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二章 体力不支
    真是真是不要脸!孙萌萌抬起头,满脸含羞,媚眼娇瞪,小嘴微嘟轻声骂道:“不要脸!”

    “这么说,我下次还得继续努力才行!”许烨磊邪恶的看着孙萌萌,戏虐道。

    噗——那样就已经把自己折腾的昏过去,要是再勇猛,自己不直接被累挂才怪!到时候别让对自己刚感兴趣的‘运动’心生畏惧哦!

    昨晚孙萌萌意识清醒的时候,不知道某男要了她几次,意识模糊的时候,还感觉到某男在那孜孜不倦,任劳任怨的在她身上辛勤劳作。

    唉,简直堪比里一夜n次郎的男主啊!

    可是,有些地方好像不太对劲啊?

    许烨磊不是说他是处男吗?第一次跟自己,功夫竟然这么好?这的确让人不解哦!

    孙萌萌为了写,也查阅过不少两性知识,男人第一次,一般来说,都是进去没一分钟就软了。

    可是许烨磊完全没有这个症状,感觉非常的凶猛,十足的老道。

    啊——难道自己被骗了!

    虽然这年头‘假处女’很多,但是对于很多女孩来说,第一次还是弥足珍贵的,验证一个女人是否处女,那层膜就是代表着贞洁,而男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他是纯洁滴。

    丫的,许烨磊这个骗子!肯定不是处男!竟敢骗我!

    “许烨磊,你骗我!”孙萌萌原本和悦的表情,瞬间变得阴郁起来,瞪着许烨磊。

    许烨磊见孙萌萌的表情突变,而且连空气都一起变了,满是不解:“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

    “你你竟敢骗我你是处男!”孙萌萌嘟着嘴瞪他。

    噗——许烨磊被孙萌萌的这句话,差一点给噎着了,这丫头怎么突然追究这个问题来了?难道她对自己的表现真的有所不满?

    “你昨晚不是亲自验过货吗?”许烨磊邪恶的说,但是谈及这个问题,他自个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害臊,三十二岁的男人直到昨晚才尝到什么是肉的滋味,说出去还真有些丢人。

    “你根本就不是,大骗子!”孙萌萌得理不饶人的骂道。

    “老婆,你这话从何说起啊!”许烨磊见她这么生气,不由要求她给个理由。

    “书上说,男人第一次根本就”说到这,孙萌萌羞得有些说不出口。

    “男人第一次怎么啦?根本就什么?”许烨磊挑了挑眉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孙萌萌。

    现在可是在饭桌上啊,这丫头竟然跟自己讨论这样的问题,难道是不想吃饭?想想吃别的?

    见许烨磊那表情,孙萌萌气不打一处来,努着嘴,声音如蚊语:“男人第一次根本就连门都找不到!”

    噗——再小声,还是被许烨磊那‘招风耳’一字不落的,听的一清二楚。

    许烨磊扑哧一声,不由喷笑起来。

    “你笑什么啊?还有脸笑,你这个骗子!”孙萌萌气恼的拿起筷子戳了一下许烨磊的额头。

    许烨磊顺势抓住她伸过来的手,在那大笑不停。

    孙萌萌怎么用力都抽不回去,又见他在那哈哈大笑,不由又羞又恼:“许烨磊,你又欺负我!”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那小嘴嘟的老高,还没那眉头都快皱在一块了,不由止住笑,放开她的手,俯身过去,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老婆,你实在太可爱了!”

    “许烨磊——”孙萌萌气恼的朝他吼。

    许烨磊要是再不开口解释,这好好的气氛就被这个所谓‘处男’的问题给搅局了。

    “好了,老婆你先别生气,先听我说行吗?”许烨磊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跟孙萌萌的说,“虽然我不知道你那些理论是从哪里看到的,也许那理论是正确的没错,但是你想想,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相见,上次不是提前上过子弹吗?只是最后子弹没打出去而已,你老公我智商这么高,经历过一次的任何事务都会立马吸收!”许烨磊说完还不忘跟孙萌萌抛了媚眼。

    “谁信啊?”孙萌萌又开始耍孩子脾气了。

    其实她不知道,男人对这事大部分都是无师自通的,只要跟他一块田,肯定会兴奋的不知劳苦的夜夜播种耕地。

    “唉,这这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但我发誓,我此生到现在真的只有拥有你,天地为证!”许烨磊无法用看的见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是纯洁滴,最后只好立誓。

    这就是男女生理结构的天差地别,女人可以用落红证明她对男人的贞洁,而男人去哪找这些东西啊!

