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羞愤交加
    孙萌萌眨了眨眼,确定是不是自己产生幻觉了。

    额,好帅啊!大年初一,开门大吉,一睡醒就能看到养眼的帅哥,真是好兆头!

    那浓浓的剑眉,充满柔情的眼眸,英挺的鼻梁,性感的双唇,真是完美的组合啊!

    孙萌萌每每见到这样的型男就控制不住地流口水,心里yy个不停。

    “打扮得这么漂亮,是为了跟我约会么?”许烨磊看到‘某帅哥控’嘴角的哈喇子,浅笑不已,非常不要脸地问话打断了某女的神游。

    额,孙萌萌掐了自己的一下,疼,真疼,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孙萌萌立马收回一脸的‘淫笑’,瞪着许烨磊:“你不是回家么?动车早就过了,怎么还在这!”

    这丫头什么脑袋啊,看似很迷糊,怎么一下就这么尖锐了。

    “看你可怜啊,大年初一无家可归,我就发发慈悲收留你,要不要考虑,跟我回家过年?”许烨磊上前一步,拉起垂在孙萌萌胸前的围巾。

    嗷——怎么感觉他在牵着流浪狗啊!

    孙萌萌媚眼微瞪,抬手打掉许烨磊可恶的大手:“你才是流浪狗。我很忙的,别打扰我的宝贵时间啊。”

    “去哪?”

    “去拜拜”孙萌萌嬉笑着,心里在窃笑,我们的信仰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恩?拜拜?”这个军三代,全家都在捍卫者**共和国,信仰着马列毛。所以,当孙萌萌简单‘拜拜’两字,许烨磊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孙萌萌双手平举胸前,五指合并向上,做了一个虔诚的拜佛手势。果然,如她所意料的,许烨磊非常讶异。

    “明白了?”孙萌萌偏着头眨巴着眼看着许烨磊,然后伸出手向着大门方向指引着,“你可以回家了,不送。”

    许烨磊对她的驱赶不以为意,甚至还觉得她说这话的样子俏皮可爱,让他忍不住又伸手在她秀美的鼻尖柔柔一刮,笑着道:“我煮了早餐,吃完在走吧”

    孙萌萌对这样小情侣之间的亲密感到心慌,红着脸又打了许烨磊的手:“要吃你自己吃,吃完赶紧给我滚走人。”在李笑梅女士的淫威教育下,这个乖乖女在大年初一,忍着骂人的冲动,硬是把“蛋”字吞回去。

    但是,许烨磊却不识好歹,仍旧欠骂地纹丝不动杵在孙萌萌的跟前。

    额——抚额,忍住,大年初一不可骂人!

    “佛祖就快下班了,我要赶紧出门,没空跟你耗。你自己自觉点,在我回来之前消失”孙萌萌瞪了许烨磊一眼,然后推开许烨磊,越过他急急地往外走。

    才走一步,就走不动了。

    许烨磊大手一伸,握住了她的纤腰,轻柔的触感真是妙不可言,索性一使力,将火红的身子拉近身贴着她,怡人的芬芳扑鼻而来,让人不禁心驰荡漾。

    “啊——许烨磊,你快点放开我。”孙萌萌被许烨磊的突袭吓了一跳,心扑通扑通地快要蹦出来了。

    这样挨着他,感受着萦绕着他的滚烫气息,说不出的紧张和羞涩,孙萌萌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对他鲁莽地行为不反感,甚至在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丝欣喜。

    哦,no!!!

    啊——明天就去申请退出外貌协会!

    孙萌萌涨红着脸试图拨开腰间的大掌。一个使劲地拨,一个轻轻地握。奈何,两只小手不论怎么使力都抵不过他如钳子一样的大掌。

    许烨磊则美美地享受这样的身格斗,看孙萌萌败下阵来,才缓缓地道:“先吃点东西,不然我就这样抱着你,直到佛祖下班。”

    威胁!又是**裸的威胁!

    孙萌萌看着许烨磊非常坚定的眼神,最后只好妥协。

    佛祖要是知道她为了去朝拜,这样“忍辱负重”,一定会感动得流鼻涕。

    许烨磊推着孙萌萌坐下来,给她打了一碗白粥和鸡汤。

    孙萌萌看着满桌的饭菜,非常惊讶地抬眼看着许烨磊。

    “呵呵,是不是很感动?”许烨磊咧着嘴笑道。

    身为军人的许烨磊每天都是准时6点起床,满心欢喜地迎来和老婆共享的晨曦,一大早就乐滋滋地出门买了菜精心煮了菜等着老婆起床。

    这个模范丈夫真的跟灰太狼有一拼啊,套用杨坤在好声音里对张玮的评价就是:灰太狼,你不是独一无二的,你能做到的人家许烨磊也做到了,人家做不到的荤菜,你做到了——荤素搭配。

    “你怎么变出来的?”孙萌萌闻着可口的香味,把许烨磊当孙悟空一样研究。

    才五六个小时,自己都还没睡够,要不是为了一年一次和佛祖的会会,自己估计还要再床上赖上几个小时。

    他是怎么做到的?去采购,然后做好饭菜,怎么也得两三个小时吧。他是机器人么?不用睡也能这么精神,比我还精神!

