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章 排忧解难
    “老实交代!”许烨磊瞪了师妮可一眼,这丫头他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回来跟心爱的老婆相聚,结果就被这个臭丫头莫名其妙的给气跑了,心里肯定一肚子火。

    师妮可看到许烨磊的脸色,知道表哥真的生气了:“这个这个”

    “快说——”

    “我为了证明我是你表妹,就跟她说了一句你的敏感地带是耳朵,还有屁股上有个小胎记,结果她给误会了!”师妮可眨巴着眼睛,弱弱的回道。

    “师妮可,你个死丫头,我掐死你!”许烨磊听到这句话,不由吐血三升,冲着师妮可怒吼一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一气之下跑出了玉景豪园,打了一个的士,随意选了一个地放下了车,失魂落魄地在大街上晃着。

    想给叶子青打个电话邀她出来解闷,可是手机已经被自己关机,一点都不想接到许烨磊那花心萝卜的电话。

    刚才看到家里来的不速之客,实在太出乎她的意外了。

    孙萌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满心地期待等来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眼睁睁地看他们两个动作那么亲密。

    她的心一下从白云间跌落下来,然后无止尽地往下坠落。

    她才刚开始恋爱,面对悄然而来的爱情,还没有好好地享受两人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没想到竟然就这么状况。

    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预算之外。

    情我下情。其实孙萌萌应该想到的,没有恋爱的经验,可是她有很多编写爱情故事的经验,在她的笔下,总要有一两个配角出来阻碍着男女主角的恋爱进程,把读者虐的哇哇大叫,而她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还很深沉地解释,没有一点考验怎么让男女主角见到爱情的真谛。

    现在,她的爱情才刚起步,她却有点迷茫了,在自己的故事里,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角。

    呜呜有点想哭的冲动

    谁给我张纸巾啊!

    孙萌萌满心的委屈无处诉说,更郁闷的是,没有带包包啊!

    不开心的时候可以去买开心,去吃!吃货不开心的时候就要去大吃特吃没美食。

    但是,更摧悲的是,没有赌气逃跑的经验,孙萌萌出门的时候,只把自己带出门,没有顺手带点钱。

    啊!今天到底是什么鬼日子啊!

    怎么有这么倒霉的时刻!

    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阳光很暖和,可是孙萌萌却感到一片凄凉。特别看着一对对的情侣从她身边经过,看着人家那么亲昵,那么甜蜜的笑容,她的心一刺一刺地,针扎一般疼痛着。

    看着别人的幸福,更加显得自己处境的凄凉惨淡。

    孙萌萌想赶紧离开人群,可是又不懂得去哪?

    回家吧,她想啊,可是李笑梅女士逼问起来,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之前老妈还叫她不要倒贴,那么快顺从男人,她当时还不以为然,坚持要住在许烨磊家。

    现在看来,还是过来人比较聪明。

    去哪呢?没钱哪都去不成!

    刚才打的已经被兜里剩下的钱都掏光了,就在她穷途末路得快要撞墙时,想起了早上买菜找钱时,掉了两个硬币在地板上,当时捡起来随手就塞在了运动裤兜里。

    孙萌萌非常激动地摸向裤兜,然后摸出了带着她的体温的硬币。

    偶也!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虽然只是两个硬币,总算不是身无分文,寸步难行。她像捡到宝一般,亲了亲硬币,又往空中抛了抛,然后反手借助。

    有钱就好,这个城市这么大,只要投入一个硬币,她就可以在公车上坐很久,可以走很远。

    来到最近的刚交站台,看着一个个路线,不知道要去哪。

    最后看到军医院,算了,就这吧。

    痛苦的时候去陪陪孙贝贝,两个可怜的娃凑一块也许就负负得正,不会像现在这么失意了。

    孙萌萌从没有这么节省过,口袋就两块钱,她要一块掰着两块花,去军医院的车很多,她选择了最曲折的那一班,原因无它,就想在这班车上消耗这难过的时光。

    颠簸了快一个小时,到军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孙萌萌到病房的时候孙贝贝母女正在吃午饭。

