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章 加深误解
    孙萌萌在病房足足哄了孙贝贝近半个小时,那丫头终于苦累了,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而坐在一旁的伯母还在那抹泪。

    孙萌萌皱了皱眉头,深呼一口气,开口安慰林爱英:“伯母,你别太伤心了,伯父这人就是急性子,口无遮拦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林爱英吸了一下鼻子,伸手将眼角的泪花给抹干:“回去我就跟他离婚,我跟贝贝过!”

    “别,别,别,伯母,你千万别这样,伯父的性格你比我还了解,来的快去的也快,再说你不是都包容他都几十年了吗?”孙萌萌不愧是乖乖女,说话特别得人心,有条理有分寸。

    “就是包容他太久了,才窝气!”林爱英再次抹泪。.92.。

    孙萌萌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伯母,伯父发这么大的火,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等贝贝醒来你问问她怎么回事,她心里应该最清楚!”

    孙萌萌看问题果真精准,两人闹腾这么厉害,肯定是孙贝贝撩到老虎胡须才这样。

    “贝贝都已经屈服了,随他的意去当文艺兵,文艺兵也是兵,他还不知足,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伯母——”孙萌萌有些语塞,这毕竟是大人的事,她劝归劝,但是劝多了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搭话了。

    林爱英眨了眨眼睛,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6点了,不由从椅子上站起来跟孙萌萌说:“萌萌你先回去吧,一个下午都在这,怪累的,先回去吧!”

    孙萌萌正要推迟,林爱英又开口:“快回去吧!谢谢你了,萌萌!”

    好吧,带着着病房是够让人抑郁的,自己还真得回家码字赶稿。

    “恩,伯母,你要是有事的话,就打我电话!”孙萌萌礼貌的回复一句。

    “好,谢谢萌萌了!”林爱英朝她点了点头。

    孙萌萌走出病房后,脚步幽幽来到电梯口。

    叮咚——

    电梯缓缓打开,孙萌萌正要跨进去,就见向南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两人都愣了一下,不约而同的开口。

    “你怎么回来了?”

    “你还没走啊?”

    “我刚把伯父送到火车站,看着他老人家上车了!”向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刚才在拖孙耀武的时候,向南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可把他累得,到了门口,待孙耀武的气消了一些后,又被逼问。

    幸好自己和孙贝贝没有任何瓜葛,不然向南觉得自己肯定死在他手里。

    不过去火车站的一路上,两人的气氛来了一个大逆转,开始认亲了,孙耀武这才认出向南是向董的儿子,多年不见早已忘记向南的样子,却没想到以这种场合重遇。

    “哦,谢谢了,今天的事情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不管如何,今天在病房的事情,说他们孙家的事,对于向南这个外人,孙萌萌还是表示由衷的感谢。

    “客气啥,都是自家人!”向南倒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孙贝贝对他而言还真像亲妹妹。小时候经常一起出去打架,每次她被打哭后,向南都是冲上去救他,把打他的人爆揍一顿。

    时光不能复返啊,只好留在记忆里,待到老时再慢慢回忆。

    “你是返回来看贝贝的是吧?她已经睡着了,你现在还是别进去了!”孙萌萌猜向南回来肯定是想看孙贝贝怎么样了。

    “哦”向南淡淡的回了一句,“那你呢?是要回家吗?”

    “恩”孙萌萌有气无力的点头。

    “我送你回去吧!”向南主动说送孙萌萌回去。

    孙萌萌抬眼,瞄了他一下,好吧,既然向牛郎,向帅哥愿意送自己回去,有免费车坐,何乐而不为呢?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城市的夜晚流光溢彩,繁星满目,半轮上弦月高高挂在漆黑的夜幕俯瞰着万家灯火。

    回去的路上,孙萌萌一直都闭着眼睛在那假寐。

    向南转过头看到孙萌萌恬静的睡容,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起,这是他第一次看女孩子素颜睡觉的样子,感觉有些新奇。

    在向南身边不乏漂亮女孩,但都是披着羊皮,带着面具的女人,眼前的孙萌萌应该是除了他妈妈外,孙萌萌是他第一次认真看女人素颜的人。

    “别看了,注意前方!”即使闭着眼睛孙萌萌也能感受到身旁‘向牛郎’对自己投来的灼热眼神。

    千万别看上我啊!第一她没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帮牛郎买房买车,第二这个不知道是几手货的向南,倒贴给她,她都不会要。那俊脸就全当美丽的事物欣赏而已!

    “这都能察觉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向南嘴角微扬着说。

    “我是很想睡,但你的目光太刺眼了,一时半会恐怕睡不着!”孙萌萌很直白的回他。

    “呵呵,不愧是军人的老婆,洞察力如此敏锐!”向南记得上次孙萌萌被那装军装的许烨磊给拖走,而且那一句‘放开我老婆’,对他来说的确有些震撼。

    “过奖了!”孙萌萌不客气的回敬。

    “呵呵,你真的结婚了吗?”向南的目光向孙萌萌的手指看去。

    空空如也!(就爱网)

    “干嘛,你想追我吗?”孙萌萌见他这般看自己,不由警惕起来。

    “呵呵,你觉得可能吗?”向南嘴角扬起一抹痞笑。

    “最好不可能!”

