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九十 章 怨声载道
    谢铁军那杀气十足的目光,狠狠的扫了他们一眼,“立正,向右看齐”

    大家齐刷刷的抬头挺胸,向右看齐。

    “报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十一”

    谢铁军听到数字在‘十一’那边就停止了,不由眉头一皱,他看过资料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有十二个文艺兵。

    怎么就少了一个呢?

    “还有一个呢?”又是一吼。

    女生们的身子不由一颤,眼睛微微闭上不敢吭声。

    “说话!”

    顿时鸦雀无声——

    “哑巴啦!”

    还是鸦雀无声——

    “再不说,集体”谢铁军的话还没落下,一女生弱弱的喊了一声,“孙贝贝没有到!”

    孙贝贝?谢铁军的脑子立马回想了一下资料上的记载,记得她住在军区大院,肯定是个高官子女。

    真是欠削!第一天就敢公然迟到!

    谢铁军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头顶冒去,隐约可以看到头顶上顶着一个隐形的大火球。

    “回答问题,要喊报告,懂不懂啊!新兵蛋子!”谢铁军对着那女孩吼了一句,不过威力比刚才小一些些。

    女孩被骂的直发抖,眼睛不禁红了起来。

    见那女孩要哭出来,谢铁军心里那个纠结啊,不是心疼,是烦躁,最恨的就是这般娘们唧唧的女人哭了。

    “她现在在哪里?”谢铁军终于‘平心静气’下来,问了一句。

    “报告,在602宿舍!”一个脸长的圆滚滚的女孩大声道。

    “给我老实呆着”谢铁军为了不让自己看到女人哭的场面,决定亲自去抓那个懒床的孙贝贝。

    果然,等谢铁军一走,刚才被骂的女孩就哇哇大哭起来。

    声着练内。其他队员听了,眼睛也跟着红了起来。

    “别哭了,以前大学不也军训过吗?”

    “呜呜是军训过,可是教官没这么凶啊!”女孩边哭边说。

    “人家毕竟是特种兵吗,肯定不一样!”

    “呜呜我原本对特种兵特别的崇拜,今天算是破灭了!”

    噗——其他的人听到这句,不约而同的破涕为笑起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谢铁军走到宿舍楼,看到602的门牌,脸色一片黑沉,脚一伸,用力踢了过去。

    砰的一声,门华丽丽的被踢开了!

    睡得正香的孙贝贝被这一声巨响跟震醒了,伸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边的坏境。

    妹的,军营!

    这才想起这里是军营,不是自个家里!

    一看时间,心里暗呼不妙。

    刚才起床号想起的时候,同寝室的三个女孩分别去叫过她,可是她只是应了几声,不知不觉又睡了回去。

    真是天杀的!第一天就捅这么大的篓子,要是被孙大司令知道,肯定立马拉出去枪毙了!

    “孙贝贝——”谢铁军在门口震耳欲聋的狼吼着她的名字。et

    孙贝贝深知自己要下地狱了,现在挽救似乎也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冲门口喊:“教官大人,你千万别进来啊,我裸睡,没穿衣服呢?”说完,立马从床上窜了下来。

    谢铁军本想冲进去直接把那懒床的臭丫头给拽了出来,没想到听到这句话,顿时猛咽一下口水,愣是止住脚步,不敢再跨越一步。

    孙贝贝急忙跑去洗漱,洗漱完后,还精心打扮一番,才匆匆出来。

    在门口足足等了近二十分钟的谢铁军,心中的怒火足于将这栋宿舍楼给烧了。

    正当要大喊的时候,孙贝贝从里面窜了出来。

    当看到那丫头的脸蛋时,谢铁军不由吓了一跳,误以为是女鬼来了。

    “报告,教官大人,我已经整顿好了,一切听你指挥!”孙贝贝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那脸蛋涂的简直比屁股还要白,都不知道抹了多少层粉。

    谢铁军眼睛直喷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女鬼’,心里那个气结啊!可是看到那标准的军礼却又有些好奇!

    这到底是谁家超级超级超级欠削的大小姐啊!

