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温情缱绻
    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味道,稍稍退开的两人,额头抵着额头,目光迷离深情的看着着对方。

    孙萌萌小脸涨得通红,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仿佛要把他的表情和五官刻画进心里,眼中闪烁着奇异的火光。

    “萌萌,我喜欢你,我爱你”许烨磊捧着她的脸,目光深情,低沉着嗓音的再次告白。

    可是话音还没消失,孙萌萌忽然掂起脚,双手揽上他的脖子,他尚未从震骇中反应过来,软软的小嘴巴已经盖上他的唇。

    小丫头的吻技有些生涩,都不知道该怎么亲吻,可是没有退缩,带着力道轻咬着他的唇。

    许烨磊全身僵硬,心立马不受控制,想象要证明什么,重重地压回去,舌头在她唇齿间探索,然后掠夺了她的芳香。

    几秒后,许烨磊重新掌握主动权,强悍地引领着她让她跟着他的步调。

    孙萌萌的丁小舌甜美而滑腻,许烨磊忘情的辗转吮吸,她退,他进,她躲,他缠,毫不客气地一步接着一步,只到她完全被他侵占。

    孙萌萌被吻的全身虚软,膝盖几乎要支持不住。

    与自己喜欢的男人接吻是这么美妙,像是踩在云端似的,轻飘飘的。

    许烨磊托着她的腰臀,抱着她往客厅的沙发走去,轻轻把她放进沙发里,随后又一次地屏息捕捉到她的唇瓣。

    似乎想吻她,直到岁月终结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那炙热的双唇才依依不舍退开,许烨磊低头看着怀里的眼波如水,雾蒙蒙地,唇瓣有些发肿,白皙的皮肤泛着醉人的粉红色的孙萌萌。

    目光深深地注视她,似乎要把每个细节都铭刻在记忆里。

    许烨磊的手指象蝶翼般划过孙萌萌那精致的脸庞,每一处让他爱恋不已的地方,低吟的轻唤着她的名字:“萌萌”

    孙萌萌一脸迷离,还沉醉在他刚才激烈的吻和他怀抱的感觉里,呼吸都不平稳:“恩”

    “我从不敢想象我能拥有这么幸福的一刻。”许烨磊闭上眼体会着心底强有力冲击着他的幸福感,轻轻的吻上她的额头,低沉嗓音道。

    病烨孙我。孙萌萌觉得自己站在棉花糖里,踩不到实处,只要软软的靠在许烨磊那坚实伟岸的胸膛里。

    许烨磊顺着她的额头向下,轻吻她象黑羽毛般的睫毛,光洁挺直的小鼻子他的唇刷过她的颈子,然后向上含住她孙萌萌那可爱的小耳垂。

    孙萌萌一阵轻颤,全身划过一丝电流,麻酥酥的,酸痒痒的,完全已经失去了思考,言语,行动的能力,心里那只小鹿跟吃了兴奋剂一样,乱蹦跶,似是要破胸膛而出一样。

    孙萌萌此刻真的很想跟许烨磊说我也喜欢你,我也爱你!可是呐呐地张开嘴,喉咙发干,却吐不出一个字。

    她的呆滞,让他心慌,可是看她的口型,许烨磊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心里顿时充满感动喜悦与无法置信。

    “萌萌,你也喜欢我是吧?”许烨磊眼底溢满幸福,温柔的低沉着嗓音轻问。

    孙萌萌满脸泛着潮红,许烨磊那修长的手指轻勾着她的下巴,让她的羞涩无处可藏,一览无遗的呈现在面前。

    “萌萌”许烨磊眼睛熠熠闪光充满着期待,希望听到她亲口说出喜欢他的爱意。

    孙萌萌眉眼含羞,小脸一片晕红,尽显无限风情,看着眼前英气逼人的许烨磊,缓缓开口:“烨磊,我喜欢你!”

    一句烨磊,就把许烨磊叫的心神一荡,外加上那句我喜欢你,那简直就是心潮澎湃,破涛汹涌,江河一片泛滥。

    许烨磊手指轻轻的在孙萌萌脸上描摹着,声音温软:“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烨磊,我喜欢你!”

