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章 攻占城池
    面对孙萌萌的‘佛山无影脚’,许烨磊不但没有闪躲,反而躺在那任她踢打。

    这丫头能有几斤力气呢,踢人只不过是挠痒痒而已。

    待孙萌萌发泄完了,许烨磊还悠然自得的侧躺着。

    孙萌萌看他一点心虚愧疚都没有,东窗事发了竟然还这么镇定自若,是吃定我了,还是他干这种事干多了,都没感觉了?

    孙萌萌心里越想越气,一张小脸像个气球憋得鼓鼓的,只要轻轻一戳就爆炸了。

    许烨磊就那么邪恶地躺在她的身边,看着这个小辣椒泼醋,觉得很好玩,继续作壁上观。

    孙萌萌见他还是不吭声,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更加来气,不由得又是一番乱踢,踢得某男胫骨舒畅,甚至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

    孙萌萌听到他那样的声音,又羞又恼,她把腿都踢酸了还不解气,他竟然当挠痒痒一样享受。

    啊——许烨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孙萌萌撤回了腿,又换了一副武器,孙氏流星拳,噼里啪啦地往许烨磊身上没头没脑地砸,最后还是一样的战果,她砸了他,疼得依旧是自己。使了多少力,自己的手就有多痛。

    呜呜真是气死了,这个臭军痞是什么零件组装的,这么硬,砸不破

    许烨磊看孙萌萌打得累了,火焰也气馁了,才心疼地抓住她的手,轻轻揉拭着,柔声说:“老婆别打了,把手都打肿了,我会心疼的”

    孙萌萌赌气地撅着嘴,横了一声,想抽回手,小手却被许烨磊紧紧地包裹着,怎么使力都抽不回。

    “老婆,你这是生哪门子气啊?”许烨磊明知故问,身体往前挪了挪,想更贴近孙萌萌。还沉浸在满腔愁怨的女人不能接受这样亲近,于是弓着身子往后退了退。

    “哼——许烨磊,你是大坏蛋,是个超级花心大萝卜。我恨你,恨你,恨死你了。你离我远点!”

    “唉——老婆,你这一天吃了多少缸无厘头醋啊!我闻闻,真的好酸啊!”许烨磊嬉笑着说,那神态跟此时和他横眉冷对的某女反差实在太大,会让人误以为,导演搞错了,把某个人的戏份安排错了。

    这个邪恶的男人第一次觉得逗女人生气也是件开心的事。听着孙萌萌连着说三个恨字,怕玩的太过火了,等会收不了场,才决定就此打住宣布gameover。

    想有都想。爱之深,恨之切

    被老婆揍得越痛,骂得越凶,意味着这个女人对他的爱就越深,这才多长时间啊,被一个女人这样深切的爱着,是个男人都会感动。

    许烨磊的心被她深深的恨字,恨得好柔好软。他借着朦胧的光线看着老婆,看着她一脸委屈的小脸,有些后悔刚才那样的逗弄她。

    许烨磊心里微微发疼,再难忍受她这样刻意的疏离,于是又往前挪了挪,孙萌萌又往后退了退,许烨磊干脆放开了她的手,一把揽住她的腰,猛地拉过来,紧紧贴着自己,另一只手在孙萌萌的鼻梁上轻轻一刮,宠溺地说,“小气包,再往后就掉下床啦!”

    耳边传来那样低低沉沉的声音,好舒服,再加上鼻子上那样的亲昵,孙萌萌感觉自己竟然没了一丝力气。

    只是他一个温暖的怀抱,所有的委屈似乎都可以不去计较了。

    孙萌萌觉得自己真是没骨气,就这么放过他原谅他,甚至忍不住伸手爬上他的腰,身子也跟着往他的身上蹭。

    软软的小手挨到许烨磊腰上,只是那么轻轻揉揉地搂着,便让许烨磊浑身都麻了。

    许烨磊的手在她的脑后轻轻地抚着,柔声道:“亲爱的老婆大人,你误会我了,那个那个是我的表妹!”

    孙萌萌不敢置信地听着许烨磊的话,如雷贯耳般,立马放开了搂着许烨磊的手。

    “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她叫师妮可,我舅舅的女儿,从小就精灵鬼怪,今天她是跟你开玩笑来着,没想到会闹得这么沸沸扬扬。把我们难得相聚的时光都浪费掉了,好了,别再生闷气了。虽说你那是爱我的一种方式,但我还是更喜欢你开心地爱我”

    孙萌萌听着许烨磊的解释,确定没有情敌,没有前任,心里千斤重的包袱瞬间荡然无存。

    失而复得的东西,更显得弥足珍贵。

    孙萌萌喜不自禁,直接把自己的那份狂喜表现出来,扑向许烨磊,孟肯一番。

    啃着啃着,许烨磊准备迎接老婆的猛攻时,孙萌萌又突然放开了。

    “你早上为什么不说?”孙萌萌想到自己被他们兄妹戏耍了一番,心头火又开始噌噌地往上冒。

    真是丢人啊!孙萌萌真想当一回难看的土行孙,把自己隐遁起来。

    还有比这更让人羞愤的事么?

