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军令如山
    经年后,也许物是人非,也许早忘了那时那人的眉眼,但第一次爱时的心血澎湃却深深地印在心底。

    孙萌萌就这样陷入了初恋的甜蜜,无法自拔的臆想中。

    当孙萌萌意识到自己无时不刻地想着某男时,心里不由郁闷了,不知道许烨磊是否也会像她一样想起两人在一起的甜蜜,也会在某个时刻一个人傻傻地笑。

    突然很想很想和他说说话,很想很想听听他温沉的嗓音。

    孙萌萌带着半是羞涩半是甜蜜的期待,拨了他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移动客服人员那甜甜的女人声音,把她火烧赤壁的狂热凉了七分。

    一股失落似暗流冲进了孙萌萌满心的甜蜜的情潮。

    她不知道他回归了部队,是否关了机就变成了肃然的军人,把七情六欲都置之脑后。

    是啊,他是军人!她差点选择性滴忽略了他军人的身份。

    军人啊!他有着神圣的使命和责任,儿女情长也许只是无足轻重的附庸。

    孙萌萌这样想着,霎时被冷水泼了般清醒了

    许烨磊的职业是军人,这几乎成了孙萌萌心尖的一块郁结了。

    还好还好才刚刚萌芽!孙萌萌有些庆幸在起步阶段发现了问题,及时刹车了,现在还没深陷,能控制住把刚抬头的爱摁回去。

    思念了两周过去,却始终没见到许烨磊现身,而且根本就是杳无音讯。才刚尝到甜头,等着更甜蜜的滋润的孙萌萌,原本渐渐沉沦的心开始慢慢的清醒过来。

    非常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最近都在干了什么傻事,怎么就这么轻易被攻陷心房呢,他是军人,不是普通人,没办法每天伴随自己左右。

    许烨磊做梦都没想到,他和孙萌萌刚萌芽的爱情等不来他的重温,她就开始清醒,又变得跟以往那般理智起来。(就爱网)。

    相见时那么深刻的柔情蜜意,随着时间的漂移,要么越发浓郁,要么就是烟消云散渐渐淡忘。

    孙萌萌更加确定了自己最初唾弃当活寡妇是明智的。如果真的恋爱了,不能和自己深爱的人耳鬓厮磨,甚至都不能看看他的样子,听听他的只言片语,这样的爱情比单相思还惨淡。

    孙萌萌实在无法想象恋爱了更加孤单的怨妇生活。

    孙萌萌决定把自己和许烨磊的那一段暧昧划上休止符,就当是外出旅行时一个美丽的邂逅。又开始一个人没心没肺地码字生活,生活的期盼回归在李笑梅女士身上,希望她老人家赶紧度过更年期,进入和蔼慈悲的老年期,把流浪在外的女儿召回家。

    还许上道。然而,感情不是西瓜,才切一半就裂开,然后彻底地脆脆地断开。

    孙萌萌目前还是寄宿在许烨磊家,某些充满爱的背景不是话剧的舞台能由着自己随意地更换,譬如厨房,譬如餐厅,譬如那沙发。

    而孙萌萌恰恰是想象力超级丰富,又恰恰是三天两头地写着男女主角的感情戏,原本不想把自己搬进笔下的感情戏,最后只能把自己搬离富有爱情幻像的背景里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早上,金黄色的阳光暖暖的从照射在驻地的每一个角落。

    刚执行完往任务,昨晚才回到驻地的许烨磊,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就被大队长路赢叫了过去。

    “大队长!”许烨磊一进路赢的办公室,立了一个标准军礼,一本正经道。

    “来了,过来,坐下”路赢笑着冲着许烨磊招了招手。

    许烨磊见路赢态度这般和气,顿时松懈下来,坐过去,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大队长,你找我有事?”

    路赢瞄了一下许烨磊,心里在琢磨如何跟许烨磊开这口,于是开始绕弯:“这次任务出色完成,干的不错!”

    许烨磊一听,心里立马暗称不妙,每次路赢跟他绕弯,那肯定是不讨好的事情。

    唉,这次千万了别对自己说被派驻哪个鬼地方住上个一年半载啊!心里被某小丫头住进去后,现在的他绝对不愿意离开s市太久。et

    昨晚9点一回到驻地,洗完澡吃完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给孙萌萌打电话,结果那小丫头竟然关机。半个月多月没见到那小丫头,心里想得慌,恨不得此刻就冲动小丫头的面前,抱住她狠狠的亲上几口。

    “小许别这么紧张吗?”路赢笑呵呵的说,两人搭档这么久,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大队长你说!”许烨磊心里也暗自做好准备,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不管是什么命令他必须接受,无条件接受。

    “是这么一个事,半个月前孙司令给我来了个电话,说这次文工团新招的文艺兵,由你们特种大队的成员出任他们新兵连的训练教官!”路赢目不转睛的盯着许烨磊,细细观察他脸上的表情,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前半句提到孙司令的时候,许烨磊的内心明显波动厉害,还以为孙司令想透过路赢来了解他和孙萌萌的感情进展呢,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原来是这个。

