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坚持原则
    “你真的不打算找工作?”既然已经认定某人是自己未来的老婆,总得关心一下工作问题,许烨磊再次询问孙萌萌这个问题,

    “不是跟你说不关你事吗?问那么多干嘛?”孙萌萌撅着嘴巴顶回去,心里还暗暗的回了一句,比我爸妈管得宽,又不要你养我,多管闲事!

    从家里搬出来差不多两周,李笑梅对她几乎不闻不问,就连平时一直袒护她老爸似乎也很生气,因为搬家这事跟李笑梅同一了战线,跟她冷战。

    许烨磊似乎看穿她心思,勾着唇,淡淡的笑道:“好啊,我养你!”

    额——孙萌萌一阵惊悚,这人这人还会读心术不成?

    “谁要你养啊!”孙萌萌挑着眉不屑道,“还有就你一个傻当兵的工资,还能养的起我!”

    听到这句话,许烨磊刚毅的脸掠过一道阴沉,眉宇间夹着一丝火气,这丫头这番鄙视军人,真的很想把她给狠抽一顿。

    孙萌萌看到某人沉下脸,不由担心起来,刚才自己那句话的确有些过分了!要是被她中将大伯听到,肯定立马拉出去枪决。

    不过那句话说的也没错,就要让他以为自己是个肤浅的女人,这样一来就不会继续对他纠缠不清了。没错,就要这样刺激他!让他彻底死心!

    “即使勒紧裤腰带,我也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没过几秒,许烨磊的神色微转,低沉有力的嗓音带着一份坚定。

    额——这样的言语刺激都赶不跑!看来自尊心应该被狗吃了!

    孙萌萌听到这句话,小脸刷一下红了起来,语无伦次的争辩道:“谁要你养啊,我又不是残废,又不是金丝雀,我自己有手有脚”

    许烨磊心里暗暗一笑,不仅没止住,反而添油加醋:“我就想圈养你!”

    啊——这这男人真的是个疯子!

    孙萌萌被气的,脸红的跟虾一样,不知道自己为何跟他纠缠养与不养的问题,终于忍不住怒道:“我养你还差不多,就你那每个月几千块工资够谁塞牙缝啊!”

    看她羞恼成怒,许烨磊俊朗的容颜上勾出一抹如沐春般的微笑,戏虐道:“好啊,我未来老婆说要养我,身为未来老公的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意见?”

    啊——救命啊!呕血啊!许烨磊你是成心来气我的是不是?

    “许烨磊,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在跟我讲话!”孙萌萌气的直发飙,指着许烨磊命令道。

    说完,自己默默喝汤,默默吃饭,任许烨磊怎么逗她,孙萌萌都不吭声。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两人一言不发的把晚饭吃完,窗外已经是夜幕降临。

    外面冷风不断,还飘起雨来,窗帘被撩起,孙萌萌觉得一阵冷意,走过去将窗户给关了起来,又去阳台上收衣服。

    而许烨磊主动收拾餐后工作,还顺带切了一盘水果出来,坐在客厅美美地吃着餐后水果,看着孙萌萌跑进跑出。

    大风卷大雨,哗啦哗啦,滴滴答答,冷冷的夜,冷冷的雨,许烨磊心里正琢,想方设法和孙萌萌多呆片刻,看到这场景不由觉得天助他也。

    连老天都在为他加油助威,拿下‘老婆’是迟早的事情。

    而且算不准,今晚还能有机会留宿在这呢?

    这个是他设定的终极目标,一下就从起点蹦到终点,某男似乎有些不淡定,开始恍惚起来。

    今天两人变相地牵了手,虽然牵的只是手背,可是,那样刺激地带给他痛又快乐的纠缠,孙萌萌一定印象相当深刻。

    都说爱情都是从牵手开始,许烨磊觉得自己已经不经意间在孙萌萌心中撒了一把种子,只等温度湿度阳光雨露一起催生,总有一粒不甘掩埋的,能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

    幸福似乎来得太快啦!幸好因为长期军事锻炼,心脏承受能力暴强,不然真的会兴奋道出人命!

