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乔迁之喜
    因为辞职的事情,这段时间孙家陷入战火不断,孙萌萌和李笑梅因为辞职和不能辞职展开的拉锯战还硝烟弥漫。

    可这一次孙萌萌被李明逼上梁山,下定决心,非要,必须,坚决的辞职。而且她已经在外租好房子,于是迫不及待的回家整理东西。

    回到家中,孙萌萌悄悄的探进头,一见家里没个人影,想必爸妈出门了。

    这样正好,把东西打包偷偷溜走,避免再次发生正面冲突。

    从小到大从没离过家的娃终于有了出门的机会,终于可以避开李笑梅严格军事的控制,孙萌萌似乎特别期许自己独立自主的租房生活。

    老妈,过几个月等你的火气消了,我还是会回来当米虫的。所以你就暂时眼不见为净吧,为了让你不那么快进入更年期,我就自觉地隐身啦!

    “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打断了在闺房里哼着小曲收拾物品的孙萌萌,某人哆嗦了一下,知道是他们家的‘慈禧太后’回来了。

    不知道今天黄历怎么样,是否适宜宣布搬家。

    孙萌萌轻轻打开门钻出脑袋,看到李女士手上拎着一大袋零食,脸上的表情还算淡定。

    孙萌萌肚子里的馋虫盯着塑料袋不怕死地流口水了。

    在战争中,老妈这样的讨好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暴风雨的前奏?

    孙萌萌一脸谄笑却是步步惊心地走向她的零食。

    自从上班之后,老妈就禁止她吃零食了,美名其曰,要想拥有漂亮的身材就得控制嘴巴。

    可是,糖衣炮弹真诱人啊!只要不是过期的,尽管扔过来吧,吃完再发通知,要骂就骂吧。

    可怜的娃啊,我豁出去了!

    “妈,你去进货了,哇,都是我爱吃的零食啊,久违了,我的最爱!”孙萌萌嬉皮笑脸的凑了过去。

    “是啊,以后我天天都给你买零食,随你想吃多少都行。”李女士没有上两周那般怒火冲天,而是一脸和气的笑着说。

    “耶,终于解放了!”孙萌萌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

    心里却偷偷的回了一句:哈哈,其实我一直潜伏着,没来断过粮!

    “只要你每天都准时去上班。”李笑梅已经是到了黔驴技穷的阶段,只能把女儿当三岁小孩哄,拿零食去诱惑她。

    “妈,我已经递交辞职信了,现在即使想收,也收不回来啊!”孙萌萌一边拆着她最喜欢的泡椒鸡爪,一边退离几步,确定是安全范围,才大声的说了出来。

    果然,下一秒就一阵河东狮吼。

    “孙萌萌,你这死丫头怎么就这么傻,我千辛万苦才把你安排进银行,你竟然这么不珍惜,”李笑梅怒不可赦地把手中的带子忘地上重重一扔,散了一地的花花绿绿包装袋。“你要真辞了,就给我滚出这个家。”

    “妈,在银行上班没什么好的。这事我已经想得非常清楚。您别生气了,我今天已经在外租好房子了,明天就搬出去住。”孙萌萌眨巴着眼睛,向母亲大人宣布她搬出去决定。t471。

    “你你孙萌萌真是翅膀硬了。好,你要自己选择人生,以后就不要后悔!你要走,就马上走,搬出去就别再回来。”见孙萌萌固执不肯回头,李笑梅气的眼眶都快泛红了,手一指,就让她立马滚蛋。

    由于爸爸孙耀文不在,连个阻拦的人都没有,孙萌萌把刚整理好的行李箱一拎,背着她的吃饭工具(笔记本电脑),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没想到拿了钥匙第一天就住进来了,提着行李箱来到玉景豪园时已是华灯初上。

    不论多开朗乐观的人,被自己的妈妈赶出家门总会有一点狼狈。看着三三两两归巢的路人,孙萌萌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老妈你可真是狠心啊!真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把这么漂亮的女儿往外赶,她真的一点不担心么?