    可是一群文艺兵让他们出任教官去训练,这个命令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大队长,杀猪来用我这里的借用宰牛刀,这是不是太浪费资源啦!我能拒绝吗?”许烨磊很直白的说出自己的观点,并表示不感兴趣。

    “呵呵,你跟我的想法一样,不过命令已经下来了,就好好去执行吧!”路赢笑笑的说,他当时也纳闷,但是后面看到他们发过来的资料,发现了一些端倪。

    上面有个叫孙贝贝的女孩,家庭住址明明确确的写着孙司令现在住的地方,顿时了然他的用意。前几年就有听说孙司令逼着这个宝贝女儿从军,结果被小丫头给将一把军。这会整进文工团,估计就想狠狠整治她一下。

    虽然孙司令此举有公报私仇的意图,但是跟他路赢借用一个特种教官,也没理由不借啊!

    “我目前没空,而且马上就要开始新一轮的新兵挑选,忙不过来!”许烨磊嘿嘿一笑,温婉的推脱道。

    许烨磊根本就不想接下这不着调的命令,让他们去训练那帮娘们唧唧的文艺兵,说实话,他还真没这闲工夫,而且他说的也是事实,下周的确要开始新一轮特种兵苗子选拔。

    “又不要你亲自训练,哪忙不过来啊!”路赢听到许烨磊推脱,不免斥责一句。

    “大队长”许烨磊皱了皱眉头。

    “去安排一个教官,她们下午就到!”原本还用商量语气的路赢,此刻不得不改回命令的口气。

    “是,大队长!”许烨磊立马站起身,敬上标准的军礼表示接受命令。

    正当许烨磊要离开时,路赢又交代一句:“还有,不要随意应付,这是孙司令特意交代下来的,你最好挑好点的教官去训练他们,好好给我完成任务!”

    “是,大队长!”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一脸郁闷的带着这个令人郁闷的命令回到办公室。

    师达树一看到许烨磊回来,立马走了过去,递上一份报告:“队长,这是这次执行任务回来的总结报告!”

    许烨磊接过报告,走到自己的办公位置上。

    刚才还在埋着头,不知道在写啥的谢铁军抬起头,瞪了师达树一眼:“喂,我说师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积极啊,昨晚才回来,你今早就交报告,是不是想逼死我们这些弟兄啊!”

    文化水平勉勉强强算是高中水平的谢铁军,每每只要一提笔就觉得头疼,见师达树这么快就交报告,心里那个羡慕嫉妒很啊!

    “谁让你昨晚一回来,倒在床上就睡的跟死猪一样,我可是牺牲我那宝贵的睡眠时间,拖着我那疲惫却高大伟岸的身躯连夜把这报告赶出来!再说积极是种美德,你啊,应该跟我好好学习才对!”师达树拍着自己的胸脯要给谢铁军树立模范作用。

    “呸”谢铁军不屑的呸师达树一句。

    “螃蟹,这点啊,你真得想人家师师学习,你的报告每次都是最后一个交,而且那内容简直把我看得头晕!”许烨磊靠坐在位置上,看着谢铁军奚落道。

    “队长,不带这样伤人的吧!”谢铁军立马为自己喊屈。

    “队长这是实事求是,螃蟹你得虚心接受!”师达树得意的扬了扬眉,伸了拍了拍谢铁军的肩膀。

    “去”谢铁军一把将师达树爪子被拨开。

    许烨磊看了看他俩,心里开始盘算着,把刚才路队交代的任务让谁来接棒,于是冲他俩招了招手:“你们俩过来一下”

    谢铁军和师达树两人以为有什么美事,立马扑了过来,好奇的问:“队长,有什么好消息要公布吗?”

    许烨磊的脸上露出一丝贼贼的笑意,点了点头:“恩”

    “真的!”两人异口同声道,两眼直冒光,“什么事快说!”

    见两人眼睛那期许的目光,就知道鱼儿上钩了,于是顿了顿,语气严肃的说:“刚才我去了一趟大队长办公室,接到一个光荣的任务,不知道你们两个谁愿意去执行!”

    两人一听到光荣的任务,眼睛不免又亮了亮:“什么任务?”

    “训练新兵三个月!”许烨磊嘴角掖着笑,宣布任务。

    “好哇,最近正闲的发慌,正想来批新兵练练手呢!”谢铁军不假思索的应下。

    师达树比谢铁军来的谨慎一些,聪明一些,追问了一句:“队长,哪来的新兵蛋子啊!”

    “你管哪来的,说你们两个谁愿意接受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许烨磊故作神秘道,深怕他们俩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队长,我去,削死那帮新兵蛋子!”谢铁军当仁不让的把这任务接了过去。

    听到有人自告奋勇的要去训练那些文艺兵,许烨磊嘴角的笑意不免深了几分,不过却没有立马把任务交给谢铁军,而是在那端了端架子。其实许烨磊心中的人选是师达树,毕竟师达树也是大学生毕业,思维比较活跃,性格也比较活络,跟那些大学生文艺兵在一起,应该会比较融洽一些。谢铁军太生猛了,要是他去,许烨磊担心那帮文艺兵不被他练残了才怪。

    师达树见此,心中暗称不妙,连忙笑道:“队长,既然螃蟹当仁不让的要接受这任务,那我只好忍痛割爱,表示弃权,不跟他争了!”

