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不可置信
    以前一到腊月孙萌萌就盼着时间快点过,一下就滑到过年,在年假里不受管束开心地玩。现在呢,孙萌萌说不出心中是期待还是畏惧,想回家美美地吃,又怕到‘越南’一般踩到李笑梅乱埋的地雷。

    真是纠结啊!

    此刻的孙萌萌希望时针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不要那么快走到过年,更不要那么快到周末。

    这一天家里来了两个男人,带给她的信息真是够刺激,让她一个晚上都睡得不安宁。一会梦到许烨磊又偷偷溜进家偷袭她,一会又梦到李笑梅对她横眉冷对破口大骂。

    第二天,孙萌萌破天荒地起了个早,直奔物业管理处找人换锁。

    换锁的师傅很快来了,对门锁研究一番,最后对孙萌萌摇了摇头:“这个门锁是特制的,要厂家才能更换。”

    孙萌萌听后,立马翻白眼,那个许烨磊是什么脑子啊,一个锁干嘛搞得那么复杂!他就不怕哪天丢了钥匙,让小偷天天光顾?

    因为不是屋主,孙萌萌没权利换锁,于是又开始客串了一周‘林黛玉’(心眼多),天天提防着周末超级无赖的某人不请自来。

    可是,直到周末那一天真的来临,孙萌萌才想出对策,他要真的来做饭,就做呗,等你走了我再回来吃。

    于是,周末孙萌萌邀了叶子青逛街买过年的新衣服,给自己买完,又去中年人的服装店,给李笑梅买了两套,在刘焉的店里那刷了一套男装给老爸孙耀文。et

    孙萌萌不是第一次给父母买衣服,但这一次绝对是史上最用心的一次,银行卡直线递减的数字可以为她作证。

    叶子青为此还笑她是不是准备跟古代的孝子竞争二十四孝榜。

    天黑后,孙萌萌提着逛街一天获得的战利品,回到家,结果一进门,家里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人气。

    孙萌萌的心里顿时一阵失望,刚才她可是拒绝和叶子青共享晚餐,饿着肚子回家。

    结果——某个不要脸的伙夫这次却没来,厨房里冷冰冰的,锅中也空荡荡,没有一丝被人入侵的痕迹。兴致冲冲回来,准备吃大餐的孙萌萌,最后沦落为吃泡面,气的差一点拿起手机打电话过去,给把许烨磊臭骂一顿。

    “可恶的可恶的许烨磊,可恶的臭军痞!”孙萌萌嘟着嘴巴,冲着那未按播出的号码骂道。

    某女被许烨磊这几个周的打卡习惯惯得还没缓冲不过来,大脑故障了等到她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期盼什么的时候,某女抓狂了。

    两手锤着脑门,大骂自己:孙萌萌我鄙视你个猪头!

    真的快要疯了,许烨磊没来,六根清净,这是好事啊!没有他打扰的生活,不是自己期盼的么?

    真是个笨蛋!

    吃完泡面,孙萌萌端着一盘水果在那看电视,许烨磊没回来,孙萌萌的心里的确很开心,但却莫名的伴着一丝小小的失落。

    一周一晃又过去了,眼看接近年关,孙萌萌这个周末没出门,从早上到晚上都在书房码字,却目光时不时往门口望去,似乎盼着某人来。

    但一天过去了,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某人还是没有出现。

    孙萌萌心里的失落感变得强烈起来,但却一直对自己解释,自己会失落感,是因为没吃到某伙夫煮的周末大餐,而不是针对他那个人。

    某女为自己隐隐的失落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殊不知她的心却不知不觉被某腹黑男给勾走了。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孙萌萌整天窝在家,过着没日没夜,作息没规律,吃饭很随意的码字生活。

