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殴打军人
    确定是不明钥匙在开自家的房门,孙萌萌霎时吓得花容失色,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弹跳。

    前一阵才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小偷偏爱光顾高档小区,在那捞一把可以一劳永逸。没想到啊,这么快就光顾自己了!

    呜呜可我是穷人啊,小偷挣得不多,会不会恨我杀我啊!

    呜呜这个小区的物业管理怎么这么垃圾,保安都干嘛去了!

    要是被劫财劫色,怎么办?怎么办?

    要是有许烨磊在就好了,以他的战斗力,小偷会绝对有胆来没命回。

    胡思乱想的孙萌萌想打电话给管理处,可是忘存电话了,情急之下拼了老命地奔到厨房。在她理解为,贵重的的东西都在卧室,专业的小偷一般都在卧室作案。

    厨房里只有锅碗瓢盆,又不是纯金的,小偷才不会那么傻地跑进来。

    为了预防万一,孙萌萌扫描了一下,找了个武器防御。

    平底锅,手感最好,就它了!

    哼哼,死小偷,你要贪得无厌,连厨房都不放过,我就把你当灰太狼胖揍一顿。et

    孙萌萌的心里一片忐忑,捏着锅柄的手冒着凉凉的汗。

    门还是开了,她听到了朗朗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该死的小偷,是新手吧,竟然直奔厨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厨房被推开的瞬间,孙萌萌拼尽了全力举起锅往下砸,一个手起锅落,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砸死你,砸死你,你这死小偷,敢盯上我。”孙萌萌闭着眼睛颤抖地叫着助威,哐的一声,砸中了目标,但小偷并没有如自己预想的华丽丽地倒下,没能一招制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孙萌萌的手却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抓住了,小心肝霎时一片死灰。

    “啊呜,你这死丫头,发什么疯啊!”一声愤怒的哀嚎,把坠入深渊的某女及时救上了岸。

    直到此刻,孙萌萌才敢正视登堂入室的小偷,不由睁大了双眼,真是不敢相信,房东先生有串演小偷的嗜好。

    额,这是什么剧情啊?谁来告诉我!

    危险警报解除,孙萌萌抽回刚才奋力砸锅时震得发麻的手,一遍按摩,一边用警察的眼光审视着许烨磊。

    某男一脸的优雅早被某女的铁锅砸飞了,此刻正狼狈地捂着脑门,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就差眼冒金星了。

    许烨磊今天出门探望圈养的媳妇忘记看黄历了,悲催的中队长为完成老爷子下达的任务光荣地负伤了,回去得接受多少“慰问”啊?

    想到战友领导的“关切”,许烨磊对眼前的罪魁祸首那个火啊,头顶飘过一团袅袅的青烟,带着焦味滴

    狡猾的狐狸对上乖巧的小白兔,也有失手的时候!

    这个臭丫头,没事躲在厨房干什么啊!

    啊呜,啊呜今天真是破日,诸事不宜啊!

    今天又逢周末,许烨磊忙完手中的工作,就想着回家看看那个小丫头,看看她这一周在忙乎个啥,是不是又瘦了。

    鉴于上次在门口按门铃站岗太久的经验,这次许中队长决定走捷径。出发前拨打过家里的座机,没人接听,正好下手。

    来的路上许烨磊还想着,要是孙萌萌回来看到自己在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惊吓,大骂,还是对美男流口水

    yy了众多某女精彩的表演,最后觉得对付吃货,最保险的还是煮饭给她吃。

    于是,许烨磊喜滋滋地区超市采购,然后喜滋滋地回家,然后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厨房门边被偷袭,要不是自己军人的敏捷性,及时反应过来,估计要成了锅下冤魂了。

    这丫头怎么这么暴力啊!

    喜洋洋的动画片真是看不得,看看眼前这被荼毒的女主,爽爽地客串了一把红太郎,差点就把未来的老公送上路了,那得让多少观众黯然伤神啊!

    孙萌萌观摩着许烨磊,看他的样子,貌似还没被砸傻。

    再看看被许烨磊抢去扔到一边的平底锅,额,不对,现在是凹凸有致的锅。

    某女一片感叹,这锅质量真差啊!

    不对,应该说部队的战士们,铁头功练得不错!

    “你哪来这么大的蛮力啊!这么暴力,小心嫁不出去。”某男刺啦着牙,吸着气,恨恨地说。

    “房东先生,看你说话还这么正常,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请你去警察局喝喝茶啊?还有,你怎么会有房子的钥匙?”某女歪着脑袋,义正言辞地看着许烨磊,点出了问题的关键。

    额,这个问题对于张网逮小白兔的大灰狼来说确实比较深奥。

    房东怎么会没有房子的钥匙呢?只是有没有全部交给房客啦!