    “给我跑步——去操场!”耳边传来一阵怒吼。

    孙贝贝不以为然的再次敬上一个标注的军礼:“是,教官大人”说完,屁颠屁颠的跑步下楼。

    谢铁军看了,真的很想很想很想一脚踹过去,把她给踹飞了!

    大家看到孙贝贝脸涂成那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紧接着看到身后跟着的‘屠夫’教官,立马把笑容收了回来。

    孙贝贝见旁边的其他同事看着她傻乐,心里不由感慨一句:别傻乐啦,晚上你们就知道哭啦!

    要知道她可是孙大司令的女儿,虎父无犬女,她孙贝贝从小到大都是在军营的氛围里熏陶的,对于新兵连的训练科目简直了如指掌。无非就是站军姿、齐步走、正步走、匍匐前进

    果然——

    一天下来,足足站在太阳底下8个小时——站军姿!

    虽然现在是初春,太阳不算太毒,但是这么没被晒过的小姐公子们,一天下来,愣是把原本白白嫩嫩的脸蛋给晒成了黑馒头。

    回到宿舍里简直怨声载道,哭声震天,骂教官骂团长,让她们这群平时娇滴滴的女孩子饱受魔鬼教官的折腾。

    孙贝贝虽然没被晒成馒头,但是也累得跟狗一样,一回到宿舍就倒在床上。

    一群黑馒头就这么天天被谢铁军这个恶魔教官狠狠的削着,有的每天被削哭,有的每天被削昏,有些每天被削魂

    第一天来时那种眼高过顶,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全部一扫而光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这天许烨磊开完早会,刚好经过训练场,远远就看见训练场上的那帮被谢铁军狠削的文艺兵。

    昨天谢铁军安排的一万米把他们折腾的个个精神萎靡,哀声怨道。

    在特种兵眼里,那群子弟兵的军姿实在不堪入目,不过,相对于前几天的横七竖八,士气低落算是好多了。

    万米的惩罚,对于刚进入军营的养尊处优者来说,确实是个噩梦。

    许烨磊停下了脚步,扫了眼那群病恹恹的秧瓜,凌厉的双眸泛着让人望而怯步的威严。

    不知谁眼尖叫了声:“快站好,传说中的许恶魔来了。”

    立马有一个人更正:“这个人是谢恶魔的头头,是恶魔中的恶魔,恶魔老祖啊!”

    男文艺兵在来的第一天就打听到特种部队中队长训练的时候是如何如何恐怖,千万别让他盯上,不然一定是站着进来训练,躺着回去。

    现在真人露面,只是远远地,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凌凌的杀气。恶魔鼻祖要是上了战场,只要那么一站,他身上的威严和正气就能让敌人吓跑一半。

    队伍开始骚动,男文艺兵率先强挺着意志把乱晃的双手双脚撤回来,一动不动地站好。他们谁也不想当出头鸟,让恶魔鼻祖盯上。

    女兵看到一个站着笔挺军姿的帅哥,刚才还耷拉的脑袋立马齐刷刷地挺立,无神的眼睛也是齐刷刷地冒着绿绿的幽光。

    天哪!军营真是深山出俊鸟啊!不是,是藏俊鸟啊!

    怎么会有这么冷酷的帅哥啊!

    早知道特种部队有这么杀伤力的帅哥,就不要闹死闹活地抗议训练了。

    为了在帅哥面前表现好一些,一个个娇声娇气的小姐们也咬着牙,站好了军姿。

    许烨磊远观着两极分化的队伍,真是无语。

    “许恶魔!”

    “恶魔鼻祖”

    虽然离得远,以他敏锐的听觉和洞察力,还是听到了这些文艺兵对他的“美评”。

    许烨磊确实是恶名远扬啊,很多别的兵种的士兵既想进入他的队伍,又惧怕他的魔鬼训练。但是,特种兵就是在炼狱训练中生存的兵,他们肩负着特殊的使命,必须要有超越常人的能力。

    许烨磊转过头,继续迈着豪迈的军姿,却看到前方两人的厮打。

    谢铁军把队伍扔在一边,原来是去抓逃兵了。许烨磊看着谢铁军涨红着脸强行拖着一个女兵走向队伍。那女兵还真是彪悍,一边踉跄着脚步,一边挥着手锤着谢铁军拽着她的胳膊,还一边大叫:“谢恶魔,放开我。”

    在军队,谁敢对教官这么放肆,这个女兵可真不是一般的纨绔嚣张!

