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腹黑无敌
    记得上周某人信誓旦旦的发誓,说租房后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结果

    孙萌萌你个傻子,这种奸诈小人的话你也信!母猪估计这会已经爬上树了!

    半年的时间长着呢,这才一个星期,怎么就在我面前出现了,收房么?早着呢!把你的闹钟重新调一下,哪里来,回哪里去,半年后再见。

    孙萌萌眯着眼睛看着显示屏:“房东先生,我房租好像已经交到2013年的5月,麻烦你在这之前,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好吗?”说完,孙萌萌还冲着显示屏挥了挥手,直接将显示屏给摁掉。

    正想转身回去吃面,还没转身,门铃又响了。

    孙萌萌决定对其置之不理,哧溜溜的吃着自己的方便面。

    但是门外的许烨磊好像跟她杠上一般,一遍又遍的按着门铃,催个不停。

    某女的心情开始走火了。

    许烨磊搞什么名堂!哪有房东这样骚扰租客的!难不成后悔了,要提高房租?还是不放心把婚房租给我,过来检查房子?

    哼!就是不给你开门。

    刚哼完,放在桌上的手机也开始响了,孙萌萌抓过一看,又是白石灰,嘟着嘴巴,毫不犹豫的把它按掉。

    门外的某人不见开门不罢休,不厌其烦地按着门铃兼拨打她的手机,一时间手机铃声和门铃,你方唱罢我登场。

    啊真是要崩溃啦!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真恨不得把他给杀了!呜呜孙萌萌你这个傻子!早知道这样,付租金时就要把所有条款写进合同,这样好了,肯定又要被某个奸诈小人给坑了!

    孙萌萌怒火中烧,又刷地打开房门,瞪着许烨磊,门庭霎时硝烟弥漫:“你到底想干什么?再按门铃我就报警了!”

    听到报警两字,某男立马挺直身子,一身笔挺的军装,脸上表情也变得一脸正气,瞥了迟迟开门的孙萌萌一眼,伸手从上口袋像执行公务的警察,掏出身份证,一本正经的说:“检查卫生,在这之前你有权保持沉默,但里面的卫生情况一切将成为呈堂证供。”

    噗——孙萌萌差一点喷了,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无赖!可恶的臭军痞!不要脸的臭军痞!

    呸,你真以为你是香港警察啊!什么保持沉默,呈堂证供!小心我我揍你!

    孙萌萌气的牙痒痒,两眼瞪的跟牛眼似的,恨不得把许烨磊给揍一顿!

    许烨磊伸出食指,摸了一下大门顶上的门框,然后把手指递到孙萌萌面前,不动声色地道:“看看,这是什么?”

    某人第一时间把‘罪证’呈给孙萌萌看,还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看着许烨磊修长的五指里唯一有一抹黑的食指,孙萌萌的火力有点虚。

    她是没忘记某人当时提出的天天打扫的条件,作为爱卫生的女孩看到这样的污痕,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的事,但嘴硬的某人还是据理力争:“我又不是专业的清洁工,哪里可能把每个旮旯地都擦得一尘不染。”

    再说这大门,在自己印象中,她老妈这么勤快的人也最多一年擦个一次,凭什么要她把这当五星级饭店的大门一样,天天擦得可以当镜子照啊!

    “是么?你确定天天打扫了?.”某人摆着脸,满眼怀疑的看着她。

    “那个门我是没擦,但里面我天天都打扫好不好!”某女的回答早没了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

    许烨磊俯视着近在咫尺,士气大减的孙萌萌,眼底掠过一抹洞悉万像的笑意。

    这一周来,脑子总是无缘无故的出现这丫头的身影,经常想起她,也不知道她一个人搬过来住得惯不惯,会不会害怕。

    可没想到,才一周不见,这丫头就瘦了一圈,真不知道小丫头怎么过的。

    这个执行过多少任务,受过多少大小伤都不觉疼铁骨铮铮的男人,此刻面对这样眼前孙萌萌这个小女人,心里却泛过一丝丝地疼。

    许烨磊的心思掩饰的非常好,一点都看不出任何情绪,不过他更加坚定的要进去,一睹这丫头这周是怎么生活的。

    虽然他没有什么泡妞的经验,但是,要进自己的家门,却是有n多办法。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孙萌萌要知道自己的面对是特种兵,而且还是非常狡猾的中队长,也许就不会这么鲁莽轻敌了。

