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章 暖床工具
    孙萌萌杀气腾腾地冲回玉景豪园,一路上便想象着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要怎么处理。

    电视上看多了对付小三的剧情,她也写多了对付第三者的剧情,要赶走许烨磊的前女友,她在乘的士的二十多分钟里相处了十多种方式。

    哼哼,我回来了!你丫个前任,已经是过去式了,管你知道许烨磊的耳朵还是看过他的屁股,现在睡在他床上的女人是我!

    感情的戏不是韭菜,隔断了还能再长,翻过了一页还能再爱你一次。

    哼哼!要么自己识趣地滚一边去,要么,让许烨磊把你赶出家门!

    敢跟我抢男人,我就让你灭门!爱情真是让人变得自私又疯狂!平常多么善良的一个女娃,对付情敌的时候竟然想到灭门这个词。

    灭门啊?什么意思啊?怎么感觉像黑社会老大!

    知道厉害的,都懂得赶紧回避,回避!

    孙萌萌拽着拳头回到家门,看到紧闭的房门,一路上的壮志雄心也被堵了。

    不管怎么说,马上要面对一场充满唾沫的战争,而她要扮演李笑梅一样的河东角色,心里总有几分悲哀。

    情路漫漫,这漫长的路,她只想过和他的分别会很难受,从没想过他们之间的爱还要夹着其他女人。tidt。

    现在才刚刚开始,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事,还会有多少这样的事。

    每一次都要自己拿着苍蝇拍歇斯底里地拍打那些围着他的苍蝇,想想都觉得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直都能保存那分斗志,不知道那个时候是否还能保持一颗爱他的心

    至于现在,她能确定自己还是爱他的。

    那就要不予余力地赶跑他们之间的障碍。

    孙萌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裤兜里摸出钥匙,开了房门。

    黑漆漆!一片黑漆漆——

    孙萌萌设计了那么多再见时候的战争片,唯独没有设计到黑漆漆。

    家里竟然没有人,没有灯光黑漆漆静悄悄一片

    孙萌萌有点泄气地打开灯,看着还在门口的行李箱,把气都撒在上面,狠狠滴踹了两下。

    这都几点了,许烨磊!你放着赌气出门的现任不管,竟然这么晚还跟着前任在外逍遥快活?

    陪那女人逛街?购物?看电影?然后去吃浪漫的晚餐?一天的时间,这些多事早该干完了。

    还是?去酒店开房?孙萌萌一想到许烨磊陪着别的女人干着自己想和他干的事,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一天约会就在这样的怄气中浪费,心里抓狂不已。

    她快要咆哮,快要爆炸了

    啊——谁来告诉我貌似一脸正义的男人怎么也会这么花心!

    许烨磊,你要么别回来,要么,看我怎么收拾你!

    屋子里浓烟滚滚,气温随着某女的心头火噌噌地升到沸腾了

    孙萌萌胡乱踢掉了脚上的运动鞋,也不放入鞋柜,让它横七竖八地歪在门边,自己就越过玄关来到客厅。

    物是人非事事休

    还是那个沙发,可是,这个时候再看那个沙发,却甜蜜不起来了。

    想到那个女人上午在那坐着,挑恤地说着那些话,之前在沙发发生的所有美好都被蒙了一层灰般,黯然失色。

    孙萌萌再看看餐厅,看看厨房,上周她和许烨磊的欢声笑语竟然就这么淡淡远去

    爱情来得时候,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亮丽的,美好的,让人看了心声甜蜜。

    子里地子。爱情受伤的时候,家里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没有改变,可是看得人心情换了色彩,所有的东西也没了色彩。

    孙萌萌看得揪心索性关灯不看了,还是睡觉吧,也许一觉醒来,原来是一场恶梦,梦醒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

    孙萌萌拿来睡衣,看着新买的睡衣,孙萌萌心头一震发酸。

    胡乱地洗完澡,孙萌萌拿着牙刷看着镜中的自己,怎么看怎么那么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呢?

    孙萌萌为自己的不争气感到冒火,非常用力地刷着牙,一边刷还一边碎碎地骂着:许烨磊,你个坏蛋,花心大萝卜!

    某女骂得泡沫横飞,溅得洗手盆的镜子一片白花花的小泡泡,孙萌萌看着那些泡泡,感觉就像自己心里的气泡一样,不,自己心里的气泡一定不比镜子里的气泡少!

    真是一个明镜啊!糊了它还能把人的心情一点点地亮出来,让人看了更加寒碜。13179705

    呀,真是气死人了!连镜子都这么欺负人!

    孙萌萌拿来纸巾擦镜子,使劲地插,一边擦还一边骂,你这个破镜子,干嘛把人看得那么透,我擦,我使劲地擦,把你的剥离都擦个烂。

    某女跟镜子干了一架,才胡乱地洗了把脸,耷拉着脑袋离开了卫生间,来到床边关了灯,就这么呼啦啦地趴下睡觉,连被子都懒得拉一把。

    没劲!特没劲!

