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迷人心魄
    “真的吗?”孙萌萌听后,眼眸盈盈闪闪,格外晶亮。

    许烨磊嘴角微勾,朝她眨了眨眼:“恩”

    孙萌萌听到许烨磊要留下来,心底却犹如滑过丝丝温泉,暖暖的,看了一下两人相握着的手,大拇指不由轻轻摩挲了一下许烨磊那有些粗粝的大手,对他回以温柔的会心一笑。

    “时间不早了,你要煲汤得抓紧了!”许烨磊非常享受此刻的温馨,可是想到孙萌萌那可怜的堂妹,不由轻笑的催促道。

    “对哦,快点快点,你也一起来帮我弄!”孙萌萌拉起许烨磊,叫他跟自己一起去厨房。

    许烨磊站起身,两人甜蜜的手牵手着往厨房走去。

    “你确定你冰箱有煲汤的材料吗?”许烨磊是见识过某人在冰箱的储备物,除了水果就是一个青瓜,西红柿之类的。

    “对哦,好像是没有!”还没到冰箱旁边,孙萌萌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许烨磊。

    “你啊”许烨磊宠溺的戳了一下孙萌萌的额头,“我不在,你就是一直吃素的猴子,都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

    “那你就天天在我身边啊!”孙萌萌顺势双手抱住许烨磊的手臂,仰望着他,撒娇道。

    要是自己不是军人,许烨磊真的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在她身边,看着她,拥着她,宠着她。

    “今天不在家煮了,我们去外面吃!”许烨磊见没什么材料,开口建议道。

    “好啊!”孙萌萌满口答应,第一次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去外面吃饭,心里自然开心的不得了。这可是她大学时代就开始盼着事情,不过到前一刻才得以实现。

    “走吧!”许烨磊拉着她的手,立马行动。

    可是还没走到玄关处,孙萌萌又停了下来,眼睛灼灼的盯着许烨磊身上的那套军服,要是自己就这么跟他去吃饭,肯定会惹来一堆注目礼,军装中给人一种很抢眼的感觉,特别庄严,特别神圣。

    “等一下!”孙萌萌叫住正要开门的许烨磊。

    许烨磊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她:“怎么啦?”

    不知道叫他换下军装会不会惹他不开心,但是孙萌萌实在不想这么跟他出去。

    于是,只好拿出她的看家本领,冲着许烨磊撒娇:“许烨磊,这是我第一次跟你去外面吃饭,能不能不要穿军装啊?”

    果然,许烨磊听到孙萌萌叫她换衣服,脸色立马掠过一丝不悦,他心里很清楚孙萌萌这丫头似乎对军装很排斥,以前每次自己穿便装,她几乎就没啥抵抗力,可一旦穿上,就跟小鬼见了阎王,立马逃窜。

    简直不像话,知不知道军装对于军人是什么,那就是人身上的皮肤,试问一下把你身上的皮肤剥下来是何等感受?

    “不能!”许烨磊非常坚定的回她。

    “恩恩许烨磊,你就换一下吗?”孙萌萌嘟着小嘴,摇了摇许烨磊的手臂娇嗔道。

    这么娇滴滴的声音,死人都要被她给酥麻活了!许烨磊心底不禁划过一丝电流,有些抵挡不住孙萌萌这番柔情攻略。

    “我”许烨磊正想再次拒绝,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见孙萌萌撒开他的手,往自己的房间冲去。

    一分钟后,孙萌萌手上拿着一套衣服出来,一件是黑色夹克,还有一条休米色闲裤。

    “就这套,你穿上肯定很好看,很帅!”孙萌萌把手上的衣服递给许烨磊。

    许烨磊没接过衣服,而且瞟了孙萌萌一眼,依旧坚持穿军装:“我就穿这套!”那语气简直不容置疑。

    孙萌萌有些气馁,冲着他撅了撅嘴,有些不高兴说:“这是人家第一次跟男朋友约会,你就不能迁就我一下吗?”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许烨磊的眼睛立马放亮,难道说自己是这丫头的第一任男朋友?再往下探究,这丫头初吻的男人是自己,那以后的‘初夜’岂不是也是自己的想到这,某男的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得意又开心的笑容。

    虽然许烨磊是个军人,但他对自己的另一半没有要求对方一定是处女才行,毕竟在现代物欲横流的社会,谁没有再自己生命中遇过几个人渣呢?只要那女孩遇到自己后,心思在自己身上就行,毕竟堂堂军校大学毕业,许烨磊对性的认知和理解还是比较深沉一些的。

    可是作为男人的自尊而言,谁不想自己娶到的老婆是个冰清玉洁,未经他人染指的女孩呢?