    在年二十八那天,当孙萌萌拎着笔记本,还有大包小包过年的新衣服出门时候,才发现大街小巷已经张灯结彩非常喜庆充满了年味。

    孙萌萌感觉自己好像从外星球来的,看到火红的年味,情绪也被调动起来,希望自己回道家能过个欢欢喜喜的吉祥年,老妈能看在女儿一个人孤苦伶仃流浪在外,能发发母性的慈悲,回心转意,不要再跟银行工作那根鸡肋过不去。回到家,李笑梅见到孙萌萌回来,心里明明很高兴,但却依旧没给她好脸色,头也不回的回房间了。

    “你妈就那样,过几天就会好的!”孙耀文笑笑的帮孙萌萌接过东西,小声跟她嘀咕。

    “哦”孙萌萌扁了扁嘴,哦了一句,“爸,给你瞧瞧我给你买的衣服,你试穿一下,看看好不好看”孙萌萌立马把自己采办回来的东西拿出来给孙耀文看。

    “只要你买的,爸爸都喜欢!”至从孙萌萌毕业后,孙耀文的衣服几乎归女儿采办了,每年至少有四五套衣服是她买的。

    “这还有两套是给妈买的”孙萌萌拿着两袋给李笑梅的衣服。

    听到这话,孙耀文故意朝女儿大声说:“真是偏心啊,给我买一套,却给你亲爱的妈妈买了两套,太不公平了!萌萌,我算是白疼你了!”其实孙耀文这句话完全是说给怄气进主卧的李笑梅听的。

    孙萌萌跟老爸眨了眨眼睛,趁机去主卧,看到李笑梅坐在化妆柜旁,孙萌萌笑嘻嘻的凑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妈,你还生气啊!”

    李笑梅抖了一下肩膀:“一边去,少跟我套近乎!”

    “妈”孙萌萌赖着不走,紧紧的抱着她撒娇道。

    李笑梅瞥了她一眼,拨开孙萌萌的手臂,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看着老妈的背影,孙萌萌扁了扁嘴巴,看来老佛爷的气还没消,自己还是得小心点。

    一晃两天过去,大年三十,孙萌萌和李笑梅在厨房准备一年一度丰盛的年夜饭,李笑梅这两天没怎么理会孙萌萌,一直撂她脸子。

    孙萌萌却越挫越勇,没脸没皮的继续跟她套近乎,这不,见李笑梅大年三十还黑着一张脸,正在剥葱的孙萌萌凑了过去:“妈,都大年三十了,给点喜庆吗?笑一个吗?再不笑,脸上的肌肉会僵硬的”

    李笑梅看了她一眼,转过头拿着菜刀,开始哐哐哐的剁鸡,孙萌萌看那气势,吓得连忙躲到一旁,不敢在吭声,剥完葱连忙从厨房逃了出来,深怕自己被老妈拿刀把她一起剁了拿去煲汤。

    可是等孙萌萌出去后,李笑梅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绷了几天的脸,她自己也难受的要命,但是那丫头做的事情,实在让她生气。

    不过李笑梅自己也已经打好主意了,前些天她就拜托自己关系很要好的老同学,那老同学是银监局的局长,李笑梅跟他说孙萌萌最近身子比较弱,怕耽误工作一时才去递辞职信的,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调整成停薪留职。

    那个局长老同学帮李笑梅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就跟李笑梅说,停薪留职这事差不多能行,叫她选择一个适当的时候,拜见支行长李明,送点礼就成了。

    所以啊,李笑梅心里盘算,明天大年初一让孙萌萌跟自己一起去给李明送礼,争取把银行这份工作给保住。

    给孙萌萌撂脸子,完全是为了唬住那丫头,好让她明天乖乖跟自己去见行长。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完年夜饭,孙萌萌筷子一丢,小嘴一抹,就回自己房间,趴在电脑上逛微博。