    孙萌萌一路腹诽着亲娘,直到来到许烨磊家门口。拿着钥匙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所有不好的杂念都烟消云散了。

    哇咔咔!开了灯,室内精致华丽的精美灯饰,名贵高档的家具摆设,单是宽敞明亮的空间,也足矣让人感到房主的豪华和气派。

    孙萌萌立马兴奋起来,从现在开始半年内,自己就是这套房子的女主人。

    孙萌萌哼着歌,跳着舞,神魂颠倒的在客厅转上个几圈,hingt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

    开始把自己东西翻出来,把清洁护肤用品搬到卫生间,空空的洗手台没一会儿就摆满了瓶瓶罐罐,卫生间瞬间就多了女性的馨香,专属孙萌萌的香味。

    哈哈,不错,真有女主人的感觉。

    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是书房,两个是卧室,自己该睡哪个房间呢?

    孙萌萌像女皇选妃一样,决定一一看过再做最后选择。

    孙萌萌第一个就是直奔主卧,打开门看了一眼,被眼前的场面给愣住了。这个房间充斥着许烨磊的气息,而且是军人的气息,干净,整齐,连床单都跟他的军装一样笔挺,特别是那方块被子,让孙萌萌感觉在军营里一般。

    我的乖乖,军人是不是有强迫症啊!这么好的床上用品却叠的跟军队的小方被豆腐块似的。

    孙萌萌四周瞄了瞄,第一次私闯男人的房间,有种在偷窥别人的感觉,有点心虚,脸红耳热的不敢细看,赶紧退了出来。

    打开客房的时候,又是眼前一亮,明净的水晶灯,古典的落地灯,灯光交融在素雅的墙纸上,配着田园的窗帘,客房超乎想象的温馨。

    孙萌萌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睡觉,感觉一定很美,估摸天天都会做美梦。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都市的夜晚,并没有因为夜晚的来临而安静下来,相反,霓红闪烁,星光和灯光,在这片繁华的地带交相辉映,让整个城市都散发着一股神秘而迷幻的色彩。

    洗完澡的孙萌萌,穿着一套粉色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拨了拨刚吹干的头发。穿着拖鞋,直直走到明亮的落玻璃窗前,向外望去,星斗点点,月笼轻纱,灯火阑珊,夜的喧嚣,夜的璀璨,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整个小区被恬淡的月光笼罩着,树木葱郁,霓红闪烁,虽说不上是世外桃源,安静中带着一种祥和。孙萌萌第一眼就看到下面那个泛着海蓝晶亮光芒的音乐喷泉,让人情不自禁的幻想着在徜徉其中的感觉。

    虽然是在同一个市,但这里的居住环境,跟自己家那块地盘,那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没得比啊!

    “这里的夜色真美”孙萌萌不由的啧啧称赞起来。

    想到自己以后的半年就生活在这等美丽的景色下,心里不由惬意无比,说到这还得感谢房东许烨磊先生。

    不过第一次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过夜,孙萌萌还是有些害怕,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大半夜迟迟没去睡觉。最后实在熬不住了,就溜进客房去睡。

    孙萌萌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s市就读,工作后除了偶尔出差住酒店,孙萌萌几乎很少去外面过夜,当然偶尔也会去叶子青和刘焉的家借住一晚两晚。所以这颗温室小花朵,没有多少出门经验注定是要吃点亏的。

    一头脑热的搬了过来,连个被子都没买,许烨磊的主卧是有被子,但是鉴于某人的睡过的,孙萌萌不屑,跑来客房,结果只有薄薄的一条空调被,本想将就一晚,可是此时已经入冬,半夜气温骤降,盖着薄薄空调被的她,哆嗦着,硬生生地被冻醒了。

    孙萌萌紧裹着被单,哆嗦着,冷不防地打了一个喷嚏。

    呜呜许烨磊你真是不称职的房东,换季了也不换厚被子!真快冻死我了!

    不行,房租得再降一些!

    孙萌萌赶紧起来找被子,半夜三更翻箱倒柜,可是诺大的衣橱除了自己刚挂上去的衣服空空如也。

    跑到主卧门口,犹豫了一会,手还是握住了门把,缓缓地开启了房门。再次踏入许烨磊的地盘,心脏莫名地砰地跳了一下。

    唉,孙萌萌你瞎紧张什么,已经付了房租,这里的一切就得由我主宰!

