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各怀心思
    “老婆”还没等孙萌萌回应,耳边就传来许烨磊那低沉性感的嗓音,听了让人一阵迷醉。

    比起下午在办公室尖酸刻薄的训孙贝贝,这声音柔的让人骨头都要酥掉了,要是其他战友听到这声音,绝对只会有一个感觉——中队长变性了!

    “亲爱的”孙萌萌卷着被子,小脸溢满了幸福,甜甜的应着。

    “老婆,你和妮可相处的怎么样?”某男果然还是担心师妮可同学会把自己老婆给吓走,第一时间想知道两人的情况。

    “恩,很好啊,妮可挺好相处的,我们晚上还一起出去吃饭呢!”孙萌萌晚上和师妮可一起去吃了韩国料理,同为吃货,一拍即合,两人非常有共同话题,更加的惺惺相惜。

    “哇,这就好,我还担心那丫头不懂事,又惹你不高兴?”某男果然是个心疼老婆的主,深怕自己那个性格跋扈,鬼灵精怪的官二代表妹,趁自己不在想着法子整孙萌萌。

    “瞧你说的,好像我是个小心眼的女人似的!”孙萌萌嘟着小嘴,不服气道。昨天被师妮可气走,那是纯属意外。

    “呵呵,不是说你小心眼,是我那表妹鬼精鬼精的,你就多担待一下,让着她一点!”许烨磊轻笑道。

    “我是她表嫂肯定会让着她啦!”孙萌萌的眼底掩饰不住的开心。tqts。

    “表嫂?”某男听到这个称呼,不由抖了抖眉头,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是妮可自己这么叫我的,可不是我要求的!”孙萌萌的小脸微微红起,娇嗔道。

    “恩,还算那小丫头识抬举!”许烨磊满意的回道。

    “对了,那个我妈中午单独找你谈话说了些什么啊?”孙萌萌从中午跟许烨磊分开后就一直惦记着这事,当时送李笑梅去上班,很想问她来着,但是却没敢开口,深怕被李笑梅同志多了一个训斥的理由。

    许烨磊听到孙萌萌问她这个问题,顿了顿没有立刻回答她。

    “亲爱的”孙萌萌见他没应,又亲昵的叫了一句。

    “没什么,你妈妈就让我好好照顾你!”许烨磊轻描淡写的把李笑梅叫他禁止和孙萌萌发生性关系的事情给带过。

    这是未来丈母娘第一次嘱咐他的事情,他还是嘴上没门漏给孙萌萌听,依照她那性子,要是知道这事,肯定又要跟她妈妈闹一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好对她隐瞒。

    “可能吗?我不信?”孙萌萌持着怀疑态度,一点都不相信她妈会跟许烨磊说这话。

    “你这丫头,连你老妈都不相信,真是不像话!”许烨磊端着丈夫的架子训孙萌萌对李笑梅不尊重。

    “不是像话的问题,你都不知道,你走后,我跟妈在一起,她一直让我搬回去,所以你的话百分之百都是谎话!想必她是不是叫你劝我回家住啊?”孙萌萌在这事的见解还是很分明,很透彻的。

    “没有,她真的没对我说这些啊,再说我哪舍得你离开我们的家啊!”许烨磊对孙萌萌和她妈的关系,实在有些摸不着头绪,但还是对孙萌萌实话实说,让她别误会李笑梅。

    “真的没有吗?”孙萌萌继续追问。

    “真的没有,你别就此误会你妈啊!”许烨磊很坚决的说。

    “好吧,我相信你!”孙萌萌见许烨磊这么认真,顿时笑了起来,戏虐道,“唉,真是个好女婿啊,还没进家门就开始为我妈说话了,估摸以后我们家李笑梅同志肯定疼你不疼我了!”

    许烨磊听到这句话,心里是挺乐滋滋的,但是李笑梅那边

    唉,估计没这么简单啊!

    许烨磊怕孙萌萌对这个问题进行追问,立马转移话题:“老婆,跟你事先汇报一件事!”