    一个字,晕!

    看的许烨磊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孙萌萌有些忍禁不俊,自己的确无法证实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有一点可以完全确信,他爱她!

    “哼,我才不管你以前有过几个女人,但是现在,从此刻开始你就是我的男人,也从此刻开始你必须为我守护贞洁,要是敢在外面乱来,斩立决!”孙萌萌非常直白,非常**裸的宣称许烨磊是自己的男人,也同时对他宣布老孙家的家规!

    唉——许烨磊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在部队入眼的都是男人,想乱来也找不到一个女人,要搞也只有男人啊,可是他本人对男色不敢兴趣啊!

    天天忙得跟啥一样,要不是去年爷爷骗他回去相亲,遇到了孙萌萌,指不定现在还是光棍一个呢?

    但为了哄老婆开心,许烨磊还是没节操的,无条件的举双手附和:“是,老婆大人,我发誓从今以后,一定会好好守护你这亩地,好好耕种你这块田,绝对勤勤恳恳,绝对任劳任怨,绝对保证把你滋养的如花似玉!”

    噗——孙萌萌听到这句话,小脸不由羞赧不已,媚眼微瞪对面一脸正气的许烨磊,不可置信的说:“是不是军人都像你这样,一颗红心绝对的保家卫国,满嘴吐出的都是黄色的话!”

    许烨磊闻言,轻笑不已,嘴角又露出一抹邪笑,对着孙萌萌暧昧不已道:“亲爱的老婆大人,我说过,以后就对你一个人色!”

    听到这句,孙萌萌小脸一片燥热,心里明明很开心,但是却嘴上不饶人:“讨厌,色狼一个!”

    许烨磊看孙萌萌害羞和娇声骂他的样子,心头一阵痒痒,突然站起身,弯下腰,修长的身子探了过去,凑到孙萌萌的面前。

    孙萌萌愣了愣,他的气息萦绕在鼻端,一丝一缕,牵惹着她此刻的心神,还没反应过来他想干嘛,可随后许烨磊一个迅速的动作,轻轻的攫住了她的红唇。

    许烨磊的吻,是炙热的,是灼人的,充满着罂粟的味道,时而霸道的纠缠,时而诱惑的轻舔,让人欲罢不能,寸骨柔酥,让孙萌萌入吸毒般迷恋,沉沦

    许久,许烨磊才抽回身去,坐在凳子上的孙萌萌,大口的喘着气,眼眸泛着隐隐迷人的光,胸前起伏,呼吸急促,体力不支的靠在饭桌上:“啊——接个吻,累死我了!”

    孙萌萌那柔柔的音调,甜甜的红唇,淡淡的笑容,此时的她娇憨的象一件光洁无比的瓷娃娃,说话的语调却带着撩人的勾惑。

    许烨磊倒是一点事都没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你啊,就是太缺乏锻炼了!”

    额——她去跟谁锻炼啊?

    除了暗恋过李浩外,许烨磊可是她目前初吻,初恋,初夜的男人。(就爱网)

    “好吧,既然你嫌弃我,那我改明儿就去找别人锻炼去!”孙萌萌嘟着嘴故意顶回一句。

    “你只能跟我一起锻炼,要是敢出去找别人,我废了那男的!”许烨磊的话非常的威力无比,霸气十足,宣称她自己的专属。

    “那你还嫌弃我!”孙萌萌红唇继续嘟高,娇嗔道。

    “我的意思是,为了我们的性福着想,你以后还是多去锻炼身体,增强肺活量,还有体力!”许烨磊意味深长的对孙萌萌的挑了挑眉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嫌我身子骨弱吗?”孙萌萌不解,不就接个吻吗,这跟锻炼身体有什么关系吗?

    许烨磊伸手捏了孙萌萌的鼻子一下,温柔加暧昧道:“我记得昨晚某人后面体力不支,晕过去咯!”

    噗——竟然提这事!

    “是你自己太猛了,都要了几次,还要”孙萌萌的话越说越小声,最后都听不清楚了。

    “哦”许烨磊一副恍然大悟似的表情,冲着孙萌萌点了点头,“听到老婆你亲口承认我昨晚勇猛,真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情!我为继续为之努力,为之奋斗的!”

