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九章 尖酸刻薄
    见许烨磊那冷漠表情和口气,孙贝贝原本立马开口想顶回去,但是许烨磊身上透出来的那股慑人的威力和不容置于的气势,让原本嚣张的她有些心生畏惧。

    孙贝贝抽了抽嘴角,满脸的不服转身走出办公室,关上门,重新敲了敲。

    “报告——”

    没回应!

    “报告——”

    依旧没回应!

    “报告——”当孙贝贝喊到第三句报道时,心中的刚被许烨磊给熄灭的小火苗又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妹的,许烨磊你就这么照顾我的吗?

    许烨磊你是想亲自来整我是吗?好啊!来啊,尽管来吧!

    “报告——”孙贝贝全所有为的愤怒,冲着门大喊一句。

    “请进——”里面传来许烨磊低沉的嗓音。

    孙贝贝听到命令后,推门,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进去。

    “报告,列兵孙贝贝报道!”孙贝贝将身子立的笔直,抬头挺胸,向许烨磊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毫不畏惧的看向许烨磊。

    许烨磊瞥了她一眼,一脸严肃,沉声道:“稍息——”

    孙贝贝将右手落了下来,一脸的桀骜不逊:“中校同志,请问您找我有何事?”

    看到孙贝贝那表情,许烨磊心里不由觉得好笑,这野丫头自尊心真是不一般强大啊!估计撕下那层倔强的面具,剩下的躯壳应该就没这么好看了。

    “找你来,是想跟你宣布,关于你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许烨磊知道以师达树温和有加的个性,肯定搞不定孙贝贝,他也不想孙贝贝继续在部队做出有损部队军威的事情,最后许烨磊主动要求,由他出面亲自驯服孙贝贝这匹野马。

    这可是堂堂的特种部队的中队长啊,竟然沦落成帮孙司令家收拾眼前这匹野马的最佳人选。

    “鉴于你身上有伤,暂时不要求归队训练,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月,你——每天只要负责这栋办公楼的走廊和楼梯的卫生打扫工作,还有大队长和我办公室!”许烨磊宣布孙贝贝接下来的负责的事务。

    额——打扫打扫这整栋办公楼?

    这栋楼虽不高,但也有6层,外加大队长和许烨磊的办公室,这工作量,对于这个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孙贝贝的确多了点。至少孙贝贝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对不起,我来部队不是来当老妈子的!”孙贝贝目不斜视的看着许烨磊,断然拒绝这项任务。

    “哦,老妈子?”许烨磊微微挑眉,嘴角露出一抹让人猜不透的笑意。

    “是的,我不是老妈子,所以打扫这种光荣的任务,我本人暂时无法胜任!”孙贝贝不逊的回道。

    “孙贝贝——”许烨磊听完这句话,大声的冲着她吼了一句。

    孙贝贝被许烨磊这声狼吼,瘦弱的身子不由抖了抖,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tqts。

    “这是部队,不是你家,不要你以为你是孙司令的女儿就可以为所欲为,说实话你要是没了孙司令这个老爸头衔,你——什么都不是!别给你脸,不要脸啊!”许烨磊黑着脸,言词非常犀利的对着孙贝贝大声斥道。

    听到这句话,孙贝贝立马来火,脱口而出:“中校同志,请你搞清楚,我没仗着谁,请你不要随便的污蔑我,和我的人格!”

    “搞不清楚的人是你吧,就你?少在我面前谈人格?你有吗?”许烨磊的眼底露出一丝鄙夷和不屑,“你有本事去问问你周边的任何一个人,问问他们心底对你是真的喜欢,还是大家一致认为你恶心,仗着家里,在他们面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你——”孙贝贝气的不行,但是却被许烨磊的气势给震住,最后嘴里只有憋出一个‘你’字。

    “千万不要自己是人民币,大家都喜欢你,说不定从心里真正喜欢你的人,一个都找不到!”许烨磊继续道,言词充满着刻薄。

    “许烨磊,你别太过分了!我的人格和自尊轮不到你来践踏!”孙贝贝被他践踏的一无是处,立马怒气冲天。

    “我这叫过分吗?”许烨磊耸了耸肩,“相比你那不可一世,我觉得我一点都不过分!试问一下,你一年下来,践踏了多少人的自尊,我想以你的交际能力,这数目应该不少吧!”