    “许烨磊”孙萌萌再次嘟嘴撒娇央求他。

    看到眼前跟自己撒娇的孙萌萌,许烨磊的心不由一软,而且此时她的行为特别像一个妻子再给老公挑选出门的衣服。

    老公老婆!好吧,看在老婆跟自己第一次在外面吃饭的份上,许烨磊绝对忍痛割爱的脱下这身军装,换上时装跟她出去吃饭约会。

    许烨磊嘴角弯了弯,接过孙萌萌手上的衣服,眼神泛着暧昧的色彩:“好吧,看在这是你我第一次的份上,我去换衣服!”说完,还不忘刮了刮孙萌萌的鼻子。

    孙萌萌的脸瞬间又红了起来,但不是因为许烨磊的亲密动作,而是他的话

    什么你我第一次啊?讨厌!老是曲解她的意思!

    许烨磊进房间没过一会就出来了,换上时装的他,简直就一型男,看着孙萌萌心里不禁暗叹,还是自己有艳福,竟然泡到这么帅的男人做男朋友!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和孙萌萌两人手拉着手出门,在去餐厅的路上,许烨磊分别和大队长路赢和愣头青谢铁军通电话。

    路赢的电话,自然是为了请假而打,当路大队长听到某男要多请半天假,想都没想立马答应了,经过吴凯那张嘴巴宣传,而且又根据上次演习完许烨磊单独和孙耀武司令去吃完饭,所以部队所谓的干部们都自以为许烨磊和孙贝贝在谈恋爱,现在人家受伤去照顾半天理所当然吗?

    至于谢铁军那个电话,似乎对他有点残忍,某中队长为了多陪老婆半天,愣是把他撇下,见色忘义的潇洒快活去了。

    两人来到了一家名叫‘瑞克斯’的西餐厅就餐。

    吃货曾无数次地憧憬着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坐在环境优美的餐厅里享受美食,今天美梦成真,那笑容都能滴出糖水了。

    俊男美女实在太招眼睛,许烨磊拥着孙萌萌坐在僻静的角落,即便这样,孙萌萌还是能感觉到四面八方投来的注目礼。

    “你真的好帅啊,那些色女都在偷窥你”孙萌萌甜腻腻地窝在许烨磊的臂弯,一脸得意的笑容。

    这个帅哥控为自己霸占着一个超级帅哥自豪着,现在正是两人充满激情的热恋阶段,晒晒自己的男人,心情爆爽啊!

    许烨磊嘴角勾起弯弯的笑容,宠溺地刮着孙萌萌俏挺的鼻子:“看你开心成这样,真是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人家偷窥你男人不吃醋么?”

    “哈哈,我什么都吃,就是不吃醋”孙萌萌拿着菜单开始点菜,初涉爱河的女人那眉眼,那小嘴都透着说不出的甜蜜,让人越看越爱,越爱越看。

    “你快要动乱军心了!”许烨磊看着身侧的孙萌萌,又忍不住想亲亲她,碍于灯泡这么多,只能将她的手握在他的大手里轻轻揉捏着摩挲着。

    “巴黎汁局青口,法式磨菇浓汤,香蕉提子沙律,肥牛扒拼鲈鱼,芝士局海鲜意粉,滋味法式羊腿扒芒果布丁各一份,法国干红葡萄酒两份,柚子蜜两份”孙萌萌很快翻着菜单选了她爱吃的餐点,待她点完餐,服务生离开后,许烨磊立马把她搂在怀里。