    “快点吃吧!佛祖快下班了”许烨磊抚了抚孙萌萌的后脑,催着道。

    果然,打着佛祖的幌子就能把孙萌萌这丫头唬得乖乖听话。

    孙萌萌赶紧埋头喝着粥,却没有吃满桌诱人的菜。

    “怎么不吃菜呢?”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脸上还未消退的云霞,以为她还在为方才的小暧昧害羞,便很体贴地给她夹了一只鸡翅。

    孙萌萌见状急了,右手伸出赶紧拦住,左手端着自己的粥远离带着垂着酱汁的鸡翅。

    “我吃素,佛祖不喜欢腥味。”

    “你还真是虔诚啊!”许烨磊只好把鸡翅夹入自己的口中,咋咋有味地吃着,向孙萌萌炫耀着他口中的美味。

    吃货,第一次抵抗住了美食的诱惑,不理许烨磊夸张的允吸声,埋着头吃自己的白粥。

    许烨磊暗叹,还是佛祖有魅力啊!今天一定要跟她去看看佛祖。

    孙萌萌呼啦啦地很快把粥喝完,拿纸巾擦了擦嘴,站起身,往外走。

    许烨磊看着行色匆匆的孙萌萌,赶紧上前拉着她的手:“等等我,我也要去会会佛祖。”

    某男真是异想天开,竟然把佛祖当作自己的假想情敌,敢向佛祖挑战。要让人听了他的话,佛祖不语不动,他就已经葬身在众多佛粉的吐沫中。

    要知道佛祖是怎么个宇宙无敌超级超级超超级巨星:男女老少通吃,粉丝遍布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不分贫穷还是富贵,不分肤色是黄色还是黑色。

    第一个抗议的就是佛的亿万之一的美女粉丝孙萌萌,孙萌萌拍开许烨磊的手:“你不信佛就不要去亵渎神灵。”

    许烨磊的手又像章鱼一样拉着孙萌萌的手赶紧认错:“我陪你去,沾沾佛光”

    “我不要你陪,你回你的家啦。”‘某佛粉’不客气滴直接回绝。

    “我跟你去”许烨磊拉着孙萌萌的手牢牢不放,声音从前面的高八度渐行渐低最后直接到低八度去了。

    真是没节操的男人啊!听着许烨磊越来越低眉顺眼的声音,孙萌萌鄙视地看着他。

    哎,算了就当是捡了一只流浪狗吧!

    “要去快点去,别拉拉扯扯的”孙萌萌瞥了他的手一眼,没好气的说。

    “等我一下,我去穿件外套。”许烨磊看了眼孙萌萌,心里已经啦啦啦地开始歌唱胜利的战歌。

    终于争取到和老婆一起约会的机会啦,虽说寺庙很多光头!地点不够浪漫而且还有很多灯泡。相较于被驱赶,只要能靠近,不管是什么反应都是前进的号角。

    没有最没节操,只有更没节操!没节操的爱情就这么开始了。

    孙萌萌还没明白,某男昨天就已经攻下了她的第一道堡垒,今天只是接着上垒!

    许烨磊兴冲冲地奔进客卧,打开衣柜找外套。et

    也许是因为太兴奋了,第一次约会比预想的来的早,许烨磊兴奋地有些紧张起来,有点拿不定主意要穿哪件外套。

    于是把外套一件件拿出来在穿衣镜前比比,这个在部队雷厉风行的中校,终于也有磨磨唧唧的时候。

    “许烨磊,你是找外套还是生蛋啊,快点,再不出来我不等你了”孙萌萌在客厅大吼着,催促着许烨磊。

    许烨磊把他平常喜欢的外套全都看了一遍,都感觉不称心。

    最后目光落在一个挂着的布袋上,那是师文茹在他25岁本命年的时候买的红色外套,当时觉得实在太俗了。师文茹院长就说本命年第一天穿红一些可以辟邪。他回答进了部队自己的信仰是**,不怕牛鬼蛇神妖魔鬼怪,还叫老妈不要变节改变信仰。

    所以,那件外套买来一直都没开张过。

    许烨磊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嘴角微微一勾,眼角又荡开一丝狡黠的坏笑,伸手打开布袋,取出里面的红衣。

    衣服包得很好,没有灰尘也没有变形。

    恩,就它了。

    许烨磊套上衣服,再看看镜中的自己,非常满意。

    想象着和孙萌萌站在一块,俊男靓女,一样的红装,那就是绝配的情侣装,而且是喜气逼人的情侣装!