    许烨磊不由多看了一眼,越看越眼熟,特别是那打人的动作,怎么这么眼熟?

    蓦地,想起孙萌萌握着粉拳捶他的情景。

    新兵选拔任务很重,许烨磊归队后一直忙个不停,周末也没空回去看看老婆,甚至连个电话都没空打。也不知道那丫头脚好了没有,是不是还是对着水果泡面胡乱地过着每一天。工作的时候,没有杂念不分昼夜地忙,直到此刻才发现,他想念老婆了。

    想起那个心思单纯却又倔强的丫头,想起她调皮的笑,香甜的唇。

    不待见他时是根非常难啃的小辣椒,抱在怀里的时候却是温润如水让人把持不住的小妖精。

    想起老婆的时候,心里暖暖的,嘴边似乎还留着她唇里的芬芳,甜丝丝的,许烨磊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你看上那个野丫头了?”不知什么时候吴凯出现在许烨磊的身边,凑近他暧昧地问道。

    许烨磊被这一声问得吃惊不少,想老婆的时候,身体的敏锐性都降低了,吴凯靠近自己都不知道,这可是很危险的信号。

    许烨磊心里虽震惊,脸上却风轻云淡,推开吴凯:“扯蛋!”

    “路大队说这批文艺兵里有只领导家的野马,大动干戈地把这批文艺兵整到这就是为了去掉野马的野性。”吴凯看着谢铁军那涨红的脸,看好戏般试探着说。

    那个女兵穿着军服,漂亮中还带着几分帅气,要是自己没娶媳妇,看着这么漂亮的妞,还真的下不了手。吴凯心想真是派对了人,换一个特种兵,对付这个有着深厚背景又非常惊艳的女兵,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调教。

    “谢铁军是个好兵。”许烨磊淡淡地说。

    愣头青的好处就是不怕得罪领导,按着部队的规矩不讲一丝情面地完成训练工作。

    能把孙萌萌从s市叫道n市顶替相亲,可见孙贝贝有多顽劣,许烨磊早已领教过。但是,不管带多少刺的人,到了特种兵营,他就能把她们的刺一根根地拔掉。他能,他的兵也能。

    许烨磊又看了一眼孙贝贝,看看那和孙萌萌如出一辙的“孙氏流星拳”,许烨磊可以预想到谢铁军的新兵训练生活一定很精彩。

    许烨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离开了训练场,吴凯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突然发现中队长过了一个年变得高深莫测,现在旁敲侧击根本就不能套出一点蛛丝马迹。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才一个礼拜,孙贝贝的脚底下就已经起泡了,一走路就疼,去医务室把脚上这些泡给挑了,把脓血放出去。

    傍晚,外面艳阳高照,好不容易得到一天休息的文艺兵们,开心的在宿舍大睡特睡,孙贝贝也补眠到快中午才起床。

    洗漱一番后,去食堂吃饭。

    驻地的官兵们看到孙贝贝都不免会多看她几眼,一来她本身长的挺漂亮的,二是她这几天在驻地可算是出尽风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天跟谢铁军对着干,上演着哭笑不得的闹剧。

    孙贝贝对他们的注目礼表示无视,反正她经常出门都是人们注视的焦点,就全当是她的崇拜者吧!

    吃完饭,孙萌萌就去洗衣服,要洗之前拿起来闻了闻,觉得一阵恶心想吐。

    长这么大,衣服从来没有这么臭过,军营真是一个臭鞋子,臭袜子满天飞的地方。

    看到太阳四射,孙贝贝洗完衣服,直接将衣服拿到楼下的一角挂着晒,算是给衣服杀菌去霉吧!