    一个衣柜接着一个衣柜的寻找被子,直到推开最后一扇门,才在衣柜里看到布料。

    里面全是许烨磊的衣服,虽然不多,但衣服整齐划一地挂着,格子柜里,连袜子也是叠成豆腐块,纹丝不乱,可是,这些东西都跟她的需求没有半毛钱关系。

    看到下面还有一个抽屉,孙萌萌突然眼前一亮,这不是还有一个抽屉么?这么大,刚好可以放一个被子。于是,兴奋的拉开抽屉,可是下一秒,手触电般收回来,大脑也跟着石化了。

    天天在网络上,把小白文写得激情四射的孙萌萌,第一次真切地打开男人存放内裤的抽屉

    咳咳立马幻想到自己经常描写的那个男人身上的某物。

    呼呼,真是要命啊!

    孙萌萌感觉从脸到耳根都被火烧过了火辣辣地发烫,以前被叶子青祸害看片的时候都没这么热血沸腾

    孙萌萌猛拍了自己那发烫可以拿来煎饼的脸颊,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啊!不就是看到某人的内裤吗?至于幻想连篇吗?

    孙萌萌赶紧关上抽屉,跑回客房钻进薄凉的被窝,自虐地敲着脑门,才把浮想联翩的魂揪回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夜色如水,一片清凉。

    孙萌萌在床上躺了很久,发热的大脑已经冷却下来了,奈何四肢却一片凉飕飕地,即使裹成一团,依旧感觉不到一丝暖意,鼻子已经有些堵塞了,这样到天亮非冻感冒不可。

    没娘管的娃真的是可怜啊!

    不知道李妈妈是否会想女儿,唉,估计她正巴望着自己在外熬不过,明天向她缴械投降。

    算了,还是自力更生吧!与其这样被冻得跟寒号鸟一样,还不如起来上网采购,明晚就不用这么悲催了。

    孙萌萌掀开那中看不中用的空调被,打开衣橱,披上外套,快速地在网上买了一套床上用品。

    但长夜漫漫啊!第一夜来这就过的这么苦逼,会给她这个新房客留下心理阴影的。

    于是乎,孙萌萌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到主卧,看着床上的豆腐块,就像看到暖炉一样。

    恩,就它了!今晚勉为其难的借我用一下吧!

    原本唾弃的被许烨磊用过的被子,这时简直就像救命稻草一眼,孙萌萌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扑上去,打开被子钻了进去。et

    真暖和啊!孙萌萌舒服的眯着眼前,享受着此刻的温暖。

    暖和的被子,散发着淡淡的清新味道,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烟味,给人一种舒服而奇怪感觉。

    可是一想到这是许烨磊的房间,他的卧室,他平时就睡在这张床上,这应该就是他身上残留下来的味道,想到这里,孙萌萌不自禁的脸上一红,胸中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脸情不自禁的发烫起来。

    为什么自己上午被许烨磊抱着的时候,竟然会这么乖巧的倚在他怀里啊!孙萌萌,你不会是看他长得帅,就喜欢上人家了吧!

    不行,这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情!他他要不是军人那还可以勉强先来个交往什么的!

    呸!呸!呸!孙萌萌你丫的脑残了是不是!见个帅哥就像往上扑!小心我抽你!

    于是,某人想入非非,反复斗争,一直yy到三点多才被周公叫走。

    第二天早晨,一道刺眼的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上,洒落在风中起伏的窗帘上,点点的光斑,反射在床上的孙萌萌脸上。

    睁开眼睛,给一阵刺眼的阳光逼得睁不开睛,忙抬起手臂,挡住眼前的阳光。等目光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惶惶不安的打量着房中的摆设,华丽而不落俗的家具,高贵而明华的饰物,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每天早上醒来时见到的自己的房间。

    孙萌萌微微一愣,电光石火间,想起这是许烨磊的房间,自己昨天刚租下来的房子。

    昨晚好像做了很多梦,孙萌萌依稀记得,好像迷迷糊糊中梦到了某人,心中不禁一阵惶惶。可能是因为盖他睡过的被子睡觉才会这样,想到这,孙萌萌惊慌失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搬到许烨磊家后,孙萌萌充分体验到,什么叫做独立自主,自由自在的生活。要不是美美编辑天天催她写新文,估计这会她还在昏天暗地,黑白颠倒的看电影,煲肥皂剧。

