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章 战火连连
    孙萌萌吃完午饭,就跑去睡了一觉,直到三点才醒过来,不过是被孙贝贝的电话给吵醒的。

    “干嘛?”孙萌萌睡意朦胧的拿着手机,接着孙贝贝的电话。

    “老姐,你太伤我心了!我还在病床上痛苦无比的躺着,你尽然在家睡大觉,也不来陪我!”孙贝贝一下子就听出孙萌萌那迷糊像是在睡觉的声音,不由哭诉起来。

    孙萌萌睁了睁眼,清醒几分,对哦,差一点忘了孙贝贝还躺在医院:“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抱歉抱歉!”

    “老姐你就知道欺负我,现在就给我滚过来,不然我跟你绝交!”孙贝贝带着威胁命令孙萌萌立马去医院陪她。

    “遵命,半小时后见!”孙萌萌的睡意被孙贝贝的吼叫一扫而光,她噌地爬起身,打开衣橱找衣服,匆匆结束这带着火药味的通话。

    这两天被爱冲昏了头,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许烨磊的柔情蜜意,早把生病的孙贝贝抛之脑后。

    真是不该啊,自己一个人幸福的时候不该忘记还有个妹妹生活在病床上。

    特别是这丫头还是被军人给迫害生病的。

    暂时决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和许烨磊的关系,否则

    妹妹的仇敌是自己的爱人,亲情和爱情之间的平衡很难办的!

    为了不被孙贝贝抓着把柄奚落,孙萌萌决定出点血,买点‘贡品’贿赂贿赂她。

    孙萌萌来到小区的百果园给孙贝贝打了个电话,问她要吃什么水果。

    那丫的嘴真叼啊,水果都选进口的,樱桃,葡萄,泥猴桃,苹果。孙萌萌整了一大袋,刷了快一千块,有点咋舌,那臭丫头是在吃水果么,简直就是吸人血啊!

    打车很快来到了医院,孙萌萌火急火燎地往里走。

    提着那么重的水果行走不便啊,孙萌萌不小心绊了一下,撞了身边的人,也撞飞了她的水果篮,还好包扎的结实没有滚出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孙萌萌连忙道歉,抬头看到被她撞得竟然是一个超级帅哥,他正提着自己的水果篮,微笑地看着她。

    “额——向南,是你啊!对不起啊,谢谢谢谢!”孙萌萌看着向南准备结果他手中的水果篮。

    换做是以前,这个帅哥控看到帅哥,那一定是两眼冒光,飞蛾扑火一般地扑过去的。

    向南很帅,可是那天拉拉扯扯的,还是三个人,左拉右扯的,想象真是好尴尬啊

    此次再遇到他,又是在医院,孙萌萌心里还真不好意思。但向南却没有把水果篮递给孙萌萌,只是露出他迷死人的微笑,非常绅士地道:“你也是去看孙贝贝吧,同路,一起走吧!”

    孙萌萌这才反应过来,向大帅哥另一只手正抱着一大束康乃馨。

    “哇,好漂亮的花啊!”

    孙萌萌眯着眼睛看着向南,每次看到他都穿着不一样的西装,都是那般昂扬修身。这个男人高大的身躯只是那么随意一站便让人感觉玉树临风,带着成熟男人的韵味,让人看了还想多看一眼!

    真是人靠衣装啊!果人人向。

    这样高档西服衬得牛郎比电视上的超级巨星还帅气逼人!他给人的感觉时而儒雅贵气,时而玩世不恭,那样富于变幻的气质,简直就是超级少女杀手!

    孙萌萌眯着的眼睛越看挣得越大,最后两眼放光。一个超级帅哥抱着火红火红的鲜花,这个镜头怎么看都是刺激眼球的。

    牛郎果然懂得如何取悦女人啊!某色女吞了吞口水想着。

    对于孙萌萌的表情,向南很淡定地微笑着,最后调皮地向她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着说:“走吧!”

    孙萌萌于是屁颠屁颠地跟着左拥右抱的向南一起往楼上走。这一双俊男靓女一同走在医院的走廊,让这个充满着呛人的消毒水气味的地方,瞬间充满了色彩。

    面对一双双热络的目光,羡慕的,嫉妒的,孙萌萌感到很无语。

    哎——想她也是长得白里透红与众不同,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走路的时候就像大海的一粒沙,微小无人觉察。.92.。

    和这么有魅力的牛郎走在一块却惹来这么多回头率,怎么有种感觉自己成了绿叶,衬托着向南这朵妖花!

    不过,和帅哥走一块并不亏本,向南谈吐幽默,很有意思。

    牛郎嘛,没有两把刷子,怎么把那些富婆的钱大把大把地捞过来呢!