    这样的亲昵很美好,两人都尽情地享受着重逢后的幸福时光。

    吃完饭,孙萌萌看了眼时间,天哪,忙着和许烨磊甜蜜,不小心把贝贝往一边了。这丫头饿坏了吧,哎,一个人在这个城市住院,好可怜啊。

    孙萌萌一阵自责,赶紧拖着许烨磊离开餐厅。去了一家中餐店,买了一份肚包鸡,一份白粥,匆匆杀向军医院。

    下了车,孙萌萌边打开车门边对许烨磊说:“我妹现在对你们充满了血海深仇,你可千万别上去招惹她,省的在她伤口上撒盐,我想你先回家午休吧,我会想你的”

    孙萌萌还不敢公开她和许烨磊的关系,特别是对刚从地狱捡回小命的孙贝贝。

    额,那丫要是知道自己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医院,自己和男人甜蜜去了,一定会倍受刺激灭了自己。

    “我在这等你!”许烨磊没有答应她的安排,执意要在楼下等她。

    “好吧,那我那我上去看情况,要是可以的话,我尽量快去快回!”一心想跟自己心爱男人腻在一块的孙萌萌,此刻真的有些顾不上生病的孙贝贝,给了一个许烨磊模凌两可的答复。

    “恩”许烨磊温声应着,朝她点了点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以‘博尔特’的速度,跑到孙贝贝的病房门口。

    轻轻的推开满是消毒水的房门,孙萌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床沿给大爷样的孙贝贝喂食苹果丁。

    “哇,好令人感动的母女情深啊。伯母这么疼贝贝,让我好生羡慕啊!”孙萌萌由衷地赞叹着,走到了床前,把姗姗来迟的的午餐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搂着林爱英的脖子甜腻了一番。

    这个缺乏母爱的可怜娃感动得有些心伤了,真希望李笑梅通知能来观摩,学习人家怎么疼女儿。

    “那是,等亲亲姐姐煲汤给我,我早饿得死翘翘了!”孙贝贝一边吃着最后一块果丁,酸溜溜地说。

    孙贝贝瞅着孙萌萌放下的饭盒,这不是餐厅打包来的么,还忽悠我说会不煲汤呢!

    这个亲姐姐可真够狠的啊,和谁在餐厅泡了那么久,吃饱喝足了现在才过来!

    这可是从没有的事啊,自己一个电话都能把她从s市招呼到n市,更别说在s市,自己一个人躺病床上没人照顾时,她会对自己不管不顾。

    这还是最爱自己的姐姐么?她细细打量着孙萌萌,怎么感觉她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恩?表情不对,笑容也不对,最可疑的是她的唇

    哈哈一定要套出点可以疗养伤口的信息。

    林爱英拍了拍孙贝贝的头:“说什么话,这样咒自己。你以为萌萌跟你一样天天游手好闲,人家上班上得那么辛苦还得赶着来看你,知足吧,孙贝贝。换做是你啊,有事找你连人影都找不到。”

    孙贝贝听了老妈的对比说叨,对着孙萌萌做着鬼脸,脸上的表情更是夸张,嘴巴也是蠢蠢欲动。这一招把孙萌萌唬得连连对她眨巴着眼睛。

    孙萌萌这个长辈眼中的乖宝宝还真怕这丫头口没遮拦地把自己被赶出家门的事告诉伯母,她对着林爱英一脸嬉笑,捏着拳头在孙贝贝能看到的角落晃晃威胁着。

    林爱英一时没发现姐妹两之间的暗流涌动,转过头看着孙萌萌又添了句表扬:“还是萌萌懂事,从小到大都不用人操心。”

    孙贝贝马上抗议这拐弯抹角地批自己的老妈:“妈,不带你这样奚落卧病在床的女儿的。”

    “看看,这猴嘴,真是被宠坏了。”林爱英手指戳了戳女儿的额头,然后站起身对着孙萌萌笑着道,“我去洗洗盘子,你们两个聊。”

    说完,林爱英拿着盆子走进了洗手间,孙萌萌立马捂住孙贝贝的嘴巴,凑近她耳边小声地威胁着:“臭丫头,你要敢瞎嚷嚷,我就跟你绝交,以后有事别找我。”

    孙贝贝拨开她的手,看着一脸紧张的孙萌萌,吸了吸鼻子,晃着脑袋一脸不屑压着声音地道:“还有酒味!说吧,跟哪个男人鬼混去了?从实招来啊,你什么时候跟向南好上的?还有,你怎么还跟许恶魔有一腿?还有啊,你的唇是哪个男人的杰作?”