    李笑梅收拾完后,敲开孙萌萌的房门。

    孙萌萌见李笑梅主动找自己谈话,立马笑脸相迎表示欢迎,特意搬了一张舒服的凳子给家里的‘老佛爷’坐。

    “在干吗呢?”李笑梅露出这三天难得一见的笑脸,询问孙萌萌。

    “在逛微博,妈,你有兴趣吗?我给你注册一个!以后你可以用你的手机上微博!”见‘老佛爷’这么和善,孙萌萌立马讨好起来。

    “这段时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还是觉得家里好吧?”李笑梅不免奚落一句。

    “恩恩,肯定家里好咯!妈,我在外面吃不饱,穿不暖,好想回家,好想你和爸爸!”孙萌萌顺势靠着李笑梅的肩膀撒娇起来。

    “知道就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离家出走!”李笑梅用手指戳了戳孙萌萌的额头,半宠溺半责备道。

    “再也不敢了!妈,你就让我回家住吧!”孙萌萌的撒娇功力一点都不比孙贝贝差,相反更加矫情几分。

    “那就搬回来吧,省的我和你爸天天担心你!”李笑梅发话叫她搬回来。

    “耶,谢谢你,我的亲妈,过完年我就收拾东西搬回来!”孙萌萌的脸颊亲昵的蹭着李笑梅的脸。

    李笑梅笑着轻轻的拍了拍孙萌萌漂亮的小脸,两母女亲密的相拥了一会。

    气氛很是融洽,李笑梅这才真正开始她这次找孙萌萌的谈话的目的性:“萌萌,明天上午跟妈一起去跟你李行长拜年,送个2万块过去,争取把工作给保住。”

    此话一出,孙萌萌原本抱着李笑梅的手臂,立马抽离回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老妈:“妈,你说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工作的事情,我前些天再次拉下这张老脸,拜托你银监局的林叔叔,让他出面保住你工作,他说跟李行长打过招呼了,我们去送点礼,这事应该就成了!”

    “妈,我已经辞职了,打死我也不会回银行工作,要去你去。”孙萌萌听到老妈要跟差一点把自己强暴的李明那贱人送礼,立马火大起来。

    “不,你最好也别给我去!”孙萌萌恨恨的又加了一句。

    “孙萌萌,你发什么疯啊!你你这臭丫头,知不知道为了这事我这些天,为你跑上跑下,你以为容易啊!别不知好歹!”李笑梅见孙萌萌这么激动,立马恢复平日的威严,大声起来。

    “妈,我说过了,我是不回银行工作的,求你也别再为我操这份心!”孙萌萌厉声表明自己的坚定的立场。

    老妈还想着送2万块给那禽兽?她都恨不得把那该死的李明给杀了!

    “孙萌萌,你这个臭丫头,真是欠揍是吧!”李笑梅说完,一个铁砂掌过去,盖在孙萌萌的后背

    啊——孙萌萌痛的尖叫起来。

    孙耀文听到孙萌萌卧室的尖叫声,连忙跑了进来,见李笑梅怒气冲冲的抽着孙萌萌,连忙拉开她:“怎么回事啊?大过年的,你们你们母女怎么打起来啦!”

    李笑梅怒气冲天的插着腰:“这个死丫头真不知道好歹,我真是白养她了,托了这么多关系,给你保住工作,你还死活不回去工作!看你看你真是欠抽了!”说完,李笑梅又要冲过去揍孙萌萌。

    孙耀文连忙拉住她,把孙萌萌扯到自己身后:“有话好好跟她说嘛?萌萌又不是三岁小孩,干嘛打孩子啊?”

    “我看她连三岁小孩都不如,这个臭丫头就是欠揍了!”李笑梅被孙萌萌气的不行,大声骂道。

    孙萌萌刚才挨了两个铁砂掌,痛的眼眶都红了起来,非常委屈的躲在老爸身后。

    “明天跟我去见行长,不去也得去!”李笑梅厉声的命令道。

    “我不去,打死也不去,打死也不会回银行工作!”孙萌萌的嗓音一片梗咽,大声的回李笑梅。

    “你这个臭丫头”李笑梅又冲了过来。

    孙耀文连忙用身体挡住她:“萌萌工作这事,你好好说吗?动什么气啊!”

