师达树过足小领导的瘾。

    “好,注意身体!”师达树充分的借此机会在孙贝贝面前展示自己人性的一面,关心道。

    “谢谢师教官的关心,我会注意的!”孙贝贝目不斜视的看着师达树。

    被这么漂亮的女孩肆无忌惮的盯着,师达树是又得意又有些羞涩起来,冲着孙贝贝嘿嘿一笑:“那我先走了!”

    说完,师达树满脸惬意的往办公室走去。

    一进办公室,师达树走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两手撑着桌子,得意的在那嚷嚷:“谢铁军,你刚才也看到了吧,我,就是比你得人心啊!”师达树又开始在他们面前自恋起来。

    谢铁军抬起头,看了师达树一眼,明显不服:“呸,得人心个p!”

    “看看,人家不待见你,就嫉妒了吧!”师达树不知道孙贝贝今天对自己的态度怎么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但是不管如何,刚才孙贝贝对自己的尊敬,的确让他暗爽一把。

    “滚!”谢铁军没好气往师达树的脸上丢了一只笔过去。

    师达树灵敏的接过笔,嘴角扬起一抹得意:“哈哈哈,这种感觉真棒!”

    “别自我感觉太良好!”许烨磊抬眼,锐利的目光向他扫去,性感的嘴唇亲启,直接向师达树泼了一盆冷水。

    “嘿嘿”师达树面对许烨磊,完全不敢得意忘形,冲着他嘿嘿一笑,没敢再吱声,坐了下来。

    因为大家都知道昨天孙贝贝被许烨磊骂哭的事情,估计这丫头今天‘变性’,应该跟昨天的‘骂’有很大关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拖着一身疲惫回道宿舍,这个大小姐这大一早干的活比她从小到到大的总和还多,一时心里五味繁杂,所不出的心酸,道不尽的委屈。

    孙贝贝看着周围一成不变的绿色,绿色的衣服,绿色的被子,绿色的床单,绿色的架子床,连窗帘窗框门框都清一色单调的绿。

    本该充满希望的绿色,在这样如地狱一般的军营里,军绿绿得她心里一片黯然,其他人都还没回来,宿舍里静悄悄的。

    孙贝贝胡乱地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些天的遭遇,感觉她高傲的自尊从轻飘飘的天上突然掉到地下任人践踏,一时难以消受。

    水灵灵的黑眸就快凝成泪滴,孙贝贝倔强地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让委屈的泪水回流。

    她从小就是个性张扬特立独行的一个女生,最看不惯女人遇事就哭哭啼啼。

    可是现在自己却连着两天眼睛都冒水不止。

    她快恨死许恶魔了,昨天被他骂得大哭一场,现在又控制不住泪流。

    一时间越想越委屈,越想对许烨磊这个比她老子还更加冷酷地践踏自己内心恶魔,越加愤恨。

    啊——许恶魔,此仇不报非君子!

    孙贝贝刚才还软得快要破碎的心随着报仇雪恨的信念一下又坚定起来。

    刚才还泪汪汪的美眸,一会又阴转晴,放射着火一样的热力。

    军队是许恶魔的地盘,自己奈何他不得,但是,聪明如孙贝贝一下就抓住许烨磊的软肋,我不能整你,叫让姐姐来修理你。

    哼!昨天搭他的车,他在电话里把老姐叫得那么亲密,还叫表妹照顾表姐。

    如果换一种场合,两人换一种身份,听到姐姐的男人那么疼她宠她,孙贝贝一定会给他发个奖杯。

    现在则不然,对于这样的恶魔,即便不能拆了他和老姐,也一定要狠狠地恶心他一把。

    孙贝贝从背包的夹心层摸出了手机,非常得意地甩了甩。

    昨天上缴了手机,但是,她是有备而来的,早在军训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工作,手机和卡都暗地备了几套,通讯录、游戏软件,都一一备份好。

    她才不会傻乎乎地与外界完全隔绝,让自己的大脑在单调中变傻变痴呆。

    孙贝贝拨了孙萌萌的电话。

    可能因为是陌生的号码,电话等了好一会才接起。

    “喂,老姐,怎么半天都不接我的电话”孙贝贝一张口就带着撒娇,委屈的声音不满地对着手机哭诉起来。

    “啊——是贝贝么?怎么哭了?”正要准备吃早餐的孙萌萌听道孙贝贝带着鼻音的话,微微一愣,有点不确定这是不是她。

    这丫头是在哪啊,怎么哭过的样子,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在电话里听到她的哭腔,一时又是心疼又是着急。