    孙贝贝一连串的还有和问号,问得孙萌萌脑袋直冒金星!

    这丫头是不是在病床上躺得太有精力了,什么都没逃过她的火眼金睛。

    还有,什么许恶魔,是姐夫,知道么?姐夫!没大没小,一点都不礼貌!

    但是,孙萌萌确实跟男人厮混来着,这可是超级机密,一定不能告诉孙贝贝,更不能让伯母知道她有那么多不能说的秘密

    乖乖女要维持乖乖形象不容易啊!

    她也不想要那不能当饭吃的形象,却又怕碎了长辈的心,只能硬着头皮瞒一天是一天。

    孙萌萌正不知道如何打发孙贝贝的连环拷问,见到林爱英洗完水果盘出来,立时如蒙大赦,跳开病床,对着林爱英甜甜地笑道:“伯母,我还有事要忙,这边您来了,我就放心了。等我忙完再过来看贝贝。”

    孙萌萌要忙着去和某男约会了,林爱英以为她急着回去上班,点点头微笑着回道:“恩,工作要紧,你去上班吧。”

    孙贝贝瞪着孙萌萌,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

    孙萌萌嬉笑着跟孙贝贝又是一番眉来眼去,挥了挥手,赶紧走出了病房。

    孙萌萌在充满着消毒水的走廊上踩着轻快的脚步,刚才上来的时候,心里还有些矛盾,下午是陪孤单的孙贝贝,还是陪特意请假和她相聚的许烨磊。

    亲情和爱情,还真是让人头疼的抉择!

    孙萌萌不确定会在病房呆多久,所以来之前她还叫许烨磊先回家午休,不过他却说要等她。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伯母来的真是时候,解救了她的危难,让她可以心无旁念地和许烨磊谈情说爱。

    孙萌萌来到停车场,看到路虎还静默地等候着她,心里一阵感动,许烨磊果然还在这等着。

    许烨磊也看到她了,很是惊喜下车为她开了车门,他还想着可能要在车里蹲一个下午呢,执行任务的时候带一动不动蹲一天一夜他都没什么感觉。

    但是等老婆的时光得来不易,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啊!他真舍不得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挥霍在一个人的等候。

    没想到老婆也跟他一样,都非常珍惜在一起的机会,连妹妹都被抛一边了。虽然这样的行为貌似见色忘义,可他很受用

    许烨磊殷勤的帮孙萌萌系好安全带,还忍不住捧着她的脸猛亲了一下,然后问:“这么快就下来了,是被孙贝贝轰出来的么?”

    上午许烨磊和谢铁军去病房之前他们先到主治医生那问了病情,得知孙贝贝情绪很差,醒来后看到肚子上的刀口,见了医生护士都是连轰带骂,把所有人都赶出病房。

    许烨磊以为,这么迟送汤,把孙贝贝那刁蛮的野丫头气坏了,干脆把老婆也赶出来了。

    “不是,我伯母从n市赶过来照顾她了,我们关系好着呢,她轰谁也不会轰我。”孙萌萌微笑着解释。

    “呵呵,那就好。现在去哪?回去午休么?”许烨磊一脸深意地对着孙萌萌笑着。

    噗——回去午休?什么意思啊?

    孙萌萌立马想到两人抱在睡一块

    恩恩大白天这样睡床会被睡塌滴

    “那个睡觉太浪费时间了,我们我们去逛街吧!”孙萌萌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白润的脸颊悠悠地飘过一片红霞。

    许烨磊看着娇羞欲滴的老婆吞吞吐吐说话的样子,真心觉得越看越可爱。

    其实,他还真没想那么多,只是说得比较暧昧罢了,没想到这丫头一下就想到最深处。那是不是可以说,晚上,可以做她想的事情呢?

