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四章 投诉无门
    林爱英再次扯了扯嘴角,对着李笑梅点了点头:“好,弟妹,那个萌萌和许烨磊谈了多久了?”

    李笑梅想了想:“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大哥帮萌萌介绍后,他们俩应该就有联系吧!”

    额——林爱英听到这句,心里有些闷,有些堵,亲眼见过许烨磊后,她内心就开始对孙耀武埋怨不已,不,应该是咒骂不已。

    这么好的对象竟然竟然不给自己女儿,留给侄女孙萌萌,真是脑袋长包了!回去非跟他大吵一架才行,新帐旧账一起算。

    李笑梅没觉察林爱英脸色的异样,心情愉悦的往洗手间走去。

    其实李笑梅和林爱英这对妯娌关系一直还算不错,不过女人吗,都会有那么一点虚荣心,攀比心。

    林爱英不仅是军区医院的政治部主任,而且还是中将夫人。

    而李笑梅在审计局只是个处长,虽然她的志向绝对不是只限于处长这个职位,还想往更高处爬,但却没能如愿。原想通过孙耀武的情面,去疏通的关系,但是孙耀武为人历来都刚正不阿,从不插手,也从不涉及亲戚之间的工作上的问题,为此的李笑梅心里怄气了好一阵子。

    那时李笑梅心里就再想,要是自个老公是个中将,事情也许就好办许多,可是眼前都是已经无法改变事实。虽然她一路上是看着林爱英自个如何辛苦过来的,但是中将夫人的头衔却带给她无限的荣耀。

    所以当李笑梅得知大哥为孙萌萌介绍军人时,心情是有些复杂的,特别是听到男方背景后,一半是满意,一半是担心。

    满意的是,除了许烨磊家庭背景不错外,没想到他本人不仅帅气,而且还相传他的能力超群,萌萌要是嫁给他的话,以许烨磊的身世背景,以后有可能也是跟李笑梅一样,做个中将夫人,也许更高,上将夫人都有可能。

    可担心的是,就像刚才说的,她是一路看着林爱英自己一个人辛苦的带孩子,一个人辛苦的过日子,孙耀武对家完全不搭把手,军嫂在李笑梅心里就是一个受苦的代名词。(就爱网)

    女人嫁给军人的确是件辛苦的事,可是见到许烨磊后,特别是在餐桌上见到许烨磊不停的给孙萌萌夹菜,外加林爱英热心的表现,李笑梅心底的复杂似乎消减不少。

    两人上完洗手间后,回到餐桌,大家一起起身散席。

    “这些天一直麻烦弟妹,还有萌萌,今天这顿算是我请大家吧!”林爱英主动要求她来买单。

    “伯母,我来买吧!”在座就只有许烨磊这么一个男性,怎么可能让林爱英买单呢。

    “小许,你太客气了,以后我还得拜托你多多照顾贝贝呢,就让我买吧!”林爱英和许烨磊抢着买单。

    唉——照顾孙贝贝这事,许烨磊可不敢揽下这事,这野丫头,太难搞了,谢铁军那样铁面无私,毫无怜香惜玉的男人都被她气的够呛,自己要是上阵,估计得头晕。

    这就是所谓好男不跟女斗!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可是,现在局面似乎有些复杂,孙萌萌是自己的女人,孙贝贝也自然成了自己的半个亲戚,自己有能力接受这个交托吗?

    孙贝贝见许烨磊那迟钝的表情,不由咬着牙,横了起来:“用不着,妈,你少在着给我攀关系,我会用自己的实力向某人证明我绝对不是垃圾!”

    这句话,无疑就是冲着孙耀武去的。

    林爱英听了,皱起眉头,瞪了孙贝贝一眼:“臭丫头,小许又不是外人,还有你说话别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好不好!”刚才去洗手间知道孙萌萌已经正和许烨磊在交往,自然把他归纳为自家人的行列中。

    许烨磊听完孙贝贝母女的对话后,更是不知道进退,被承认是自家人,自然感觉很好,但是

    唉,算了,就当自己巴结未来大伯母吧!