    谈恋爱真是没劲,甜蜜的时候让人飞上天,情变的时候让人一下坠入地狱般,全身都冷飕飕地。

    爱情真没劲!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谈恋爱,喜欢看爱情呢?要是自己写文以前有丰富的爱情经验,绝对不会存着那么美好的憧憬去编织着一个个美丽的爱情童话。

    好丧气啊!

    这一天心里把许烨磊骂了那么多,可是到了最后,一个人趴在床上,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

    他那么可恶,可是,她还是想他,很想很想他

    她想要和他抱着一起睡,想在他的怀里做着美梦,想和他一起迎来新的一天的曙光,再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他温柔地对着她笑

    她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要和他一起做,可是还没来得及

    呜呜还有机会么?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和师妮可在9点半后才回到家,这一天两人都在疯狂的找人中度过,特别是某中校先生。

    早上回来,对孙萌萌就是那么匆匆一瞥,就见那丫头穿着一套运动服,手上连个包没有,就一手机,兜里应该没什么钱,估计肯定走不远,于是某中校拖着那个该死的害人精师妮可下楼找人。两人把整个小区的花花草草就拨开来找了一遍,就是没见孙萌萌的影子,随后兵分两路,在小区左右方向找。

    结果,找到现在才回来,许烨磊去过孙萌萌家里的楼下,却又不知道她家住在几楼,其实他大可去问管理区孙萌萌住在几楼的,可是想到这样上去肯定会惊动他那个还未正式拜访的丈母娘,丈母娘的彪悍许烨磊从孙萌萌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就有所体会,最后只好干巴巴的在楼下望到现在才回来。

    许烨磊心里一直在腹诽:孙萌萌这个老婆以后千万不能得罪,一旦得罪就关机,让自己毫无头绪的寻找,会要了他的命的。

    这一天,师妮可也是饱经许烨磊的怒骂,就差一点要被殴打。

    本来她就觉得好玩,第一次见到无欲无求的表哥喜欢女人,于是就想逗逗她,却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玩笑,竟然将两人难得周末约会给折腾没了,看到表哥那心焦的样子,师妮可真的知道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一天之内,师妮可一直跟许烨磊诚心道歉,可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来干嘛。

    要是孙萌萌真的误会他了,都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跟她解释清楚这事,师妮可这个欠揍的丫头。

    许烨磊闷着一肚子的气回到家,脸色黑的跟碳一样,师妮可不敢吭声,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可是,回家一进门,打开灯,看到玄关处的运动鞋。

    一整天都在焦急和烦躁度过中许烨磊,脸上的阴云瞬间消散,露出一丝欣喜又庆幸的笑容。

    原来自己漫天寻找,着急一天,最后老婆却自个回来了!

    真是一个好老婆啊!

    这让许烨磊对孙萌萌的爱意又更加深了一层,他想她应该懂得他的心,所以还是回来了!

    老婆,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师妮可见表哥脸上的表情多云转晴,立马开始蹦跶起来:“哥,嫂子回来了,这下你不要再骂我了!”

    许烨磊转过头,横了师妮可一眼,这丫头还有脸说,要不是她老婆真心爱他,估计此时肯定不会在这。

    师妮可立马闭嘴,许烨磊换上拖鞋后,第一时间的冲动主卧门口,大手一伸拧了一下门把。

    额——锁住了!

    里面一片漆黑,这丫头估计肯定在里面生气呢?

    好不容易熬到周末兴高采烈的冲回来,本想说今晚两人有个甜蜜的初次,结果许烨磊此刻的心迫不及待的想冲进去,抱住老婆猛亲,告诉他这纯属误会,师妮可只是自己的表妹而已。

    不过,许烨磊转念一想,算了,等会洗完澡在进去,关上门任老婆发落,要打要骂随她高兴。

    许烨磊放开门把,转身往客厅走去。

    师妮可见了,看了他一眼,小声的问道:“表嫂在里面生气?”

    “你还有脸说!明天再来收拾你!快给我滚去洗澡睡觉!”许烨磊催促师妮可去洗澡。

    “不,我看会电视再说!”师妮可摇了摇头。

    师妮可从来没在10点之前就爬上床去睡觉,没有一两点估计周公不会来找她。

    “快去,少啰嗦!”许烨磊一脸不悦的命令道。

    师妮可见许烨磊这么凶他,也不敢再造次,乖乖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去洗澡了。

    待师妮可洗完澡后,许烨磊紧接着进去洗澡,没过几分钟,许烨磊穿着睡衣就从浴室出来。

    师妮可从客卧走出来,见许烨磊再擦头发,不由小声的凑过去:“哥,你房间被我占了!晚上睡哪?”