    听到许烨磊说‘汇报’两字,孙萌萌两眼立马亮了几分,真的有种正式为人妻的感觉哦!

    “恩,你说!”孙萌萌开心的点头。

    “今天下午回来,我把孙贝贝给批了一顿,那丫头后面哭了!”许烨磊不敢把自己具体说的那些刺激孙贝贝的话,告诉孙萌萌,再次轻描淡写的带过。

    额——哭了?这会不会太严重了点啊!女自女啊。

    “她怎么啦?”孙萌萌好奇的问。

    “那野丫头太不可一世了,我好心劝劝她而已!”许烨磊说这话,明显有些心虚,但是他必须先把这事跟孙萌萌透个底,省的到时候孙贝贝在她面前告状的时候,老婆心里有数。

    唉——许中校的腹黑可是无处不在啊!

    孙贝贝被劝哭?许烨磊到底说了那些感人的话啊?竟然能把那个倔强到刀架在脖子上都不吭气的丫头给劝哭了!

    孙萌萌心里很是意外,不由打趣道:“亲爱的,你到底跟贝贝说了啥感人的话,不会跟她讲革命烈士牺牲的故事吧?还是**好不容易建立新中国啊?”

    许烨磊听完,在那嘎嘎直乐,老婆说话实在太风趣了!

    “笑什么啊?这世界上能把贝贝那丫头劝哭的,估计就属你一个了!”孙萌萌听到许烨磊那笑声,自己也乐了起来,对他佩服不已道。

    唉,希望孙贝贝千万不要在老婆面前告状,不然自己形象肯定受损。他对待工作是很严苛,看到孙贝贝那样子,她要是个男的,早就被他拉出去跑个几万米再回来训斥一番。

    “谢谢老婆夸奖,不过要是那丫头跟你告状,你千万要跟我口径一致啊!”某男的腹黑果真是无敌啊!

    “恩”孙萌萌点了点头,但还是来个转折,“亲爱的,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你得帮我好好照顾她才行,知道不?”

    孙萌萌虽然心是向着许烨磊的,但是胳膊肘还是往自家拐的。

    “恩,知道”许烨磊硬着头皮答应,心里在那祈祷希望孙贝贝下午被他这么刺激,从此能改邪归正,不要再让他头疼和操心。

    “亲爱的,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吧!”孙萌萌心里其实很想跟许烨磊就这么一直聊下去,可是一看时间已经快12点了,对于明早6点就要出操的人,这个点已经很晚了,不由心疼起他来,主动的催促他去睡觉。

    “老婆”某男倒是有些依依不舍起来,温柔的叫着孙萌萌。

    “恩”孙萌萌的心再次被这声老婆给融化。

    “亲一个”某男对着手机轻啄了一口,放佛这吻就落在孙萌萌那香甜的红唇上。

    孙萌萌听到那声音,小脸一片嫣红,也对着手机猛亲了一口。

    “晚安,好梦”许烨磊不舍得跟孙萌萌道晚安。13222

    “恩,晚安,你也是,梦里要有我哦”孙萌萌温柔的,甜甜的应着。

    不说还好,一说某男的下身的某处开始活跃、激昂起来了。

    唉,比起夜夜笙歌、同床同枕的情侣,孙萌萌和许烨磊这对正在热恋中的情侣的确有些苦逼。

    同城不同床,伤不起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果真猜中了,孙贝贝熄灯后,躺在床上,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跟孙萌萌告状,如何拆散他们,以报自己下午被他所践踏的一箭之仇。

    想来想去,只要自己耍一个非常简单的手段,就可以让许烨磊吃点苦头,那就是让其他的男人去追自个老姐,让他有个情敌,整日寝食难安才行。

    在n市,在b市,孙贝贝多的就是狐朋狗友,但是唯独亲姐孙萌萌生活的城市,没认识几个人。

    唉,咋办呢?

