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八章 吆三喝四
    淡定,淡定,一定要用看待顽童的眼光对待这个小刺猬!

    谢铁军脸都绿了,他觉得自己只是按部队的规矩对她们军训,怎么就让人恨得这么咬牙切齿。

    孙贝贝不管他们沉下来的脸色,转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肚子上的伤口刚愈合,走路都要小心才不会拉扯刀口,只能弓着腰不敢太用力地提行李。

    刚才还是气焰嚣张的军二代,一走路就没法张狂了。

    “我帮你提吧!”师达树一向都懂得疼惜女人的,赶忙上前要接过孙贝贝的行李。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忙。”孙贝贝冷冷地谢绝了师达树的好意。

    谢铁军以前抓孙贝贝军训的时候,最恨无视军队组织纪律的孙贝贝。

    但是,因为自己的强硬训练,让她得了盲肠炎,要不是送得快,差点要了她的命。这个内心耿直的男人,一直都在内疚中,现在看到孙贝贝柔弱的样子,心里更是万分愧疚。

    于是,谢铁军直直的冲到孙贝贝面前:“我帮你提吧!”也不管孙贝贝是否答应,直接一把抢过她的行李。

    “啊——”孙贝贝的手被谢铁军突如其来的动作,拽的微微发疼,不由甩了甩,恼火的冲上前去,“谢恶魔,别猫哭耗子假慈悲,把包还给我!”孙贝贝凶狠狠的瞪着谢铁军。

    在军队敢当着教官的面称其为恶魔的人,估计全军就孙贝贝一人。

    真是胆大包天了!

    谢铁军见孙贝贝用这么凶狠的目光盯着她,心里有些发憷,停在那不敢动,气势明显变弱:“你你不是受伤吗?就让我帮你提一下吗?”

    师达树看了谢铁军一眼,这可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谢铁军说话这么‘娘’,心里不由觉得好笑,但同时也为自己以后表示强烈的担心。

    “孙贝贝同志,大家都是战友,应该互相关爱,就让我们帮你提包吧!”师达树对孙贝贝暂时采取哄的方式,希望能缓解剑拔弩张的气氛。

    孙贝贝转过头,横了师达树一眼:“师大叔教官,虽然我们是战友,但是我个人喜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请你们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好吗?”

    瞧瞧,这丫头片子,牙尖嘴利的,毫不领他们两个的情。

    师达树见孙贝贝称呼自己为师大叔,额头立马掠过三根黑线,有些尴尬,冲着孙贝贝嘿嘿一笑:“孙贝贝同志,我叫师达树,不是师大叔!”tqts。

    “我管你是大叔还是大婶,谢恶魔把包给我!”孙贝贝把目中无人这个词演绎的淋漓尽致。

    许烨磊那锐利的眼睛扫了孙贝贝一眼,这个野丫头还真把部队当游乐场了,竟然当着他的面对自己左膀右臂吆三喝四。

    简直就是无组织无纪律!

    “你们两个,跟她啰嗦这么多干嘛!”在一旁看着孙贝贝耍横的许烨磊终于按耐不住了,轻喝一句,“谢铁军,把包还她,这里是部队,不是走亲戚,用不着这么热情吗!”

    谢铁军见中队长许烨磊都发话了,哪敢不从,只好把包还给孙贝贝。

    许烨磊抬手看了一下表,随后抬眼看着孙贝贝说:“你——把行李拿回宿舍,整理内务,三十分钟来我办公室!”

    “哼——”孙贝贝瞪了许烨磊一眼,还冲他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提着行李往宿舍楼走去。

    唉,早知道就让那该死的谢恶魔帮自己提包的!

    爬回宿舍的孙贝贝满头大汗,把包扔在一旁,直直的扑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跟艳跟还。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孙贝贝转过头去,一看是隔壁宿舍的女孩,也是自己文工团的同事欧阳艳红。

    “贝贝,你回来了,身体有没有好点了!”欧阳艳红走到孙贝贝身旁,关心的问道。

    “艳红,帮我倒杯水好吗?我都快渴死了!”孙贝贝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询问,而是跟她要水喝。

    欧阳艳红连忙去给孙贝贝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孙贝贝从床上爬了起来,接过水杯,一口给灌了下去。

    喝完后,抹了抹嘴角:“谢谢!”

    “你还好吧?”欧阳艳红见她这般,再次开口关心她。

    “死不了!”孙贝贝的口气有些冲,明显带着怒气。

    欧阳艳红知道孙贝贝的家世背景,见她这么横,也习以为常了,于是笑了笑:“回来就好,你不在,大家可想你呢!”