    整整玩了一个星期,孙萌萌终于把心收了回来,以后就靠写赚钱,自然不能继续堕落下去,于是书名和简介开始入手,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不过至于的大纲和主线,孙萌萌倒是有些头疼。

    毕竟自己不是军人,也不是军嫂,怎么可能写出那种铁血刚硬的味道呢?看来只能全凭自己那与生俱来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来完成。于是在电脑上啪啪啪的将大纲和故事主线记录下来。

    坐在书房的孙萌萌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白皙细长的手指飞快地起落,偶尔拨了拨栗色的短发,秀眉微微一拧,黑黑的瞳仁里便隐有光芒闪过。“啪”地敲下最后一个字,利落地保存进文档,脸上露出一抹ok的笑容。

    孙萌萌将背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开始凝想,如何将故事的细节和桥段设计更加的流畅时,门铃响了起来。

    不用猜,肯定是叶子青来了!

    孙萌萌起身走出书房,打开门一看,果然是叶子青和刘焉,两人手上各拿了一盆花。

    “噔噔,恭贺你乔迁之喜,生活愉快!”叶子青和刘焉异口同声的向孙萌萌道贺。

    “谢谢!”孙萌萌接过那两个手上的盆栽,满脸笑意的道谢,“走,进来吧!”

    叶子青一踏进门,看到里面的装修和布局,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嘴里立马啧啧不停:“孙萌萌,你是不是存了很多棺材本啊,竟然租这么好的房子!真是有钱啊!”

    前面叶子青听孙萌萌提过,说就自己一个人住,当时她还以为租的是单身公寓,没想到却是这么豪华的房子!真心佩服孙萌萌这丫头下的起这血本!

    叶子青心里猜测这房子的租金最少也得7-8千块,不由摇头:“你要是真的嫌钱多,花不出去的话,就让我勉为其难的帮你花吧!”

    “呸,叶子青就是话多,你瞧刘焉进来都没说半句话,你倒是叽叽呱呱起来了!”孙萌萌瞪了她一眼。

    站在叶子青身旁的刘焉今天身着浅啡色短款皮裘配紧身皮裙,尽显长腿、翘臀,婀娜身姿展露无遗。不算浓艳的烟熏妆勾勒出精致的五官,看起来特别风情万种。

    “子青说的话,一点都没错,萌萌你要是嫌钱多,真的可以分我们两个花花!我们两个肯定会绝尽全力帮你分担有钱的痛苦!”刘焉笑着附和叶子青的观点,一起唾弃孙萌萌。

    “这可是我的地盘,你们两个说话最好经过大脑一下,小心我把你们两个轰出去!”孙萌萌装着一副女主人的嘴脸,威胁道。

    “听你这说,我还就赖着不走了,等会打电话给我妈,叫她把我的衣服收收,搬过来跟你住得了!”叶子青不惧威胁,反客为主起来。

    “我也是,一起搬过来跟你住得了!”刘焉立马跟着附和。

    “滚!我这拒绝闲杂人等同住!”孙萌萌毫不客气的回绝她。这三个女人熟的都快要烂了,说话几乎没有什么顾忌可言。

    “哼,我现在就打电话!”叶子青一副跃跃欲试,要打电话的样子。

    “打啊,你打啊!小心被你老妈k死!”孙萌萌一副毫不畏惧的表情,鼓励叶子青打电话回家。

    “好了,你们两个口不渴吗?”刘焉的声音特别的温和,笑着阻止她俩继续斗嘴。

    叶子青和刘焉把房子里里外外参观一遍后,三人坐了下来,不过叶子青的眼睛还是四处张望不停,最后转过头问正在吧台泡花茶的孙萌萌:“这么奢侈,房租多少啊?”

    “你要帮我付吗?要是帮我付,我就告诉你!”孙萌萌一边倒咖啡一边回她。

    “呸,嫌棺材本雄厚是吗?竟敢在我这种无产阶级面前炫耀!”叶子青嗤了她一句。

    孙萌萌端着三杯花茶走了过来:“你丫的,钱多的跟大米一样,我还深怕哪天被虫子给蛀掉呢!再说,我们仨,棺材本最雄厚的人还没吭声呢?你在这瞎咧咧啥啊!”

