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翘首以盼
    许烨磊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看到孙萌萌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在那看电视,嘴角略带微笑,怡人的神态,俊逸的面容上印着一抹微笑,仿佛在欣赏一幅美景。

    许烨磊饱满的唇微微扬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走过去,催促道:“丫头,时间不早了,快点去洗澡休息”

    孙萌萌抬起头,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穿着浴袍的许烨磊,那深刻的俊脸没有那抹惯有的严肃,整个人看起来既高贵又优雅,洁白的浴袍裹住那高大健硕的身体,刚洗过澡,头发有些微湿,几颗水珠从发丝末端滴下,滚滚滑过他的胸膛,随着他的呼吸渐渐越滚越下,很容易让人引起无限遐想。

    真是诱人啊!恨不得扑过去啊!

    孙萌萌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撇开目光:“我把这个电影看完就去睡觉”

    一低头,看到许烨磊那光光的脚丫踩在地毯上,几个脚趾头不安分的动了动,很是可爱。

    “你不会是迷上我的脚了吧,想要就吱一声,我随时奉上。”耳边传来低沉的轻喃,淡淡的热气扫着耳根,传来一股麻麻的感觉。

    孙萌萌抬头,许烨磊的脸近在咫尺,不由往后一缩,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谁看上你的破脚,我在看这地毯有没有被你踩伤。”t471。

    俯身过去的许烨磊看见她那乱闪的眼神,不禁在心里狂笑了起来,可爱的小丫头这会肯定又胡思乱想了,伸手将她身旁的遥控器拿了过来,把电视给关了:“洗澡,睡觉!”说完将身子撤了回来。

    这句话给人听着的感觉,好像老公在催老婆睡觉。

    孙萌萌看到自己正看着的电影被关了,立马瞪着他:“许烨磊,这可是我的家,我爱看的几点就看到几点,遥控器给我”孙萌萌立马表明自己的自主权,再说现在可是自己收留他留宿,他倒好开始管教起自己来。

    听到孙萌萌把这已经当成自己的家,许烨磊听了心里乐滋滋的,不由勾起嘴角:“我是你房东,为了确保家电的使用寿命,劝你快点给我去睡觉!”

    “我不,要睡你睡!遥控器还给我”正看到电影的关键时刻,孙萌萌哪里睡得着,不由耍起了孩子脾气来。

    “已经快3点了,快去给我洗澡”许烨磊没把遥控器还她,口气坚决的命令她去洗澡睡觉。

    “许烨磊,你就让我看完这电影吧?”孙萌萌本想大声咆哮叫他还遥控器,但是碍于是年初一不好骂人,只好换种方式,嘟起嘴巴,近是撒娇,眨巴着眼睛看到许烨磊,轻柔甜美的嗓音,像是娇嗔。

    听到某人跟自己撒娇的声音,许烨磊的心头不由一阵酥麻,此时的孙萌萌那可爱的摸样有些让人无法把控。

    许烨磊嘴角的笑意不由深了几分,潋滟的眸子里闪烁如星,眼底闪过一丝光芒,低下头凑到孙萌萌的面前,修长的食指刮了刮她的鼻子,温柔的笑容里漾满了柔情溺道:“乖,快去洗澡睡觉”

    四目相对,空气里飘荡着甜蜜地气息,他的脸靠的很近,近的孙萌萌闻着他身上的沐浴露香味,他那乌黑的眼眸璀璨如星,带着丝丝温柔和宠溺的看着自己。

    孙萌萌的心慢慢剧烈起来,不规则跳动着,许烨磊那潋滟地眸子幽深难测,心下一动,低下头,轻啄了一口那粉嫩的唇。

    孙萌萌顿时愣怔一下,双颊瞬间醉红,说不尽的温柔妩媚,刷的一下站起身,往自己房间跑去,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

    孙萌萌抵着门,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讨厌的许烨磊,干嘛要说那些宠溺的话啊,干嘛做那些暧昧的动作啊,干嘛要亲吻她啊

    头不磊一。孙萌萌的小手伸到刚才被他亲的唇上,虽然蜻蜓点水,但孙萌萌却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的唇触碰到她双唇的灼热感觉,心底有些又羞又愤,但却没有一丝恶心的感觉,相反竟然有一丝甜蜜。

