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一 百 章 柔肠辗转
    虽然是家常便饭,但是李笑梅的手艺可是响当当的,许大雷吃过后,一直在那赞不绝口。

    孙萌萌在吃饭期间也充分发挥她的老年杀手的本领,更是把许大雷哄的开心的不得了。

    酒足饭饱后,又在客厅喝许会茶,许大雷对此次来s市收获极大,就恨自己没事先准备,不然肯定当面提亲了。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10点来钟,孙耀武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和老首长今晚住酒店,先走了!”

    “呵呵,时间真是不知不觉的过去啊!”孙耀文看了一下时间,温文尔雅的笑道。

    “亲家公讨饶了,以后记得常来n市!”许大雷笑呵呵道。

    “呵呵,许老你也记得常来啊!”孙耀文客气道。

    “肯定会常来!”许大雷嘴角都快笑裂了,心里盘算,下次来可就是正式将乖巧的萌萌下聘给他那孙子咯!

    寒讪许会,孙萌萌一家三口送孙耀武和许大雷下楼。

    “爷爷,大伯,慢走!”孙萌萌嘴角漾着甜美的微笑跟两位长辈道别。

    “萌萌,我和你大伯明天要去军区驻地,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烨磊啊!”许大雷记起这件事,趁车还没开走之时,询问孙萌萌。

    提及许烨磊,孙萌萌的心跳频率立马增速,她她当然想去啦,现在、此刻就恨不得立马见到许烨磊呢,可是当着几位长辈的面,孙萌萌不敢表现的太过火热。

    “那个爷爷我看还是算了,你们去吧!”孙萌萌矜持的拒绝,跟长辈一起去叫许烨磊,她哪好意思跟他们一起啊?即使再想见也得忍着。

    “好吧,以后有空记得给爷爷打电话!”许大雷完全把孙萌萌当成自家孙媳妇,满脸带笑的嘱咐道。

    “恩,我会的!”孙萌萌笑着应他。

    孙萌萌一家三口站在那部队惯用的路虎缓缓开走,直到消失在视线之内。

    “走吧,回家吧!”孙耀文开口道。

    孙萌萌一下子就挽住李笑梅的手臂,小脑袋亲密的在她肩膀上蹭了蹭。

    李笑梅见自己这个没脸没皮的女儿,不由笑了起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回家了。

    回到家中,李笑梅把客厅收拾了一下,孙萌萌则去洗澡。

    回到自己的闺房,孙萌萌的心立马变得温暖无比,开心的往床上一躺。

    笃笃——

    一记敲门声,孙萌萌从床上爬了起来,门已经被打开,李笑梅走了进来。

    “妈,有事?”老妈又来找她谈话,孙萌萌的心跟着紧张起来,祈祷着老妈不要再跟她提及回银行工作的事情。

    李笑梅见女儿眼底那抹畏惧,心里也觉得自己大年三十把她赶出家门的确有些过分了。

    “萌萌,你银行工作”

    孙萌萌一听,心立马揪了起来,又来了,等会不会像大年初一那晚历史重演吧!今天可不是周末,许烨磊不在,要真是这样,那可没人来安慰自己了!

    “妈,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么话题啊!”孙萌萌连忙开口打断李笑梅的问话。

    “先听我说完!”李笑梅没好气的瞥了孙萌萌一眼。

    孙萌萌抿了抿嘴,没敢再吭声,但已经完全做好了逃离的心里准备。

    “昨天你支行的新任行长亲自来找我了,跟我说了一下你工作的事情!”李笑梅继续道。

    额——新任行长?什么时候换行长了?

    孙萌萌眨巴眼睛,一脸的不解:“新行长?那个李明去哪了?升总行了吗?”

    要是哪个王八蛋升成总行的话,那老天爷真是tmd瞎了眼了!

    “李明被检举了,这个新行长上周刚上任的!他找我,跟我说你辞职的事情”

    “等会,妈你刚才说什么,李明被检举了?”孙萌萌再次打断李笑梅的话,很是疑惑的看着她。

    “你别老插话,听我说完行不行!”李笑梅见她一直打断自己的话,不由瞪了孙萌萌一眼。

    “哦”孙萌萌嘟着小嘴哦了一句。

    “你辞职的事情,不作数,他问你要不要回去,如果要回去,可以马上复职!”