    “呵呵,你这么自信啊?”

    “那是!这年头必须自信活着,不然面临的就是自杀!”

    噗——向南被孙萌萌的话给逗乐了,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不愧是作家,口才的确了得!”

    “口才跟作家完全没瓜葛,请不要随意将他俩混淆!”

    “孙萌萌对人都是这么犀利吗?”见孙萌萌对自己这番态度,向南心里觉得奇怪,有些不爽起来。

    “因人而异!”孙萌萌瞄了他一眼,很直接的回他。

    “这么说你这是在针对我咯!”向南直接把她那句话往自己身上套。

    “一半一半!”孙萌萌含糊的给出答案,不过心里却默默的回了一句,谁让你是牛郎啊!

    “孙萌萌,我好心送你回家,你竟然这么过分!”历来都是女孩子围着他转,哄着他开心的向南,心头突然觉得有些冒火。

    “这是你自己主动的,我可没有强迫你啊,你要是现在放我下来,也ok啊?我不会有任何怨言!”

    向南被孙萌萌这话给噎住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几秒后,嘴角又恢复以往的笑容:“好吧,算我犯贱行了吧,算我上辈子欠了你孙大小姐行了吧!”

    噗——这是什么鬼话啊?听去好像两人之间上辈子,这辈子有很多纠葛似的。

    “此话严重了,对于你送我回家,我深表感谢,在前面左转处放我下车吧!”孙萌萌指了指前面的方向。

    向南把车开了过去,孙萌萌拿起包对着向南说了一句:“谢谢”

    向南看了一下孙萌萌下车的地点,真是一家餐厅的门口,不由开口问道:“你来这吃饭?”

    “恩,是啊!”孙萌萌毫不忌讳的说。

    “那你也太不客气了,怎么也得叫上我啊!请我吃饭吧!”向南嬉皮笑脸的要求孙萌萌请他吃饭。

    “不好意思,我只是进去打包一个菜,然后回家!”孙萌萌耸了耸肩膀,委婉的拒绝,说完,打开车门径直的往餐厅大门走去,连个拜拜多不说。

    噗——向南这下被孙萌萌的行为举止彻底被噎住了!

    这女人这女人对自己怎么就这么随便啊?好像自己连个乞丐都不如。

    孙萌萌啊,孙萌萌啊,真是真是这辈子见过最不待见自己的人!

    开车离去的向南,不禁把自己和孙萌萌相遇的前前后后回忆一遍,心头在想肯定是那次撞车的事情,让她看轻自己。

    啊——都是老头子的错啊!害他丢人,害他跌份,害他被人看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转眼又是周末,今天许烨磊会回来耶。

    孙萌萌从昨晚电话情思时知道这个消息就开始兴奋了。

    一个周的时间并不长,可是,那样绵长的思念经过夜以继日地反复缠缠绕绕,一个周的思念便觉得很长很长。

    这些天,许烨磊不论多晚都会抽空给她打电话,每天,电话缠绵的那一刻,是孙萌萌一天最快乐的时光。她们的恋情就这样在你侬我侬的声音中迅猛地升温

    终于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他了,终于可以近距离地看看他,可以拉拉他的手,可以在他温暖的怀里抱一抱。

    孙萌萌躺在床上,yy得越发兴奋,把第二天的约会都安排得满满当当。

    为了让再一起的时光更多一些,两人商量好,他回来就直接回家,而她呢,负责去买菜,然后等他回来一起煮周末大餐。眼在在回。

    孙萌萌怕自己睡过头,还特意爬起来把闹钟调到7点。

    问题是,恋爱中荷尔蒙分泌异常,某女天还没亮就已经睁着闪亮闪亮的眼睛,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了。

    某女破天荒地在黎明时刻,狠狠滴当了一回清洁工,把屋子里都收拾了一遍,拖地,擦桌椅

    在自己家从来都是懒丫头一枚,在男人家竟然这么勤快

    好一个良家妇女啊!no,不是妇女,是勤劳的良家处女

    要是李笑梅女士看到女儿这么能干,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仰天长啸?吐血一拳?还是像孙耀武一样抓着她一顿狠揍。