    “许烨磊——”孙贝贝不免叫嚣起来。

    “行了,别冲我吼,你不就那样的人吗?我可没说错一丁半点!”某男今天彻底将孙贝贝当成自己选拔的特种兵,完全一副刻薄嘴脸。

    “许烨磊——”孙贝贝眼睛蒙上一层雾水,声音带着一丝鼻音。

    “千万不要在我面前哭,我这不提供纸巾!”某男又来一句很无情的话。

    “许烨磊,你太过分了!我恨你!恨死你!”孙贝贝那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自尊彻底被许烨磊给击碎。

    “恨我的人多的去了,不差你一个!”许烨磊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唉,扶额啊!要知道,许烨磊可是恶魔老祖,每一年每一批进特种部队的士兵,都是由他亲自挑选,恶魔、屠夫、变态、刻薄、严苛、无情、绝情这些都是历届参加选拔的士兵们嘴上对他的形容,出现率最高的词。

    在选拔期间,他都是一副尖酸刻薄,无情无义嘴脸,天天讥讽他们,鄙视他们,践踏他们,不知道打压了多少自尊心极强的士兵,刚才对孙贝贝的这般言词还算温和的,她要是见过真正特种兵选拔时,那估计被会被气的直接跳楼。

    “还有,你要是真的接受不了打扫的任务,趁早给我滚蛋!省的大家看了觉得碍眼!”许烨磊最后扔一句重点的话出来。

    “许烨磊,你给我等着瞧,老子不会让你看扁!”孙贝贝的逆反心完全被许烨磊激起,含泪的眼睛狠狠的瞪着许烨磊,语气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是吗?那我拭目以待!不过我对你不抱任何希望!”许烨磊那锐利的眼睛像一把利剑,直直向孙贝贝捅去。

    “你等着瞧!”虽然孙耀武对她已经算是够刻薄了,但没想到跟许烨磊一比,那简直又是一个层次。

    许烨磊就是一变态,就是一个摧毁别人自尊和高傲的恶魔!

    许烨磊扫了嚎嚎大哭的孙贝贝,眉头微微皱起,自己从来只对男人这么刻薄,第一次对女人说这些话,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千万别破罐子破摔,不然他所做的一切,不仅白费反而害了她一生。

    希望孙贝贝骨子里,还有留着一丝军人后代那股不服输的意念,重新出发,迎接自己别样的未来!

    孙贝贝从中队长办公室出来,两眼通红,还不停的抹泪,每一个见她这样的士兵不由自主的愣了愣神,心里在猜想:孙贝贝这匹出名的野马难道是被中队长给骂哭了?

    中队长还真跟谢铁军一丘之貉,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

    孙贝贝完全不理会那些盯着自己看的士兵,心里不停的咒骂:好你个许烨磊,你等着瞧,老子一定证明给你看!

    还有,你妹的,还想当我姐夫,就冲着你跟我说的那些伤人的话,你等着瞧,我一定要把你跟我老姐给拆了!

    孙贝贝那颗被许烨磊践踏的一无是处的自尊彻底被激了起来,边抹泪边在心里发最狠、最毒的誓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转眼一天过去,夜悄悄来临——

    每晚临睡前抱着手机等电话是孙萌萌最幸福的时刻。

    两人约定每晚十点半通话,如果许烨磊没空,也会提前半个小时给她留个短信让她先睡。每一次打完电话,还意犹未尽,总要再发一条短信。

    “老婆,才挂完电话又想你了”

    “宝贝,要乖乖睡,晚安”

    “抱抱老婆”13222

    “抱着猛亲!”

    孙萌萌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手机里存着的,她都能背诵的讯息。

    许烨磊给她发的短信不多,但每一条被她当宝一般珍藏着。

    每一次翻阅着短信,孙萌萌总是细细地看着里面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情,想象着他发信息时温柔的眼神,似乎感觉他就在身边和她轻声细语,缠缠绵绵

    孙萌萌的心便暖暖地,甜丝丝的,她觉得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存在她的手机里,存在她的心里。

    想他的时候可以看看他的照片,想和他说话的时候可以看看他留下的只言片语。

    虽然聚少离多,他给她的爱,带着痛痛的思念,却别样的甜。

    毕竟是爱情高手,有时候她也会想,如果她和许烨磊像她笔下的男女主角天天都可以腻在一块,是否还能体会等待中的那般刻骨铭心的思念。

    也许能,也许不能。

    孙萌萌想她应该是庆幸的,她能感受到那样甜蜜,那样深沉的爱。起要起给。

    那次电话流完鼻血,孙萌萌给许烨磊发信息时看到白石灰,怕被他看了揍她一顿,连忙把他的名字删除了,想给他一个特别的称呼。

    想起她的军婚开篇题记“本不见三生情路,如何写姻司缘簿,愿身化千千尺素,倾魂为君书。”

    看着许烨磊的‘磊‘字上层层叠叠的三个石头,孙萌萌就在他的号码上编写了三个字:三生石。

    孙萌萌一直盯着自己手机屏蔽显示的‘三生石’,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此刻,她的“三生石”在呼唤她,孙萌萌按耐不住兴奋又甜蜜的心情,立马接起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