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八十 章 乘机揩油
    孙萌萌追得太猛了,刚要跑出亭子,只觉咔嚓一声右脚往外一歪,然后整个人都往柱子上摔。

    孙萌萌在惊吓中赶紧抱紧柱子,不然,沿着山路往下滚可不是开玩笑的,她可不想在佛祖的屁股后面弄出太大的动静。

    许烨磊跑得太快,一下子跑了老远,听到孙萌萌杀猪般的大叫声,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扑了回来。

    不过,咱们的特种兵中队长还是错过了英雄救美的一幕,当他扑到孙萌萌跟前时,孙萌萌已经过了危险期,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惊魂未定,双手紧紧地抱着凉亭的柱子。

    真是耻辱啊,连老婆都不能及时解救!

    以后和老婆打情骂俏要保持一米的距离,不要打得跑了调,打出危险。

    没有恋爱经验的中校先生,及时深刻地反省,自责,检讨着大许孙萌。

    许烨磊蹲下身非常内疚非常心疼地把孙萌萌抱起来放在木凳上,检查她脚上的伤。

    孙萌萌脸蓦地滚烫地红了,不是因为许烨磊的靠近,这会情绪太复杂,很忙的,顾不上某男一系列的亲密动作

    某女此刻还在还魂中

    刚才听到咔嚓声,以为脚拐断了,其实脚好像不痛,但但是,刚才自己的叫声,还是很凄厉很雷人的。

    还好,这个点爬山的人不多,不然大年初一听到那么恐怖的女声,一年都会做恶梦。

    在佛祖的地盘祸害别人,有过失啊!

    “鞋跟断了,你的脚怎么样?”

    一声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关切唤回了孙萌萌的意识,她看到许烨磊真小心翼翼地脱着她坏事的鞋子。

    “啊——我的鞋子,许烨磊,你这坏蛋干嘛老是要激怒我!”某女看到这双过年前和叶子青一起精心挑选的皮鞋,很贵的啊,开张第一天就退役,好心疼啊!

    孙萌萌抬起没穿鞋子的右脚就往许烨磊身上揣,但是,非常悲催的是,踹他的手,痛的是自己的脚。

    右脚一伸开用力,脚踝处就传来撕裂地疼。

    一失足成千古痛啊!

    “啊——我我的脚”孙萌萌痛的眼睛蒙上一层迷雾,“我的脚好痛啊!”

    许烨磊伸手握住了孙萌萌的脚,在脚踝处摸了摸,幸好没有关节错位,但能看出白皙的皮肤已经微微地红肿。

    “崴脚了!别在用右脚当武器。”许烨磊怕她的脚充血,不敢按摩,只是轻轻地抚摸着,就像安慰小狗一样。

    孙萌萌吃痛的咬着唇,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淌下,改用双手当武器,粉拳打鼓般锤着许烨磊的手臂:“都是你,都是你,呜呜”

    可恶的许烨磊,大年初一就让她受伤,可恶,可恶!

    看着孙萌萌眼角滴出来的眼泪,许烨磊的心又软了起来,内疚加心疼:“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别哭了!”

    “许烨磊,我讨厌你,讨厌你!”孙萌萌的眼眶又溢出几滴眼泪,说完又捶了他几下。

    其实孙萌萌以前也没那么矫情,那么娇气,只是面对许烨磊却变得自认而然的矫情娇气起来。

    见老婆哭,可把许烨磊给心疼坏了,又是抹泪,又是安慰:“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惹你,打我吧,往这捶!使劲捶!”许烨磊一手搂着她,一手握住孙萌萌嫩滑的小手往自己胸口捶去。t471。

    捶了几下后,依靠在许烨磊怀里的孙萌萌不好意思起来,看着自己的小手被他那温热的大手紧捂着,立马止住哭声,急着想抽回手。

    “别哭了!回去我帮你用毛巾敷,很快就好了”耳边传来碎碎的呼吸,伴随着许烨磊温柔的低语轻哄。

    孙萌萌的身体似乎有些僵硬起来,此刻许烨磊深情的凝望,和温柔的哄声,令孙萌萌慌张不已,她不敢面对两人这样的暧昧,推开许烨磊,开始玩单脚跳。

    非常吃力地跳到山路,对着台阶,有些犯难了。

    该往上跳还是往下跳?

    往上跳吧,问题是她不是青蛙啊,没有那么好的弹性。

    少了一只右脚,爬山只能是爬山,两手加两只膝盖地匍匐向上。这是最虔诚的礼佛,问题是,这会是中午,佛祖肯定在午休睡觉,不受顶礼啊!