    “许烨磊!你去火星买衣服啦?怎么拿件外套要这么久?”孙萌萌已经在客厅等得很不耐烦,就快要忍不住进来抓人了。

    许烨磊闻声赶紧跑出来:“来啦,来啦,精心打造新鲜出炉的极品帅哥闪亮登场!”

    孙萌萌沿着卧室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团火球一样的艳红迅猛地向自己滚来,赶紧往边上一闪。

    额——这是什么状况!

    他怎么有这么奇怪的衣服?

    但是,穿在他身上又不觉得突兀。

    许烨磊简直就是一个‘衣架’啊!

    一个大男人穿红色的外套,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什么套在他身上却是妖娆中多了一些倜傥,一扫他举手抬足的威严,让人看了怦然心动。

    某女又开始流口水了!!!

    “走吧!”许烨磊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滚烫的手终于把孙萌萌烫醒,孙萌萌看着他牵着她手,两人的衣袖火红火红地磨蹭,让人看了担心快要燃烧了。

    感觉好别扭哦,这样的相近的颜色,简直简直就是情侣套装嘛?

    孙萌萌的脸微微发热,甩开许烨磊的手,然后转身指着卧室道:“你换件衣服,这件衣服实在太俗了”t471。

    许烨磊却笑着说:“再去换衣服,你的佛祖都要下班了,将就一下吧。”然后被甩开的手又不自觉地爬到孙萌萌的肩上,推着她往外走。

    佛粉就是佛粉,真是虔诚啊,一提佛祖,马上乖乖地往外走。

    某大尾巴狼的眼中又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乐滋滋的拥着‘老婆’出门拜佛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当孙萌萌拜完最后一个神——送子观音时,走到旁边的莲花池舀了一口清泉水喝下,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11点59分,不由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终于赶在佛祖下班之前把众佛都拜了一遍,今年一定能够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孙萌萌兴高采烈的从佛堂走出来后,见到一直站在门口某人跟木头似的杵在那,小嘴不禁一撅,径直的下台阶。

    许烨磊追了上来,两人肩并肩的一同走出寺庙。

    “接下来去哪?去吃午饭嘛?”许烨磊侧过脸,迷人的眼睛凝视孙萌萌。

    “要回你先回吧,我还有事没做完!”孙萌萌微微嘟嘴,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

    围着老婆转的男人真是伤不起啊!

    许烨磊不得不再次跟了过去,看到孙萌萌买了一瓶水,和一盒绿豆糕,眼底满是疑惑:“你饿了?饿了就一起去吃午饭,要是不喜欢在外面吃,回家我给你煮!”

    某男真是贤惠啊,又主动要说当她的大厨!

    孙萌萌把‘干粮’装进包里,转过脸,瞄了许烨磊一眼,手一伸往寺庙后面的山指去:“爬山!”

    额——许烨磊微微一愣:“大中午的,你要去爬山!你没事吧!”

    “你才有事呢!大年初一说什么劳么子话啊”孙萌萌本想爆粗话,不过现在还在佛祖门前,又是大年初一,生生的给忍住了。

    “哼”孙萌萌哼了一声,就往后山的入口处走去。

    许烨磊深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看来自己还得更加多方面去深入了解自己未来老婆才行,又从后面跟了上去。

    往年孙萌萌跟老妈拜完佛都要爬一趟后山,听说这样许的愿才会更加的灵验。所以这也是孙萌萌大年初一的必要活动之一,算是给一年的平安祈福吧!

    上山时,孙萌萌走的很慢,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常年跋山涉水的许烨磊,调整了一下自己轻快的步伐走在她身后。徐徐的冷风吹得孙萌萌小脸上,泛着一丝晕红,栗色的头发在太阳光下泛着好看的光泽,有几缕不听话的拂在白白的小巧的耳朵边,随着她的脚步晃动。

    许烨磊看着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悬在那几丝头发上,跟着晃起来。

    两人静默着,一前一后,一步一个台阶的往上走,身旁陆陆续续有人与他们擦身而过的往山下走

    吃不着萌。五分钟不到,原本懒洋洋的孙萌萌,开始气喘嘘嘘起来,额头也开始冒汗。

    又走了几步,孙萌萌实在走不动了,停下脚步,大口大口的喘气:“啊——歇一会,歇一会!”

    大年初一啊,要忌口啊!换做平日,孙萌萌肯定这么说:哎呦喂,不行了,累死我了!