    “谢谢大家这么惦记我!”孙贝贝顺了顺胸口的憋气,口气也缓和一些。

    “对了,你没去训练吗?怎么还在这?”孙贝贝见自己宿舍没个人影,不由奇怪。

    “哦,我来那个,跟教官请病假了!”欧阳艳红笑笑的说。

    额——什么时候教官变得这么好,连来例假也让请假?

    “教官?那个师大叔教官?”孙贝贝挑了挑眉头,想起刚才在楼下许烨磊跟他介绍师达树的那番话。

    “是,你住院后,谢恶魔就跟着下课,换了一个新教官,叫师达树,不知道你见过没,人长得很斯文,不过特别有才华,对我们的很好,很随和,现在大家都跟他打成一片!”欧阳艳红兴致勃勃的跟孙贝贝介绍起师达树。

    “哦,看来那师大叔还没成魔,还算是个人!”孙贝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打包行李回n市啊?”欧阳艳红试探的问。

    孙贝贝深吸一口气,对她摇了摇头:“不是,回来继续与这些恶魔做斗争!”

    “呵呵”欧阳艳红不由轻笑起来,“贝贝,你回来应该也累了,先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没这个好命!”孙萌萌仰头长叹一句,站起身来,“等会去会会谢恶魔的师傅,恶魔老祖——许烨磊!”

    “哇,真的吗?”欧阳艳红听到孙贝贝要去见许烨磊,立马羡慕起来,“贝贝,你不会是跟那个许烨磊在交往吧!”

    最近这些女文艺兵对特种兵的年轻中队长许烨磊,那是越发仰慕,越发关注,从而也开始到处收集有关许烨磊的一些小道消息,似乎听到过许烨磊和孙贝贝之间的风言风语。

    “你们你们”孙贝贝想都没想直接赏了欧阳艳红一个白眼,“真是佩服你们的想象力啊,就他,算了,本姑娘不屑,也看不上!”

    孙贝贝对跟自己同为军人后代的许烨磊真心不敢兴趣,所以口气带着浓浓的不屑,打死她都不会喜欢这些傻当兵的,不管长的有多帅,多神秘,在她眼里全是一堆只懂得训练的,只懂得服从上级命令,没有任何自我思维和自我意识的傻子。

    “呵呵,我就说说而已吗?不过你看不上,有的是人稀罕,跟你说,我就看上他了,你都不知道啊,许烨磊是那种让人越看越有味道的男人,这种男人可是我梦寐以求的男人!”欧阳艳红提及许烨磊就开始发花痴。

    唉,没办法啊,这么有名的军三代,而且还长的这么帅气,是个女人都想扑过去!

    “呵呵,是吗?”孙贝贝抽搐了一下嘴角,“不过别怪我事先没告诉你们啊,许烨磊她是绝对看不上我们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的!别浪费心思,省省力气吧!”孙贝贝心里外加一句,他现在可是我亲姐的男人,她未来的姐夫,你们这些女人就别再着发骚,发浪,意淫不已啦!

    “额——,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真的跟在他交往啊?”欧阳艳红不解的问。

    “不要让我再说一遍行吗,老子对他没兴趣!”孙贝贝白了欧阳艳红一眼,在她心里有些讨厌这群花痴同事,还没住院时,训练结束回到宿舍,这些女人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在那讨论许烨磊,直到谈论道熄灯之前,听得她耳朵都快长茧了,烦躁的很!

    “呵呵——,那贝贝你忙,我回宿舍躺会!”欧阳艳红听得出来,孙贝贝好像生气了,于是连忙打圆场。

    待欧阳艳红走后,孙贝贝把被自己刚才躺的起皱的床单和被子扯整齐,随后将自己的行李包塞进储物柜,门一关,下楼准备去会会自己那未来的‘姐夫’。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到了特种大队中队长的办公室里,孙贝贝稍稍整理了一下着装和头上的军帽,伸手敲了敲门。

    笃笃——13222

    没人回应!

    笃笃——

    还是没人回应!

    孙贝贝没再敲门,直接开门进去。

    正坐在椅子上,埋头看电脑的许烨磊,抬了抬眼,目光犀利的看了孙贝贝一眼,语气和表情很严肃的冲着她说:“出去——”

    额——孙贝贝愣了楞,不是他自己说三十分钟来她办公室见她吗?

    “不是你说要见我吗?现在叫我出去,什么意思啊?”孙贝贝口气依旧很横,挑着眉问道。

    “没人教过你,进上级的办公室,除了敲门,还要喊报告吗?”许烨磊那犀利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孙贝贝,面无表情的说。

    “繁文缛节!”孙贝贝哼了一句。

    “孙贝贝,这是部队,不是你家,我叫你出去,就立马我滚出去!少给我啰嗦!”许烨磊的语气冷漠的让人不禁觉得一阵寒气来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