    当他们一同走进孙贝贝的病房时,孙贝贝就是那么傻愣愣地看着门口一堆男女谈笑甚欢地进来。

    还真守时啊,半个小时,不但人到了,水果到了,还带了一个男人来!

    吼吼吼!亲姐的动作就是快啊!

    孙贝贝看着走过来的两人,半躺在床上,歪着脑袋,一幅思想者的神态。

    如果不是她的老妈在一边,以她的风格早就大嗓门嚷嚷开了。

    欸!这是什么状况啊!刚才还在睡觉,一会跟一个男人出双入对,是不是自己错过了很多精彩的情节?

    孙贝贝只能打着哑语,对着孙萌萌和向南,打着暧昧的手势。

    “萌萌,来啦,这位先生是?”林爱英迎了过来,对着门口的两人笑着。

    向南微笑着道:“伯母,我是向南,您还记得我吗?向南”

    林爱英细细打量一番,然后才拍着脑门笑道:“哦,是向南啊!想起来了,贝贝小时候没少跟你这个猴头一起去打架。十多年没见,长得这么英俊,我都快认不出来啦!”

    向南微笑着,这种话他听了好多,现在已经没感觉了,长得帅真不是他的错啊!

    “这么有心来看贝贝,进来进来,让你们两个破费了”林英爱热络地接过向南的水果篮和鲜花,迎着他进门。

    孙萌萌乖巧地叫了声:“伯母”然后对向南眨了眨眼,心里暗道,牛郎真不是盖的,走到哪都像蝴蝶一样招惹女人,连伯母都不淡定了!

    孙萌萌看着在床上挤眉弄眼的孙贝贝,一脸得意!伯母心思在帅哥身上,没空问两人怎么走到一块,孙贝贝你就憋着吧!

    孙萌萌乘着伯母欣赏帅哥的时候,赶紧走到床头赐了孙贝贝一拳。

    被孙贝贝误会她和向南之间有什么倒没关系,但是,要是孙贝贝一嚷开,搞得全部人都以为自己跟向南交往,那就太跌份了。她才不喜欢几经转手的牛郎呢!再有,她和许烨磊正是情意绵绵之时,她才不想让他听到她的绯闻。

    “你们坐,我去给你们洗点水果!”林爱英终于从向南的美色中回过神来,笑着招呼孙萌萌和向南。

    “伯母,不用了!”孙萌萌和向南异口同声的说。

    哇咔咔,两人真是默契啊!

    “没关系,你们在这陪陪贝贝,我去去就来!”林爱英和煦的笑说。

    孙贝贝看到老妈林爱英拿提子和殷桃去洗,圆溜溜的眼睛不由咕噜噜的转了几圈,不怀好意的看着坐在床边的堂姐孙萌萌和站在一旁的向南。

    还是自家老姐厉害啊,这么快就对向南哥哥这种极品帅哥的身上下手,不愧是孙氏家族的人,厉害,佩服佩服!

    向南哥哥长相帅气那是有目共睹的事情,记得小时候,大院里就有好几个女孩子都暗恋着他,向伯伯转业后自己创立公司,短短十几年现在的资产就已经过百亿,也间接的把儿子向南从军二代成功转变成富二代。

    目前以他这样的雄厚资本,肯定一堆女孩倒贴追他,怎么就看上自家老姐呢?

    不过其实老姐孙萌萌也不错,脸蛋跟自己比是差了一截,但是身材还不错,皮肤也还行,算得上一个小清新。

    不过这两人怎么就擦出火花呢?孙贝贝心里有些疑惑起来。

    难不成是向南哥哥想换个口味?还是老姐自个扑上去的?

    孙贝贝想了想,做了一番细细考量,答案就是:肯定是老姐自个扑上去的,她可是出名的帅哥控,那天在no。1吃饭的时候,老姐看向南的眼神就不太对劲,向南离开时老姐的目光依依不舍的尾随到他消失,八成就是看上人家了!最后主动去追的向南。

    嘿嘿,这么说自己还是他们两个的媒人咯?

    这么一想,孙贝贝眼底掠过一抹得意,正要开口跟他们两个邀功:“姐,你和向南哥哥”

    可是话还没说完,病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

    病房里的三个人的心不约而同的抖了一下,目光齐聚到门口。

    进来的人是孙耀武。

    只见孙耀武黑沉着一张脸,眼睛瞪得老大,感觉像是快要喷火出来似的,怒气冲天的闯了进来。

    孙贝贝看到老爸这副气势进来,小心肝不由紧的一缩,心里暗称不妙,暴风雨即将到来。

    孙萌萌见大伯杀气腾腾的进来,也被吓了一跳,心里立马燃起一抹不好的感觉,料想等会这病房可能会成为战场,于是连忙叫道:“大伯”

    孙耀武扫了孙萌萌一眼,应了一声,随后眼睛死死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孙贝贝,大吼一声:“孙贝贝你这个死丫头,别给我躺着,给我站起来!”

