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春宵一刻
    孙萌萌小脸嫣红一片,羞赧的捶了许烨磊的胸膛一下:“讨厌,色狼一个!”

    “老婆,我保证以后就对你一个人色!”许烨磊嘴角含笑,满眼浓情的啄了她的红唇一下。

    孙萌萌闻言,心里冒起一阵阵幸福的泡泡,小嘴微微嘟起,透着一股憨憨的可爱,指了指梳妆台旁的椅子,冲着许烨磊撒娇道:“你帮我把椅子上放的衣服拿过来好吗!”

    许烨磊非常听话的去帮她把衣服拿了过来,一脸暧昧的说:“要不要,我帮你穿!”

    孙萌萌看着某男未着片屡的性感身躯,不由吞了吞口水,有些结巴的说:“你你还是帮自己穿吧!”

    许烨磊不由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特别是腰间处,小战士依旧雄赳赳前的挺立着。

    郁闷啊!非常非常郁闷,极度极度郁闷啊!

    本想今晚开荤,结果没能如愿,到现在还是素着,真是心疼自己那可怜的小战士啊!

    如果他不是军人,没有极强的自制力,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就此崩溃了!真是恨死那个让叫叶子青出车祸的家伙!

    许烨磊看了看裹着被子一直害羞着的孙萌萌:“我去冲下澡灭火,等会送你过去!”说完,光着身子走出主卧,回自己房间穿衣服。

    灭火?听到这个词,孙萌萌又是一阵脸热,如果果然没有刚才的电话,也许他们此刻已经在巫山**中

    啊——不能再想了,自己下面好像又流出一股东西出来。

    孙萌萌连忙从被窝爬了出来,去洗手间拿毛巾擦拭下身,刚才被许烨磊撩拨的一片湿润,那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经历,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和陌生感。

    几分钟后,两人各自处理完,穿上好衣服,在客厅集合。

    经历刚才的亲密,许烨磊和孙萌萌,四目相对,瞬时觉得空气中都充满了幸福又暧昧的气息。

    “你弄好了?”孙萌萌的目光偷偷往许烨磊的下身瞟去。

    还好,还好,已经平复下去!

    许烨磊修长的手指戳了她的脑门一下:“别看了,再看又要起来了!”

    噗——孙萌萌听了又羞又恼,抬起头,眉眼微瞪,嘟着小嘴说:“人家无非想关心你一下吗?”

    许烨磊一听,眉头微扬,大手一拥,将孙萌萌搂进自己怀里,伏在她耳边说:“那等会回来继续”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根上,外加上这句话暧昧不堪的话,孙萌萌的脸立马发烫起来,可是想起伤势未卜的叶子青,不由回神过来,抬起头看着许烨磊:“快走吧,我死党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相比孙萌萌担心着叶子青心情,许烨磊的心情似乎有些憋屈有些郁闷,拿着车钥匙,拥着孙萌萌出门前往医院。

    初春的深夜,依旧泛着阵阵冷意。

    坐在车上的孙萌萌一直侧着头靠坐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正在开车的许烨磊,像是怕她一眨眼某男就从自己眼前消失似的。

    “好看吗?”许烨磊硬朗的面部线条柔和无比,嘴角牵出一抹迷人的浅笑,有些得意的问。

    “恩,很好看,很帅!”孙萌萌毫不隐晦的称赞道。他的脸庞宛若雕塑一般棱角分明,每一抹弧度都完美的恰到好处,现在是她心中觉得他是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没有之一。

    许烨磊闻言,心里立马被一股全所未有的满足所填满,虽然今晚没能一举攻城,但他和孙萌萌之间的关系有着质的飞跃。

    许烨磊的大手伸了过来,握住孙萌萌那柔软滑嫩的小手,嘴角不自觉的洋溢着浓浓的幸福。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当孙萌萌赶到医院的时候,叶子青已经清醒过来躺在病床上,不过头上缠着白纱布,脸色有些苍白。

    “怎么回事?怎么出的车祸啊?你没事吧?”孙萌萌一见到叶子青啪啪啪的向她抛出一系列担心的话。

    叶子青虽清醒过来,但脑子却还是一片弥蒙,冲她喋喋不休的道来:“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家伙,半夜横冲直闯,不守交通规则,不小心追尾了!”