    往下跳吧,看着崎岖的山路,孙萌萌怕自己跳一下直接落到山脚下。

    许烨磊来到孙萌萌身边,看着她气喘吁吁一脸的纠结,恨不能将她一把抱起来。

    但是,女孩的心思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啊,要抱或背,就一个简单的动作,要让孙萌萌没有心理负担地接受还得曲线的方式。

    “本山大叔不卖拐很多年了,大年初一的,你想找他定制也找不到他人。你看,有一根现成的给你当拐怎么样?”许烨磊曲着胳膊横在孙萌萌眼前,一脸嬉笑着。

    孙萌萌被他耍贫的话逗得哭笑不得,又抬起手揍许烨磊。

    可能是下手太狠,单只脚撑不住重心,身子不由一晃,眼看就要再摔一次,孙萌萌吓得赶紧抓住许烨磊,某男的大掌也自然地爬到她的腰间。

    “下山吧,要是肿起来还得用冰块敷一敷。”许烨磊搀着孙萌萌示意她往下跳。

    这样的搀扶,孙萌萌瘦小的身子几乎都被许烨磊裹着,耳际已经被许烨磊滚烫的鼻息吹得滚热,腰间更是被他的手握得又痒又麻,引发一股电流,瞬间击麻了全身的筋骨。

    说不清道不明那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从上而下都被许烨磊的气息笼罩着,男性的阳刚气息纠纠缠缠地绕着她的每一个细胞,孙萌萌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快要酥软倒下了。

    啊——孙萌萌突然意识到这是什么状况。

    写了那么多小白文的色女,曾经天花乱坠地描摹着男女主角碰触时的种种激情,现在终于轮到自己实践了,感觉好美妙,却又很矛盾地不敢贪欢。

    要是让许烨磊知道自己对他这么有感觉,一定会被他马上抓着去民政局报名结婚

    “啊——痛好痛”孙萌萌纠结着脸,让许烨磊一惊,以为她又哪里闪了,忙关切地问:“是不是这里也拗到了。”

    大手开始在她的腰间按摩着,那可是天雷地火地接口啊!

    许烨磊那么轻轻一抚,孙萌萌被更猛烈的雷电点击着,她甚至感觉看到了腰间的腾升的火花在四处蔓延,就快要把她烧得个外焦里嫩。

    打住,打住,许烨磊,你以为烤鸡翅啊!

    “许烨磊,你下去,站这”孙萌萌吃力地说着话,指着前面一个台阶。

    许烨磊不明所以地跨了一步,下了一个台阶,但双手却不曾离开孙萌萌的身体。

    “转过身”孙萌萌发布着命令。

    许烨磊立马就明白她想干什么,不由浅浅一笑,心理在腹诽:老婆,你又中计啦!

    孙萌萌待许烨磊转过身,双手立马抓住他的肩,某女来了一个姿势不怎么优雅的猴子上树,单脚猴子嘛,怎么爬也是不美观滴

    稳稳爬到许烨磊的背上,孙萌萌就开始她的报复了。

    孙萌萌粉拳非常卖力地往许烨磊的头上猛捶,捶完不由得意地笑了起来,终于报仇雪恨了。

    哼——臭军痞,让我大年初一摔跟头,揍十下;敢乘机揩油,让我差点迷失,揍二十下。

    某女打得很过瘾,某男可就不爽了。

    这个不是他设计的情节啊,背老婆是一件多么惬意多么浪漫的事啊,这丫头什么心啊,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

    头快被捶得冒金星了,许烨磊恼怒地叫:“孙萌萌,再捶就把我捶傻了”

    “捶傻好啊,不是说傻人有傻福么?你要感谢我帮你普度”孙萌萌说得自己像普度众生的菩萨一样,嬉笑着继续捶。

    “那你捶呗,我可不能保证,把我捶傻了还能帮你生一个聪明的孩子。”某男非常欠揍地又故意踩了一个地雷,迎来孙萌萌双拳的狂轰滥炸。

    “臭军痞,你再说,再说”孙萌萌被许烨磊的话气得双颊都快能简单了,狠揍,狠揍。

    嗷——嗷——嗷!!!

    许烨磊夸张地嗷叫着,孙萌萌听了更加卖力地挥拳。

    直到全身发热没了力气,孙萌萌才明白,揍他疼的是自己。

    这样的力度对许烨磊来说简直是帮他挠痒,看他背着自己欢快地下台阶就知道了,这家伙竟然那么享受她的暴揍!