    她表妹说那些暧昧的话引她误会,孙萌萌勉强还能容忍。

    是个女人,看到自己男人的家里从天而降一个女人,而且还说着那么暧昧不明的话,都会生气,她的反应时正常的女人的表现。

    可是,他回来看到她那么生气,跟表妹搂搂抱抱做着那么暧昧的亲热时也不表明关系,那就是他的错。

    因为这个错,让她这一天过得这么难受,这么委屈。tidt。

    孙萌萌真是越想越气,气他早上的不吭上,更气他刚才一副看好戏地看着她吃着飞醋撒泼。

    气他的坏,更气自己,自己竟然被爱冲昏了头,不能理智地区分析问题,让自己的爱变成一个笑话。

    鼻头一算,孙萌萌的眼泪就哗啦啦地往外滚,滴在许烨磊挨着他的脸颊,他的心也跟着揪疼

    “对不起,让你这么伤心,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告诉老妈你住这,不然她也不会给妮可钥匙了。宝贝,别难过了。”他捧着孙萌萌的脸,温柔地说,边说边轻轻地吻着她脸上的泪花。那涩瑟的味道从她的心头沿着他的舌头进入他的心头。

    男人不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伤心流泪他深深滴愧疚着。

    此时此刻,只能用他的怀抱,用他的吻来为她消气。

    爱人的吻是魔力的吻,那轻轻的一吻,吻干了孙萌萌眼角的泪花,也吻灭了她的心头火。

    孙萌萌又开始情不自禁你地搂着他的脖子,任他亲昵着。

    感觉真的像做梦一样,这一个周,每一个夜晚都那么想他,等待着这一夜和他相拥而眠。进过今天这样曲曲折折地一闹,如今真是地被他搂着,亲吻着,孙萌萌有些喜极而泣,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孙萌萌想伸手擦拭,许烨磊先帮她吻干了,心疼地说:“宝贝,别哭了。现在没事了,我还是你的男人,以后也只属于你的。你打也好,骂也好,就是别再伤心了”13179705

    “那以前呢,你以前有几个女人?”孙萌萌吸着鼻子问,今天她就是把师妮可当做他的前任才搞出这么多愁云惨雾,为了以后的生活平静一些,一定要把所有可能的情敌都先剿灭。

    但是,打心眼里,她希望许烨磊直接否定她的话,说他以前没有女人,可是那样可能么?

    他可是31岁的男人啊,要是自己也是那帮年纪还没有过男人,干脆就撞墙去了。

    果然,许烨磊低声说:“是有一个”

    听到真的有那么一个,他的初恋给了另一个女人,孙萌萌的心还是往下沉了沉。

    很郁闷啊,打听到这样的消息不亚于正牌老婆终于侦查到老公有小三,这世上大概没有比这样的工作更让人没有一点成就感。

    “现在还联系么?”孙萌萌撅着嘴巴,孙柳柳地问着,眼睛巴巴地看着许烨磊性感的唇,希望那样让人流连的地方说出让她欢心的答案。

    “恩,还有”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那样可爱的样子,一不小心又向逗弄一下,想看看老婆会采取什么手段攻击他。

    不出意料,又是一组升级版的孙氏流星拳和无影腿一起并用。

    “啊,啊,好痛啊!”

    许烨磊故意大声地叫着,孙萌萌知道师妮可就在隔壁客卧,实在不想让那个所谓古灵精怪的小姑子听戏,她赶紧捂住许烨磊的嘴巴。

    “许烨磊,你真是太欺负人了。跟我在一起还跟前任勾勾搭搭藕断丝连。今晚你就给我做个了断,要我还是她?”哎,某女又生气了,又要开始伤心欲绝了。

    许烨磊亲着捂着他的小手,憋着笑道:“老婆真是醋坛子啊,连自己的醋也吃。”

    “你说什么,给我说清楚”孙萌萌放开了他的唇,恨恨地瞪着他。

    许烨磊把她往身上紧紧一揽,然后才看着又开始升腾雾气的眼,又是开心又是心疼地道:“我只有一个女人,过去现在都只有你一个。老婆这么爱我,我也会好好爱老婆,将来也只有你一个女人。”

    “我不信?”孙萌萌撇过头,声称不信,“哼,油嘴滑舌,我才不信”孙萌萌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却又变得一片明亮。

    只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长得这么帅,怎么会没有一个女人呢?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没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他的青春不是白活了么?

    “老婆”

    “哼,就是不信!”