    “是,伯母!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贝贝的!”许烨磊硬着头皮接下这令人头疼的孙贝贝。

    “好啊,那我就看你怎么照顾咯!”孙贝贝扬了扬眉头挑衅的看着许烨磊。

    “伯母,你们稍坐一会,我先去买单!”许烨磊见孙贝贝那表情,不知道要做出怎么样的回应,只好直接回避。

    林爱英见许烨磊这么有诚心,也就没在坚持了,不过许烨磊一离开,林爱英当着李笑梅和孙萌萌的面,拍了孙贝贝的后背:“你这丫头,大人说话插什么嘴啊!”

    “妈,好痛啊——”孙贝贝眉头揪起叫道。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不用我操心啊!”林爱英没好气的戳了孙贝贝额头一下。

    “好了,大嫂,你也别责怪贝贝了,她会这么说,也许真的就能做到,我们不要怀疑她的能力!”李笑梅笑着开口道。

    前几日林爱英去她家时,就跟她哭诉过那天孙耀武和孙贝贝发生战争的事情,李笑梅为此一直安慰着林爱英,心里虽然对孙耀武教育女儿的方式方法不敢苟同,但是同时也觉得林爱英对孙贝贝实在太过宠溺才会造成孙贝贝那丫头一直以来都无法无天,要是换做她李笑梅的女儿,估计早就被她管的服服帖帖的。

    可是自己只是婶婶,不好对别人的家庭教育指手画脚,所以只能说句安慰兼鼓励的话,以显示自己的教育理念。

    林爱英叹了一口气,看了李笑梅一眼,想起她刚才的交代,连忙转变语气催促道:“我们走吧,萌萌你过来帮我挽着贝贝出去”

    李笑梅满意的林爱英笑了笑,跟着一起站起身。

    孙萌萌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两位长辈正合租预谋着一件事,二话没说,帮孙萌萌拿包,给她手挽着手一起往门口走去。

    “谢谢大嫂,你们在门口等我一下!要是萌萌问起你就跟她说我又去上厕所了!”李笑梅见他俩走在前面,低声的跟林爱英说。

    林爱英点了点头,紧跟着出去了。

    许烨磊去收银台结完帐,拿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发票,转身想往门口走去,却见到孙萌萌的妈妈——李笑梅同志站在距离他三米左右的地方,眼睛正看着他。

    许烨磊的心不由一紧,心想老佛爷站在着,肯定是特意等他的,估摸有话对他说。

    唉,审计局的女人啊!都是带着审计的眼光看待周围的人和事,不知道自己在她眼里是否合格?

    想到这,许烨磊有些紧张起来,面带笑容的向李笑梅走过去,很礼貌的问:“伯母,你等我是吗?”

    “恩,我想单独跟你聊几句!”李笑梅已经端着一张公事公办的脸,直白道。

    “好,伯母,那我们到这坐一会吧?”许烨磊知道看到收银台的旁边有客户的休息区,不由邀李笑梅坐下来谈。

    两人坐下后,许烨磊坐姿笔直,两眼直视着李笑梅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主动询问:“伯母,您请说!”

    李笑梅顿了顿,随后才开口:“萌萌现在住你家是吧?”

    “是”许烨磊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因为紧张不由自主的弯曲起来。

    “你跟萌萌在交往是吧?”tl4y。

    “是”

    “哦,听萌萌说她住你那,还付房租?”不愧是审计局的,没说几句就开始直奔主题。

    许烨磊这才想起这事,当时他只不过想把孙萌萌留下来,给自己提供追求的便利,真心没想让她交房租,现在那就更不可能了,自己的工资卡都想上交给她,由她保管支配呢。

    “对不起,伯母,你误会了”许烨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最后只好以退为进,“明天就把那房租还给萌萌!”

    “恩”‘老佛爷’满意的点头,紧接道,“还有,你们两个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噗——许烨磊真心没想到孙萌萌的妈妈竟然会是如此直接,不过他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如实告诉她,自己和孙萌萌昨晚洞房了?

    不行,看她的脸色好像还没完全接受自己,要是告诉她的话,说不定自己当场就被老佛爷给殴打了。

    见许烨磊没及时回应,李笑梅以为他是腼腆不好意思回答自己的提问,于是接着说下去:“小许,我不是反对你和我家萌萌交往,但是我有个要求!”