    孙萌萌听后,想了几秒,随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李笑梅同志的脸色,暗下决心,冲她摇了摇头。

    “就知道你是这德行!”李笑梅没好气的骂了孙萌萌一句。

    “妈——”.92.。

    “好了,我跟你新行长说你最近身体不好,暂时没办法回去,他说那就帮你调成停薪留职,这样行了吧!”

    哇!辞职了,还能回去,而且自己不愿意回去,还能停薪留职?这种好事都有?竟然还砸在自己头上!真是少见啊!

    “怎么会有这种好事啊?”孙萌萌眨着眼睛满是不解的问李笑梅。说那磊是。

    “我也不知道,我也纳闷啊,不过听你那新行长说,这事是上头交代的!”李笑梅昨天会见行长的时候,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

    昨天新行长说上头交代的时候李笑梅心里也在纳闷,孙萌萌辞去工作的事情,她一个字都没跟大哥孙耀武说,而且她也跟自己的老同学通过电话确认过,不是他出的面,这到底是谁在暗地帮了她女儿这么大的忙呢?

    “那那个李明呢?”孙萌萌本想不提起这个让她恨得直咬牙的人的名字,不过她还是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说被撤职了,上头正在调查他!要是严重的话,有可能会坐牢吧!”李笑梅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如实告诉孙萌萌。

    哇,太好了,真是恶人有恶报!李明那该死的家伙也有今天,真是老天有眼!

    孙萌萌在心里不停的鼓掌表示庆贺,但是脸上却没敢露出太多兴奋的情绪。

    “银行的工作暂时停薪留职这是很难得,等你厌烦写了,就给我滚回去上班!”李笑梅知道自己暂时劝说不了这头蛮牛,只好先任由她折腾,等折腾累了,至少还有一个工作岗位留给她。

    “恩,我知道!”孙萌萌见李笑梅没逼她立马回银行,于是爽快的点了点。

    “时间不早了,去睡觉吧!”

    “恩,妈你也早点睡!”

    李笑梅离开房间后,孙萌萌雀跃的跳了起来,太棒了,李明那杀千刀的得到了报应,得到惩治,这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情啊!

    孙萌萌在那蹦啊,跳啊,手舞足蹈的近五分钟,最后累得直接倒在床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夜深人静,睡意正好之时——

    好久没有回到自己的闺房,再躺在这个从小到大一直睡过的床上,孙萌萌竟然睡不着了。

    离家出走的日子,一直享受着许烨磊家的大床,宽阔又舒适,而自己闺房一米五的床,此刻躺着却显得拘谨了,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由贪恋着那一张大床。

    也许贪恋的不是那张床,而是那个人。

    在朦胧的夜色里,只见床上一双晶亮晶亮的眼睛像星星一样,忽明忽暗

    孙萌萌无法平复心中涌动的情潮。晚上第一次见到许老爷子,又是羞涩又是兴奋。

    孙萌萌猜想许烨磊一定跟老爷子提了他们的事,然后老爷子竟然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来看未来的孙媳妇了。

    被家长认可,让她的爱情吃了定心丸,然后可以继续放纵地爱他

    啦啦啦躺在床上的孙萌萌开心的都想唱歌了,觉得唱个三天三夜都不会累。

    她好想把她此刻的开心和他分享,可是打他的手机,总是关机。

    真是令人沮丧的关机啊!让她满腔热情无处发光发热。(就爱网)

    哼!老是关机,下次见到一定要先打他屁屁惩罚一下。

    可是想着怎么爽快地惩罚,便开始了她对许烨磊点点滴滴的思念。

    早上才分别,可是她却感觉时间过得好漫长,恋爱时,别离日子真是一日三秋啊!