    某男心猿意马地yy一番,然后又激动地对着老婆的红润的小嘴亲琢了一把,才咧着嘴笑着踩了油门,离开了军医院。

    孙萌萌这个网络写手,写了多少情人约会的场景,她自己都感动于笔下浪漫的画面,曾经憧憬着有一天她也有喜欢的人了,就要带着他一一去体会感受美好的爱情。

    这一天,室外吹着冷风,天气有点凉,但是孙萌萌觉得正好。

    孙萌萌把自己的手放在许烨磊的口袋里,握着他温暖的手一起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这个是她最喜爱的浪漫桥段。

    在一个大雪纷飞月黑风高的晚上,男女主角同披着一件大衣,手牵着手,簌簌的飞雪伴着两人吱吱的脚步声在空中轻歌曼舞,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在白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串紧紧相依的脚印

    孙萌萌临时把故事稍微篡改了一下,虽没有那么唯美的意境,但是牵着许烨磊的手,暖在她的心窝。

    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和自己喜欢的人手牵着手,走过大家小巷,走过人间的岁月沧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许烨磊虚长了孙萌萌7岁,但是坠入爱河的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有一个年轻的充满朝气的心。何况我们的许中校也不不老嘛,只是光棍了太久而已,而且又是非常有型的帅哥。

    一下午许烨磊伴着孙萌萌逛街,走过一个个孙萌萌常驻足的地方,最后和她一起去超市大采购。

    待到两人拎着满手的东西走出超市,已经夜幕降临了。

    恋爱中的人荷尔蒙旺盛,精力真不是一般充沛啊!

    逛了一个下午回到家也不疲倦,两人又是亲亲我我一番才开始准备晚餐。

    许烨磊掌勺,孙萌萌一边打下手,两人像对小夫妻在厨房忙的不亦乐,在一顿丰盛又充满爱的晚餐中度过愉快的时光。

    从下午到晚上,孙萌萌都是笑眼弯弯地着看许烨磊,深怕一眨眼对方就凭空消失掉一样。

    许烨磊也是,揽住她肩膀仍觉不够,心疼得恨不能把她揉进自己心里去。

    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相拥的靠在沙发上看电影2005年版的傲慢与偏见。

    “丫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看着电影里,达西和伊丽莎白在躲雨时的那段经典对白,沉默半天许烨磊不由低沉着嗓音问道。

    孙萌萌抬起头,眯起眼睛盯着他看:“好像是你先喜欢上我的吧!”

    两人凝目相望,觉得空气都是幸福的味道。

    “肯定不是,是你先喜欢上我的!你可是对着我流了好几次蛤仔”许烨磊可是亲眼见证某女对她发花痴的摸样,于是很肯定她先喜欢上自己。

    “讨厌,干嘛提我丢脸的事啊!”孙萌萌轻捶了许烨磊一下,随后理直气壮的接着道,“你管我对你流了几次蛤仔,反正最后是你先跟我告白的,我就当着是你先爱上我的!”

    心思单纯的孙萌萌不知道这句话,间接透露自己在很早以前就喜欢上许烨磊了。

    果然,许烨磊听完轻笑不已,宠溺的说:“好吧,是我先爱上你,这样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孙萌萌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跟许烨磊接触后,孙萌萌其实对军人的看法还是改变很多的,他不像大伯那般,在家还跟在部队似的专断权威。许烨磊则不一样,风趣幽默,对待自己跟老爸一样,特别的宠爱,特别的宽容。

    孙萌萌是个性情中人,情绪非常容易受影响,一场风花雪月的电影结束,窝在许烨磊怀中的她感觉自己的心,不知是被别人的爱情感动的,还是被许烨磊的爱情感动的,只觉好柔好软,好想和他就那么一起依偎着到天明。

    直到许烨磊把她从沙发上抱起,孙萌萌才从深深的震撼中醒过来。

    “时间不早了,去睡觉吧”许烨磊抱起起,嘴角含笑道。

    啊——不是吧,许烨磊这是这是要干嘛呢?难道是不会是想跟自己一起睡?两磊许来。

    no!no!no!