    向南和孙萌萌一阵错愣,不知道为何孙耀武一进门就来个河东狮吼。

    但是当事人孙贝贝心里跟明镜似的,不用说孙耀武肯定去驻地了,而且还特地去了解和关心了她训练的情况,看他那表情,肯定受了不少刺激。

    唉,咋办?这场战争看来是避免不了的!

    来吧!尽管来吧!要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谁让你故意针对我呢?

    看到孙贝贝毫不畏惧的表情,孙耀武心里的火气像是浇上一桶汽油,蹭的一下,燃烧起熊熊大大火,冲到床头,伸手就要把孙贝贝从床上拽起来。

    “大伯,你贝贝才刚动过手术,这还得躺着才行”孙萌萌见孙耀武动作这么大,连忙劝阻,但是她不知道其中原因,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才能劝阻得了他。

    孙贝贝的右手被孙耀武的大手给拽住,由于用力过大,痛的她脸上表情都畸形起来,不过她那左手却牢牢的抓住床沿,节骨泛白,可见用力的程度绝对不亚于孙耀武。

    “给我起来!”孙耀武大声的吼道。

    孙贝贝咬着唇,左手拽住床沿,死活不肯起来。

    “大伯,你这是怎么啦?”孙萌萌见了都觉得心惊胆战的,这丫头到底又犯了什么事,把大伯这只老虎给惹毛了?

    这时一个护士走了进来,见一军人跟病床的病人拉拉扯扯,不由生气的骂了起来:“这是病房,请安静点,吵什么吵!声音大的整栋楼都听见了!要吵出外面去吵!”

    孙耀武猛的一个转头,扫了那护士一眼。

    当护士看到孙耀武的脸和军装上的军衔时,立马给愣住了,刚才还拔高的声音,跟着降了八个调,怯怯的叫道:“司令好”

    孙耀武这次放开孙贝贝的手,冲着护士说:“把门给我关上!”

    护士皱着眉头,咬着唇:“是,司令!”

    门一关上,孙耀武就指着孙贝贝的鼻子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你说你说我孙耀武怎么就生了你这么逆子呢?”

    错,我不是儿子,我是你的女儿!

    孙贝贝看着对自己大方雷霆的孙耀武,心里默默的回了一句。

    向南和孙萌萌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着额头显露着几根白头发的孙耀武在那插着腰,对着孙贝贝破口大骂,岁月匆匆,但依旧如当年那般勇猛,向南心里不由暗自腹诽起来。

    想当年他老爹向董事长还在连队的时候,每次自己犯事也是这么责骂自己,两位家长教育子女似乎都如同一辙

    “大伯,贝贝她怎么啦,让你这么生气!”孙萌萌弱弱的试探着问孙耀武。

    “让她自己说,真是气死我了!孙贝贝,你是不是要把我这张老脸丢尽了,你才甘愿啊!”孙耀武眼睛瞪的跟牛眼一样大,咬着牙骂道。

    想起上午自己到特种大队巡查工作时,孙耀武就气不打一处来,当时他也就随口问了一下路赢文艺兵的教官是谁。

    路赢跟他说是谢铁军,孙耀武看了站在一旁魁梧彪悍,站的笔直的谢铁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干的不错!”

    谢铁军挺着胸,抬着头,直视孙耀武:“谢谢首长夸奖,不过现在文艺兵的教官是师达树同志,我是前任!”

    孙耀武愣了愣,满眼不解,路赢出面解释后,才知道由于谢铁军训练太狠了,文艺兵受不了强度,而且还让里面的成员受伤,所以才考虑换教官的。

    结果孙耀武把路赢大骂一顿,说他**,说他俗气,出于好奇,他叫谢铁军把孙贝贝的训练记录拿给他看。

    谢铁军当时看了路赢一下,路赢给他使眼色说不给,孙耀武里面觉察出这里面有猫腻,坚持要看。

    无奈之下,只好将文艺兵训练记录报告呈给孙耀武。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睡懒觉,内衣乱挂,下雨出操打伞,这种在军队从未出现过的事,全被孙贝贝一个人给占全了。

    每天都清清楚楚的记载着自己那女儿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当时孙耀武看了觉得老脸一阵害臊,脸色都绿了起来。

    这能不飙火吗?吃完午饭回市区准备坐车n市时,孙耀武心中被这事梗着,不由分说的冲到医院,想把这个将她老脸丢尽的孙贝贝给‘突突’了!

    “贝贝,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惹的大伯这么生气啊?”孙萌萌试着寻找到问题的根源,好给他俩调节调节。

    不问还好,一问战火又开始升级。

    “给我起来,你不是很牛吗?不是想跟老子作对吗?这点伤口算什么,给我起来!”孙耀武走过去又要将孙贝贝从床上脱起来。

    站在旁边,半天没有开腔的向南不禁皱了皱:“伯父,贝贝刚手术完,不易乱动,否则伤口会被拉扯到的!”