    “萌萌来啦,吃饭了没?”林爱英停下了手中的饭食,微笑着和孙萌萌打招呼。

    “恩,吃了。贝贝恢复得怎么样了?”其实早饭都没吃呢,原来等着中午和某人一起吃,现在实在是没有一点胃口了。

    孙贝贝看着孙萌萌,跟看外星人一样,然后笑道:“还是姐姐关心我啊,大周末的,不去谈恋爱,跑医院来看我。”

    孙萌萌听着她颇有深意的话,赶紧对她眨巴着眼睛,然后也挤出笑容道:“一直都是关心你的啊,因为很忙,才没有一直来陪。”

    “就这丫头事多,在这住几天,让你们一家三天两头往医院跑,我都不好意思了。你看这个鸡汤还是你妈早上送来的。”林爱英笑着说。

    孙萌萌的父母比孙萌萌还更勤快,基本每天下班都会过来看看孙贝贝。这个周末连着两天,李笑梅都是早早地煲汤带过来。

    只是好奇怪,这么几次,孙萌萌都没有和他们撞上,还好没有,不然,伯母更定会起疑。

    “呵呵,换了我住院,伯母也会这么关心我的。”孙萌萌强笑着回道。

    “姐,你几天怎么穿的这么休闲运动啊”孙贝贝看着孙萌萌,总感觉这丫头有点怪,什么地方呢,一时想不起来。

    “哦,上午去运动了一下。每天坐着,坐得腰酸啊”孙萌萌半真半假地回道。

    “各行都有各行的职业病。在银行坐久了容易腰肌劳损,萌萌上班的时候不要太投入,偶尔起来喝喝水,上上洗手间,缓解一下腰部”林医生开始孜孜不倦地教孙萌萌怎么养生。

    孙萌萌就那么乖乖滴听着。

    孙贝贝在一旁翻白眼,她很想插嘴说,老妈你真是误打误撞终于撞对了一次,这丫头是坐着码字,不是坐着数钞票,在银行的摄像头下,谁敢一天到晚往洗手间跑啊!

    但是码字是可以的,只是,孙贝贝再怀疑她的腰酸还有一种可能啊,会不会是和向南在床上搞得太猛了,然后肾虚了

    然后,这个大嘴巴就这么把话说出来了:“我觉得,腰酸的话最好要补肾,广告都是这么说的”

    林医生立马拍了孙贝贝的脑门,瞪着道:“你这个小丫头胡说些什么啊,哪有小姑娘需要补肾的。你以为是你啊,成天没事做,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看萌萌,在哪都那么乖,工作也是那么尽责尽职,不然哪会坐得腰疼。”tidt。

    “妈,别拍啦,我肚子都被拍疼了”孙贝贝怪叫着,又对着孙萌萌挤眉弄眼。13179705

    孙萌萌坐在一旁,看着孙贝贝的饭盆道:“快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等她们吃晚饭,孙萌萌主动申请义务洗碗,让林爱英对她又是一个猛夸。

    就这样,孙萌萌在病房陪着孙贝贝一呆就是一个下午。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到了晚上8点,孙贝贝看着在病房陪了她一天的孙萌萌,从她那表情还有眼神,孙贝贝认定今天堂姐肯定有心事。

    不然怎么会这么大发善心的在这陪着她呢?

    难道是跟向南哥哥吵架了?

    有这个可能哦!小情侣的拌嘴吵架很正常的事情!

    孙贝贝趁老妈去孙萌萌家里拿衣服的空挡,两姐妹独自相处之时,不由捅了捅孙萌萌的手臂:“姐,你到底怎么啦?”

    “没怎么了啊!”一直眼巴巴看着墙壁上挂着的电视里播放的连续剧的孙萌萌,头也没转,又回了孙贝贝这句从上午到现在她不知道问了多少遍的话。

    “你跟向南吵架了!”孙贝贝试探的问。

    “神经啊!”孙萌萌这才转过头,瞪了孙贝贝一眼,这什么跟什么啊,怎么把自己跟向南扯到一块了。

    “到底是怎么啦?你跟我说说吗?我也许能帮你出了主意啊!”孙贝贝推了推孙萌萌的肩膀。

    “不用!”孙萌萌毫不客气的拒绝。

    “姐——”

    “姐——”

    “姐——”

    孙贝贝死缠烂打的缠着孙萌萌,好奇的想知道她这位亲姐姐到底怎么了?