    看着自己发红的手指传来的痛感,真是郁闷死了。

    孙萌萌有些发热起来,于是扯下了围巾,看着红红的围巾,突然两眼一亮。

    孙萌萌把围巾摊开,覆在许烨磊的头顶,然后往下拉,在他的脖子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哈哈一定很有型哦!孙萌萌探头在侧面看着自己的杰作,很帅气的狼外婆啊!

    哈哈某女不禁爆笑。

    许烨磊满脸黑线,他怎么也想不到老婆会这么调皮地戏弄他。

    刚好有位阿姨从下面迎上来,看到许烨磊华丽丽的红头巾,扑哧一声笑得前仰后翻。

    有那么夸张的喜剧效果么?孙萌萌睁大着眼睛凑近许烨磊,歪着脑袋在许烨磊的耳边左看看右看看。

    某女一招猴子上树,把猴儿耍泼演得淋漓尽致,这会更是猴头猴脑地搞怪上瘾。

    “赶紧给我解开!”许烨磊驼着孙萌萌两手托着她的腿,没空清理头上的恶搞,低声命令着孙萌萌。

    “可是,我觉得你今天穿红外套,跟这个围巾很搭啊。新年第一天从头红到脚,多么吉利啊。”孙萌萌不理许烨磊隐忍的怒气,还是一脸嘻嘻哈哈,在某男的背上玩得不也乐乎。

    “孙萌萌,再说一遍,赶紧给我解开,我忍你很久了。”许烨磊实在受不了眼皮底下,从下而上渐行渐近的注目礼。

    “哈哈,狼外婆要发飙了,好怕啊,哈哈”孙萌萌劣行不该,这一次更是过分,她环抱着许烨磊的脖子,两手在许烨磊的脖子下方玩着围巾的蝴蝶结。

    某男要是真的发怒把自己扔下,她就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看他怎么甩开自己。

    打蛇打七寸,孙萌萌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占领了克敌的制高点。

    某女玩的太hight了,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玩火。

    她伏在许烨磊的背上,前胸贴着许烨磊的后背,对于初接近女人的男人来说,这是怎么一个刺激啊!

    感觉软软的两团贴近自己,许烨磊后背突然一阵僵硬起来。

    如兰的气息徐徐地吹着他敏感的耳朵,再兼后背那样软软地突袭,许烨磊只觉全身的血液腾地一下沸腾起来。

    嗷嗷老婆,我太爱你了!

    许烨磊非常满意老婆这么亲密地抱着他,只是,头上的围巾造型,还是不要吧。

    “乖,听话,把我围巾取下来”

    “不,我喜欢保留这个造型。”

    “真是不听话的孩子,看我怎么惩罚你!”许烨磊威胁的时候,已经执行了动作,轻轻地拍着孙萌萌的屁股,柔软又充满弹性,手感真好,某色狼非常过瘾地报复了一把。

    “丫——许烨磊,你这个大色狼,快放我下来。”

    那样敏感的地方被男人这样亲密地拍着,孙萌萌真是受惊不轻。

    “啊——不敢啦”孙萌萌双手一扯,立马把红围巾撤了下来。

    可是扯下围巾后,紧接着又是一顿乱捶。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et

    乱捶完的孙萌萌消耗了不少体力,此刻觉得有些累,软趴趴的贴着许烨磊的后背喘气。神经大条的她一点都没觉察到自己那饱满的胸部正紧紧的贴着许烨磊结实后背。

    闻着他发间飘来的熟悉味道,孙萌萌的小嘴微嘟,可恶的许烨磊昨晚竟然用自己的洗发水。但孙萌萌本来就蛮喜欢他身上的气味,加上这洗发水的味道,闻着闻着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淡笑。

    许烨磊的后背真的很宽,真的很温暖,跟她老爸的一样,让人觉得特别的有安全感。

    许烨磊敏感的觉察到某人饱满的柔软又贴了上来,浑身又是一震。

    除了老爸之外,孙萌萌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这个人值得自己信任,依赖一样,心里特别的踏实。

    孙萌萌从开始的不安份,蹭了蹭,动了动,可是慢慢的小手不由自主的圈住许烨磊的脖子上,缩了缩脑袋,埋在他的肩颈上。

    某男见后背上的小女人变成一只乖巧的小白兔,刚毅英俊的脸上,浮动着欢乐的因子,不由放慢脚步,享受着此刻的属于两人的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