    不对,在s市还有一个熟人,而且就是一男的——向南哥哥啊!孙贝贝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眼睛立马闪过一丝幽光。

    没错,就是向南哥哥啊!外貌英俊,家世显赫,一点都不比许恶魔差!而且在人品上肯定比许恶魔好千倍万倍。

    怂恿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追自己的亲姐,多有看头,多有意思的一件事啊!肯定会把许烨磊那恶魔气的半死。

    哼哼——许烨磊我本想只在你和我亲姐的爱情里,加点调味品之类的东西,但是下午你这么不留情面,就休怪我不仁不义了,非得给你下点猛料才行。

    等着吧!我一定会有仇报仇,有冤抱冤,以解心头之恨!

    孙贝贝已经琢磨好,明天找个时机,偷偷给向南打电话,实施自己的计谋!

    许烨磊要是知道自己原本顺利的爱情随后会发生曲曲折折的故事,全是因为孙贝贝的此举,不知道会不会后悔下午对她所作所为!

    也许会,也许不会——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清晨,在玉景豪园锻炼路径,一群早起的老太太做完了柔力球操,边收拾着球,边交谈着四散而去。

    刚才还充满着活力的锻炼路径又归于沉静,只有几只鸟儿偶尔一声啼叫唱破清晨的幽静。

    每天这个时候,有个帅哥才迟迟出洞,他就是向南!

    不是他起得迟,实在是因为自己太帅了,太早去锻炼会影响那些健身的老太太的注意力。

    再有就是,他太闲了,老头子只给他一个工作任务——相亲,把一只“海龟”束之高阁,真的是很浪费人力资源啊。

    向南很是无奈啊,却又不敢忤逆老头子的意见。

    摊上一个军人出身手腕又强硬的老爹,可真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啊!

    今天一大早老头子就打电话过来大骂,问昨天怎么把某副市长的女儿相亲相得气跑了。

    最近相亲“工作”强度太高,一个月30天32场相亲会,是人都会累,他是有那么一点松懈,比较没那么积极,但是向南自认为没有迟到早退,已经做得够好了,怎么就那么多投诉呢!

    向南真不知道昨天那个眼高于顶的女人怎么就气跑了,他只不过是相亲相得心里疲惫了,不过是见到相亲的女人都觉得有点恶心了,但他还是很有修养地坐着,只是憋着不说话,不然,一开口绝对是胃液。

    向老头,别再施加强压了,要是到时候你儿子看到女人都胃疼了,看以后怎么给你传宗接代!

    一个帅气的男人带着满心的惆怅慢跑着,他的脚步声跟他的心情一样,迟滞沉重。

    一声清脆的鸟鸣叫后,寂静的锻炼路径响起了和向南的脚步不合拍的轻快声音。

    向南不由得抬起头沿着声音张望着,一个白色的身影携着鸟语花香款款而来

    孙萌萌因为许烨磊一夜温存后那一句‘不满她体力’的话,于是早早起来跑步,努力提高体力。

    爱情真是最好的美容产品,有了爱的滋润,孙萌萌的小脸那叫一个容光焕发啊,眉含情眼含笑,神采奕奕地迈着轻快的步子跑过来。

    孙萌萌带着朝阳的朝气和热力而来,让人看了不觉精神为之一振。

    向南想起前孙贝贝给他的电话,吵了他的白日梦,还听孙贝贝在那发神经胡说八道一番。

    看着越跑越近的孙萌萌,向南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孙萌萌时,她一脸乖巧地对着自己流蛤仔。

    还有一个非常可疑的事,以前锻炼的时候可从没看到过孙萌萌。

    现在的女人,有几个愿意放弃早上的懒觉起来锻炼的?能爬起来,那动力一定是男人!

    向南优雅地立在路中央,两手抄在运动裤兜里,一身闲适地看着停在她面前的女人。

    粉面桃花,明亮的眸含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娇羞,这个时候的孙萌萌让人感觉清新又充满着活力,就像在憋闷的屋子里快窒息时打开了一扇窗,呼吸到一股新鲜的氧气。

    向南只觉得从头到脚,脱胎换骨一般,不再感觉乏力了。

    向南心里嘀咕着,养眼的女人真是一剂良药!