    听到要求两字,许烨磊膝盖上的手,不免紧张的握起拳头,可脸上却表现的格外镇定:“伯母,你说”

    “在结婚之前,我希望你能尊重,珍重我家萌萌!”李笑梅用了两个带‘重’的词,对许烨磊说出她的要求。

    “伯母,你放心,我保证会尊重,珍重萌萌的!”许烨磊非常郑重,非常真诚的回道。

    现在的孙萌萌对于许烨磊来说,那可是跟他的命根子没两样,肯定会对她呵护有加,宠爱无比的。

    看到许烨磊那脸上的表情,李笑梅能感受到他的真诚,但是想必许烨磊还没听懂自己说的话里面的更深一层含义。

    “伯母,你还有别的要求吗?”许烨磊见李笑梅沉默,不由追问。

    “”李笑梅看了许烨磊一眼,顿了一下。

    见李笑梅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此时这个特种部队的中队长,许烨磊同志全身不由僵硬起来,全所未有的紧张,比他以前见任何人都来得紧张,紧张到手心都出汗了。

    这事要是被自己部队的战友们知道的话,那肯定会军威荡然无存。

    李笑梅历来都是直爽的性子,磨蹭了一下,还是有些憋不住:“我这么跟你说吧,在你和萌萌还没订婚之前,两人最好不要越界,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额——越界?这意思是没在订婚之前,禁止发生性行为?

    可是可是这话似乎来的晚了一些,他们昨晚已经正式洞房,享受鱼水之欢了!

    怎么办?该怎么回答?

    许烨磊的额前掠过三根黑线,果真是老佛爷啊,实在太可怕了!说话直白不说,而且要求实在太高了点吧!

    许烨磊心里也庆幸刚才自己没托盘而出,老实跟她交代,不然真心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

    “你们不会已经”李笑梅眼睛简直就跟老鹰一样似的,直勾勾的盯着许烨磊,把人盯得直发毛。

    这问题,简直比高考,比托福还难回答!

    “伯母,你别误会,我”许烨磊自己也语塞了,这种事如实告之也不好,欺骗她也不好,真是把他给愁死了!

    李笑梅又以为许烨磊害臊,心里不由在想他们应该还没到那份上,于是放心不少,脸色稍稍有些不好意思:“小许,希望你体谅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萌萌幸福!”

    “恩,我知道,伯母我一定会让萌萌幸福的!”许烨磊抬起头,很郑重道。

    “好吧,记住我的话,千万别越界!”李笑梅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嘴上却不忘再次嘱咐道。

    “是”此刻的许烨磊也只能说是,不敢吐出其他反驳的词。

    唉,昨晚刚开荤,原以为自己接下来就要过着有肉吃的日子,殊不知,未来岳母却让他做了有些离谱的保证。

    真是太残忍了!太没人道了!

    投诉无门的许烨磊,最后只能忍着,恭敬的答应李笑梅那不为人道的要求。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已经走出酒店后,孙萌萌就开始交接工作,林爱英主动要挽着孙贝贝,孙萌萌暗暗拍手直乐,这样最好不过,于是故意磨磨蹭蹭地跟在林爱英身后,心里想着怎么偷偷地留下来和某男再说句悄悄话。

    虽说今天能跟他一起吃饭,她已经非常知足了。可是人还没走呢,心就开始想他了,好想再抱抱他,亲亲他啊!

    转弯的时候,孙萌萌以为机会来了,心中一阵窃喜。

    谁想,孙贝贝又绕了回来挽住她的手,嬉笑着说:“姐,怎么还在这,等许恶魔么?”

    “哪有!”孙萌萌有些不好意思呗说中心思,同时又有点恼火,这个臭丫头,既然知道干嘛点破,走你的路,回来干嘛啊!

    孙贝贝看着孙萌萌那副恋爱中的小女人样,真心觉得便宜了那个许恶魔。

    “哎哟姐姐,你和许恶魔从昨晚腻歪到现在,还不够啊,我记得某人昨天还一直打骂着某个花心的男人,一夜工夫怎么又如胶似漆”

    “臭丫头,嚷那么大声干什么?”孙萌萌的小脸霎时涨的通红,赶紧捂住孙贝贝的嘴巴,生怕被前面的伯母听到。

    孙贝贝看了眼紧张的孙萌萌,笑了笑,看来昨晚真的有故事啊!

    许恶魔可真会哄女人啊!到底用了什么法术?