    孙萌萌眨巴着眼睛,一脸不解,到底是别人追她的尾,还是她追别人的尾啊?

    “那你现在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孙萌萌继续追问。

    “轻微脑震荡!”叶子青轻描淡写的说。

    “唉,你人没事就好,刚才接到电话吓死我了!”孙萌萌总算放心一些,松了一口气。

    不过想起接电话时的场景,孙萌萌的小脸不自觉的又红起来。

    这个神情落在叶子青的眼里,立马引起怀疑,正要开口问孙萌萌的时候,眼睛瞥到站在她身旁的男人。

    额——哇咔咔,极品帅哥啊!

    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同为‘相貌协会成员’兼‘帅哥控’的叶子青,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啊——疼,真的疼,不是幻觉!

    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帅哥出来啊?他是来探望自己的吗?瞧他那深邃如谭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就像一滩汪水,让人不禁想深陷下去,就此沉沦。

    这帅哥这般盯着自己,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或者是自己出车祸的时候,是他救了自己,把她送到医院然后发现自己很美,对自己一见钟情,于是想

    物以类聚,人以群居。

    叶子青和孙萌萌都是一丘之貉,见到帅哥完全没有免疫力,而且还会充分发挥想象力,yy不停。

    正当叶子青兴奋的想开口询问他的姓名,电话,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话的时候,张口的嘴却突然僵住了。

    因为她似乎发现那帅哥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眼底呈现出来的不是深情,而是好像似乎是一种埋怨,不,不是埋怨,是一种好事被人破坏那种愤恨的感觉。

    不愧是在人精里摸爬滚打的叶子青,能够非常精准的揣测别人的情绪所透露出来的信息。

    咦,不对啊?难道刚才车祸是自己追了这位帅哥的车?

    叶子青稍稍晃了晃头,心里疑惑不解的看着许烨磊,心里不停的琢磨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美女,你是这位病房的家属是吧,请你过来帮她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好吗?”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对着孙萌萌说。

    叶子青和孙萌萌同时从各自yy中,回神过来,两人目光又同时聚焦到护士身上。

    “好,我马上去!”收回心绪的孙萌萌,咬了咬唇,轻声的应着。tcii。

    额——不对劲,不对劲!

    孙萌萌这丫头怎么变得这么温柔啦?叶子青越来越觉得孙萌萌身上有很多疑点。

    “你先躺一下,我去帮你办住院手续!”孙萌萌转过头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叶子青说。

    “好,去吧!”叶子青冲着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接下来病房里就剩下自己和眼前这位帅哥了,是不是可以开始盘问一些事情了呢?

    跟帅哥单独相处,有些让人小小紧张,要淡定,要淡定。叶子青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跟你一起去!”许烨磊看了叶子青一眼,转过头看身旁心爱的女人低沉着嗓音道。

    哇咔咔,这帅哥连声音都这么好听!真是真是诱人啊!

    叶色女不禁眨巴了几下眼睛,色色的盯着许烨磊那如刀刻般的五官,心里又开始想入非非起来。

    可是没想到,孙萌萌一转身,那帅哥也跟着转身,最最最意外的事情,那帅哥的手竟然搭在孙萌萌的腰上。别在磊磊。

    啊——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不会是我出了一下车祸,变得不正常了?叶子青不禁怀疑自己被撞傻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帮叶子青办完住院手续,刚回到病房,又遇到交警同志过来了解事故过程,许烨磊在从旁帮忙着。

    叶子青在孙萌萌处理事情的时候,已经睡着了,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不知不觉就到了快5点了。

    天色还是黑漆漆的还没泛鱼肚白,许烨磊也要出发回部队,孙萌萌送他到停车场,冷风萧瑟,带着几分凄凉。

    伤别离!