    进来骂了半天的孙耀武突然听到这句男声,这才把目光看向向南。

    这小子又是谁啊?不会是这丫头的男朋友吧!

    长的是挺帅的,但是那嘴角的笑容似乎有点痞,一看就是一个花花公子!

    男人看男人一般都是一针见血,精准无比。

    “我教训女儿,轮不到你插嘴!”孙耀武大吼一声,飞了一句话给向南。

    向南的心咯噔一下,扑扑的直跳,孙伯父的威力真是不减当年,看得让人觉得畏惧。

    孙萌萌的额角也露出三根黑线,这丫头肯定又犯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不然伯父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这么不留情面的骂孙贝贝。

    唉,真是一对冤家啊!

    林爱英端着水果走进来,见孙耀武拉着女儿的手,不由笑吟吟的走过去,开口说:“你们父女俩什么时候变得父女情深了!”

    可是当她看到孙耀武那张黑包公的脸,眼皮的神经不由抽搐了一下。

    “怎么啦?”林爱英不解的看着孙耀武。

    “你自己问她,这个不孝女,你是不是要把我活活气死才甘心啊!给我起来,别在床上给我装孙子!”孙耀武完全把孙贝贝当着不成材的儿子,当成不争气的士兵,大声呵斥。

    孙贝贝见到老妈林爱英回来后,眼眶立马泛红,随后眼泪哗啦啦的从眼眶流出,开始小声抽泣起来。

    “哭个p啊,你还有脸哭!你做那些丢人的事,怎么没见你哭啊,在老子面前哭,真是找死啊!”

    呜呜孙贝贝的哭声从抽泣慢慢的升调,最后变成了嚎嚎大哭。

    “哭!哭个p,再哭信不信老子把你拉出去毙了!”孙耀武大声喝道。

    “你不就看到我去当文艺兵了吗?就想着法子整我,派什么特种教官,你不就是冲我来吗?”孙贝贝听到这句,满腔的委屈瞬时爆发出来,边哭边指控孙耀武的对她的‘不仁不义’。

    “你还敢跟老子叫嚣,老子现在就把你拖出去毙了!”孙耀武正在气头上,说话完全不顾孙贝贝的感受,噼里啪啦,哒哒哒的向她扫射,手用力的拖着孙贝贝的手臂,硬生生的把躺着的她从床上拽起来。

    “孙耀武——”林爱英听到老公这句狠毒的话,不免大声起来。

    “少跟我大声,就你宠的,你看看孙贝贝现在成了什么德行,烂泥,狗屎一个!”

    “孙耀武,请你嘴巴放干净点,你有你这样骂自个女儿的吗?”林爱英实在气极了,指着孙耀武骂。(就爱网)

    完了,整个病房果真是战火连连,炮火不断。

    “大伯,不管贝贝有什么不是,你先别这么骂她”孙萌萌斗胆的插话劝说。

    孙耀武的目光看了孙萌萌一眼,转过头瞪着正在大声哭泣的孙贝贝:“你还有脸哭,不要以为你是我女儿,就可以为非作歹,你要是没我这个父亲,你连狗都不如,看你还敢这般放肆!”

    “孙耀武,你别太过分了——”林爱英的眼睛一片潮湿,“你还有脸说你是贝贝的父亲,有你这样的父亲吗?你做过父亲的责任了吗?不是骂,就是打!我还想贝贝怎么就摊上你这样的父亲呢?”

    “哭什么哭,老子还没死!”孙耀武见老婆还这般护着孙贝贝,不由更加来气。

    要是知道她这副死性不改,他死也不会让她去当什么文艺兵,丢他的脸不说,简直让他颜面无存,路赢和秦师长是碍着他的面子,对她百般容忍,要是他早前知道,不毙了她才怪。

    “呜呜我宁愿没有你这个父亲!”一直在哭泣的孙贝贝,突然冲着孙耀武吼了一声。

    “什么!”听到这句忤逆至极的话,孙耀武的眼睛瞪的都快要掉出来。

    “你这个死丫头”孙耀武一上前,就是一掌盖上孙贝贝的脸上。

    那一巴掌下去,不要说孙贝贝吃惊,就是在场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孙耀武,你敢这样对我女儿,我跟你拼了!”林爱英随手把手上端着的水果像孙耀武砸了过去。

    此刻的病房,已经不能用混乱来形容。

    哭声,骂声,尖叫声,还有劝架声声声入耳,句句骇人。

    最后,向南咬着牙使着吃奶的劲把孙耀武给拖走,孙萌萌则留在病房,安抚着哭泣着的林爱英和孙贝贝。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