    孙贝贝打量着孙萌萌,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总觉得老姐从昨天到现在换了个人,哪里不一样了,她又说不出来。

    最后目光定在孙萌萌脖子的围巾上。

    孙贝贝记得孙萌萌只有在很冷的时候才会围围巾的,现在天气渐渐转暖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东东需要道具掩盖?

    孙贝贝忽的玩心大起。她拉着孙萌萌的围巾笑着道:“姐,这围巾哪里买的,真漂亮,送我吧!”

    孙萌萌立马打开她的手,很直接地拒绝:“不行,这条是我最喜欢的,你要围巾回头道我那任你挑。”

    孙萌萌极力地掩饰,但有心观察的孙贝贝还是捕捉到了她眼中一晃而过的紧张。

    真是好玩啊!

    孙贝贝有心要逗逗孙萌萌,猛地一拉围巾,自己也跳到一边,搞了孙萌萌一个措手不及。

    “啊——死丫头,你干什么,快还给我!”孙萌萌脖子一凉,吓了一跳,赶紧扑过来抓着围巾往脖子上塞。

    “哇——姐,你的皮肤怎么了,红红的,是湿疹么?还是被虫咬过敏了?”孙贝贝看着孙萌萌火急火燎地用围巾遮住脖子上鲜红的一枚枚草莓,她在肚子里暗笑,都快憋得内伤了,还一脸好奇宝宝地探过头掀开孙萌萌刚套在脖子上的围巾,一脸关心地问着。

    “死丫头,你才湿疹呢?”孙萌萌羞得举起拳头就往孙贝贝身上砸。

    什么被虫咬过敏啊?问得真假,你就装吧!

    孙贝贝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哈哈我说嘛,姐姐怎么会舍不得送一条围巾呢。许恶魔真是强悍啊,要种这么大片艳丽的草莓,功夫很好啊。身上也不少吧,我看看”

    孙萌萌直接来了一套孙氏流星拳:“孙贝贝,你活腻了,敢这么取笑我”

    “啊——啊——别打了,好痛啊,姐,你怎么变得和许恶魔一样凶悍啦!”孙贝贝故意大声地叫着。

    “再嚷嚷,我就灭了你”孙萌萌威胁着,这边人来人往的,不好发挥武功,捂住孙贝贝的嘴巴。

    孙贝贝赶紧打住,但是还是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孙萌萌,凑到她耳边:“你是不是都让人家吃光抹净了?”

    “还问,再问我就不理你了”孙萌萌的小脸一片羞红,瞪着孙贝贝。

    “看来姐姐真是被那个许恶魔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孙贝贝看孙萌萌那个样,明明是很甜蜜很想跟人分享却又羞于说出口,猜想两人的感情一定到了某个阶段。

    这个纨绔的军二代,立马又改变了逗弄姐姐的想法,开始想着怎么利用姐姐恶心一下许恶魔。

    都说吃人家最短,可是这个孙大小姐,刚吃完人家的饭食,还在买单呢,她就开始实施她的报复了。

    哼哼!许恶魔,你们整得我那么惨,我就要在姐姐耳边时不时地吹点歪风,让你也不好过!

    “诶,我就不明白了,姐姐怎么会喜欢他呢/许恶魔就那么好么?你看上他哪一点啊?就因为他长得帅?唉,这个挑男人啊,真的不能只看外貌!你是不知道,在部队,许恶魔有多可怕,那真是跟魔鬼一样,让人看了能躲就躲。我就是被她的兵给整得不成人形的。他的兵啊!他带出来的兵都那么残忍,你可想而知他有多可怕。”孙贝贝一口一个恶魔,一口气把他形容得十恶不赦,但是她的话到了孙萌萌的耳朵里却换了个味。

    这是孙萌萌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她男人的信息,她从中获得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原来还一直当许烨磊是伙夫,没想到还是个很厉害的小领导啊!

    对士兵严厉,那是他的职责,孙萌萌想象着他在军营里有多神勇!

    哇咔咔,我家老公真威猛,不错不错!

    孙萌萌恨不能自己飞到军区,看看他的生活,他的工作,可惜没机会啊!

    还好,这丫头还要在他们军区训练,有很多接触许烨磊的机会,以后可以从她口中套点信息。

    听别人说说自己的老公,感觉很爽啊!