    许烨磊刚才轻松地找到了战斗的着力点,被他这么一搞,孙萌萌忘记了自己开门轰人的目的,心有点虚,立场好像也不那么坚定了。

    某男非常腹黑地将获得‘战利品’的食指逼向孙萌萌,孙萌萌见那黑乎乎的爪子,赶紧往后闪,某男于是就这么顺利进了门,然后煞有介事地又摸了一下鞋柜,然后又在孙萌萌面前show他的手。

    “你看,这地板不是拖得很干净么?又不是军营,你不能用军队的标准来检查卫生。”孙萌萌看到他蒙了一层灰的手,撅着嘴巴弱弱地说,脸微微发烫,声音越来越细。

    没干过家务的娃打扫卫生自然不那么利索,这么大一套房,每天拖地都花了她半天的时间,地板倒是拖得光可鉴人,至于其它地方,真是不好意思,她体力不支照顾不到。

    “既然答应,就得做到!不要找借口!”某人的口气简直就跟训自己队里的成员一样,一板一眼道。

    我我又不是你的兵,少跟我来这套!

    孙萌萌心里愤愤的回了一句,可是脸上却挤出一丝笑意:“我真的每天都有打扫,只是你房子实在太大了!”

    “别狡辩,你既然答应会保持我这房子整洁干净,结果卫生竟然这么不及格,趁现在动手好好给我打扫干净!”许烨磊没给她好脸色,毫不客气的要求孙萌萌立刻打扫干净。

    呜呜这世上哪有这么鸡婆又恶毒房东啊!竟然干涉起租客的家庭卫生工作。

    大中午叫人打扫卫生!真是可恶透了!

    “哼,我现在就擦,你也可以走了。”孙萌萌不服气的顶了一句。

    “我要监督检查。你打扫完了,我再走!”某人几乎把腹黑加无赖,应用的淋漓尽致,心里一个劲在那暗笑,可是却摆着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

    孙萌萌恨恨的握起拳头,真的好像把他狠狠的揍一顿,看他还来监督检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为了让某位恶毒的房东快点在她的视线里消失,孙萌萌只好去拿抹布,开始苦逼的清洁工作。

    许烨磊扫了一眼客厅,和以前回来看到的感觉不一样了,也没添置什么,似乎有了女人的居住,这个家终于有了人气,有了家的感觉心里,暖暖的,很舒服。

    这就是他要效果!许烨磊的嘴角不禁上扬,幽深的瞳孔泛着笑意。

    借用谢铁军经常形容许烨磊的一句:没有最腹黑,只有更腹黑!

    孙萌萌要是能在这时候看他一眼,也许能识破某男的计谋,就不用那么悲催滴劳动了。

    许烨磊的视线停留在餐桌上,看着剩下的没了热气的泡面,旁边凉凉地放着一个苹果,顿时剑眉微皱!

    这丫头这周不会都是吃这些过活吧!

    刚才孙萌萌给他开门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闻到一股泡面味。现在一看,这丫头简直就是一个完全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女人,每天吃得这么凑合,难怪会瘦得这么不快。

    在这么瘦下去,以后怎么帮他生孩子啊!

    某人此刻似乎想的比较多,心里很想马上拖她出门,去好好喂她吃顿饱饭。

    但是,对付这个拒绝当军嫂的倔丫头,太直接了恐怕会把她给立马吓跑,所以还是‘曲线’一点好。

    看着孙萌萌瘦小的身子极不情愿地和家具作战,许烨磊也去拿了一块抹布,一起加入热火朝天的大扫除工作。

    两人挨得很近,某女擦茶几,某男就就擦沙发,某女擦酒瓶,某男就擦酒柜两人这么干活,还真像小夫妻周末默契的家务劳动。

    孙萌萌看着鼻尖微微冒汗的许烨磊,大手秋风扫落叶般,所到之处立马变得无一丝纤尘,又快又干净。

    孙萌萌心里不由暗叹,一个大男人这么能干家务,部队真是一流清洁工的培训基地啊!