    “你给我走开”李笑梅生气的拨开孙耀文,不过还是抵不过孙耀文的力气,给拽了回来。

    “我不去,我不去,我就是不去。”孙萌萌哭喊着。

    “好,你翅膀硬了是吧,给我滚,别再回这个家,滚!”李笑梅气急之下,脱口而出叫孙萌萌滚出家门。

    跟孙笑萌。孙萌萌听到这句话,抹了一把眼泪,大声道:“滚就滚!”说完,转身边哭边冲出房间,离开家里。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执行完任务,时间已经划过大半个月,转眼就是除夕之夜。

    这一次任务太艰巨,虽说这是特种兵的特殊使命,他们选择进入这个军营的时候已经时刻准备着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国家。

    艰苦卓绝的潜伏,士兵都吃了不少苦,身上都有或轻或重的挂彩。

    原来想今年的年假不休了,在部队陪战友过年。

    奈何经不住老妈苦口婆心的哀求,要他回家补一补。最后,许烨磊没办法才答应回去两天。今天本来是吴凯值班,许烨磊逼着他回家过年抱老婆,由自己代为顶班。

    许烨磊和士兵一起吃完年夜饭,随后一起看联欢晚会。

    军队没有多少娱乐,平常百姓在就挑刺不看的连续剧,在部队却是大家必看爱看,而且是聚在一块看。似乎那样地闹腾一番了,才算过了年,没虚长一岁。

    许烨磊看了看手中的表,就快凌晨了。春晚终于快结束了。

    也许是因为心里有了一个人,对于春晚百般卖弄煽情的说笑逗唱,他突然感到很乏味。新年钟声敲响,他向战友拜了年,大家一一散去。

    夜终于归于沉寂。

    许烨磊回到宿舍,突然想给孙萌萌打电话拜年。拿起手机拨了她的号码,又犹豫地看了看表,最后还是没有拨出去。

    可是,这么久没见她,许烨磊在大脑放松下来的时候却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想她了。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心头搔弄着他,让他那么迫切地想听听她的声音,看看她的如花美眷。

    许烨磊点燃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他是军人,有着超强意志力的特种兵,可是在这一刻,思念似一种毒药,不可救药地吞噬着他。

    青烟在他的眼前袅袅升腾,他似乎又看到孙萌萌袅袅婷婷的身姿,抱在手上温温柔柔香甜怡人。这个沉浸在爱中的男人,刚毅的脸也软化成一滩柔软。

    许会,许烨磊突然站起身,熄灭了烟,披上外套,拿起收拾好的背包,下楼取了车,前往市区。因为动车是明早7点的,怕误点所以打算今晚去市区的房子过夜。

    午夜,去市区的路比以往更加喧嚣,一路上伴着零星的鞭炮声烟花声,声声入耳,声声催人回家团圆。

    冷风呼呼地灌进车内,把许烨磊心中狂热吹凉了一些。

    某男终于发现自己有些抽风了,竟然开着军车在马路上飞行。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大半夜地想去那个家,紧紧是为了回味他们在那个家里短暂的回忆么?还是想回到家里,闻闻她留下的气息,以解此刻的想念。

    许烨磊不禁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这样的行为特别的傻逼。让他想起大学毕业前夕他收到的一封情书,一个女生非常卖力地抄了辛晓琪味道的歌词给他,当时少不更事,说了句雷人的话,文彩很好,内容很假,把那女生生生地逼退了。

    现在才明了真的爱上一个人,就会和歌词一样情不自禁地想念她的笑,想念她的吻。和想念她身上的味道。t471。

    许烨磊嘴角微勾,眉眼飞扬,踩了油门,直奔玉景豪园。

    回到家中,许烨磊打开房门,果然和自己预想的一样,孙萌萌肯定回家过年了。

    家里一片漆黑,没有那明艳的身影,似乎冰冷了很多,许烨磊的心顿时失落了下来。

    可是下一秒,许烨磊听到悉悉索索,隐隐似吸气的声音,不由警觉的竖起耳朵,心里有些不可置信,伸手打开灯,随之却看到让他非常心疼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