    难说,难说,一切都有可能。

    孙萌萌像打了兴奋剂一般,干完清洁工作,在沙发上坐着,也不觉得累,相反地,大清早起来忙乎一番,感觉手脚都特别有劲,使不完的劲。

    坐在沙发上看着时间。还这么早,超市都还么开门呢,还得找点事情干干,不然,她又会想某人想得发狂。

    于是,从小到大,最讨厌晨练却又迫于李笑梅女士的淫威,不得不偶尔虚以为蛇应付晨练的某女,竟然异想天开地想下楼跑步,把她身上横冲直撞的能量消耗一些。

    几分钟后,孙萌萌便穿上一套白色的运动装,这还是李笑梅给她买的。

    孙萌萌不喜欢运动,却很爱穿这套衣服,真是缺乏母爱的孩子啊,被赶出家门还不忘带着一套唯一能证明她是李笑梅女儿的证据。

    自己的内心是甜蜜的,看到周边的景物也显得特别可亲可爱。

    玉景豪园这样的高档住宅区,环境那是没得说。

    早春时光,正是万物复苏,柳树发芽杨柳变绿时节。玉景豪园倒没有明显的季节,这里的绿化一年四季都是红花绿树姹紫嫣红,错落有致,芬芳宜人。

    孙萌萌慢悠悠地小跑着,闲适地享受着这样美丽的等待时光。大脑也开始幻想着,将来有一天,和他或者加上一个矮小的身影,一家三口在她跑过的锻炼路径,欢快地晨练。

    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好啊!

    孙萌萌沉湎于自己对未来的美丽憧憬之中,对于周围的人和物都没有在意。

    忽的,听到一个男人非常磁性的声音。

    “孙萌萌!”向南迎面而来,但孙萌萌却眼神涣散,对这个帅哥视而不见。

    大清早的,帅哥被熟人漠视,那是相当相当受打击的。

    向南与孙萌萌擦肩而过,叫了她的名字,孙萌萌才从神游的思绪中回来,转过头一看,额,怎么又撞见牛郎了。

    向南踱着步子慢跑,但方向是倒退的,退回到孙萌萌的前面,微笑着问:“真是巧啊,你也爱运动?”

    “是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晨练?”孙萌萌上下打量着向南。

    哎,这个牛郎长得真是没得说,换了一套运动装,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健硕的美感,这样的身材不去当模特真是可惜了。

    孙萌萌真是为他可惜,有这样的好身板,为什么不去海选唱歌,跳舞,模特大赛,以他这样迷人的成熟男人气质,随便做什么都是前途钱途一片光明的超级巨星。

    孙萌萌用着星探的目光扫视着向南,为他惋惜不已,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失足青年,目光短浅,偏偏就选择做牛郎呢?

    “我住这啊”向南感觉到孙萌萌每次看他的眼神都特别的特别,说不上是什么意味,像花痴一样放光,然后不以为然,然后又有一点他捉摸不清楚的情绪。

    搞不清楚这个女人怎么会表情这么丰富。

    “哦,这样”孙萌萌点了点头,牵动着嘴,挤出一抹笑容。

    没想到这个多情的牛郎,原来暂时包养在这个小区!

    理解理解!

    向南换了方向,和孙萌萌一同跑了起来。

    周末正是睡懒觉时节,晨练的人不多,应该说晨练的年轻人不多,老年人却很多。

    他们两个一起跑步,人家还误以为是一对小夫妻呢。有些老太太看到他们就笑呵呵地赞道:“瞧瞧,人家小夫妻感情多好啊!”

    孙萌萌听了赶紧争辩:“啊——不是”

    人家老太太已经跑远了。

    向南笑着道:“呵呵,跟我站一块会很吃亏么?”

    “恩!”孙萌萌非常直接地回答,她才不要被然家误会和牛郎有一腿呢?

    孙萌萌提起小腿,加快了步伐,试图冲到前面,和向南拉开距离。

    “喂,孙萌萌,等等我!”向南很快追了上去。

    孙萌萌真是打击人不偿命啊,先是漠视他的存在,然后竟然不屑和他一起跑步。

    向南从小到大,走到哪都招女人喜爱的公子哥,先不说他的出身,就是他从头到脚那个明星范,那个帅,从国内到国外再到国内,有哪个女人见到她不垂青于他的男色啊!

    偏偏就有这样一个奇葩,冒着杂音,让他不得不另目相看,他要搞明白,这个女人为何这么不待见他。

    向南不禁想起了那个军人,难道她真的结婚了?

    这年头,这么年轻貌美的女人当军嫂,真是不容易啊!能够对别的男人,特别是有才有貌的男人,譬如说自己,能够芳心不乱拒之千里之外,这样的军嫂更是可歌可泣,可以给她颁发个贞洁的奖杯了!

    向南正要开口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一看,脸上立马路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孙萌萌真是经不起锻炼,本来是全身都很有劲的,刚才逃命似的奔跑,一下子把身体里的能量都挥霍光了。

    孙萌萌停了下来,撑着肚子喘气,回头看向南也在几米开外,接起了电话。

    看他那一脸怀柔的表情,让她一下就猜到是他的姘头的来电。

    “你好啊,亲爱的裴女士,这么早啊,找我有什么事吗?”向南接电话的声音特别温柔,让人听了不觉一阵酥麻。

    孙萌萌喘着气,听到这句,不由对着向南直要摇头,唉,牛郎啊,牛郎!那富婆肯定是趁老公出门了,立马来会这只牛郎。

    算了,自己还是眼不见为净,闪人!

    其实,向南只不过正在接他老妈裴玉婷的电话,殊不知被孙萌萌加深误解。

    唉,被人误解的牛郎,伤不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