    要是许烨磊知道她这样的腹诽他,一定会毫不客气地赐她一个板栗。

    把客厅上上下下,玻璃门窗,各个角落都清洁一遍,孙萌萌就感觉手酸腿抖了,身子重重的砸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道:“啊哦,累死我了,你家客厅干嘛这么大,你干嘛搞这么多东西在这摆放。”

    孙萌萌显然忘记了,当初就是喜欢这客厅的阔气,再有,没有那么多的家具装房子,就一个空空的壳,她能看上这房子吗?

    “我怎么感觉自己被骗上当了啊,许烨磊,你这是租房么,简直就是免费聘请廉价的清洁工。我真是亏大了,你要给我发工资!”孙萌萌喘着气,嘟着小嘴,跟许烨磊抱怨道。

    经过这么劳动一番,之前胡乱吃的那几口面完全被消化干干净净,五脏庙开始咕噜咕噜的在那唱起空城计了。

    “而且还是周末废寝忘食的打扫卫生,加班工资必须得翻倍!”孙萌萌实在累得不行,不由又添了一句抱怨。

    “我给你煮饭吧。”某男看了眼被他拖累的某女,非常自觉地说。

    煮饭?身为吃货的孙萌萌听到这个词,眼睛不由一亮,立马没有一丝节操!

    好哇,好哇,求之不得啊!我已经好几天没吃到干饭了!想到饭,孙萌萌的肚子立马咕噜噜的叫个不停。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打开冰箱,看到被塞得不留一丝空隙的冰箱,扑哧笑了出来,摇了摇头道:“孙萌萌,你是猴子么?”

    放眼都是水果,苹果更是占了整整一个层,这丫头还真把水果当饭吃啊。还好在某个小角落还有一点可怜的食材。

    一根黄瓜,两根火腿,三个西红柿,还有包未开封的拉面,令许烨磊非常诧异的是,竟然意外地看到一块肉。

    许烨磊看了看在沙发上翘脚的某人,看来这丫头的生活还是有一点人样,不然可以建议她直接去原始森林呆去。

    其实,某男还是低估了某女啦!

    孙萌萌老妈老早就不伺候她的饭食,她也没机会当大爷饭来张口,所以,这个吃货很小就会做饭了。

    但其实,她也只是能把饭煲好如此,当然不会像某些狗血小白文里的女主,白痴的连饭煮出来都还是夹生的。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对她煮的菜,可就不能抱太大希望,没办法,厨房里的黄脸婆是经过油烟慢慢熏出来的,老爸孙耀文同志没给她这个机会千锤百炼。

    孙萌萌刚搬进这个家的时候看到这个没有一点人间烟火的开放式厨房,喜欢得立马就有下厨的冲动。

    为此兴冲冲的跑去超市,购买了一堆食材回来。还照着网上的食谱,做了几个菜样,折腾了半天,就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味。而她煮出来的味道,那简直跟猪食没两样。

    于是乎,她就懒得去折腾了。

    她有自己的一套生存之道,学会了老爸偷懒的一招。

    把肉和西红柿还有大米一起丢进饭煲煲粥,简单省事又不缺乏营养。

    但吃货的嘴比较刁,所以也常在网上换着花样地叫餐。

    今天让许烨磊看到的泡面,其实是第一次吃,没想到挣足了某男的眼球,让他好生心疼了一大把。

    在很久以后,谈到这事时,孙萌萌还会感叹,如果没有这一包泡面,他们之间还会有那么多故事么?

    厨房飘来诱人的香味,饥肠辘辘的孙萌萌,嗅了嗅,确定是从这个屋的厨房飘来的,经不住诱惑直奔厨房。

    哇,军装也不是这么让人恐惧的嘛!

    道不这萌。瞧瞧,穿着军装套着她买的卡通围裙的许烨磊,竟然让人觉得还有点可爱。

    “你真的会煮饭哦!”孙萌萌看着已经起锅冒着热气的西红柿鸡蛋打卤面,等不及了,直接拿了勺子往锅里伸,尝了一口,笑着说,“恩恩,真好吃!”吃完还把勺子舔了舔。

    尝过味道后,孙萌萌心里不禁暗叹,许烨磊在部队不会真的是个伙夫吧!煮的东西竟然这么的好吃!et

    孙萌萌瞄了他一眼,心里更是腹诽不已:哎,真是可惜啊,长得这么帅,家里也这么多金,没想到在军队里却过得那么憋屈,竟然当个‘营级司务长’。(孙萌萌为了写稿,又在网上查找一下军队上的职务,其他的一些资料。现在自认为他是部队的司务长了!)