    孙萌萌除了听得道自己那如雷的心跳外,再也听不到什么,世界忽然变得宁静,那片宁静那么美,美得令人一再沉醉

    驻足站在客卧门口的许烨磊,俊朗的脸上绽放着一抹幸福笑容,心里溢满了甜蜜,摇头笑道:“真是一个可爱的小丫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第二天,大年初一早上。

    阳光是灿灿的从窗户里洒落了进来,冬日的阳光虽然灿烂非凡,但也温煦,并不刺眼,也不会让人感觉到灼热。

    许烨磊难得没穿军装,穿着米色的线衣和一件休闲西裤,站在阳台上打电话,此刻的他浑身散发着优雅绅士的气息,一双深邃的眼眸飘着一丝慵懒的风情,温润迷人而饱满,短发凌乱,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性感。

    幸福了一整晚的许烨磊,现在正和家里打电话:“妈,我现在还在值班,不回去过年了!”

    昨晚许烨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自己要是回家了,孙萌萌这丫头一个人肯定就得一个在这过年,心里想着都觉得不舍,不忍,于是只好牺牲回家的假期,留下来陪她,顺便顺便趁机跟他这个未来老婆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不是说已经买好票,怎么又不回来了呢?”师文茹不解道。

    许烨磊挠了挠耳朵,每次只要一撒谎,耳朵就会发红发痒:“妈,我一战友刚相上一个对象,今年过年想回家跟他女朋友聚聚,叫我帮他值班,所以才才这样的!”

    明明是他自己想陪孙萌萌,却扯了这么一个半真实半虚假的谎言‘欺骗’师文茹。

    “你啊,什么事都为别人考虑,自己的事情呢?大年初一的,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师文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儿子不能回家过年,但每每还是觉得心里很难受,很失落。

    “妈,对不起啦!”许烨磊心虚的跟师文茹道歉。

    “你有空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吧,我还等着你赶紧结婚,给我生孙子呢?”师文茹不禁开始念叨起来。

    “妈,为你生孙子这事,我没忘,一直记在心里呢!”许烨磊跟师文茹耍起贫嘴。

    “光说不练,什么时候给我生孙子啊?”师文茹听了又好笑又好气,紧跟着追问一句。

    “要不明年,要不后年”许烨磊含糊不清的给了一个期限。

    这话可谓是半真半假,许烨磊已经为自己找到播种耕地的‘良田’,生儿育女这事指日可待,不在遥遥无期了!

    可师文茹听了,原本失落的脸上立马泛起一丝期待,可嘴上却说:“你这是大年初一,尽挑好话给我听是吧!”

    “呵呵还是妈你了解我啊!”许烨磊轻笑一声。

    “坏小子,好了,我不说了,你奶奶要跟你说几句!”师文茹笑着嗤了他一句,就把电话给了许烨磊的奶奶,起身去厨房准备早餐。

    “磊子”许烨磊的奶奶一接过电话,就亲密的叫着许烨磊的小名.

    “奶奶,过年好,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许烨磊笑着给奶奶拜年,说了一堆的吉祥话。

    “呵呵,谢谢乖孙子,奶奶也祝你工作顺利,今年给奶奶娶个漂亮的孙媳妇回来,来年给我生个小金孙!”奶奶满脸喜庆,乐呵呵跟许烨磊提自己今年最盼望的事情。

    “好”许烨磊一口应下。

    “那奶奶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咯!”奶奶听了更是乐得不行,这可是许烨磊第一次不含糊的答应这事,看来有希望。