    大雨啊!来得更猛烈些吧!

    许烨磊在心底超级无赖、极端无耻地呼唤着,翘着脚神游太虚幻境,客串了一把神龙呼风唤雨。正当他yy得不亦乐乎时,一个抱枕生猛地投过来,非常精准地打在他头顶,立马把他的思绪牵回来。

    “啊——孙萌萌,你就不能淑女一点么?成天这么暴力,以后谁娶你?”许烨磊捂着头又恨又恼火。

    对于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来说这样无防备地让人攻袭到要害,是非常羞耻的,刚才真是疏忽了,怎么没发现这丫头什么时候跑出来了。

    “房东先生,我的私事不劳你费心。现在,饭也吃了,碗也洗了,我也收留你大半日了,你也该干嘛干嘛去,立刻马上离开这里。”孙萌萌昂着头拽拽地说,手指力道十足地指向大门,为某男明确地指明道路。

    收留?许烨磊怎么感觉孙萌萌在谈论一只可怜的流浪狗啊?

    在这样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收留过夜,这是怎么个温情款款的故事啊!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人脑子里面怎么就没有一点浪漫情怀呢?

    无辜的房东啊!时时刻刻怕被驱赶,但还是免不了被驱赶的结局。

    “你看雨正下的大着呢,等会雨停了我就走!”面对咄咄赶人的孙萌萌,许烨磊真的头疼了,指望着雨下大一些,下久一些,然后,等啊等,拖啊拖,然后就理所当然地留下了。

    而窗外,瓢泼的大雨冲刷玻璃时传来了急迫的鼓点,这一场冬雨下的可真是气势磅礴,

    下到某男的心里去了。

    许烨磊适时地以此作为停留的借口。

    孙萌萌看着许烨磊貌似非常诚恳的眼神,有那么一会她真的被说动心了。

    脑海想象着他被冷冷的大雨下淋成落汤鸡,冻得浑身瑟瑟发抖,那样落魄的身影实在让人揪心。相貌协会出来的女人,实在见不得帅哥脸上有一点忧伤滴。

    孙萌萌正要答应许烨磊的请求时,视线却稍稍上移,落在许烨磊的额头。

    那个微微融起的疙瘩提醒她,今天被眼前这位‘小偷’吓得如何忐忑,这个军痞房东是多么不可思议地掏钥匙开房门。

    而最让她忌讳的是,对面一脸正气的军人,竟然闲得发慌想每个周末给自己做饭吃。

    这男人不会真的看上自己了吧,那岂不是羊入虎口?

    真是太可怕了!

    孙萌萌抬眼看了看房子,贪图便宜的后果,真不是一般的严重

    事已如此,谨慎一些,走一步,算一步吧!

    小白兔突然顿悟,某大灰狼的白日梦在雨夜终结。

    “雨下多大那是你考虑的问题,我家不是收容所,不提供躲雨服务。我只管把屋里的闲杂人清除干净。”孙萌萌的回答铿锵有力,不近人情。

    没办法,面对**裸的阴谋,只能快刀攻击:“有你这样待客的么?”

    下这么大的雨一刻都不能留,她真的这么讨厌自己么?

    都说吃人嘴软,这丫头今天吃了这么多,怎么嘴巴还是这么硬?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一脸的坚决,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憋闷。

    “你是客人么?不请自来。对了,你把钥匙还——给——我!”孙萌萌把修长漂亮的手伸向许烨磊,一点都不给情面。

    “不给!”许烨磊也回答得掷地有声。

    “那就退租吧。”孙萌萌非常淡定,非常风轻云淡的说。

    最好能把房租全退回,然后,卷铺盖走人,远离这个危险分子。

    退租!这个可是大灰狼计谋中的软肋。

    好吧,看来一切还得从长计议,不能操之过急!