    这样一刻,孙萌萌突然感到非常的伤感。从今以后,别的情侣还甜腻在温暖的被窝时,她就要踏着露水送心爱的人归队。

    就像偷情的人一样,为了一夜的温存,为了归队不迟到,他们分离得比鸡还早。

    匆匆相聚,又匆匆别离,对于难舍难分的情侣而言,分别是那么的残忍。

    而孙萌萌更加难受的是,她爱上的这个男人,一别至少一周,一别就是音讯全无。

    别说一周,就是一秒,都让她觉得好难受。

    人还在眼前,她便开始思念他了。

    他走之后,想他的时候要怎么过,不能听他的声音,不能向他诉说她的思念

    只要想想,孙萌萌就感觉好难过,不由扑进了许烨磊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许烨磊也紧紧地拥着她,他感觉到她突然对他的恋恋不舍的粘腻,心里又甜又闷。

    他好想念她在他身下的旖旎风光,此时,搂着她,闻着她清甜的发香,某处又开始蠢蠢欲动。他将她抱得紧紧的,腰间忍不住轻轻滴磨蹭着她,让她感觉他对她的情,对她的渴望。

    这是男人爱一个女人最**裸的表达方式,很直接,可是分别在即,也就只能用这样隔靴搔痒的方式,以表他入骨的想念。

    他能理解汉皇在温柔乡里不早朝是为哪般了

    “记得想我”

    “丫头,你还感受不到么?”许烨磊又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紧紧地抱着她,似乎想把她揉入他的骨髓里。他的声音低沉,带着克制**的暗哑,像一坛存了千年的酒,只是一个呼吸就被他的甘醇迷醉。

    话语中的暗意,更是让醉了的人遐想万千。

    嗷嗷耳鬓厮磨纠纠缠缠,某男春心荡漾饿得嗷嗷直叫,心里好恨那个坏事的叶子青,狠狠地贴着老婆的腰。

    “老婆,想你了,很想很想,我和我的身体都好想你,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现在想,回去后会更想怎么办,你这个小妖精彻底动乱军心了。”许烨磊入骨的直白,在这样的时刻听来,那么贴心,那么动听。

    从他口中听到他的想字,似乎每一个想都带着丝丝香甜,每一想都把她的心紧紧地缠绕,然后柔软得一塌糊涂。

    她好喜欢听他说这样的话,说再多她也不嫌多,永远都听不腻。她从没想到他也会说这样让人着迷的情话,在她以前的观念里,军人都像大伯一样刻板的一本正经。

    她当然不知道,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爱听情话,情到深处,向对方吐露的每一个心声都会化成一缕缕甜腻腻的绵绵情话。

    那是多么美妙的音符啊,任谁都会毫不吝惜地把心灵深处传来的乐音在爱人的耳畔潺潺地流淌。

    “我也好想你”孙萌萌本来就是很恋家很粘人的女人,被李笑梅赶出家门后,感受最深的是此刻搂着他的男人对她的照顾,对她的宠爱,弥补了她缺失的母爱。

    此刻,她能感觉两人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那样的幸福让她感动,又不免染上离别的伤感。她的声音甚至带着哭腔。

    “老婆”许烨磊恋恋不舍地松了怀抱,双手捧着孙萌萌的脸蛋,又忍不住低下头吻着她的唇。

    “恩”孙萌萌的唇被含在他的唇里,只能简单的发一个音,用她的吻回应着他温柔的呼唤。

    “照顾好自己”

    “恩”

    “老婆”

    “恩”

    “老婆”许烨磊终于放开她的唇,让她透一口气。

    一声声的老婆叫得越来越顺口,越来越动情,孙萌萌甚至感觉到了某男在床上疯狂时那般粗重的气息。

    唉果然是**一刻值千金!叶子青你个天杀的,大半夜不在家睡觉,在外瞎晃晃什么啊。把我家老公饿成这样,回头再跟你算账。

    “我等你回来”孙萌萌抬起眼看着某男眼里灼灼的幽光,那里一定很疼吧,于心不忍啊,真想帮他解决。

    当然那样的话,她说不出口,只能,只能等他回来再好好地亲热。

    “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许烨磊亲了亲孙萌萌的额头,恋恋不舍的放开她,钻进了军绿色的路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