    来这一周了,除了她们8个女兵们,剩余的全是一帮大老爷们。女孩子在男人众多的地方,多少会有不方便的地方。就拿晾衣服来说吧,大家都不敢把内衣内裤往外面挂,都凉在卫生间里,一周下来,内衣内裤总泛着一股呛鼻的霉味。

    难得不是晚上回来洗衣服,孙贝贝愣是把有霉味的内衣内裤全部洗过一遍,跟着衣服一起,一条,一条的在楼下晾着。

    这么私密的女性内衣内裤出现在男兵的视线里,那是该引起多大的波动和浪潮啊。

    每每走过的男生都不觉的一阵脸红,羞得感觉逃走。

    这事很快传到正在睡午觉的魔鬼教官谢铁军的耳朵里,腾地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杀到孙贝贝的宿舍楼下。

    看着那一排过去的内衣内裤,谢铁军不予幸免的跟着脸红起来,冲着楼上大吼:“孙贝贝,给我下来!”

    鉴于魔鬼教官声音的震撼力,原本不想下来的孙贝贝,最后还是乖乖的被吼了下来。

    “这立马给我收走!”谢铁军脸侧过一边,没敢盯着那私密女性衣服看,命令孙贝贝。

    孙贝贝摇了摇头:“不收,不就晒个衣服嘛,大惊小怪干嘛!”

    “孙贝贝,我命令你一分钟之内立马给我收走,否则”一周训练下来,谢铁军被眼前这个女人折磨的够呛。

    她——孙大司令的千金!谢铁军的克星!

    “否则怎样,今天是休息天,我想怎样,教官大人管不着!还有,难道教官你平时都不穿内裤的吗?”孙贝贝挑起眉头,挑衅道。

    谢铁军听到这口无遮拦的话,气结到不行:“你你不收后果自负!”对这野蛮的臭丫头,几天下来从来没有过女友的谢铁军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最后只能狠狠的瞪了孙贝贝一眼,转身离去。

    “哼”孙贝贝冲着谢铁军的背影哼了一声,撅着嘴想往楼上走,可是转头看到那一排的内衣内裤,犹豫了一会。

    这样的确影响军容军纪,再说刚才魔鬼教官扔下来的那句话,的确有些令人恐惧,不知道他明天又会出什么阴招,来折腾自己。

    最后,孙贝贝乖乖的把衣服全部收回洗手间,继续让它们发霉发臭下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第二天清早,突然晴转小雨,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天,早上可以偷睡个懒觉,不用出操,谁知刚幻想完,就听到‘谢魔鬼’在那吹起床号,通知立刻到操场集合,进行体能训练。

    艰苦的任务在等着她们啊!

    今天的训练项目是匍匐前进,女生们一看到训练场上,因为下雨的缘故,变得坑坑洼洼,全都忍不住,跟谢铁军求情,希望他能开恩。

    可惜,让谢魔鬼开恩是不可能滴!

    “教官大人,行行好,今天换室内项目吧。”

    “教官大人,要不咱等雨停了再练吧。”

    “谢教官谢教官”

    几个女生怯怯的对谢铁军撒娇着,想以此博得谢魔鬼的同情。

    可惜,谢魔鬼是没有一丝同情心滴!

    谢铁军板着脸,拒绝了她们的请求,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大声吼道:“别吵了,再吵都把你们的嘴巴给封住!”

    说完,谢铁军看了一眼孙贝贝,只见孙贝贝打着伞站在队列里。

    气结啊!怒火中烧啊!敢情这臭丫头以为来这度假呢?还撑伞!

    “孙贝贝,出列!”

    虽然已经明确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身世及后台,但是他谢铁军才不管这些,既然到他手上操练,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特殊化。

    孙贝贝听谢魔鬼又点自己的名,只得出列。(就爱网)。

    “一万米!立刻!”谢铁军对着她大吼一句。

    孙贝贝瞪了谢铁军一眼,这个魔鬼天天跟她对着干,她觉得自己的命迟早要断送在他手里,愤恨的扔下伞,冒雨冲进跑道,开始痛苦的万米长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