    许烨磊要是听到他着未来老婆这么怜惜他,不知道是会开心偷笑,还是面部抽筋。

    一直控制着表情的许烨磊,看着身侧的孙萌萌此刻就像馋嘴的邻家小妹妹活泼又可爱,最重要的是这一刻她们之间的柏林墙选择性地隐身了。

    哦也!今天的预定目标只是进家,没想到还能为她煮一顿饭,待会还可以一起吃。

    算是超额完成任务!

    许烨磊的嘴角微勾,微笑着道:“看你饿得跟难民一样。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就别搞离家出走。”

    “还不是你折磨的,超强度的劳动。”孙萌萌嘟着嘴巴反驳道。

    见她那嘟起的红唇,许烨磊不由吞了一些口水,这丫头的这个动作,简直就是诱惑他犯罪!

    “出去!”为了避免自己想一吻方泽的冲动,许烨磊不留情面的将她赶出厨房。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十分钟后,许烨磊把面端到餐桌,孙萌萌以火箭般的速度去厨房拿碗筷,但非常揪心的是,这丫头就只拿自己的那一份,根本没想到留他吃饭。

    好狠心的丫头啊!

    许烨磊脱了围裙,孙萌萌看了一眼,更‘狠心’的说了一声:“不送”

    眼前这锅面的香味简直让孙萌萌口水都快留了出来,看到那汤的色泽,还有配料的搭配,肯定很好吃,孙萌萌猛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打了一碗,开始埋头苦干。

    这人不会真的是部队里的大厨师吧!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面条,煮的却是那么的好吃!舌头都快要一并给吞了下去。

    外卖怎么能跟家里的饭菜比呢?而且刚经过大扫除一番,正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当舌头品尝到这么美味的面食,就跟恢复味觉功能似的,吃的津津有味,吧唧吧唧的响。

    许烨磊有些哭笑不得,只好转身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出来。

    孙萌萌这个吃货见有人跟她抢食,立马把整锅子给端到自己面前。

    “喂,孙萌萌,这面是我煮的,给我拿过来!”许烨磊撇了她一眼,厉声道。

    孙萌萌自知理亏,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锅子移了过去。

    两人面对面坐着,分享着一锅面。

    “哇,真好吃!”孙萌萌吃的神清气爽,不由称赞起许烨磊的手艺,他的厨艺的确跟自己老妈李笑梅又得一拼。

    一级大厨师啊!要是开个餐馆,生意肯定火爆!

    许烨磊拿着筷子,看着孙萌萌那狼吞虎咽的摸样,不由好笑,这丫头好像跟几天没吃过饭似的。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许烨磊瞧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摇头一笑,提醒她别吃的太快。

    “太好吃啦,我的舌头简直被它给迷倒了,味道一级赞,神厨!”刚才还一副不愿意分食的孙萌萌现在却毫不吝啬的大放厥词,赞美起这碗‘汤面’和某男的手艺。

    一看就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个吃货!

    许烨磊精锐逼人的眼眸漾着深幽溢彩,嘴角荡着一抹温馨的笑意,脑海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如何攻下眼前这位‘老婆’的策略。

    对付吃货,那就努力满足她的胃,许烨磊的眼眸充满了满满的自信,在心里调整了作战方针,重新部署了作战计划。

    一个吃货,遇到一个一流厨师,还不得乖乖的被收服了。

    小时候,因为爷爷奶奶,妈妈工作都很忙,几乎无暇顾及许烨磊的一日三餐,所以许烨磊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自力更生,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这厨艺还是童子军出生呢!