    许烨磊扫了师妮可一眼,没应她,继续在那擦头发。

    “哥,要不我给你那条毯子出来!”师妮可眨巴着眼睛,试探着问。

    虽然不知道表哥和那位被自己气走的表嫂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但是师妮可还是想逗一下眼前这位帅帅的,在她印象里无欲无求,不近女色的中校表哥。

    “睡你的觉,要你操啥心!”许烨磊瞪了师妮可一眼,一副嫌弃的表情,好似想说她很鸡婆。

    师妮可听到这句话,心里顿时有谱了,意味深长的冲着许烨磊笑了笑:“哦哦哦,好的,我这就滚去睡觉,哥,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晚安咯!”说完,师妮可立马回客房,关上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睡大头觉。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不用吹灰之力,就把主卧反锁的门给打开了,屋里静静的,只一盏台灯闪着那朦胧的光,将屋里照的格外的温馨。

    看着床上躺着的孙萌萌,此刻的她好像已经睡着了,在灯光的笼罩下散发出暖暖的光晕,随着眼前她的影像越来越清晰,许烨磊的心也渐渐明亮起来。

    许烨磊掀开被子,在孙萌萌的身旁躺了下来。

    由于某女正睡在床中央,所以躺在她身旁的许烨磊只好侧着睡。

    许烨磊不忍将她吵醒,索性侧着看着她沉沉的睡颜,心里开始泛起了浓浓的甜蜜,伸手将她散落在脸上的散发撩开,露出了泛红的小脸,细白的颈项隐在黑发之间,凭添了一抹诱人的风情。

    许烨磊低头在孙萌萌额头上印上深深的一吻,随后将孙萌萌整个抱进了怀里。

    温香满怀,许烨磊舒服的闭上了眼,可是一直都在装睡,完全没有一丝睡意的孙萌萌却在黑暗里暗自诅咒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许烨磊你这个花花公子!讨厌你,讨厌你!

    可是此刻的自己被他揽进他那温暖宽阔的怀里,今天一天的不快和不爽却消失了一半,心底还冒起一阵阵幸福的泡泡。

    唉,孙萌萌你个没出息的,居然想沦为了花花公子的暖床工具?

    鄙视你!鄙视你!

    孙萌萌在心里一边细碎地诅咒着躺在身旁的这个男人,一边鄙视自己的犯贱行为。

    黑暗里,原本闭着眼睛的许烨磊,突然睁开了双眼,饱满性感的唇缓缓拉开弧度,这一刻是他每天夜里心底最期待的画面,孙萌萌就像是他的私有物一样,在他的臂弯里沉睡

    此刻的他,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心漾神迷地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这一刻,他内心得到全所未有的满足

    窗外月光洒了室内,宽敞的房间蒙上一层柔和的光雾,许烨磊看着怀里睡的香甜的女人,满眼里盛着浓浓的爱意,像要融化的巧克力一样,甜而不腻,别有一番滋味。

    孙萌萌微微嘟起的红唇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搂着她的许烨磊渐渐把持不住了,这一周自己有多么的想念这片香甜芳香。

    面对温香软玉的美人,男人历来都无法抵抗。

    看着心爱的人儿在自己怀里酣甜入睡,许烨磊心神荡漾,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不由低头凑了上去,轻轻的将唇凑了上去,唇间的柔嫩带着丝丝清甜,果然是那么的甜美

    许烨磊伸出舌头细舔着孙萌萌的唇型,勾动舌尖轻轻撬开她的双唇,滑过贝齿,触碰到她温热的舌尖,一阵酥麻如电流直接从舌尖

    蔓延全身香甜的滋味令他心漾神迷,轻啄了一口犹觉得意犹未尽,又轻轻覆了上去,温润的唇令他心猿意马地伸出舌头轻舔

    “嗯”

    许烨磊自个情不自禁的轻逸出声,一股燥热从小腹直窜入头顶。

    正当许烨磊沉溺于一个人的欢情里时,一不小心却撞到孙萌萌半寐着双眼,正直勾勾的看着他偷腥。

    许烨磊的心顿时咯噔一下,犹如被当场抓包的小偷愣在了那里,唇还贴着她的唇,满脸的清香仍旧萦绕鼻息。

    许烨磊眨了眨眼,吐字含糊的问:“你一直醒着?”

    此刻的孙萌萌恨恨的看着许烨磊他那瞬息万变的脸,随后咬着牙,吐出五字:“我一直醒着!”

    听孙萌萌的回答,许烨磊顿时抽了抽嘴角,额头冒出三根黑线,可是此刻他们之间,唇与唇依旧近在咫尺,许烨磊不由兴奋的贴了过去,将孙萌萌的唇尽数含着她的红唇不断吮吸

    “嗯唔”

    孙萌萌的嘴里不禁发出一记呻吟,伸手用力将许烨磊给推开,两眼沾满怒气的瞪着许烨磊:“我们熟吗?”

    许烨磊知道孙萌萌在生什么气,嘴角微扬,勾起一抹令人心神一漾的微笑,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孙萌萌那张怒气十足的脸。

    老婆你真美,连生气的摸样都让自己的心神荡漾不已。

    “不熟!”见她生气,许烨磊勾着嘴角,戏虐的调侃道。

    还笑?这个花心大萝卜竟然还有脸跟自己开玩笑!

    今天是不是跟那个前任过的很愉悦啊!既然过的愉悦,回来还招惹自己干嘛?

    可恶的臭男人,可恶的臭军痞!

    孙萌萌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瞪着许烨磊的眼睛渐渐的染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不熟,还敢爬到我床上来!”孙萌萌怒气冲天的对着许烨磊吼了一句,说完对着躺在自己身旁的许烨磊,直接来套‘佛山无影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