    “恩,姐,你也不关心我,任我自生自灭么?”孙贝贝酝酿一下情绪,赌气的跟孙萌萌撒娇。

    “臭丫头,瞎说什么啊,你不是归队了?怎么可以打电话?这是谁的号码啊?”孙萌萌非常意外接到孙贝贝的电话。

    在白天,孙萌萌连许烨磊的电话都没接过,那贝贝一个军训中的小兵,怎么可以携带通讯工具呢?

    难不成她逃走了?当逃兵好像要被送进军事法庭的!

    “贝贝,你在哪?不会是私逃出军营了吧?那可是违法的!”孙萌萌对着这个陌生的号码充满了忧虑。

    “没有啦,我才不会这么傻呢!”孙贝贝听出孙萌萌的担心,连忙解释。

    孙贝贝她当然知道如果没有请假,私自离开部队,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所以不可能干出那傻事。

    “我还在这鸟不拉屎的军营啊,因为病刚好,有伤口不用军训。我们一进入军营通讯工具都上交了,这个是我备用的通讯工具。想姐的时候方便打电话给姐啊!”孙贝贝继续道。

    “切,我还不了解你么?你这丫头耐不住一刻的寂寞。所以不要以我为借口,为自己犯错误无组织纪律找理由。小心我揭发你哦!”听到孙贝贝的解释后,孙萌萌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姐,我的亲姐!你现在说话的口吻怎么越来越像那个许恶魔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恨许恶魔!你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他呢?他一点都没把你放在心里,一点也不看在我是你妹妹的份上,把我往死里骂。昨天他一到部队,就是这样照顾他的小姨子的,把我照顾得好伤心,照顾得豪豪大哭”孙贝贝不满地埋怨着,投诉着,带着哭腔的声音,幽幽怨怨,越说越悲呛,让人听了似乎看到了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不由得好生心疼。

    孙萌萌突然想到昨晚许烨磊提前给他打的预防针,他还真是料事如神啊,果然,这个丫头想着法子跟自己哭诉来着。

    如果不是他先透了风声,这会听到自己最爱的堂妹说的这么伤心这么委屈,一定会对他破口大骂。

    一时间,孙萌萌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孙贝贝。

    她知道这个表妹一定是犯了什么事才会让许烨磊狠厉地批一顿。

    “贝贝,别哭了,你一直都很乐观的,别伤心了啊。告诉姐是怎么回事,如果他真的做得太过分了,我帮你骂回来”孙萌萌顺着孙贝贝的话宽慰着她。

    昨晚许烨磊没有说他对孙贝贝说了什么,现在孙贝贝这么一投诉,她也很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吵了什么,会吵得这么凶。而孙贝贝呢,是希望姐姐听到自己心里的委屈,立马就为自己出头,会说不理许恶魔之类的话。

    可是孙萌萌并没有如她预期的异样宠溺地护着她,让孙贝贝的心里不由有些失落起来,许恶魔对她说的那些话,太伤她自尊了,她根本没法说出口。

    “姐,许恶魔凶人的时候真的太可怕了!你现在跟她还在情意绵绵,没机会领教。你不知道他骂人根本不管你是男是女,不给你留一点余地,一定要把人的自尊骂得连猪狗都不如,还要踩在脚下狠狠地践踏碾碎。你要真的跟他在一块,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连我这么坚强的人都被他骂得在众人面前留着眼泪,真是无法想象,哪天你们要真的结婚了,他凶你一顿,你还活得下去么?”

    孙贝贝一口气把自己的怨愤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她就要姐姐听了难受,同情她,然后对付许恶魔。

    “怎么把我也扯进去了?许烨磊真有你说的这么可怕么?你到底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会让他那么狠地对你啊?”孙萌萌一时间无法把对她温柔无比的男人和孙贝贝口中的投诉对象对上号。