    “干嘛——”本想不理她的孙萌萌,不由被她推搡的烦躁起来。

    “跟我说说吗?我给你排忧解难!”孙贝贝自告奋勇的声称自己要当孙萌萌的知心姐姐。

    孙萌萌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别老是惹大伯生气,你们两个已发生战争,最后受伤的不止是你们彼此,连你妈妈也跟着难受,给我老实一点!”

    孙贝贝一听这话,立马收回手:“姐,你没事别提这些好吗,好端端的心情都被你给破坏了!”说完,孙贝贝生气的拽过被子,把脸和身子侧到一边,跟孙萌萌怄气。

    唉,心情不好说话都没分寸起来。

    孙萌萌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事可是孙贝贝心头的还在流血的刀口啊,于是连忙转过头,隔着被子推了推孙贝贝:“对不起啦,姐姐知道错了,以后不提这事了,抱歉抱歉啊!”

    孙贝贝裹着被子,把头缩在里面,眼眶又开始红了起来。

    “贝贝,姐姐错了,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提这事了!你就原谅姐姐吧!”孙萌萌听到孙贝贝的抽泣声,不由皱起眉头。

    “好,好,好,姐姐说错话了,自己掌嘴五十下!”孙萌萌带着戏虐的口吻哄她。

    扑哧一声,龟缩在被窝里的孙贝贝瞬时笑了起来,掀开被子:“掌嘴免了,但是你必须跟我说你今天怎么了?”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为了哄这个大小姐开心,孙萌萌也只好告诉她了,不过采用的是含沙射影的方式。

    “男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见一个爱一个,明明有了女朋友,还敢跟前女友勾勾搭搭,真是无耻到家了!”孙萌萌咬着牙骂道。

    孙贝贝听得一愣一愣的,这还真被自己猜准了,亲姐真是因为感情的事纠结郁闷了一天啊!

    唉,向南哥哥啊,你既然跟我老姐交往,还到处莺莺燕燕,也太不把我们老孙家的女人当回事了吧!

    “姐,既然你是人家正牌女友,那就拿出正牌女友的风范和魄力出来啊,管她什么莺莺燕燕,勾勾搭搭,到了你这,全部斩立决,是咱的男人就是咱的男人,谁也别想碰,敢碰立即杀无赦!”孙贝贝把自己对恋爱的绝招免费传授给孙萌萌。

    “还有,既然是你男人,在跟你交往时,初犯这种事的时候,就得狠狠治他,回去好好灭了他,让他知道我们老孙家女人的厉害!”孙贝贝随后又添加了一句。

    听到孙贝贝着一席话,孙萌萌想了想,消化了一下。

    没错,许烨磊现在可是我的男人,管他前女友,后女友,胆敢打他主意绝对杀无赦,还有许烨磊你竟敢这般对我,回去我就扒你皮,抽你筋!看你还敢出去勾勾搭搭的!

    孙萌萌立马站起身来,伸出手跟孙贝贝说:“有钱吗?”

    额——孙贝贝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干嘛啊?”

    “我身上一个铜板都木有了!”孙萌萌可怜兮兮的把裤兜掏了出来。

    “唉,真是可怜!”孙贝贝非常同情的说,伸手拉开病床边上的抽屉,拿出自己的钱包,掏了一百块钱给孙萌萌。

    “谢谢,我先走了!”孙萌萌拿到钱后,脑中第一个想法就是杀回家去,灭了那淫妇,再狠狠惩治许烨磊一番。

    “姐,你不带这样的吧,我妈去你家还没回来呢,你就在这多陪我一会吗?”孙贝贝见她马上要走,连忙叫住她。

    孙萌萌摇了摇头:“我还是回家争取我的爱情比较重要,你好好在这躺着吧,姐有空还会再来的,拜拜!”话一说完,孙萌萌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

    “姐——”孙贝贝怎么叫都无法挽回孙萌萌那颗迫不及待杀回玉锦豪园的心,不由撅嘴骂道,“有异性,没人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