    噗——孙萌萌羞得脸都快红透了,饶了这么大的圈子,自己最后还是没逃出许烨磊的话圈里。

    不过许烨磊的话,却让孙萌萌心里甜丝丝的,情人之间东拉西扯的说着这种色情的话,好像特别能增进感情,因为他们彼此相互吸引,不管是心,或是身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两人在甜蜜的斗嘴中吃完早饭,孙萌萌本想回去睡个回笼觉,昨晚外加早上被某男折腾的没睡多少,现在还困意十足。

    可是想想自己和许烨磊相处的时间屈指可数,所以忍着困意,坚持要跟许烨磊一起去医院接孙贝贝。

    经历昨晚,两人的关系达到全所有为的亲密,在去医院的一路上,孙萌萌的手始终被许烨磊紧握着,眼睛始终目不转睛的盯着许烨磊看,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发迷恋不已。

    真相每时每刻都跟他腻在一起,粘在一起。可惜这时不可能的事情,他是军人,他有自己的工作,而她一周只能见到他一次。

    想到这,孙萌萌的心有些惆怅起来,握住许烨磊的小手不由紧了紧。

    “怎么啦?”许烨磊转过头,目光温和,语气憨醇的问。

    “没什么?”孙萌萌轻轻的摇了摇头。

    “小丫头”许烨磊的手也不由用力的紧紧握住她那柔嫩的小手。

    爱在彼此心中荡漾,情在彼此身体里滋长

    车内陷入沉默,静静的聆听着彼此的轻微呼吸声,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温馨和丝丝的甜蜜。

    “对了,等会你要一起上去吗?”快到军区医院,许烨磊突然开口问道。

    “恩,一起上去!”孙萌萌点了点头。

    “哦,准备把我介绍给贝贝了?”许烨磊的嘴角扬起一抹得意,上周送孙萌萌送汤锅里,她就没让他上去。

    “恩,你可是她姐夫,必须介绍给她!”孙萌萌扬起头,自豪的说。

    许烨磊正式晋升为她真正的男人,当然要去跟那丫头分享她心中此刻的幸福和喜悦咯!

    姐夫?听到这个称谓,许烨磊嘴角不由轻扬,心里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是没脸没皮,女孩家没嫁人之前,像她这么直白的估计为数不多吧!

    不过,几乎姐夫这个称呼倒是蛮好听的,他心里似乎有些期待孙贝贝那个野丫头亲口叫他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奇妙感觉呢?

    此时,正躺在病床上,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孙贝贝,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等会就要被亲姐的男人——‘某姐夫’接回部队。

    “喂,向南哥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跟我老姐谈恋爱,也不事先通知我一下!是害怕我找你们要介绍费吗?”孙贝贝正跟向南打电话,说话非常的直截了当,没绕一丝弯子。

    正躺在床上打着哈欠的向南,张了张嘴,迷迷蒙蒙的听不懂孙贝贝这丫头说的话是啥意思。

    “向南哥哥”孙贝贝见向南没应,又叫了一句。

    “你刚才说什么?”向南又打了一个哈欠,疑惑不解道。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孙贝贝听到他的话,不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在听。

    “恩,在听啊,不过不知道你说的是哪国的语言,没听清楚!”向南睁了睁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些。

    “不是吧,你现在还在睡大觉啊?”孙贝贝有些吃惊,随后眼底掠过一抹贼贼的笑意。

    向南哥哥此刻不会正搂着自个亲姐在睡觉啊?

    哎呦,要是这样的话,那她岂不是打扰到人家的甜蜜时光了!

    “向南哥哥,你把手机拿给你的枕边人一下,我想跟她说几句!”孙贝贝那贼溜溜的眼睛,散发着好奇的异彩。

    向南往自己枕边看了看,空空如也,然后戏谑地说:“枕边人还在海选当中,难道你想应征?”

    孙贝贝听着向南这么轻浮的话,立马确认了向南跟老姐谈恋爱的同时还到处去沾花惹草勾搭女人,连女朋友的妹妹都不放过。

    之前还跟他称兄道弟,我呸,今天打电话来教训是小的,别让我逮到,不然,先赐你几招孙氏流星拳。

    孙贝贝一时为姐姐鸣不平,不由地大声呵斥道:“应征个屁?向南,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敢这么勤快地换女人,我第一个拿枪去崩你!”

    向南被孙贝贝的火药味呛得晕头转向,不明所以的问:“孙贝贝,你抽什么疯啊?我哪得罪你了?”