    叶子青一毕业后就从事医药的业务,因为长得漂亮,很多客户自然愿意给美女一口饭吃,所以这几年下来简直赚大发了。至于刘焉,家底本来就不错,一毕业后,家里直接给她开了一家服装店,经过几年经营,在s市也算是小有名气。当然这名气当中,自然少不了老板娘的美色啦!

    “对哦,我忘了你们两个一直在比谁的棺材本更厚,说说,焉你存了多少啦?”叶子青果然被转移话题。

    “你们两个少往我身上扯啊!我能存什么钱啊,赚了也都花出去了!入不敷出!”刘焉在那哭穷起来。

    “唉,唉,唉,这话说得,好像怕我们要跟你借钱似的!好,今天我就豁出我这张脸去了,焉,能不能借我一百万啊!”叶子青不由戏谑起刘焉来。

    “一百万,我还想找你借呢?”刘焉瞟了叶子青一眼,声线娇滴滴的,让人一阵酥麻。

    “我说你们两个别在我面前讨论钱了好不好?真是一堆俗物!”孙萌萌不屑的扫了她们两个一眼插了一句进去。

    中不这萌。“呸,你才是我们仨当中,最俗的俗物!”刘焉和叶子青立马同一立场,一致对外,异口同声嗤她。

    “no,你们没看到我把银行工作给辞了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情!so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圣洁的人”孙萌萌不要脸的开始自恋起来。

    “呸,你那是脑子进水,抽风,神经失常的体现”叶子青深知其中原因,但嘴上还是不忘损孙萌萌几句。

    “懒得理你们这两个恶心的女人!”孙萌萌也不想再提辞职那件事,只好就此打住话题。

    三个女人叽叽呱呱半天后,才回到正题,当叶子青听到这房子的房东就是孙萌萌相过亲的那个中校,而且才两千块租给她时,不由大跌眼镜,一脸贼兮兮地蹭了过来,搂住孙萌萌的肩,凑到她眼前逼供:“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那中校同居,却骗我们美名其曰为租房啊?”

    孙萌萌没好气地拍掉她的手:“赶紧把你那丰富的想象力给我塞回去,省的出来**我这纯洁的美少女!”

    这话一说,被拍掉手的叶子青没继续上,反倒是刘焉粘上来将手搭在孙萌萌的腰上,“快招,不然,哼哼”放在腰上的手开始活动,极暧昧地抚过她的腰线。

    这招是孙萌萌的最害怕的,也是她死穴,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说你们两个的思想不能纯洁干净点,尽来污蔑我这个纯洁的娃!”

    “呸,你还纯洁,看你写的文,我看了都快要脸红了!还纯洁,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啊!”叶子青毫不留情的揭露某人所谓纯洁的嘴脸。

    “我我还不是为了满足你们这些色女的眼球才写的,你以为我愿意啊!”孙萌萌的脸微红起来,其实每次写那些ooxx片段,她整个人都面红心跳,恨不得捂脸就逃。

    “看过成人片的娃还说自己纯洁,鬼信!”叶子青摇着头坚持不苟同某人的言词。

    “那些片子还不是你提供的,你这个罪孽深重的**!”孙萌萌毫不客气的抖出当年叶子青把她和刘焉残害的往事。

    刘焉在一旁看着两人在翻旧账,不由乐的直笑,即使是三个很要好的姐妹,但比起她,孙萌萌似乎跟叶子青更亲一些。

    三个女人,一台戏,足足唱了两个小时,本来约好一起出去吃饭,a孙萌萌一顿,不过因为叶子青突然被她老大电话叫走,要走的时候孙萌萌威胁她,说过期作废,结果叶子青这个吃货,立马叫刘焉取消同她吃饭,甚至连人一起拉走。

    可怜的孙萌萌,在家胡乱的吃了一周,正有兴致出门,跟他们一起打牙祭,结果就这么给弄泡汤了,最后只能独自在家吃泡面。

    孙萌萌刚把面泡好,正要大干一场时,门铃又响了起来。

    又是谁啊?难道是那两丫头善心大发,又跑回来陪自己吃饭了?

    住进来这几天,孙萌萌几乎处于无人打扰的状态,抽了一张面巾纸,擦拭了一下嘴角,慢悠悠的走到玄关处。

    当看到门铃显示屏上的面孔时,孙萌萌不禁瞪大眼睛,心里一阵惶恐,这人这人上周所谓的发誓怎么跟放屁似的,才一周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