    不要这么快啦!虽然我是很喜欢你,可是人家有些小小的接受不了啦!

    可是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期许,期许跟某男度过属于两人的第一次**!

    写了那么多激情戏的孙萌萌,对那种场面是看过很多h,随便也偷瞄了一下成人**电影,可是却没有亲身的实践经验。不知道不知道某人的经验怎么样?

    很丰富?估计不太可能,但是已经三十一岁的他多多少少肯定有过一两个女人。

    一两个女人?想到这些的孙萌萌,心头像是被一根刺梗着似的。

    没办法啊!某女色以前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里码字,看到帅哥全是电视剧,电影里的帅哥,心底一直有过此类幻想,幻想自己嫁给他们。

    然而这只是幻想,不是现实,所以咯,某色女的人生终极目标就是:要是嫁不出去,就包养一个帅帅的,嫩嫩的,没有开过苞的极品处男!

    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啦,谁叫自己喜欢上许烨磊,即使不是处男也要接受啊!et

    唉,也好,有经验的话,因为会懂得疼爱自己,不把自己弄疼!

    好吧!来吧!许烨磊尽情的来爱我吧!

    但其实某色女此刻真的想太多了,许烨磊把她抱上床后,只是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温柔的跟她道了一声晚安就回自己房间了。

    当听到门关上的声响是,孙萌萌刚才的美好幻想随之破灭!

    额——怎么回事?躺在床上的孙萌萌愣了愣,回神过来,怔怔的看着紧闭着的房门。

    难道他对自己不敢兴趣?难道是自己没吸引力?

    呜呜孙萌萌你这个没一点魅力的女人,真是替你感到悲哀啊!孙萌萌懊恼的在床上打滚起来。

    其实不然,许烨磊刚才何尝不想就此跟她一起躺在那张粉色的大床上,跟她翻滚,跟她纵情,可是他为了不让某女觉得自己太过太过急色,所以硬生生的把内心奔腾的**给压制下来,回到自己房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夜已深,一片清凉。

    躺在床上的孙萌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随后烦躁的翻来滚去,心里好纠结,好郁闷啊!

    而此刻躺在客卧的许烨磊的心境跟孙萌萌如出一辙,心中的**不但没随着时间推移而熄灭,反而更加来势汹汹。

    恨不得立马爬起来,敲孙萌萌的房门,然后钻进她的被窝,接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只隔着一墙之隔的两人依旧翻来覆去,没有一丝睡意。

    心里斗争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身为堂堂中校,特种大队的中队长的许烨磊,终于按耐不住自己身体和心里的极度渴望,从床上嗖的一声爬了起来,打开房门,径直来到孙萌萌的房门门口。

    笃笃——

    孙萌萌听到敲门声,立马转过头,在黑夜中透过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月光往房门看去。

    不是吧,许烨磊他他来敲自己的房门!这这下该怎么办呀?

    孙萌萌心里是又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魅力让睡在隔壁的某男道现在还没睡着,害怕的是他现在敲门,不会是想跟自己

    啊——羞羞啊!

    肿么办?肿么办?

    孙萌萌内心也挣扎了许久,不过最后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房门。

    看到门口站在的许烨磊,穿着睡衣的孙萌萌小脸醉红一片,羞赧的有些不敢看他,温柔问:“你找我有事?”

    “有事”本来就**来势汹汹的许烨磊看到眼前害羞无比的孙萌萌,心头更是痒痒无比,体内难耐不安,恨不得立马将她抱上床,好好疼爱一番。

    不过这个有学识有教养的中校,对于男女之事虽然经验明显不足,但还是希望能得到女方同意再进行比较好。

    “什么事?”孙萌萌心底很明白,这么晚他没睡着来瞧自己房门,意图已经十分明显。

    毕竟写了这么多激情小白文,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求包养!”许烨磊的眼睛闪烁着渴望的神彩,目不转睛的看着孙萌萌。

    孙萌萌听到许烨磊的话,羞赧的眉眼立马弯了起来,嘟着小嘴说:“我没钱,没法包养!”

