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伪富二代
    才不到半个小时就故地重游,孙萌萌原来觉得车行地销售人员已经非常热情了,对她们的服务也是非常的满意。

    可是,当她和叶子青跟着向南进入车行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向南确实是挺帅的,但还不至于有传说中的‘王八气’吧!

    向南一进入车行,立马围上来数十个销售小姐,是数十个训练有素的妖娆的小姐啊!

    就一张耳朵,对着数十个美女的解说,他会选择听谁呢?

    被隔绝在外的孙萌萌看着众星捧月的向南,猜想这厮一定是车行的常客,家里有钱,经常撞人,然后豪爽地赔别人车。

    此刻的向南正享受着下江南皇帝的待遇,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一群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美女围着他献殷勤。端茶递烟,赔笑捧逗,一个个分工明确,服务更是细致入微。

    嗷嗷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看看那公子哥的得瑟劲!真是欠揍!

    向南指着和叶子青相同的车,销售小姐立马拿来合同签单,向南大笔一挥,签完名,销售小姐立马递上pose机刷卡。

    输完密码,这个富二代等最后一个签名的间隙,转过头对孙萌萌道:“我急着去约会,下次再请你们吃饭。”

    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能养眼一段时间,财貌双全的男人能养眼几十年,才貌兼人品都全的男人就是女人见了就得不顾形象地扑抢。

    叶子青看着向南的风流倜傥有了,砸钱的魄力也有了,正准备扑帅哥的时候

    “对不起,向先生,您的卡出现了故障。”拿着pose的美女带着歉意的笑容礼貌地说。

    “什么?”向南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然后重刷了一遍,还是刷不了卡。

    向南意识到什么,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脸立时沉了下来。

    老头子,实在太过分了!竟然真的冻结了自己的账户!今天恐怕要把他这张脸给丢尽了!

    向南在众多美女的殷殷期待中,遇到如此乌龙的事件,恨不能立马消失。

    那张帅得逼人的俊脸由黑转红再转紫,那个色彩变幻莫测,配上顶上的金毛,非常有看点。

    向南一脸尴尬,非常不好意思地看向孙萌萌,语气完全没有刚才说赔车时的那种霸气,解释道:“意外,纯属意外。”

    叶子青刚才悬在高空的心,被他的意外生生地推入万丈深渊,长得帅又开着那么拉风的悍马,让她一度以为好事成双,开着新车邂逅富二代。

    谁能想到这个玩世不恭的小子竟然是冒充富二代的骗子。

    叶子青盯着向南,再看他一头俗不可耐的金毛,配上那样极品的脸蛋,这样的骗子八成是牛郎,那悍马没准就是他的姘妇的。

    叶子青想起刚才自己差点扑上,她为自己龌蹉的思想感到非常的羞耻。

    恼羞成怒的女人又恢复了本性。

    “那个向先生,你那悍马是租来的吧,租金多少啊?赶明儿我也想去弄辆在马路上咆哮一下。”叶子青鄙视的看着他,讥讽道。

    向南听着叶子青**裸的讥讽,真的快要仰天长啸了,一夕之间眼眸变得越发阴沉,那骨子里透出来的煞气不怒自威,兴许是多年来累积的杀气,脸色立时冰封,冻人三尺。

    老头子什么时候冻结他的账户不行,偏偏赶上今天冻结,他向南的一世英名就这么被毁了!

    “那个子青要不算了,我们找保险公司处理吧!”孙萌萌见此连忙打圆场。

    “保险公司?我的车上保还不到一小时就成这样,找他们能处理吗?”叶子青的脸色紧绷的好似怒气马上就要开闸泄露。

    “可是人家现在也没钱赔你啊!”孙萌萌小声道,她也没想到这个跟堂妹在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男人这么不靠谱。

    这句话虽小声,但还是被向南听去了,气的紧攥着车钥匙,手臂上的肌肉尽显,下颚紧紧的咬合着,眼神中透着一股绝望,咬着牙挤出了一句话:“车,我一定会赔的!”

    “你拿什么赔啊?”身为车主的叶子青,胸口闷成一团,气结道。

    向南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钱包,递了一张名片给她:“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尽管找我!”说完,懊恼的离开了。

    “唉,你给我回来,车都没赔就想溜啊!”叶子青止不住怒气,声音尖锐叫住他。et

    “算了,算了,车是我开的,大不了我帮忙付维修的钱”孙萌萌赶紧拉住叶子青,好歹大家都是认识的,拉不下这个脸继续火拼。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呕血死我了!”看到向南离去的背影,叶子青咬牙恨恨的骂道,还以为是位高富帅,原来只不过是个牛郎骗子。

    新车开张没看黄历真是伤不起啊!