    她想他了,好想好想

    很想他,像昨天一样,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让她可以细细地看他英俊的面容;很想像昨天一样,被他拖到某一个角落,然后被他那样狠狠地吻;很想和他手牵手走在人群中,像所有恋爱中的情侣一样过着甜腻的生活。

    很想孙萌萌的脸突然滚烫起来

    是的,她还很想他突然敲开了她的房门,然后抱着她,一起在床上,没有障碍物地紧紧搂着,缠着,翻滚着,天翻地覆地纠吻着

    想着他,似乎闻到了他的气息,似乎还能尝到唇齿厮磨时他在空腔留下的清甜。

    想着他,似乎还能感觉到围绕着她的炙热的体温,似乎还能感受他在她身上留下的一个个滚烫的印记。

    孙萌萌轻轻抚摸着他流连过的地方,居然发现他给她的电流依旧还有能量,让她全身的血液都开始翻滚了。

    到底是爱情有魔力,还是许烨磊有魔力,此刻的她分不清楚,也不想分清楚。

    在这夜深人静的夜里,她只是放任自己去想念一个人,想念他带给她全所未有的快意。

    不知道他是否也和她一样,被这样撩人的思念侵袭着。是否也和自己一样躺在床上想着心上人,是否也在回味着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是否,这么晚了,他还在忙呢?

    孙萌萌没有和许烨磊谈论他工作上的事,以前她总是认为他是伙夫。可是,大伯会让他疼爱的侄女嫁给一个伙夫么?

    想起,昨天他出现在医院探望孙贝贝,她叫他许恶魔,那他也是一个教官喽!孙萌萌可以肯定他不是在厨房教人煮饭,突然间她觉得他好神秘哦!

    第一次去他家想采访他获得一些素材时,他没有告诉她他的工作是因为他工作的特殊性,还是因为那时他并不爱她?

    孙萌萌yy时夹着一些胡思乱想

    爱上一个人,总是想着他的美好,想了解他多一些,惦记着他不在身边的时候也能想着自己

    啊——别想太多了,得不到答案的思索也是枉费心思,孙萌萌的性格一向不喜欢这样的揪揪绕绕,干脆让自己不想了!

    爱他,就好好地爱,就满心欢喜地体会这份甜蜜的爱。

    不管了,连军人的身份都被自己接受了,他是做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爱他,他也爱她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爱情就似一个帕朵拉的魔盒,一旦开启就开始了无穷无尽地诱惑,吸附着恋爱中的人去探寻去感受那一厢美妙的情丝。

    即便是个铁骨铮铮的军人,也有这样午夜柔肠辗转的时刻。

    忙了一天,晚上还开了一个冗长的会,许烨磊把手头的工作都忙完已经11点半了。

    许烨磊简单冲了个澡爬到床上,大脑一放松下来,某男不知不觉又开始想女人了

    孙萌萌的一笑一颦光鲜明亮地在他的心里展现着,让他喜欢,让他越想越思念,恨不能把她从心里幻化出来。连他自己都惊讶于对她刻骨的思念程度。

    他们相识的时间并不长,相处的时机也就那么几次。

    只能说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爱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情爱之花一旦井喷,立马就像海啸一样,把你的全身心都席卷其中,用情网紧紧裹住,让你无法呼吸,不能挣脱,任由它剥了你的理性,然后放纵地想念一个人,兴奋地爱一个人。

    许烨磊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心,他没想到,爱情真是尝试不得,一旦陷进去了,就是止不住的牵肠挂肚。

    以前他也有想她,可是那样的想只是一个形象,就像浓缩在镜框里的相册一样,工作之余会偶尔闪过一丝念想,一旦投入工作,他便心无旁念。

    现在正是对爱情最狂热的时候,对老婆的想念,那是声色都非常立体的电影,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能看到孙萌萌在他眼前嬉笑怒骂,一闭上眼,就把所有的镜头转到那一刻,她在他身下大胆又放纵地任他采撷。

    思及此,某男下身立马就鼓鼓涨涨地疼了起来。

    嗷嗷某猛兽发情了嗷嗷叫着,可是这是军营啊,他不能冲出去,找到纵火的人给他灭火。

    许烨磊不得不起身,又去冲了一遍冷水澡,灭了一些欲火,却堵不住缠在心头的缕缕情丝

    离别既是热恋中的情侣的障碍物,又是催热爱情的兴奋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