    许烨磊心底在揣测这句话到底表达这么意思,是拒绝,还是只是跟自己调侃呢?

    唉,不管了!今晚他一定要抱着老婆睡,不然誓不为男人。

    于是,许烨磊不再绕弯子,眼睛灼灼的盯着孙萌萌,很直白,很直接的说出口:“老婆,我想跟你一起睡”

    哇,许烨磊你竟敢这么直接,难道难道就不怕拒绝吗?还是说你这么有把握,我愿意跟你一起睡?

    那个你想跟我一起睡,那就一起睡呗!含羞不已的孙萌萌眼底掠过一抹幸福的笑意。

    孙萌萌满脸晕红,低着头,羞赧不已的点了点头。

    得到自己心爱女人的许可,许烨磊的肾上腺剧增,兴奋的一把抱住孙萌萌,将她旋转起来,高声大喊:“老婆,我爱你!”

    许会,许烨磊停下动作,原本搂着孙萌萌芊腰的双手,捧着孙萌萌的脸,刚毅英气的脸上氤氲了甜蜜欢笑,看起来更加迷人心魄。

    孙萌萌与他额头抵着额头,低低的呢喃,感受着令她眷恋的气息,心头聚了蜜一样甜。

    许烨磊闭目轻轻蹭了蹭她的鼻尖,表达着自己的爱恋,孙萌萌撅起小嘴主动在他性感的唇上亲了一口。

    许烨磊那深邃幽暗的眸子里璀璨如星,定定看了孙萌萌一会,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轻轻吻上她粉嫩双唇,甘甜的滋味更比心头上浓情蜜意更加清甜。

    亲吻逐渐由浅转深,直至纠缠得两人气喘吁吁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少许,看着孙萌萌醉红的双颊,迷离的眼眸里聚满依恋,许烨磊心头一漾,弯身将她横抱了起来,迈着沉稳欢快的步伐往床上走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含情脉脉的眸子始终锁着孙萌萌的脸,似乎要将这梦幻般的时刻深深铭记于心,他伸手轻轻地抚着孙萌萌柔软的头发,抚过她光洁的额头,弯弯的眉毛,魔梦的双眼,俏挺的鼻梁,还有他最爱的唇,然后在她柔滑的脸颊上温柔地摩挲着。(就爱网)。

    “老婆,你真美!”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嘶哑,似乎克制着某些情绪,却显得特别温柔特别好听,带着一丝丝的旖旎,一丝丝不易擦觉的诱惑。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还不喜欢的时候,听到他叫她老婆,对他又打又骂。

    相爱后,简单的“老婆”两字到了床上,就成了一个催化剂,催生了情,催走了第一次亲密接触的不适和尴尬,带来了安心。

    此时的孙萌萌躺在心爱的男人身下,听到他那一声“老婆”的呼唤,大脑飘过很幸福的一幕:自己穿上洁白的婚纱,和他一起走入了婚姻的殿堂,在所有亲人的祝福中甜甜地叫他一声“老公”。

    孙萌萌一脸地陶醉在自己幻想的幸福里,不知不觉她的小手攀上了许烨磊的脖颈。

    温软滑腻的手轻轻柔柔地搭在许烨磊的脖子上,衣袖舞动,带着少女的芬芳,所有的美好呈现在许烨磊的感官中,像是一种邀请,更像是一种鼓励。

    许烨磊双手捧着她的脸,那么认真,那么小心翼翼,像是捧着至真至宝般,然后再轻轻地俯下身,双唇覆在她清甜的唇瓣。

    似乎永远也尝不够她的甜美,他贪婪地吮吸着她的甜美丁香。

    他的气息越来越粗重,他的身体越来越贴近她,直到胸膛被两团柔软抵着。

    那轻轻地一抵,似接通了他身体的天雷和地火,一瞬间,全身涌过一阵令人酥麻的电流。

    许烨磊按捺的情潮瞬间蓬勃而出,幽深的眸泛着灼灼的光华,像两颗黑瞿石一般耀耀生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