    “再说一遍!”

    “烨磊,我喜欢你!”

    “再说一遍!”

    孙萌萌终于被他问的清醒过来,又羞又恼,低头轻骂一句:“神经病!”

    “乖,再说一遍!”某腹黑中校似乎还没听够,低声的诱哄她。

    “许烨磊——”好好的气氛就这么生生的被破坏,孙萌萌羞恼的瞪着许烨磊,娇媚的双眼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浑身酥麻。

    “不是这句,重新来。”

    “许烨磊,你——”

    “乖,再说一遍!”某男厚着脸皮循循善诱的要求着。

    孙萌萌红润的脸颊如绽开的春花,心里很是羞赧,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最后依了他,红唇轻吐:“烨磊,我喜欢你!”

    她的声音轻得象片羽毛划过他的心,许烨磊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从她嘴里喊出来是这么的好听,这么的与众不同。

    许烨磊的手指依旧在她脸上描摹着,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神越发深邃如谭,孙萌萌觉得自己浑身血脉加速,心脏也砰砰地狂跳起来。经过刚才那般火热激情和深情表白,她慢慢了解他的这个表情代表什么。

    天啊,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心脏病突发的!

    许烨磊粗粝的拇指掠过她的唇线,又是一个低头,唇随之覆了上去,孙萌萌屏息迎接上他那两片炙热的唇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刚才还显得拥挤的病房,突然只剩下两人,谢铁军有点适应不过来。

    谢铁军看着病床上一脸苍白虚弱的孙贝贝,早没有军训那一周和他对着干的冲劲和野性。

    就算是个木头,看到一个野蛮漂亮的女人被自己削得动了手术躺病床上,心里也会感到内疚。

    看着孙贝贝脸朝里躺着,当他是空气一般,谢铁军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歉疚。et

    队长真是害惨他了!!!

    突然留下他一人面对孙贝贝,谢铁军心里就开始紧张,紧接着手心冒汗,在裤缝擦了擦,还是止不住地冒汗。

    就是自己参加特种兵选拔时面对多少严峻的考验,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这是个什么事啊!

    女人真麻烦,和女人呆在同一个屋子里更是个麻烦,他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怎么站才比较好。

    似在火堆上烤了一番,谢铁军最后还是果敢地选择了面对。

    不愧是许烨磊带出来的兵,即便刚才那么紧张也是在心里,手心里,在脸上还是表现出牛逼哄哄的军人风范。

    谢铁军踢着正步走到了病床旁边,努力地压低他如洪钟一样响亮的大嗓门,当然,在病房里依旧显得很大声:“孙贝贝,你现在怎么样了?”

    孙贝贝听到魔鬼的轰鸣,转过了头,恨恨地瞪着身旁的谢铁军。如果她的眼神带着利刃,估计谢铁军不论有多么勇猛都会中标,最后难逃一死的厄运。

    “滚,猫哭耗子假慈悲,不需要你的问候。滚,给我滚远点,我不想见到你”孙贝贝见到谢铁军就满肚子的气,她孙大小姐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那样的苦头啊。

    这个谢恶魔竟然每天都跟她对着干,每天特别照顾她强化训练,让她在地狱生活中逼出了盲肠炎差点交代了性命,这还不是孙贝贝可恨得,想到自己肚子上有一条疤痕,心中那个恨,简直比要了她命还让人憎恨。

    真不愧是孙耀武的狗腿子,整起人来不管死活。

    哼,我命硬,还活着!看谁拧得过谁。

    孙贝贝在心里咬牙切齿时,肚子也跟着她的运气,传来来了揪心的疼痛。

    啊——真是痛死了,那里刚缝合,也许会留下一条丑陋的蜈蚣。

    谢铁军看着孙贝贝一脸的愤恨转为一脸扭曲的疼,又开始不知所措了,只能低头承认错误:“对不起,那个,那个时候真不知道你肚子疼。”

    说对不起我的肚子就能没有疤么?谢恶魔,你给我悠着点,等我康复了看我怎么报仇雪恨!

