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娇美绝艳
    孙萌萌没想到妈妈为了银行的工作,这样委曲求全费尽心机,甚至在大年夜把唯一的女儿赶出家门。

    不就一份工作么?至于这么较真么?

    她真的无法理解妈妈的良苦用心,她觉得有能力养活自己就行了,那样的工作根本就没有快乐可言,甚至还有不可告人的伤痛。

    妈妈为什么总是要那么强势,把自己的意愿强行给女儿呢?

    孙萌萌走出家门,带着委屈,孤单单,一个人在大街上迷茫地晃着,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后背还隐隐地痛着,比**更疼的是心,一向乐观开朗的女孩突然觉得好伤感。

    李笑梅下手真狠啊!

    街上的车辆稀少,看着那些一晃而过的车辆,行色匆匆,大概都是赶着回家吃团圆饭的吧。一家人吃完年夜饭,团团围着电视看春晚,年年换汤不换药老套得掉牙的除夕之夜,此刻却成了孙萌萌记忆中幸福温馨的家。

    孙萌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玉景豪园的,一路上手机响个不停,她知道是爸爸打的,她不敢接,怕一听到爸爸的声音就会忍不住地伤心哭泣。

    这大过年的,她不想让自己成为路人眼中的晦气。

    直到站在许烨磊的家门口,才接起电话,告诉爸爸她在玉景豪园,让他不要担心。

    可是刚挂完电话,发现一件很惨的事情——没钥匙!

    于是,又梗咽的跟老爸打电话,叫他帮忙把钥匙送过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被气走后,孙耀文立马追了出去,可是追到小区门口也不见女儿的踪影,打了n个电话也没接,只好回家。

    当孙耀文回到家去女儿的房间一看,看到钥匙在桌上放着,心里不由担心起来,于是给孙萌萌发了几条短信,问她在哪里,这时女儿的电话来了。

    于是,拿着车钥匙,急匆匆的赶到玉锦豪园。

    孙耀文一见到孙萌萌就想把她给拉回来,谁知女儿也是倔驴子,死活不肯回来,孙耀文实在没办法,只好把钥匙给她,叫她好好照顾好自己。

    来回折腾后,孙耀文回到家中也差不多快11点了,回去见到李笑梅坐在沙发上在那抹眼泪,心里也没好气。

    坐下来后,孙耀文看了看李笑梅:“你说你,大过年的说那种话把孩子赶出家门,现在自己倒是在这伤心流泪,这叫什么事啊?”孙耀文没去安慰她,反而数落起她来。

    “还不是你宠的,瞧瞧她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了!”李笑梅抹了一把泪和鼻涕,反唇相讥道。

    “什么叫我宠的,我看你最近简直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孙耀文被晚上这事,搞得心里很烦躁,回敬了李笑梅一句。

    “你才不可理喻!孙萌萌变成这样,还不是你纵容的,你当初鼓励她写什么啊,现在好了,连工作都不要了,尽想着写什么破,做什么穷酸秀才!”李笑梅啪啪啪的像机关枪一样对着孙耀文扫射。

    “你”温文儒雅的孙耀文被妻子这么一气,顿时瞪大眼睛,没好气的甩了一句出去,“李笑梅,大过年的,瞧瞧你那样子,你更年期到了是吧!简直不可理喻,大过年把女儿敢出去,你真是小区第一人,你自己看着办,到时候自己去请”说完,孙耀文气呼呼的进了房间,省的又发生战争。

    李笑梅转过头,眼里啪啪直掉,最近她的脾气的确是属于一触即然的那种,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耀文离开后,孙萌萌进到屋内,灯也没打开,径直走到沙发上,蹲坐在地,背靠着沙发隐隐抽泣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蹲坐的双脚渐渐的开始发麻,像是失去力气似的,地面那刺骨的冰冷马上穿透了整个身子,瑟瑟发抖的曲着腿,狼狈不堪的将头埋进膝内,久久弥漫在心底的苦涩开始泛滥,心口倏地起伏的厉害,隐约的疼痛开始往心底蔓延笑着不萌。

    黑暗仿佛一个巨大的充满了恐怖的黑洞在吞噬着她,从来没有这么伤心,从来没有这么委屈。

    “滴”的一声,孙萌萌听到开门声,随后几秒,房内顿时一片亮堂。

    孙萌萌满眼红肿,眼神慌乱,抬起头往门口的方向望去

    一个穿着绿色军衣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是他,是许烨磊t471。

    许烨磊做梦也没想到除夕之夜,孙萌萌没有回家过年,一个人灯也不开蹲在沙发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像一只无人收留落魄的流浪狗,那么孤单,那么伤心,那么悲戚,那是他从未看过的一面,他的心也随着那瘦小身影抽泣时的抽动而抽痛着

    许烨磊此刻真是说不出心中是怎样个悲喜交加。看到自己念念不忘的人儿,那样的惊喜,那样的心酸。

    许烨磊快速的走到孙萌萌跟前,蹲下身,看着梨花带雨,泪眼婆娑的她心被揪着生生地疼,伸手轻轻地擦着孙萌萌眼角的泪花,柔声问道:“丫头,你怎么没回家过年啊?”