    “你没得罪我,你得罪我老姐了!我老姐看上了你,就必须跟其他乱七八糟的女人撇清关系。想做我们老孙家的女婿,你就得遵守我们老孙家的规矩!你要敢到处招蜂惹蝶,让我老姐伤心,就用我们老孙家的家法伺候!”孙贝贝这个军二代,训人的时候不知道不觉继承了老孙家的门风,噼里啪啦,像冲锋枪一样带着威猛的炸药砰砰地扫射。

    听得人即便没中弹,也要被那大吼给累倒。

    向南被她这样猛地一个扫射,头上冒着青烟,一群乌鸦飞过,陷身云里雾里,莫名其妙。

    老孙家的规矩?家法?是什么玩意?怎么以前不知道呢?

    还有,孙萌萌不是军嫂么?她什么时候看上自己了?怎么没听她说啊?

    向南有十万个问号,等着孙贝贝一一解答。

    “你确定你老姐看上我了?”

    “你装什么傻,你们不是在谈恋爱么?”

    “我不知道啊。是不是你老姐看上我了,不好意思跟我说,让你用这种方式帮她表白?那倒是可以试一试啊,反正我也是天天在相亲,忙着结婚。”

    孙贝贝听着向南带着伾味的嘲弄,感觉有些不对劲。

    莫非,是自己搞错对象了?训错人了?然后还乱点鸳鸯谱胡说八道一番?

    啊,这下麻烦可大了,要是老姐知道自己在向南面前说她喜欢他,哎呀,那可就死定了。

    “啊,我打错电话了。”没有解释,孙贝贝慌乱地收线了。

    关心则乱啊!

    老姐,千万别知道这事,向南哥哥,你下次不要再邂逅老姐啊!要是走了风声,老姐揍我一份力,我可要回报你十分力!

    电话那一段,向南还对着手机“喂”了好几声,最后才得知被挂了电话。

    向南扔了手机,钻进被窝准备继续睡,哪里还有睡意啊?

    啊——孙贝贝你真是抽什么疯啊?难得今天没有被安排相亲,可以安心地睡个觉,竟然被这个野丫头给莫名其妙地训了一顿。

    我诅咒你天天被你爸逼着相亲!

    真是女巫婆啊!

    要是孙耀武哪一天乐意管女儿了,而且还天天逼她去相亲,那一定是发生了地震或者海啸

    做人还是与人为善的好啊,要是哪天得罪了巫婆,被念了咒语,然后真的应验了,一定够你吃几壶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放下手机,目标也开始转移。

    想起那一天,孙萌萌走的时候,向南跟了出去,随后许恶魔也跟了出去。

    真是猪头啊!

    怎么就没想到呢,孙萌萌替自己相亲的对象就是许恶魔,他们是认识的,当时孙萌萌的样子却是形同陌路,根本没看许恶魔一眼。

    这很怪异啊!当时怎么就没察觉呢?

    难道,在那之前他们闹了别扭,然后许恶魔追了出去,后来又和好了

    孙萌萌和她混了那么久把自己都忘了,再回来又是欢天喜地的样子

    然后再来的时候又是一副失魂落魄

    这个情节阴晴不定确实比较像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

    哎真是没先想到啊,孙贝贝拍了拍脑门。

    哎肚子上切一刀,把脑子都麻痹迟钝了,没事千万别动手术,真是伤脑筋啊!

    ‘他说要跟我(孙贝贝)交往结婚!’

    ‘我哪知道他哪根经搭错了!’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死都不会嫁给那些傻当兵的’

    孙贝贝抽动着她被麻痹过的脑筋,想起了当初孙萌萌相亲回来的只言片语,把手机网空中抛了抛,然后一脸坏笑。

    许恶魔vs孙萌萌!

    有趣!有趣!

    原来这两人相亲的时候就对上眼了。

    哼哼——孙萌萌你可真沉得住气啊!跟我打马虎眼,去年发生的事,到今年还只字不提,自己一个人悄悄地谈情说爱。

    小样,够阴的啊!许恶魔的阴险狡猾那是全军都知道的。

    这一对阴人走到一块,都是奸诈狡猾的狐狸!可真是绝配啊!

    许恶魔,这次你完了,让谢恶魔整得我这么惨,我该怎么报答你呢?给你们的爱情加一点眼药,还是

    就在孙贝贝满脑子坏主意,准备恶心许恶魔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然后她看到了让人闻风丧胆的许恶魔,站在门口,威风凛凛,像个充满杀气的门神!