    “滚,我不想看到你!”孙贝贝看着谢铁军没有整她时的锋利气势,真想狠狠滴踹他一腿,有了踢向南的经验,只好抓起枕头就往谢铁军身上砸。

    谢铁军看着浑身抖着刺的女人,心里骇然不已,敏捷的接了枕头小心翼翼地放回病床上,心想还是先走吧,这女人动了刀子还这么跋扈好斗,此时不是在训练场上,他不敢接招。

    “你好好养病,别伤筋动骨地斗气。祝你早日康复,我们等你回来。”

    孙贝贝听到“等你回来”四字,又抓起枕头往谢铁军头上扔,咬牙切齿地骂道:“滚,谢恶魔,我再也不像见到你。等我恢复力气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军营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我才不回去,坚决不回去!她一定会好好养病的,养它三个月,回文工团报道又是美女一枚。

    谢铁军从踏入病房开始,孙贝贝就没给他好脸色,一口一个滚,谢恶魔谢恶魔地叫得那么顺口,把谢铁军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硬是像打落水狗一样轰出了病房。

    第一次和这么有个性的女人这么深入地接触,估计这个出身少林寺的谢教官对女人的观感一定非同凡响。

    退出了病房,谢铁军爽爽地舒了一口气。

    跟孙贝贝过招,实在是件体力活啊,他感觉后背都是涔涔的凉汗。

    没事,千万别招惹女人,更别得罪,谢‘处男’心有余悸地想着。

    谢铁军关好病房的门,转身想起了中队长。

    这个时候才细细琢磨,队长怎么会追出去呢?跑了一个女人,又跑一个男人,他到底追哪一个呢?

    谢铁军这个呆子平常都没有这么多心眼,但是对于队长的事,特别是可以拿来评头论足的事,他会非常用心非常用心地琢磨一番。

    刚才最明显的感觉是那个女人走出来时,身边的队长还很正常,她一走出病房,立马就能感觉到队长制造的冰窖。难道,难道队长有女人了。

    恩,回去得跟大伙好好说道说道,娱乐一下单调苦闷的军旅生涯。

    但是,他还有一点想不通的地方。

    曾听吴凯说队长看着孙贝贝发呆过,是不是刚才进病房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一个男人,队长遇到了情敌,然后追出去准备灭掉他。恩,一定是,那个男人长得帅,和孙贝贝站一块那就是俊男靓女天生一对。

    哈哈,很强劲的对手啊!

    队长,你终于有对手了!

    这个好斗的呆子选择性地喜欢后面的故事,想象着队长和情敌火拼的场景,一定非常刺激。他越想越兴奋,恨不能赶到现场观摩观摩。

    他加快了离开的步伐,直奔电梯的方向,刚好看到电梯门快要冠上,他一个箭步窜过去,直接把手伸进了只剩一条缝隙的电梯门。

    “你的手不怕废了啊!”向南看到电梯关门的瞬间,突然卡在门缝里的手,赶紧按住开门的按键。

    电梯门立马打开了。门开了,钻进一个满眼的绿色。

    这不是揍孙贝贝的嫌疑犯么?

    向南优雅自若地看着他,孙贝贝叫他为她报仇雪恨的话不知道有没有被眼前的壮汉听到。他可没兴趣在电梯里的摄像头下跟军人斗殴。

    向南最近被向老爷子逼得紧,夹着尾巴做人呢,不敢像十多年前一样陪着孙贝贝举起拳头想往哪揍就往哪揍。

    谢铁军也看着向南,这样一个男人,优雅又有风度,一定很受女人的欢迎。

    只是,他怎么还在这!

    “我们队长呢?”谢铁军对着向南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非常突兀的问话问得向南莫名其妙,他看着电梯徐徐向下,懒得搭理谢铁军随便应付着到:“把孙萌萌拖走了”

    电梯打开,向南没招呼一声自己先踏了出去,离开了医院。

    留下谢铁军一人重新构思情节,“队长把拖孙萌萌拖走了”,拖走啊,拖哪去,拖一个女人干什么去呢?