    许烨磊的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吃货孙萌萌一抬头,正好撞上,看到他嘴角那自信又魅惑的笑意,顿时深深的被吸引住了。

    引诱,绝对是在引诱。

    四目相视,彼此心间不约而同的拂过一道细细的涟漪。此时,他俊朗的容颜上勾出一抹如沐春般的微笑,黑瞳里撤去了一如既往的锐利,呈现出了一阵琥珀般清澈透明,让孙萌萌的心瞬时划过一道心悸,心里像是绽放着一朵朵的浪花,沿着心海拍打着,起伏着。

    孙萌萌不得不承认,自己对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有点点小动心!唉,可惜是个军人啊!如果不是军人的话,真的可以考虑考虑哦!

    “吃饭,专心点!”许烨磊回过神,深沉的眸光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一扫而过,低沉的嗓音仿佛那深夜里的海浪拍打在暗礁上发出的声音,空旷而有力,像是染着一道不可抗拒的气息。

    深沉略微沙哑的嗓音传来,又令孙萌萌一阵心悸。

    呜呜为毛是个军人啊!孙萌萌心里又是一阵哀怨。t471。

    孙萌萌别再他面前发花痴啊,不然你真的会被他抓起当老婆的!给我低头,好好吃面去!

    于是,孙萌萌收回心绪,低下头,继续埋头苦干。

    许烨磊把刚才隐藏起来的笑意,给释放了出来,俊美的脸上不由得染上了一丝幸福的浪花,睿智深沉的眼里拂过一抹不可撼摇的坚定。

    她——孙萌萌,此生非他老婆莫属!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完饭,许烨磊连碗一并帮忙给洗了,舒舒服服的靠坐在沙发上的孙萌萌,看到某人在厨房勤快的背影,不由腹诽:真是一位贤良淑德的好男人啊!

    五分钟后,许烨磊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某人像大爷似的,坐在那,不由瞪了她一眼,直直往门的方向走去。

    孙萌萌以为某人自觉离去,笑呵呵的说:“慢走,不送”心里还添了一句:以后别再来了

    可是某人走了几步,却转了个方向。

    等到孙萌萌发现的时候,许烨磊已经来到主卧的门口。

    “喂,许烨磊,你干嘛。”孙萌萌连跑带冲的奔向卧室,但还是迟了一步。

    主卧的门打开了,如果不是清醒的状态,许烨磊会误以为走错了房间。

    这还是他的房间么?孙萌萌什么时候学会乾坤大挪移了,竟然把她的闺房搬到他家来了。

    连窗帘都给换了,看看那粉粉的窗帘,粉色带碎花的床上用品,床头,柜子上摆放了公仔,水晶饰物,连墙上也挂了布兜,整个房间叮叮当当地,没有他以前卧室的整齐,却充满了女人味。

    整天跟男人一起生活的许烨磊第一次走入女人的闺房,那颗坚硬的心瞬间被绕指柔软化了。

    “你干嘛偷看我的房间?”孙萌萌惊慌失措地冲过来,推开他,砰的一声关了主卧的房门,杵在门口,堵住去路。

    鸠占鹊巢的孙萌萌,理所当然地认为租了房,这里的一切都可以由她任意安排。

    只是,房间实在太乱了,见不得人,让她觉得有些害臊。

    “我要换衣服!”许烨磊看到孙萌萌白皙的脸上飘过几朵红云,眼神飘忽,立马明白她的心思。

    原来没脸没皮的丫头也有害羞的时候啊!

    许烨磊看着她,眼角充满了笑意,伸出手准备继续开门。

    孙萌萌靠在门把上,一手叉着腰,另一手抬起,贴在胸前,抬起食指,偏着头,对着客卧斜睨着眼,咧着嘴道:“你寄存的物品在那。”

    许烨磊顺着她的指点看去,是客房。

    转过头瞥了眼前的孙萌萌一眼,直直的走到客房门口,伸手打开了房门。

    当许烨磊看到眼前的画面,只能有一个词形容,那就是呕血。

    哦,真是呕血!

    主卧的豆腐块变成了一团皱巴巴的干菜,枕头也乱七八糟地丢在床上。

    “孙萌萌,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这女人实在太过分了,竟然这样虐待自己的被子,习惯整齐的许烨磊看的不由咬牙切齿起来。

    “房东先生,你的记忆力出现问题了。现在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你说过的啊,我可以任意处置家里的东西,包括帮你‘搬家’”孙萌萌一副女主人自居的态度,仰着头,挺着胸,不卑不亢的说,说的一番话,在最后那‘搬家’两字,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变成蚊子声。

    那一夜,孙萌萌在主卧睡得实在太惬意了,她就直接霸占了那个大床,然后把许烨磊的物品全数搬到客卧。

    但是许烨磊的内裤,实在是一个大麻烦啊,抽屉怎么拖都取不出来,不能搬抽屉,只好搬内裤咯。

    对于一个没有跟男性有过亲密接触的女娃,这个动作的高难度堪比某运动员受伤后的跨栏。孙萌萌不好意思看,更不敢直接用手抓,羞羞啊!