    孙萌萌那红肿的眼睛,对上一抹关切的目光,带着深情,带着温暖,眼泪更加止不住地哗哗往下落。

    许烨磊看她哭得更加伤心,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顿时慌了手脚,索性伸出双手将她抱在怀里,让她尽情地哭泣。

    被行长猥亵的事只有许烨磊知情,此刻,孙萌萌满心的委屈终于有了申诉之处,伏在许烨磊的肩头放声痛哭。

    许烨磊想起上次在江南邨,也是这样抱着她,心里又急又心疼,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许烨磊轻轻拍着孙萌萌的肩,就像爸爸安抚着女儿一样,任她哭泣。

    直到孙萌萌哭声停了,他才放开她,宠溺地捧着她的脸,拇指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许烨磊用着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嗓音,轻轻地问:“傻丫头,怎么了?怎么一个在这,没回家过年呢?”

    刚收住眼泪的孙萌萌,听到这句话,刚平复的委屈又卷土重来,眼泪再一次湿润了眼眶,嘤嘤哭了起来。

    “乖,不哭,不哭!”看到她的眼泪,许烨磊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谁揪着,隐隐作疼,拍着她的背连忙安慰道。

    人就是这样,越有人安慰越会哭的伤心。

    孙萌萌没有理会许烨磊百般安慰,只是像找到一块救命浮木一般哭的惊天动地,用泪水发泄着心中的委屈。

    温热的泪水浸湿了他绿色的军装,即使隔着布料孙萌萌也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担心和不安。

    许会,孙萌萌才从许烨磊的怀里退了出来,嗓子有些干燥,哽咽的吞了一下口水,饱含泪水的眼睛看着许烨磊,带着哭腔道:“都是那个该死的,杀千刀的行长,我才又被我妈赶出来了!”

    行长?听到这个称呼,许烨磊的脸上微沉:“他又找你麻烦了?”

    孙萌萌摇了摇头,梗咽道:“没有,晚上吃完年夜饭,我妈跟我说让我明天跟她一起去跟李明送礼,帮我保住银行的工作,我说不去,我妈就我妈就跟我发火”说的这,满腹的委屈又开始往胸口涌,心跟着紧缩了一下,刺啦啦的疼。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许烨磊明白过来后,轻轻的将她眼泪擦干,当机立断的说:“别送礼了,过完这个年,他就没安生的日子可过了!”

    额——孙萌萌愣了愣,完全不解许烨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孙萌萌自己抹了一下眼泪,两只红肿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许烨磊,疑惑的问。

    许烨磊见她这么一问,也不好跟她明说,只好轻描淡写的说:“恶人迟早都会遭受恶报的!”

    恩恩,也是!

    孙萌萌同意她的观点,点了点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机未到,那该死的李明迟早会遭报应的!et

    许烨磊见她坐在地上,皱了皱眉头:“怎么坐地上,这么凉,赶紧起来”说完,伸手想将她扶起。

    啊——孙萌萌这才发现自己两脚已经完全麻木了,痛的哀叫起来,整个人宛如一滩水般柔软的往许烨磊怀里扑去。

    孙萌萌小手条件反射的环抱着许烨磊的脖子,睁大着红肿双眼,惊魂未定的看着许烨磊。

    此时此刻的他们,健硕的胸膛环抱着柔软的娇躯,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孙萌萌嗅到他身上散发出来清新的香味,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温热的气息似有若无地扫过她垂下的脸庞,令乱了节奏的心跳更加混乱。

    孙萌萌小脸霎时一片嫣红,看起来无比娇美绝艳。

    许烨磊浓密的睫毛扫在眼睑上,画出一片淡淡阴影,笔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勾成了一条深刻的曲线,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随即朝她展开迷人的一笑,那灿烂的笑容对孙萌萌而言就是一种魔咒。

    青春岁月,心思懵懂

    孙萌萌忘了抽泣,呆呆的看着许烨磊,许烨磊也痴痴的看着她,他们俩就这样默默看着对方,直到她彻底忘记哽咽,绷红了整张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