    啊——不是幻觉吧!

    孙贝贝揉了揉眼睛,随后看到了许烨磊身后钻出一个含羞带乐的脑袋

    咳咳——这是什么状况啊!

    然个了去。孙贝贝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门口逶迤进来的两人,孙萌萌挽着许恶魔的手走到床前。

    孙贝贝使劲地眨巴着眼睛,一脸佯装惊恐地闪身。

    “老姐,许恶魔,你们,你们怎么这么‘有爱’来看我?”

    孙贝贝其实想说,我才想你们呢,怎么这么快就被我的脑电波给招呼过来了?好吓人的脑电波啊!

    瞧瞧,靠的这么近,这么直白地宣布你们多有爱,有爱就去一边甜蜜啊,别这么有爱地来医院吓我啊!

    “臭丫头,欠收拾啊,再叫许恶魔,小心我揍你。马上给我改口,叫姐夫,姐夫!知道吗?”孙萌萌柔情地看了眼许烨磊,却转过头恶狠狠地威胁着孙贝贝。

    孙贝贝看着她,觉得她变脸的技术不演川剧真是屈才了。

    再看看许恶魔,孙贝贝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特种兵里让人闻风丧胆的许恶魔么?

    孙贝贝连眨了几下,又摇了摇头,再眨了几下眼。

    孙萌萌看着孙贝贝这样的表情,直接一拳揍过来:“臭丫头,敢对姐的男人虎视眈眈,活腻了你!”

    孙贝贝赶忙回答:“不是,不是,你的男人,你专用,你慢用,我以军人的名誉发誓绝对不会夺姐所爱。”

    还军人呢?就你当了几天蹩脚的兵,也敢抗军人的大旗来起誓!

    许烨磊看着孙贝贝,有些无语。

    如果是在军区首长听到这句话,一定让她先跑1万米,再回来慢慢训话。

    孙贝贝明显感觉到许恶魔看着她的时候一如部队的严厉冷漠,他看着自己的同时,还回头看着老姐。

    哎呦喂,我的乖乖,许恶魔看老姐的那个眼神简直就是奇葩。

    她孙贝贝在特种兵里呆的时间不长,但是还是有好多次在食堂,训练场上看到过许恶魔。

    那时候的他一直都是板着一张冷酷的脸,一脸正气,牛逼哄哄,吓跑了很多怕他削的士兵。文工团多少漂亮的妞啊,那些女人脑子有坑,就喜欢摆着扑克脸的许血魔,一有空就找个机会在许恶魔的视线里晃荡。但是,那群花痴里谁见过许恶魔笑,更别说看到他脸上这样温柔的神情。

    他的头正对着自己,目光也是在老姐身上,似乎全世界的风景在他眼前都暗淡无光,他的眼里只有老姐一个人。

    貌似,很纯情啊!哦,不,是很专一。

    看样子许恶魔是真的很喜欢老姐嘛!

    哈哈——许恶魔,我可要不客气地下手了!孙贝贝用虎口撑着下巴,眼睛咕噜噜地转着,已经积了一肚子坏水。

    没办法,孙大小姐,是响当当的军二代,那就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绝对不会让自己白白地挨一刀的。

    许恶魔只怪你名声太响,太会调教部下,把谢恶魔那个屠夫调教得这么没人性。你的左膀右臂整得我好惨啊,挨一刀够惨了,连老爹对我六亲不认,这个仇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把老孙家的女人惹毛的后果就是株连九族,杀无赦!

    不好意思,许恶魔,你教导有方,所以,别怪我下黑手啦!tl4y。

    孙贝贝双手晃晃拍了拍,然后又摇了摇头,晃了晃脑袋,一脸地痞样地看了眼许烨磊,然后怪里怪气地拖长了音叫着:“姐——夫!谢谢你来看我!”

    许烨磊淡淡地回道:“我是奉命来接你归队的!”

    许烨磊的声音平静无波,但是到了孙贝贝的耳朵那就是一把利剑,哗哗哗地乱砍,顿时血液横流。

    刚才还是自命不凡的军二代,玩世不恭地想着怎么整人,现在所有的坏主意都像过街老鼠四处逃窜,只剩一个冷冷的空空的躯壳

    孙萌萌在医院呆了一周养得白里透红的脸立马变灰,然后变红随后熊熊的大火从她身上噌噌地往上窜,周围的景物立马变做焦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