    原来想着某男也不会回来,就放着吧,但一向到自己的衣服旁边放着男人的裤衩,怎么想怎么别扭。

    于是,孙萌萌就拿一张纸巾,捏着一条许烨磊的大裤衩冲到客卧,然后又再拿一张纸巾,再捏着一条裤衩

    如此反复奔波于主卧和客卧

    幸亏主卧和客卧离得近,也幸亏许烨磊留在家的裤衩不多,不然一包纸巾都不够用。

    ‘搬内裤’的工作真是不容易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剑眉紧皱,看了眼做错事却不检讨,还理直气壮的孙萌萌!

    真是呕血,无语至极。真要把这样邋遢的女人娶回家当老婆,不知道是不是明智之举。

    许烨磊摇了摇头,走进卧室,拉开衣柜门,衣服还好没有被虐待,总算还是一件件地整齐挂着。

    可是袜子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都是黑色棉袜,但图案还是有差别的,许烨磊平时为了便于找寻都是一对对叠成一块块豆腐。可现在哪还有豆腐的影子啊!不同的袜子杂糅在一块,混乱不堪。

    看到内裤,那更是凄惨无比,上面还飘着一张纸,不知道是不是擦过鼻涕的

    许烨磊虽然没有洁癖,可是看到自己非常的私人物品变得跟垃圾一样凌乱,脑门噗噗直跳。

    “孙萌萌!看看你干的好事!”许烨磊走出卧室,一把拉着孙萌萌进客卧,指着衣柜冷冷地道,“你给我还原。”

    又不是电脑,哪有那么容易格式化还原啊!

    孙萌萌看着自己的杰作,想抗议,但不可否认在她来之前,物品摆放得清清楚楚和现在得垃圾场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那是一堆内裤耶,当着他的面,连看着都有些不好意思,哪敢去摸摸。

    孙萌萌偷偷看一眼许烨磊,似乎真的生气了,要是把他激怒,她肯定打不过他。

    最后只好嘟着粉粉的小嘴道:“又不是军队整理内务,干嘛要搞得那么严肃。我整理就是了”

    于是,孙萌萌选择性地扑到床边,掀起皱巴巴的被子,试图把它理平整一些,然后再叠成方块。

    但是从来不叠被子的某女费劲了力气叠出来的方块,总是软塌塌地。

    许烨磊则酷酷地站在一边,像检阅士兵一样,食指优哉游哉地摇一摇,否定孙萌萌做出的一个,有一个烂豆腐。

    又是这个表示no的食指,孙萌萌愤恨地看着那根修长的食指,再摇一下,她估计就会扑上去咬掉那个食指。

    呜呜怎么比大学军训的时候还惨啊!许烨磊我又不是的士兵,凭什么要我内务军事化啊!

    许烨磊看了一眼累的冒汗的孙萌萌,犀利的眸看着她就像x光一样,把她的想法都看透了。

    那两个瘦弱的小胳膊,掀着宽大的被子,显得是那么的吃力,像是饿了几天,没有一丝力气。

    许烨磊实在看不下去,感觉某人像是被他体罚似的,满头冒汗,于是走到她身侧:“走开”

    听到这句话,孙萌萌像是终于得到解放似的,立马闪到一旁。

    许烨磊利索的打开被子,一掀一折,又来了几个非常利落的翻腾动作,孙萌萌都还没看明白他是怎么变戏法的,一块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就精神地摆在床头了,再把枕头摆好,床单一拉,一晃眼这个床就变得非常清爽了。

    这样看着确实比刚才舒服多了。

    孙萌萌不得不佩服,但是心里还是坚决不虚心学习。

    平日里,孙萌萌就喜欢随性些,乱一点没关系,保持清洁就行了,懒人总会为自己的行为找点理由。

    许烨磊又在衣柜前show了一下他的‘绝活’,某女杵在一边看手指,这么漂亮的手指,她才舍不得让它们天天都在为琐碎的家务活操劳呢?