    “啊,好痛”许烨磊一时理亏,赶紧转移注意力,打悲情牌。

    问题是某女不是彻底的小白,她把刚才握武器时充满彪悍的爆发力的小手,递给某男,酷酷地说:“钥匙给我。”

    “啊——好痛啊,真的好痛”某男捂住自己的脑壳,哀叫连连。

    真的有这么痛吗?孙萌萌怀疑的看着她。

    见某人没反应,还满眼的怀疑,许烨磊不由继续叫喊,面部表情也跟着扭曲起来:“好痛,好痛,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狠心啊”

    额——好像不是在演戏?可是又不确定!孙萌萌睁大了眼睛端详着许烨磊,两人过招这么多,她已经深切体会到这个军痞的狡诈,所以这次非常的谨慎。

    许烨磊愤愤地把手移开,露出他那挂彩的额头。

    这么帅气的脸就这么破相了,军容被毁,军威不存。今天真是花大了血本啊,哼哼,一定要挣回来!于是,某男又开始新的谋划。

    额,我有那么强悍的战斗力么?孙萌萌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许烨磊左边额头爆出一只壮观的犄角,旁边更是开了一大块染坊,青红相接的色彩铺染到头顶的发根。

    某女在偷偷地窥一眼平底锅,额?到底是锅的质量差,还是许烨磊的脑壳质量差啊!

    许烨磊察言观色,看着孙萌萌脸上闪烁不定的表情,适时地抽气示弱,以退为进,继续哀嚎:“啊好痛啊!”

    果然,善良的小白兔被大灰狼的伪装麻痹,忘记了防备。

    孙萌萌见某人这么痛,心里也开始有些过意不去,弱弱地说:“我给你煮鸡蛋热敷吧。”

    耶,未来老婆还算善良,懂得疼老公。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某男坐在沙发上美滋滋地等着。

    孙萌萌煮好了鸡蛋,剥了皮用手帕包住,递给许烨磊:“给你,乘热敷吧”

    “你帮我敷”某男捂着额头,瞥了她一眼,不要脸的要求她帮忙。

    “自己敷”孙萌萌想都没想直接回绝。

    “这是谁的杰作?快点敷,痛死我了”许烨磊又开始在那喊痛,有模有样地撕拉撕拉吸气。

    “不就一个疙瘩么?自己敷,再说你们部队应该一直在贯彻着**当年说过的一句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孙萌萌竟然把**语录搬出来,教育他。t471。

    许烨磊瞪了她一眼,大手一伸,直接将她拉到自己身旁,捂住额头的手放开,凑到她面前,命令道:“快点”

    孙萌萌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可是当她这么近距离地俯视许烨磊的头时,看着若隐若现的血点,顿时了没脾气。

    这次轮到孙萌萌抽气了,眼前这男人还是人吗?伤成这样,还能毅力不倒!

    “对对不起”孙萌萌有点不敢看许烨磊的头,心里飘过一团愧疚。

    许烨磊催促道:“看清楚了吧,这么有杀伤力,以后小偷见了你都要绕道。近身格斗的猛女!”

    额——这么响亮的名号,柔柔弱弱的美女可担当不起,打死都不敢接受此等赐封!

    孙萌萌感觉脸颊微微发烫,这会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任由许烨磊攻击,不敢还口。

    孙萌萌拿着蛋团,轻轻地覆在突起的大包上。

    “啊——你想烫死我啊!”许烨磊非常夸张地大叫。

    额,某人的皮肤上星星点点的血红,貌似经不起烫。

    “那还是你自己敷吧,我把握不了温度”孙萌萌怯怯地说,看某男竭斯底里的样子,真的好怕他报仇雪恨,也让自己光洁的额头顶一个大犄角。可是心里又在想,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娇气呢?

    “要不要我就顶着这个大疙瘩去见孙司令,告诉他你是怎么虐待他的兵的?”某男非常不要脸地说着暧昧不清的话。

    威胁!**裸的威胁啊!

    孙萌萌最怕当军嫂了,要是让红娘正当上瘾的中将大伯知道她和许烨磊私下有这么多勾勾搭搭,有可能会直接帮她领红本本回来的。

    开一么萌。呜呜没事千万别殴打军人,这罪名她可吃不起啊!

    孙萌萌妥协地再次把蛋团覆在许烨磊伤处,当然带着情绪的时候难免会忘记要温柔,要轻一点。

    “啊——痛死啦!”许烨磊颇为夸张地叫嚷着,一把抢过蛋团扔在一边,另一只手抓着孙萌萌的手直接捂住头上的伤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