    其实对于特种兵,即便是把大门用砖墙封住了,他们都有很多办法进入室内。

    一扇门而已!

    许烨磊貌似恋恋不舍地把钥匙递给孙萌萌,孙萌萌接过,紧紧握住,生怕某男下一刻无赖地抢回去。

    “慢走,不送,禁止再来!”孙萌萌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冲着许烨磊挥了挥手。

    “外面的雨好大啊!天气这么冷,我会感冒的。”某男做最后的挣扎,争取着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军人在大雨中训练是家常便饭,是个人都知道。诺,雨伞给你准备好了。走吧!知道来了不讨好,以后就别再出现了,我是不会收留你的。”

    好犀利啊,孙萌萌说着这些话都好担心会不会闪了舌头,但是,她得坚持原则,原则!远离军人!

    孙萌萌,算你狠!!!

    许烨磊走出门口,看着紧闭的家门,深邃的黑眸又闪过一丝狡黠,哼哼,丫头,我一定会回来的。

    许烨磊一走,客厅一下变得很安静,孙萌萌竟然莫名其妙地觉得不习惯。

    孙萌萌坐在沙发上准备看一会电视,可是,她坐的位置正好许烨磊也坐过。

    想起两人下午在这的争执,他滚烫的掌心贴着她的手背,那样暧昧,脸不禁又莫名地发烫,孙萌萌不敢再往下想,捂着脸赶紧逃离,来到卧室。

    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窗外风呼呼地吹,带着呜呜地哀嚎。

    雨势不减,甚至更大了。

    孙萌萌来到窗下,看着雨打玻璃时快速漂移的窗花,心头突然涌上一片酸涩。

    这个刚才赶人时语气那么坚决,近似冷漠无情的女人,此刻,又开始失去节操地反省.

    这样的雨夜把许烨磊赶走,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其实,她并不讨厌他,甚至经常在他英俊的容颜里迷失。

    只是,他是军人,所以只能远远地避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第二天早上,在驻地,军事早操刚结束。

    许烨磊和谢铁军一伙人正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几分钟后,许烨磊换了一身作战服出来,直接去办公室。

    吴凯稳稳地靠坐在椅子上,见许烨磊几个进来,精锐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深深地锁着往他走来的许烨磊。

    “老许,你那额头咋啦?”吴凯眼尖瞅到许烨磊头上那淤青,不由关心的问。t471。

    许烨磊看了他一眼,没理会,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吴凯立马凑上前去,眼睛灼灼的看着他:“老许”

    许烨磊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走开”

    “参谋长,你就别再问啦,我出早操的时候第一时间也看到了,愣愣的五公里跑完,也没问出一个答案!”谢铁军笑着插话了进来。

    “就你那谈话技巧,那及得上参谋长的脚趾头啊!我支持参谋长深入挖掘,得出最终答案!因为我实在太好奇了!”师达树笑嘻嘻的声称支持吴凯继续拷问许烨磊。

    许烨磊看了面前这几个,黑下脸:“去去去,你们几个打哪来回哪去,别在我面前晃悠!”

    想起昨晚被某个狠心的丫头赶了出来,心里到现在还有些耿耿于怀!

    “瞧瞧,参谋长你瞧瞧,队长黑脸了,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谢铁军看到许烨磊黑着一张脸,立马断定有内幕,更加的好奇不已。

    “你们几个瞧我的,我来提问,准能套出你们中队的受伤内幕”吴凯自信满满地说,一说完屁股直接坐在许烨磊的桌上,伸手勾起许烨磊的下巴,一副想要调戏他的表情。

    许烨磊大掌啪的一声,拍在吴凯的手臂,瞪眼威胁道:“少给我上眼药啊!欠削是不?”