    在男人堆里摸爬滚打的谢铁军对这个充满色彩的故事很有兴趣,充分发挥他仅有的一点想象力。

    几分钟后,谢铁军终于给想了明白,嘴角立马露出一抹憨厚无比的笑容,原来那个女孩就是队长每到周末就往市区跑的强大驱动力。

    哈哈哈队长终于有女人了!

    实在难得啊,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队长对女人感兴趣,真心好奇刚才跑出去的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队长看上!

    谢铁军得知打了光棍近三十一年的许烨磊,终于有女人的消息后,恨得立马回到队里帮他免费宣传。

    正当谢铁军想着冲回队里时,这才发现一件严重的事情——没车!

    今天两人向队里请半天假特意来看孙贝贝,坐着一辆车过来,现在该怎么回去啊?

    不是谢铁军不识路,而是从s市回驻地真的有些麻烦,坐中巴得倒两趟车,最要命的是,因为是军事驻地,属于严格禁行地带,有设立关卡,不是驻地车辆禁止入内,所以下中巴后,还得走近半个小时的路才能到。

    见自己只能坐车回去的谢铁军,顿时两眼一抹黑。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看着怀里的女人,明眸皓齿,双颊醉红,说不尽的温柔妩媚。

    看着、看着,许烨磊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痴痴的笑着,随后将自己那俊美的脸庞埋进孙萌萌滚烫的颈窝,白皙的颈项因为刚才的激情而泛起迷人的粉红,直到那粉红逐渐消散

    孙萌萌恬静娇羞的窝在许烨磊那温暖宽阔的胸膛里,许烨磊那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纤细的指缝一根根渗入与她十指相互交缠,许烨磊那线条优美的侧脸紧贴着她娇羞嫣红的脸颊轻轻摩擦,温柔的触感伴着深深的眷恋。(就爱网)。

    手中温暖的温度清清楚楚的提醒着孙萌萌,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真实的人,真实的心,真实的情,所有一切都是真实的。

    此刻,她的心里已经深深的刻上某个人的名字,那个腹黑又霸道的男人,就那么硬生生的挤进了她的心底,将她的世界里搅得乱七八糟。

    孙萌萌轻轻的仰起头,对上许烨磊温情缱绻的眼神,有些痴傻地问:“许烨磊,你到底有多喜欢我啊”

    许烨磊的眼底散满柔情,两片性感的棱唇渐渐拉起了优美地弧度,呼吸着她醉人的气息,下巴抵着她的头顶,鼻息间尽是她幽幽清香,如三月花开般温柔的声音传来出来:“我记得你刚才在医院好像说回来帮孙贝贝煲汤哦?”

    某男不动声色的把话题转移,让沉浸在侬我侬的甜蜜气氛的孙萌萌立马清醒过来。

    对哦!孙萌萌这时才想起这事,伸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已经快12点了,立马从许烨磊的怀里退了出来,皱着眉头懊恼:“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汤都还没下锅煲啊,贝贝那丫头等会在那饿的嗷嗷叫啦?”

    许烨磊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刮了孙萌萌那轻巧的鼻子,怀疑的问道:“你会煲汤?”

    孙萌萌嘟着嘴,不服气的说:“少瞧不起人,我虽然不会炒菜,但是煲汤的手艺绝对一流!”

    “是吗?那我倒很想品尝看看!”许烨磊嘴角的笑容拉得更深,双眼里带着浓浓化不开的幸福。

    “好啊,等着,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孙萌萌鼻子哼哼,非常自信道。

    不过下一秒,孙萌萌却盯着许烨磊,咬了咬唇,停顿了几秒,缓缓开口:“你什么时候走!”

    许烨磊只请半天假,下午就要归队,可是看到孙萌萌眼底流露出来的不舍,许烨磊的心瞬间柔软无比,墨黑的眸心骤紧,原本焕发着清澈光芒逐渐被眷恋取代,慢慢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温馨的微笑:“我等会去跟大队长再请半天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