    “老婆”

    “你少拿谎话骗我!你这大骗子!”孙萌萌坚持自己的认定,她才会相信他还是处的。

    “其实,我我还是处男!”许烨磊见孙萌萌始终不信,最后不得对她托盘而出,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失去父亲后,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是许烨磊的目标,从那一年开始他就以进特种部队为自己的生命中的终极目标。

    高中时,他一心想考军校,读军校时,他一心在研究各国的军事战略,进了部队他一心就想晋升进特种部队。男女之事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即使曾经有喜欢他的女孩子,他心里明明很清楚,却当着不知道她的心意,给人一种木讷,不解风情的感觉。

    其实不然,他也有属于他心中的一轮明月,只是在那个时机,不恰当的时机,他把它给掩藏了而已。

    而孙萌萌出现时,刚好是他将心中明月揭开,也许这就是缘分,一切命中注定。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额——孙萌萌听到这句话,咬着唇,忍住笑,心里极为复杂,一半惊喜,一半怀疑。

    经过今天的怄气,孙萌萌才知道自己的内心陷得有多深,才知道自己嫉妒起来有多可怕。要知道她所谓的帅哥控,里面甚至含沙射影的处男控。

    当然这年头男人过了三十还是处男那简直就是一种奢望,何况还是这么帅气的男人。

    其实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内心世界都会渴望自己的女人或男人生命中就只拥有过自己一个人。

    也许是太爱了,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情感,很想拥有对方所有的东西,初吻,初恋,包括初夜。

    “真的吗?”孙萌萌嘟着小嘴,表示怀疑,其实心里已经相信了九成,只待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小丫头,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许烨磊见她不相信自己,不由捏了一下孙萌萌的鼻子。

    “我不是不相信,而是这年头像你这样的极品帅哥,还是个保持贞洁的处男的话,这可是会上新闻头条的!”孙萌萌调皮的冲着许烨磊吐了吐小舌头。

    许烨磊低头啄了一下她那可口的红唇,附在她耳旁低沉着嗓音道:“老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验货!”说完,许烨磊还故意用自己下身已经抬头的小战士蹭了蹭孙萌萌的腹部。

    那硬硬的东西抵在小腹上,让孙萌萌小脸瞬时一片嫣红,粉拳轻捶了许烨磊:“谁谁要验货啊”

    “你啊,我记得上周一你可是亲口答应我的,有短信为证!”许烨磊将头埋在孙萌萌的耳旁,温柔的细说着。

    磁性的嗓音,传入耳中,深深蛊惑人心。

    “我忘了,不知道!”孙萌萌撇过脸,不敢承认那天自己亲手发过去的短信。

    那条短信的潜藏词就是:等他回来,一起共赴爱的天堂。

    “小妖精,你把我勾引了,现在还敢否认!敢说就要敢当,必须负责到底。”许烨磊啄了孙萌萌那嫣红的脸颊一口。

    几秒后,孙萌萌缓缓的转过脸,将脸蹭进许烨磊那温暖的怀里,紧紧贴着他的肌肤,吸着那熟悉的阳刚气息,轻声又羞涩的说:“好,我负责”

    “老婆,你说什么?”许烨磊听到这句,满眼的兴奋,简直是喜出望外。

    “讨厌,你明明听到了,还要让我重复吗?”孙萌萌抡起粉拳捶了许烨磊那坚实的胸膛一下。

    “谢谢你,老婆,我爱惨你了!”许烨磊猛的亲了孙萌萌的红唇一口,大手立马开始行动。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淡淡的月光洒进来,床上的两个人很快纠缠在一起,衣服一件件被扔在了地上。

    娇嫩的身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许烨磊的的眼眸不由幽深了几分。

    少了束缚的身体顿觉空虚,但孙萌萌却一点都不排斥附在她身上的许烨磊,甚至还下意识的抱紧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许烨磊一手将孙萌萌抱紧,一手探寻着渴望已久的身体,在她曲线优美的身体上不断地摩挲着。

    他的手像是有一股神奇的魔力,所到之处都令孙萌萌阵阵颤栗,随着他不断游移的手,身体逐渐变得酸软无力,不由自主的圈上他的颈项,波浪似的酥麻一阵阵袭来,令她发出“嘤嘤”的浅吟。

    恋人之间的亲密回应,给人一种犹如获得人间珍宝似的,许烨磊欣喜若狂,双手覆盖住她的手掌上,掌心摩挲相贴,十指相互交叉缠绕,亲吻宛如细水长流般缠绵

    ///////////////////////////////////////////////////////////////////////////////////////////////////////////////////////////////////////////////////////////

    与她肌肤相亲,与她共赴爱河。

    //////////////////////////////////////////////////////////////////////////////////////////////////////////////////////////////////////////////////////////////////////////////////////////////////////////////////////////////////////////////////////////////////////////////////////////////////////////////////////////////////////////////////////////////////////////////////////////////////////////////

    “萌萌,我爱你”

    “老婆,我爱你”

    许烨磊轻吻着低喃着

    //////////////////////////////////////////////////////////////////////////////////////////////////////////////////////////////////////////////////////////////////////////////////////////////////////////////////////////////////////////////////////////////////////////////////////////////////////////////////////////////////////////////////////////////////////////////////////////////////////////////////////////////////////////////////////////////////////////////////////////////////////////////////////////////////////////////////////////////////////////////////////////////////////////////////////////////////////////////////////////////////////////////////////////////////////////////////////////////////////////////////////////////////////////////////////////////////////////////////////////////

    挣扎几秒后,许烨磊俯身,嘴唇贴在孙萌萌的眼睛上温柔的吮吸着,将她的如珍珠般的眼泪如数含进嘴里。

    孙萌萌感受着他对自己爱,感受着他对自己的情,感受着彼此亲密无间,却有疼痛无比的初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