    谢铁军听到师达树弃权,不由偷乐,拍了拍他:“师师,这次算你识相!”

    师达树冲着他嘿嘿傻笑:“祝你圆满完成任务!”

    “放心,不就削那些新兵蛋子吗,这点小事都完不成,我谢铁军就白在大队混了!”谢铁军自信满满的说。

    “你的实力一直都是我们大队的标杆,我无条件相信你!”师达树连连笑着点头,表示认同。

    许烨磊看着两人一唱一和,不由觉得好笑,师达树这小子,不愧是人精,快赶上他一半了,竟然识破自己的诡计。

    好吧,既然如此这个任务只好又谢铁军执行了!希望他能悠着点,千万别整出人命,让他收拾烂摊子。

    “队长,现在可以告诉我是哪个团的新兵蛋子欠削吗?”揽到任务的谢铁军凑了过来,笑嘻嘻的询问许烨磊。

    许烨磊用手指蹭了蹭自己的太阳穴,有些不忍的开口:“那些新兵蛋子的单位隶属总部文工团。”

    “什么!文艺兵!!!”一听到是文艺兵,谢铁军立马两眼发直,大叫起来。

    师达树听后,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佩服起自己的直觉,,中队长实在太腹黑,太坑人了!

    “队长,你刚才是叫我去训练文艺兵?”谢铁军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不确信的再问了一遍。

    许烨磊一脸认真的点头:“是”

    “队长,不带这么玩人的,我不干!”谢铁军连连摇头,否决自己刚才的当仁不让。

    “是你自己答应接受任务的,我可没逼你,师师可以作证!”某中队长很狡诈的说。

    “可我”谢铁军无语的抱头,“我可不知道训练的是文艺兵啊!队长这活我不干!打死也不干!”

    要他去训练那些涂脂抹粉的丫头片子,谢铁军觉得自己对此真的吃不消,咽不下。

    “不干也得干,男人就得说到做到!”某腹黑男硬着把任务塞给谢铁军。

    “我不干,也干不来”谢铁军抓狂不已的继续推脱。

    师达树非常同情的拍了拍谢铁军的肩膀,安慰道:“螃蟹,想开点,说不定这是件好事啊,文艺兵都是女孩子,你不正缺女人吗,也许这里面就有你中意的呢?”

    “呸,谁要训练那些涂脂抹粉的娇小姐们,你要想去,你来吧!”谢铁军沉着脸,没好气的回他。

    师达树连连摆手,嘿嘿一笑:“不用,这种美事,还是让你这个孤家寡人独自享受!”

    “队长,这事再商量一下吧!”谢铁军再次挣扎。

    只见,某腹黑中队长,脸上摆着一副冷静又严肃的表情,抛了一句话给他:“军令如山”

    谢铁军听到这句,心里知道自己不得不接受这个命令,但却紧跟着哀嚎起来:“队长,你你太腹黑了!”

    某腹黑男微微挑了挑眉,表示接受他的‘称赞’。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逼入绝境,最后还是乖乖的‘替父从军’,当起了文艺兵,可是她还有一个万万没想到,就是没想到老爸孙耀武特意给她安排的新兵连三个月的‘魔鬼训练’。

    可是没过几天她得知,自己要去s市特训,聪明如她,一下子就猜到这肯定是孙大司令的所为。

    哼!特种教官!

    想用这狠招来折磨她,孙大司令你就不怕我再次把你的脸给丢光吗?

    孙贝贝迅速觉察到自己的处境,也立马给自己的规划了应战方案。

    刚来s市驻地12名新招进文工团的年轻帅哥美女们,一脸兴奋,军训第一天,开始的时候,笔直的站在操场,好奇的等待着自己的军训教官。

    女兵们在那叽叽喳喳的议论期待特种教官是个帅气十足的男人。

    结果,却来了一个魔鬼,来了一个屠夫。

    谢铁军黑着一张脸,堪比包公,不,比包公还要黑,大家不由咽了一下口水,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他盯上,拉去拿狗头铡给斩了。

    看着眼前这群粉嫩粉嫩,一捏就烂的文艺兵,谢铁军心里那个悔恨啊!为毛自己要这么傻帽,这么冲动的接下这不是人干的活呢!

    当文艺兵们看到特种教官真正面目时,男男女女的小心肝不约而同的发颤起来,齐口同声道:“教官好!”

    “大声点!没吃饭啊!”谢铁军听到那软绵绵的声音,立马来火,紧跟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狼吼。

    “教官好!”文艺兵们齐心协力把声音的分贝提高了几个分贝。

    “再大声点!”谢铁军又狼吼了一句。

    文艺兵们不禁怀疑这教官是不是耳聋了,不过又不敢忤逆,只好再次齐心协力的合作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