    吴凯捏住许烨磊的下巴,亚军意味深长的仔细观察起某男额头上的那个淤青,最后得出结论,“你现在需要的不是眼药螃蟹去把那祛瘀膏拿来给我”

    “唉,马上去取”谢铁军得令,立马往自己的桌上奔去,翻出一盒药膏出来,快速跑回许烨磊的面前,把药膏递给吴凯,“参谋长,请用!”

    正当吴凯要给许烨磊上药膏时,许烨磊大手一拨,将吴凯甩到一旁:“无聊”说完站起身,拿着瓷口杯去饮水机接水。

    要是被这帮损战友们知道自己额头的挂彩是被未来老婆孙萌萌那丫头用平底锅给敲的,他许烨磊一世英名可能会立马破灭,形象全毁!此等面子问题,他决定保持最终解释权。

    吴凯拿着药膏在那偷偷的乐个不停,坐回椅子上:“老许,大家都是战友,我也是为了关心你!你说身为特种大队的中队长,身负重伤,作为参谋长的我有责任,有义务,了解事情真相,好向军区首长汇报工作啊!”吴凯那张老脸上立刻闪过一道精明的流光,把许烨磊额头上的淤青上升到光荣负伤的行列。

    “参谋长,我补充一个情况”谢铁军瞄了一下许烨磊的脸色,贼贼的跟吴凯说。

    “说!”

    “我昨天下午本来想组织大家打球,结果我们的前锋不在,经过多方打听,得知一件事,这两星期我们中队长一到周末就往市区跑”谢铁军对着吴凯猛眨了几下眼睛。

    “我早上看到队长头上那淤青,心里就一直很好奇,是谁能把我们赫赫有名,文武双全的中队长给打伤了,难道去市区的时候,遇到一个满洲第一勇士?”师达树一副思索的表情,看着许烨磊头上的淤青

    噗——谢铁军听到这句,咧开嘴,露出一口洁白而整齐的牙齿,哈哈大笑起来。

    “又不是在清朝,哪来的满洲第一勇士,我估摸是被那个漂亮姑娘给咬的!”吴凯冲着谢铁军他们使了一个眼色,不正经道。

    他可是过来人,一个在军事上训练有素,机敏过人的中队长,额头一片淤青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完全没有戒心的情况下,被某个小女人给揍了!话说他自己本人就有过这种经验,追她老婆时,不正经的偷亲她,结果被胖揍一顿。et

    “我说你们这群三八能消停点吗?”被吴凯猜中结局的许烨磊,脸色略显尴尬,眼睛犀利的扫了他们几个一眼,不耐烦的斥道。

    “不能”三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吴凯笑眯眯的看着许烨磊道:“老许,给你两种选择,一老实交代,二严刑逼供?”

    许烨磊略微挑了挑眉,锐利逼人的眼神,睥睨了他们一眼,醇厚的嗓音劈头盖来:“老吴你和这两个一起皮痒了是吧?欠搓是吧?”某人又开始**裸的威胁两个军衔较低的下属。

    “只要能得知队长是怎么受伤的,我就欠搓了!”谢铁军公然挑衅,毫不畏惧许烨磊的威胁。

    “恩,的确,反正天天都被搓,也不怕多搓几顿,反正还有队里百来号弟兄陪着一起搓”师达树坐在对面的师达树,用手撑着额头,附和道。

    看着眼前两个小兔崽子,在那一唱一和,许烨磊真想把他们两个拉出狠搓几顿。

    “这次要是你们队长敢搓你们,我一定会跟大队长反应情况,报告上去的!”吴凯又在那假惺惺的护犊子。

    “算了,参谋长,我真的不敢指望您!”谢铁军一口拒绝,声称不指望他。

    “我也是”师达树紧跟着附和。

    “你们两个兔崽子,好心没好报,以后看我还帮你们兜事”吴凯指着他们两个骂道。己了烨一。

    扯着扯着,谢铁军和师达树调整炮口,对吴凯进行炮轰。

    许烨磊看着几个眼前几个无聊加三八的男人,不禁摇头,拿起帽子,走出了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