    在情感上,孙萌萌更愿意相信她的男人,相信他在工作的时候行事一定有他的理由,相信他所说的都是为了孙贝贝好。tqts。

    至于这个表妹,孙萌萌知道这个带刺的丫头,也许真的被伯母宠上天了,从小到大过得太安逸,没吃过苦头,心里的承受能力也许会弱一些,她说的话多少会有些夸大的水分。

    不过,此时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好多说什么。

    “反正他说的话就是很难听,我都说不出口”孙贝贝被孙萌萌问得不知道怎么说,这次她真的有些伤心了,姐姐并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地袒护自己。她没想到孙萌萌会那么信任许恶魔,信任他胜过自己。

    “姐,对于男人要多了解他,知道他的各个脸面”最后投诉无门的孙贝贝只能这样用关心孙萌萌的口吻提醒着她,要提防着许恶魔。

    “恩,我知道。你照顾好自己。以后有空可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许烨磊在部队都干了什么”

    孙萌萌的一句话,让孙贝贝彻底郁闷了,说了半天,老姐竟然把她当做是他们之间的传递信息的邮递员,而根本不管邮递的是炸弹还是细菌。

    “算了,我现在是没人爱的孩子,不跟你说了”孙贝贝非常非常郁闷地挂了电话。

    原想打电话给姐姐,好恶心一把许恶魔,只是没想到姐姐早就被他迷惑了,被爱情冲昏了头,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死活。

    郁闷!郁闷!啊——真是郁闷死了!

    孙贝贝就像一头暴躁的驴子一样,摔了手机,双腿在床上乱蹬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气得要呕血,连最疼自己的姐姐都被许恶魔蛊惑得跟自己离心了,再也不能对她随叫随到,然后不管多么离谱的事情都帮衬着自己

    呜呜许恶魔,恨死你了!骂我不算,还把亲姐给拉拢过去了!

    孙贝贝在床上哀怨不绝,搜肠刮肚地想着怎么对付许烨磊。

    突然,皱成一团的小脸,像一朵含苞的花,怒放开来。

    孙贝贝想到了向南,顿时兴奋起来。

    之前打错了电话,跟向南说老姐暗恋他,现在将错就错吧,也许错误的种子也能开出一朵奇葩。

    许恶魔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跟向南拼,你什么都有,唯独没有爱情最需要的时间。

    你能让我一招致命,我也能逮住你的七寸,让你喘不了气。

    于是,孙贝贝紧接着拨通了向南的电话。

    “喂,向南哥哥,好想你啊!”孙贝贝一副奸计得逞地怪笑着,嘴里叫着向南那叫一个甜啊,都能滴出蜜糖来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在跟男朋友发嗲呢。

    “恩?贝贝么?你这丫头,确定今天脑子没抽风,没打错电话”

    向南正开着车前往相亲的路上,今天刚发“工资”,相亲工作自然得积极点,据说今天来的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老妈一到早特地跑过来悬赏,千叮嘱万嘱咐叫他认真对待,出了纰漏有他好果子吃。

    哎,这是找结婚对象么?这样能找到厮守一生的伴侣么?向老头简直就是逼宫,想要他进公司接班,也用不着用这么俗的套路啊。

    不过,对于这样的工作,他一向举重若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后都能把美女或恐龙一一逼回。

    “向南哥哥,你说什么呢?我现在很正常,非常正常!”孙贝贝深怕向南把她电话给掐了,立马表示自己此刻没疯。

    “哦,正常就好,说吧,什么事?”向南此刻的心情非常好,所以口气也充满了愉悦。

    “向南哥哥,我是想跟你道歉,所以才打这个电话,上次在医院,可能是刚吃完药,脑子有些错乱对你胡乱说了一通,真是抱歉啊!”孙贝贝先跟向南道歉,好为自己等会的话做下铺垫。

    “哦,原来那天你真是抽风了!”向南嘴角微扬,轻笑道。

    “嘿嘿”孙贝贝憨憨一笑,话题立马来个转折,“不过我那天说的话,也不全是胡说啊!特别是我老姐喜欢你那件事,是认真的!”说完,孙贝贝自己捂着嘴巴,在那偷偷直乐。13222

    “不是吧,你不会又抽风了吧!”向南对孙贝贝的这句话,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今早还跟孙萌萌一起跑步,好像有那么一点那个意思,但是又不能很确定。

    “向南哥哥,难道我的话你都不信?”孙贝贝见向南怀疑自己,嘟着小嘴撒娇道。

    “不是不信,而是这种事当事人没有亲口对我说,还是当着不知道为妙?”其实向南此刻心里特别得意,被女人暗恋,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避免不了的产生自我膨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