    看来,他还有救,不会对所有的女人都感到厌烦。

    现在四目相对,都很诧异,各怀心思

    “好巧啊!又遇到你了!”向南嘴角一勾,释放了一道邪魅的笑容。

    向南忍不住地受孙贝贝话思维着,难道是,这个女人真的喜欢自己,为了接近自己,然后一大早起来和帅哥邂逅?

    “好巧!”孙萌萌看到拦路的向南微微吃惊,但很快又微笑着回应了他。

    也许是孙萌萌的内心充满了无尽的甜蜜,只是淡淡的一笑都掩不住心底的幸福,眉眼间的笑容清甜动人,远远地都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丝源远绵长的芬芳。

    向南感觉自己吸附了她的精气般,一下子也很精神了,不由得,又多看了孙萌萌几眼。

    “你每天都来锻炼么?”孙萌萌微笑地问着,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清脆动听,温柔又充满着活力。

    其实不用向南回答,孙萌萌心中都有答案。

    牛郎嘛,要保持身材,要保持在床上的体力,自然要勤快地锻炼身体!

    “是啊!没想到你也这么喜欢锻炼。”向南微笑着听着孙萌萌如夜莺一般的声音,心想,这个女人接近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自己已经被她取悦了,不介意以后每天都跟她一起锻炼。

    “一起跑吧!”向南非常绅士地邀请着,孙萌萌便跑在他的身后。

    两个人各怀鬼胎,一起绕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慢跑着,半小时后跑完一圈,准备分道扬镳。

    向南这一路跟孙萌萌边跑边聊,心情很好,自以为是地想给暗恋着他的孙萌萌一个安慰,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

    毕竟孙萌萌喜欢他这话不是她本人说的,向南觉得这个措辞比较麻烦些,还在酝酿时一眼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孙萌萌,你等我一下。”向南跑到与他背道而驰的孙萌萌跟前,留下了一句很突兀的话又跑了,把孙萌萌吓了一跳。

    不是吧,这牛郎这么博爱?跟自己跑一圈,然后就看上自己了?

    孙萌萌看着向南远去的方向,看到了一辆豪车,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正站在车旁满面笑容地迎着向南。

    哇,这个牛郎还真是被富婆包养啊!

    瞧瞧,那车真是豪华啊!孙萌萌即便不懂得车名,但看看那车身泛着的金属光泽,那种厚重感也知道一定价格不菲。

    能被这样一个身姿不错的富婆包养,这个牛郎泡女人的功夫铁定一流!

    孙萌萌本来不想等向南的,但是,也不知道心里是哪个好奇宝宝在作祟,还是忍不住地停下来看着不远处那一对男女。

    向南走到了女人的身旁,孙萌萌随后看到了证实她猜测的一幕,她看到富婆递给向南一张闪闪发光的金卡。

    里面一定很多钱吧!牛郎这么大早收到这么一大笔包养费一定乐坏了吧!

    果真,下一秒,就看到向南凑过去,亲了亲富婆的脸颊,搞得富婆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很幸福拍着他的头。

    随后,看到富婆竟然拿了张纸巾,一脸温柔地擦拭着向南头上的汗!

    不是吧,难道玉景豪园是二奶楼,包养楼?

    这样一对男女竟然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着这么亲密的勾当!

    孙萌萌瞪大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一幕。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得考虑劝许烨磊卖了这套房,换个地住,免得被周围的邻居污染。

    现在孙萌萌开始思考自己的问题,除了她和许烨磊爱巢居住的环境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向南干嘛叫自己留下。

    难道这个牛郎很有危机意识,在还没被现任富婆抛弃之前,先找好下一家?

    不好意思,向牛郎,本姑娘没钱,而且不收‘n手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