    之所以还在这站着不动,是为了催促某人赶紧离开她的地盘。

    “好了,活也干完了,你可以走了。”孙萌萌看到许烨磊叠完最后一双袜子,把衣柜复制得豆腐箱一样时,马上开口,忍着没说你赶紧滚蛋。

    许烨磊却拿出一条方方的内裤,孙萌萌看一眼,脸上又不自觉地发热,吞吞吐吐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洗澡。”许烨磊斜睨某女一眼,看着她那张生动的表情,心里在大笑,脸上却是非常淡定,迈开大步往外走。

    “喂,许烨磊,你要搞清楚,现在这是我的地盘,你不可以在这洗澡。”孙萌萌赶紧冲上去,在门口截住了许烨磊,她张开双臂堵住了去路。

    许烨磊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她,两人的距离不到十公分,视线从上到下扫描了一遍,从她那扑闪扑闪的睫毛,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最后落在她的轻粉润泽唇上,一股莫名的心绪毫无征兆的萦上心头,有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对于一个抗拒做军嫂的小丫头,这时候自己亲吻了她,估计立马被吓跑,所以即使自己再想吻她,也得克制住,一切从长计议。

    许烨磊不由自主的想低头往孙萌萌的脸上靠去,不过最后生生的给忍住了,不敢再看她的唇,低下头转移目光。

    可是,低下头的许烨磊,立马又后悔了!

    目光色色的停留在她那挺起胸脯上,,眼底眸极快地闪过一抹惊艳。

    此时,眼前孙萌萌身上穿着的是套棉质的家居服,但却毫不掩饰的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曼妙腰身,亦衬得她的皮肤愈加白皙,在灯光下泛起细碎的光泽。

    没想到这丫头看似瘦弱,胸部却还蛮有料的,想必摸起来,手感应该相当柔软。

    某男邪恶帝观摩着,心里暗暗为自己以后的‘手福’表示强烈的期待,表面却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煞有介事地点评着:“尺寸不错,经常做扩胸动作确实能起到扩大胸部的作用。”

    神经大条的孙萌萌,这才觉到一束视线径直射过来,发现某男正用灼热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那傲然挺立的前胸,立马收回手臂,来个熊抱,恨恨的瞪着许烨磊:“大色狼”

    “这是有科学根据的,别不信!”许烨磊,忍住笑意扯了扯嘴角,由衷地说道。

    听到他这句话,孙萌萌羞愤的双颊不禁再次微微发热,小手开始握成拳头,伸手就是一挥,往他砸去。

    可惜,她不知道眼前这男人可是n集团军的特种大队里,赫赫有名的中队长,他的身手可不是盖的,一个机灵,给躲开了。

    “近身格斗,出拳一定要快,要准,直接攻击!出其不意,千万别做太多准备动作!某人得瑟的拿着裤衩晃了晃,开始为孙萌萌讲解格斗要领。

    孙萌萌听了,心中的气焰更加嚣张起来,冲了上去,本想一顿乱揍,结果

    许烨磊的长臂一伸,直接抓住她那握着拳头的手,紧紧地将攥住,他的手心热乎乎的,烧得孙萌萌觉得自己抓到的暖手宝。

    孙萌萌甩了甩,却挣脱不开,只好厉声喝斥:“放手!”

    “不放。”许烨磊口气坚定,十足的无赖相。

    “放手”

    “不放”

    正当两人争得面红耳赤时,孙萌萌猛的一个用力,结果反弹直接扑倒在许烨磊的身上。

    某男顺势搂住怀里的小人儿,眼角眉梢都带着一丝得意,小丫头那柔软的小胸脯紧紧地贴着他那坚实的胸膛,他甚至能感觉到她那颗小心肝正在“扑通”乱跳。

    投怀送抱的感觉真好!