    许烨磊站在她身旁,看着她满脸通红,煞是好看,额头微微冒汗,大口的喘着气。

    “你啊,就是平时太缺乏锻炼了!”许烨磊从口袋掏出面巾纸,抽了一张,伸手过去,温柔地帮孙萌萌撩开散乱在额前的头发,轻轻地擦拭着她那有些红润的脸蛋上的汗滴。

    两人对视着,孙萌萌那灵秀的眸子里盈盈闪闪,仿佛看不尽的美景,令人不自禁的沉醉其中,而许烨磊那刀削般蜿蜒的面容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镀上一层暖暖的金色,显得格外恬静俊朗。就像白天的阳光一样,直直照射到孙萌萌的心中,将她每一个角落一一照亮,令她有些无法自拔的想深陷下去。

    薄荷般的气息扫在脸上,令孙萌萌的小脸又涨红几分,慌乱的眼神已经彻底将她出卖,连忙扭过头整了整纷乱的心跳,绯红的色彩从脸颊直直染至耳根,与白皙的颈项相互呼应,丝毫没减少那分温柔羞赧的妩媚。

    孙萌萌暗自懊恼自己在他面前,越来越没有丝毫抵抗力,好像还有些期待,甚至有些喜欢上他对自己的亲密。

    许烨磊的鼻息间尽是她幽幽清香,刀削薄唇缓缓绽开雅致的微笑。

    孙萌萌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心慌的掠过许烨磊那高大的身躯,快速的继续往上走。

    看着前面那抹逃跑似的娇柔身影,许烨磊摸了摸下巴,剑眉一挑,嘴角轻勾,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在他脸上着实很迷人,继续跟了上去。

    不到二十分钟,孙萌萌明显感觉有些吃力,停停歇歇,停停歇歇好几次,这会又停了下来,双手撑着大腿,大口的喘气,天天窝在家里码字,几乎很少去锻炼身体,这次上山明显感觉自己身体严重缺乏锻炼。

    最后的最后,还没到半山腰,孙萌萌已经累得不行,原来手上的挎的包,还有身上脱下来的外套,全部落在许烨磊身上。

    在这一刻,孙萌萌对军人的确很佩服,相当的佩服,她都快要跟狗一样喘气了,而许烨磊除了额头冒点汗,呼吸稍稍急促,其他什么都是四平八稳的。

    爬山对于每天最少越野五公里以上的许烨磊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看着孙萌萌一脸痛苦样,许烨磊真心恨不得以后每天6点拉她起床一起操练,增强体质。

    终于到了半山腰了,孙萌萌累得趴在凉亭的石栏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这么累,干嘛还非要爬上来啊!”许烨磊一边从她包里拿出水递给她,一边不解的问。

    孙萌萌喝了几口下去,顺了顺呼吸,断断续续的说:“我妈我妈说许完愿,一定要要爬后山,这样才会灵验!”

    “迷信!”许烨磊不屑道。

    唉!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军人都是无信仰者!一切都听令于军委主席!没劲!

    孙萌萌边抹汗,边白了他一眼:“你不信,我信,请请你不要随便攻击我们这么有信仰的人!”

    不过许烨磊听到这句,眼底掠过一抹狡黠,想起刚才某个小丫头拜佛的场景,那简直就跟赶场般的一个佛堂接着一个佛堂,焦躁的样子可能连佛都会按耐不住开口叫她慢点,不过最后来到送子观音面前,孙萌萌却一改前面的急躁,平心静气,凝聚心神,排除妄念.虔诚地合起双掌,目光注视中指指尖,双手的姿势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就如同向佛菩萨供花一般,充满了恭敬祥和,随后再轻轻将手放下,到胸前回复合十姿势,然后放下双掌,非常非常非常虔诚的叩了三个‘响头’。

    那一刻,许烨磊有些看呆了,这丫头虔诚拜佛的仪态和神情,甚是迷人,像是一朵清净而优雅莲花,在轻柔阳光的抚摸之下,轻轻的、徐徐的绽放

    “孙萌萌,你刚才拜佛简直就跟打仗似的,但是到送子观音面前为什么这么平静?是不是显示你这个时候特别虔诚呢?想生孩子了吗?生孩子靠佛是没用的,你没上过生物课吗?生孩子要男人!要男人知道不?如果你真的那么迫切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许烨磊嘴角噙着一抹坏笑,说完这句冗长的话,立马闪到一边,以防某人羞恼成怒。

    果真,孙萌萌听完这话,立马羞愤交加,握紧拳头,恨恨的瞪着某男,一副想揍人的气势,向许烨磊杀了过来。

    许烨磊敏捷的躲过她的‘追杀’,像猴子一样往山上窜去,孙萌萌不敢示弱的追了上去。

    可是还没跨出几步,只听到一声‘啊’的一声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