    不过是一点刮痕,补个漆也不了多少钱,以叶子青的豁达一般也不会这么跌份地计较。问题是,刚才这位美女曾对帅哥有过非分的想法。

    叶子青斤斤计较的是自己与高富美的浪漫故事还没开始就这么被敲掉,这个刚跳槽一时意气风发的白骨精,受挫不起啊!

    再看一眼周围的销售人员,刚才那一群莺莺燕燕早就不见踪影,那小子还真能演戏啊!演技太好,连自己都犯了花痴。

    叶子青看着手中的名片,没有职务,没有地址,简单的名字后面光秃秃地站着一串阿拉伯数字。

    b汗抚额,长叹!

    这还不是牛郎?简直是彻底的牛郎!

    叶子青把手中的名片揉成一团,对着垃圾桶准备投篮,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对孙萌萌笑着道:“萌萌,名片还是给你吧,你比较有用”

    “我刚才说的话还有效,修理的钱我掏了,不用再打电话给向南吧!”孙萌萌非常爽快地说。

    “去,你当我真的那么小心眼啊。我是觉得这个牛郎确实秀色可餐,刚才差点就把我迷晕了。虽然人品不咋地,但是拿来破处还是不错滴。送你吧!好好保管!”叶子青把手中揉的皱巴巴的名片展开,弄平整,嬉皮笑脸地递给孙萌萌。

    “呸”孙萌萌瞪了她一眼,嗤叶子青一脸口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坐在车上的向南,满脸的怒气,额上的那根经隐隐抽着,修长的手指微微曲着,轻轻地扣了扣额头,举足间,流露的,尽是一种成熟的自然美。

    气恼不过,拿起手机给老头子打了一个电话。

    向氏集团在s市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向氏旗下的商业囊括很多个行业:汽车,服装,还有珠宝行业,都是以专卖连锁的模式发展,在s市及外围城市凶猛扩张,成为s市商业龙头之一。

    向氏集团落座于s市的最繁华的地带,和煦的阳光,光芒万丈的普照着整个s市,让这个繁华的城市如同披上一身金黄色的纱衣,高大宏伟的向氏大厦拔地而起,傲然的伫立在阳光下,尽情的展示着它的光辉。

    精致豪华的自动玻璃门开开合合,人来人往的身影不断,个个都是身穿着笔直的西装,步伐匆匆,动作迅速,精练能干。

    正在向氏集团总裁办公室批阅文件的向董,接到儿子向南的电话,老脸一拉,接起电话,明知故问道:“有事?”

    真子着一。“爸,你你怎么把我卡冻结了!”明明很生气,但是真正跟老头子对话的时候,向南的底气明显弱下一节,低沉的嗓音带有一丝的沙哑,听去像是很委屈似的。

    “那是老子的钱,老子想什么时候冻结就什么时候冻结,你无权过问!”向董也来脾气了,恢复他原来的军人时常用的语气。

    “我不是已经听您老的话,正在积极努力的相亲,你这样做似乎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向南有些心虚,弱弱地说。

    “违反个屁,你这臭小子相了都快两个月了,也没见你相中一个,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臭小子完全就是想糊弄我是吧!”向董精锐的眼眸泛着一丝怒气。

    “我怎么敢糊弄您老呢,是她们看不上我,我也没办法啊!”向南靠坐着车椅上,照着头顶上后车镜,潇洒的拨了拨他今天的最新相亲造型。t471。

    “臭小子,少跟我装蒜,给你两个选择,一继续相亲,二到公司报道!”向董忍住火气,又在那老调重弹。

    “那我还是继续相亲吧!”向南想都没想直接选择继续相亲。

    向董听到这句话,简直快要呕血,这两年使了多少招叫向南进公司,可那死小子就是不肯,成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一副堕落的样子,有时候恨得一枪把他给毙了。最后使出杀手锏,用相亲这招逼向南进公司,结果这死小子却很是热衷似的,连续两个月下来,他足足给他安排了30多个女孩,他却愣是一场接着一场相了下来。

    真是气死他了!

    “臭小子”向董忍无可忍的破口大骂起来。

    向南听到这声怒吼,连忙把手机给挂了,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意,眼神闪烁着泽泽的星光,潇洒的将黑色墨镜带上,发动车子,呼啸而过的继续前往下一站的相亲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