    孙萌萌愤怒的抬起头,对上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瞳,此时许烨磊的眼中泛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温软,有种让人想沉溺其中的感觉,莫名的令她原本暴怒的心情安稳稍许。

    心头涌起一丝怪异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

    顿时,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极其微妙的气息,一轻一重相互交叠的呼吸声,仿佛低诉着彼此身体上的悸动。

    许烨磊目不转睛地盯着怀里的孙萌萌,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目光落在她泛着点点红潮的脖子根上。

    她是在害羞吗?许烨磊的唇角向上翘起一个细微弧度。

    “小丫头原来你也会害羞啊!”许烨磊嘴角微扬,性感磁性的嗓音带着一丝宠溺的味道。

    一句话点醒了正沉迷男色之中的孙萌萌,被他牢牢搂住,吃了瘪极不甘心,猛然抽回自己的右手,正想一拳往他那刚毅俊美的脸上砸去。

    许烨磊敏捷地腾出一只手,顺势捉住她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心脏上:“你害羞的摸样特别的美”许烨磊说出这句话时,完全退去了以往军事作风的口吻,而是极为温柔,极其认真。

    不知是由于不习惯他的深情,抑或是心脏的脉动太狂热,孙萌萌不由全身一颤,连忙慌乱蹬腿,猛踩许烨磊的脚。

    “啊——”许烨磊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呼,牢牢抱住她的手臂顿时放开。

    孙萌萌闪到一边,大声骂道:“色狼,吃我豆腐,还敢这作诗。”说完,拔足狂奔往主卧跑去。

    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大色狼,你洗完澡了,就赶紧给我——滚!”羞恼成怒的孙萌萌透着主卧房门,冲着许烨磊喊了一句。

    许烨磊闻言,不由莞尔一笑,刚才那丫头害羞的时候,心变得特别的柔软起来,真心想一亲芳泽下去。

    唉,可惜啊!为了不打草惊蛇,自己还是暂时扮演忍者吧!

    许烨磊直径走到客用浴室,推门一看,顿时傻眼,镜子里贴着好几个粉色的红心,什么毛巾,浴巾等洗漱用品全部都是一律粉色,洗漱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估摸这些全是孙萌萌的化妆品,整个浴室晕满了女性化妆品的馨香。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爱粉色啊?还有每天都要往脸上抹这么多东西,这也太恐怖了吗?

    可是看到这些东西,许烨磊的心里没来由的冒起一抹幸福的泡泡,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裤除掉,站在花洒下面冲澡。

    几分钟后,许烨磊关上花洒,抬手想扯过浴巾时,发现一件严重的事情,他没拿浴巾,更别说毛巾了!

    以前他用的都是主卧浴室,因为浴巾都是放在衣柜,每次洗完澡都是直接光溜溜的走出来那浴巾擦干身体。

    许烨磊皱了皱眉头,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求助某人,帮他去客卧衣柜的抽屉拿浴巾。

    于是,许烨磊将浴室门拉开一条缝,冲着主卧喊:“孙萌萌”

    躺在床上正一脸纠结加愤恨,看着天花板的孙萌萌,听到许烨磊的叫喊声,不由更加暴躁起来,侧过身子置之不理。

    难道要走还要我出去欢送吗?想得美!大色狼赶紧滚出我家,还我安静太平日子!孙萌萌心里巴望着某人赶紧离去,省的她眼见心烦。

    “孙萌萌,出来,帮我去柜子里拿条浴巾给我。”许烨磊光裸着健壮的身子,躲在浴室门后,继续喊着。

    什么?叫我帮他拿浴巾!听到这句话,孙萌萌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个色狼军痞到底想干嘛?难道想趁机把自己给,想到这孙萌萌浑身不由一抖,环抱起上身。

    这个色狼要是敢对自己下手的话,她一定会叫他好看!孙萌萌恨恨的咬着牙。

    可是想想,量他也不敢,他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就告之她大伯一声,肯定杀无赦!

    于是某女开始在那yy不停,而光着身子的许烨磊却冻得哆嗦起来,现在可是12月啊,正值寒冬啊!

    这丫头是真没听见还是再装没听见啊!

    “孙萌萌,快给我拿浴巾,我快冻死啦!”许烨磊哆嗦着,再次喊道。

    听到这句,孙萌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脑海想象着某人光着身子,在那哆哆嗦,直打颤的画面。

    哎呦喂,好香艳,好性感的一个冰冻美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