    “你们这些女人,打个电话也墨迹半天,浪费军队的通讯资源,把电话给我”许大雷看到媳妇和儿媳妇跟孙子许烨磊聊了半天,还没轮到自己,不由拉下脸,伸手要电话。

    “我还没跟孙子讲上两句话,再让我聊两句”许烨磊的奶奶不肯把电话给许大雷。

    许烨磊听了,嘴角微扬,轻笑不已,只要他没回去过年,大年初一几乎都会上演这样的戏码,全家人争着跟他打电话。

    “拿过来”许大雷脸色一摆,不容置疑的说。

    “你每次跟孙子说还不都是那些,我们家是小家,国家才是大家,回不回来过年都无所谓的废话,听了几十年我耳朵都快长茧了!”奶奶瞪了许大雷一眼,抱怨道。

    “少废话,把电话给我!”许大雷瞪大眼睛,命令道。

    奶奶扁了扁嘴,十分不情愿的把电话给他,许大雷接过电话,嗯哼了一句。

    “爷爷”许烨磊强忍住笑,连声叫道。

    “你不回来了是吧!”许大雷一本正经的重复刚才师文茹已经问过一遍的话题。

    “是,爷爷,替战友值班!”许烨磊跟许大雷说这话,明显比跟师文茹说的时候心虚几分,深怕被爷爷听出自己在撒谎。

    “恩,做得好,我们家是小家,国家才是大家,要有为国奉献,为战友牺牲的精神!”许大雷又来他以前常训兵的那一套言词。

    “是!”作为军人的许烨磊听到这句话,脸色也变得严肃几分,很认真的回道。

    “好了,不耽误你值班,去忙吧!”没跟许烨磊说上几句话的许大雷就想着挂掉电话。

    “是,爷爷”心虚的许烨磊也不敢继续通话下去,连忙应下。

    挂掉电话后,许大雷正要离开,不过却莫名的转过身来。

    奶奶看他的表情,以为他想找自己茬,没好气道:“挂掉电话,才知道后悔是吧,也不跟孙子说句好话,天天就是国家,就是战友的”

    许大雷瞥了老婆一眼,没理会,拿起电话,回看了一下刚才打进来的电话号码。

    当看到那是许烨磊的手机号码时,笑着骂骂咧咧起来:“臭小子,还没结婚就开始忘了爹娘!”

    许大雷这个前军区总司令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的好,自家孙子许烨磊和孙耀武侄女谈恋爱这事,目前许家就他自己知道,没有透露一丝一毫给自己老婆和儿媳妇师文茹知道,独自享受这天大的喜事!

    奶奶看他那神经兮兮的样子,不由好奇的问:“怎么啦?”

    “没事”许大雷的嘴角却有勾起一抹狐狸般的笑意,晃悠悠的往门口走去。

    “这个老头子,真是越老越古怪!”奶奶看着许大雷的背影碎碎念了一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窗纱在清风的吹拂下,左摇右摆的浮动着,在地板上投下影影绰绰的浮光,舞姿翩跹婀娜。

    孙萌萌缓缓的睁开眼睛,昨晚她差点失眠,数了很多很多很多的羊,最后困得不行才睡着。

    伸手摸过手机,一看时间已经快10点了!

    孙萌萌打了一个大大哈欠,伸了伸懒腰,想掖着被子继续睡,可是心里总觉得有件事情没做。

    以前每年大年初一孙萌萌都会跟老妈李笑梅同志,大早起来,去s市香火最旺的寺庙上香,乞求来年一切顺利,全家平安。

    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孙萌萌也成了每年大年初一的必修课,而且眼下就有件迫切的事,需要神佛帮忙,早日让李笑梅消气,让自己有家可归。

    孙萌萌为了求佛关照,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匆匆洗漱,从衣柜里挑选了一条白色低领线衣,配一条素色长裤,披上非常耀眼的红大衣,再简单地搭一条红围巾。

    孙萌萌在穿衣镜前照了照,补了个淡淡的红妆,整个人红光四色,耀眼夺目。

    大年初一嘛,穿红一些,一年的日子都能过得顺顺利利红红火火。这个是李笑梅女士常年教导的,刚好孙萌萌皮肤白,穿红色更加衬得肌肤白里透红,这大概是她们母女现在最大的和谐点。

    一般拜佛最好是上午去,孙萌萌看了一下时间,哎哟喂,已经快十点半了!

    孙萌萌急匆匆的拿包,准备出门!

    佛祖,我来看你了,希望你还没下班!

    可是,打开房门,竟然看到一个优雅地绅士倚在客卧门口,一副翘首以盼地表情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