    孙萌萌故意瞪着孙贝贝道:“臭丫头,我忍你很久了,心思不正,难怪在部队会被整得这么惨!什么恶魔,那是你的上司!一点都不懂规矩,对领导要尊重,知道不!还有,他现在是你的姐夫,再让我听到你叫姐夫恶魔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姐,不是吧,我说了半天,你听了哪一句啊?”孙贝贝看孙萌萌一脸维护许恶魔的样子,真的要吐血。

    没有诋毁到许恶魔,反倒让姐姐说自己的不是,看来得换一种战略。

    “喂,你们两个丫头在那嘀咕什么?”林爱英去而复返,她一个人走在前面,到了停车场,等了半天还没一个人走出来,又走了回来。

    孙萌萌拉近孙贝贝,小声嘀咕着:“再胡说八道,你知道的”

    “好,我不说,不过你必须给我一点封口费,否则”孙贝贝挑了挑眉头,小声的威胁道。

    “你敢,不想活了是吧!”孙萌萌故意伸手戳了一下孙贝贝的肚子。

    “啊——”孙贝贝抽痛的叫。

    这个亲姐,真是跟许恶魔,谢恶魔一样,都是残忍的主啊!

    林爱英见孙贝贝捂着肚子,连忙快步走过来,焦急的问:“怎么啦,怎么啦?”

    孙贝贝见老妈过来,赶紧把手放下:“没什么,我和萌萌姐在聊天呢?”

    林爱英顿时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你这丫头,别老是吓唬我好吗?”

    “妈,还是你最好了!”孙贝贝顺势抱住林爱英,在她怀里撒娇。

    “你啊——”林爱英不知道说这个女儿什么好,最后只好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接下来,自己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老是让我担心!”

    “恩,我会的,老妈你就放心吧!”孙贝贝跟林爱英打包票。

    孙萌萌站在一旁看着孙贝贝两母女温情的相拥,心里不由羡慕不已,李笑梅同志在这一点真的应该跟伯母好好学习,学习人家如何慈母,如何温柔。

    可是想到老妈,孙萌萌顿时觉得不对劲,老妈和许烨磊他们两个人呢?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直笑了梅。

    师妮可一大早打扮得光鲜亮丽去向阳集团总部办理入职手续,是人事经理为他办理的。

    知道她是某高官的女儿,原来还担心是个难伺候的主,没想到她能那么早到公司报道。

    张经理非常喜欢她,让她先适应s市的生活,工作不急,叫她把生活上的事安排妥当再去上班。

    半个小时候后师妮可走出向阳大厦,看看时间,天哪,还那么早,换做平时,这个时候还在抱被窝呢?

    想回去继续睡觉又怕当电灯泡被表哥打,最后只好在街上晃荡。

    一个人初到一个城市,想疯也疯不起来,师妮可逛了半天,买了几套衣服,走出商场的时候,手上提的满满的。

    这个官二代可就再没力气提着这么多袋子满大街地跑,最后冒着被狠揍得危险打车回了玉景豪园。

    家里静悄悄的,表哥表嫂出门约会去了,师妮可开心得大叫。

    但是躺在沙发上,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怎么说呢?原来姑妈说这个房子没人住,给了她钥匙。

    没想到,来的第一天就闯了大祸,让表哥表嫂误会一场。

    表哥的地下工作也做得太彻底了,姑妈天天愁儿媳妇愁得什么样,竟然一点情报都不知道。

    这个是人家小两口的爱巢,她在这住,是不是太碍眼啦,看来得征求一下姑妈的意见,要不要兼职当她的地下联络员。

    师妮可从包里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姑妈师文茹的号码。

    师文茹刚要坐下来吃午饭,听到电话响了,到卧室拿了手机接听。

    “喂,可可啊,到s市了么?”

    “恩,姑妈昨天就到了,昨晚还听到表哥和表嫂幸福地ooxx”手机里传着清脆的声音,这个90后,说话有些口没遮拦,想到什么就直接蹦了出来,说完自己都还发觉。

    “什么表嫂ooxx?”师文茹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外甥女在说什么。

    “哦就是表哥有女朋友啦,表哥周末回来跟表嫂住这呢!”

    师妮可听了才知道口误,拍了拍额头,赶紧纠正。还好姑妈没空看网络,不知道网络语言ooxx的代码。

    “什么?真的么?表哥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啊?”师文茹一改刚才的平静,语气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