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图谋不轨
    那天晚上回来,发现许烨磊的军服还穿在自己身上,孙萌萌立马给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惜出于关机。

    后来接连打了几次,依旧出于关机状态。所以咯,这件军服至今还没还给许烨磊。

    这件军服似乎带着一种诱惑力,驱使孙萌萌站起身走过去,把那件军服从衣架上取了下来,低头闻了闻,衣服散发出来的清爽、阳光气息。(注解:孙萌萌帮忙洗过!)

    这些天孙萌萌,尽量不让自己想起那天的事情,提到李明这个名字她就不自觉的恨得直咬牙,可是想道那天后面的事情,孙萌萌的小脸立马泛红起来。

    那天自己抱着许烨磊整整哭了半个小时,他怀里的气息孙萌萌至今都清晰的记得,那是一种揉合了草木和汗水交织在一起的气味,那是一种让她信任的气息。在那一刻,孙萌萌觉得他的怀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安全,让人想依赖一辈子,不舍离开的怀抱。

    哎呀,不能在想了!孙萌萌拍了拍自己那发烫的小脸,阻止自己没完没了的发春幻想。

    不过想想,那晚后面的画面,似乎有些模糊,不是很清晰。只知道某人动作利落,不到一分钟就把那该死的行长打的趴在地上!不愧是当兵的,威武!

    额——好像还听到一句——老子的女人你也动!!!

    呸!呸!呸!许烨磊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军痞,谁是你的女人啊!孙萌萌努着嘴巴连呸了几声,脸红的想刚从锅里捞起的虾似的,红红的,粉粉的,让人情不自禁想咬一口的冲动。

    孙萌萌把军服又挂了回去,愤愤的把衣柜门给关上,坐回电脑桌上,开始琢磨下部的构思。

    上次美美编辑的建议,让孙萌萌困惑了很久,现在已经完结了,必须得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了。

    军婚?唉,真是个让人头疼的题材。孙萌萌烦躁的在键盘上啪啪啪乱打一番。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周末,在驻地,许烨磊的办公室里。

    百叶窗拉开,明亮的阳光投了进来,室内一片通透。办公桌前的盯着手上的纸上数据的许烨磊双眉紧蹙,俊朗的五官蒙着一丝淡淡不满。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许烨磊伸手拿起电话:“喂,你好”

    “是我”许大雷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力度非凡,让人有种不容抗拒的威力。

    许烨磊一听是许大雷,连忙叫道:“爷爷”

    “执行任务回来啦?”许大雷在上周三的打过一通电话,但却被告之许烨磊去执行任务了。

    “是,去了一趟边境”许烨磊如实的告之,这十来天去边云南境缉毒,连击毙带捕获十几名贩毒分子。

    “哦”许大雷哦了一句,好像没有太多关心。

    其实不然,对于孙子执行任务,别看许大雷表面上表现的漠不关心,好像特别放心他似的,可是其实每次许烨磊出去执行任务,许大雷心里都很担心。只是作为军人,他把这种担心放在心底,没有流露一丝出来。

    要知道特种兵,这个兵种跟其他兵种是绝然不同的,别看现在是和平时代,但还是有很多人们所预想不到的危险潜伏在周边,他们所执行的每件任务都是最具困难,最具恐怖,最具有生命危险性的。

    “爷爷,你找有事?”许烨磊率先开口询问,同时也做好了某些心里准备。

    果然——

    “恩,有事找你!那个你跟孙耀武那侄女现在进展的怎么样啦?”这段时间,许大雷心里最惦记的就是这事,打电话给他就是想知道最新进展。

    许烨磊皱了皱眉头,吐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模凌两可的话:“没怎么样?”

    “什么叫没怎么样?给我具体说说”许大雷像是叫下属做工作汇报时的,一心想探知事情动向。

    “爷爷,你也知道我最近工作比较忙,根本没时间啊!”许烨磊一点都不想家里的老人对这事干预过多。

    “少跟我扯淡,我已经说过,给你三个月时间,你要是真的不满意人家,给我直说,有不着绕弯子!”许大雷的声音立马拔高,语气特别的轩昂。

    人要脸,树要皮,再怎么样也得给人家孙耀武一个面子或交代啊!

    其实也谈不上,没看上人家,至从经历那天晚上的事情后,许烨磊对孙萌萌就有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感觉,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未有过,是种自己无法把控的感觉。

    “还有,我告诉你,既然看不上,那就继续相亲,相到你看上为止,我这次就把我许大雷这张老脸豁出去了,明天就去相亲网站帮你登记上,还有,也交代你们集团军上上下下的领导干部,让他们帮你张罗,我就不信我许大雷找不到孙媳妇!”被逼急的许大雷,亮出最后的杀手锏。

    这句话果然威力无穷,许烨磊听得一愣一愣的,伸手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爷爷,您孙子在部队已经小有名气,你就别再帮我炒作了,行不?”许烨磊装傻的调侃道。

    “哼,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啊,等着瞧!”许大雷哼了一句,威胁道。

    许烨磊也深知老爷子的脾气,他说话历来一言九鼎,绝不食言。这话放了出来,指不定他还真干的出来,于是连忙劝阻:“爷爷,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不能操之过急!”

    “哼,自己看着办,反正我只要孙媳妇,至于你娶谁我不管!”许大雷又哼了一句。

    许烨磊听了,烦躁的差一点把头皮给抓破,情急之下,只好把孙萌萌拉来做挡箭牌。

    “爷爷,你就别再折腾了,我我已经看上人家了!”许烨磊说完这句话,脸莫名的红了起来。

    额——这下轮到许大雷愣了愣,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到孙子说看上某位姑娘,不由满眼冒金星,一阵窃喜。

    “看上谁了?”许大雷掩饰住自己心里按耐不住的喜悦,明知故问了一句。et

    “孙司令的侄女!”许烨磊硬着头皮说。

    嘿嘿,好小子!跟孙耀武结为亲戚那是最好不过,这其实也是许大雷心里所期许的!

    孙耀武又开始端起司令架子:“既然看上了,别再磨叽,立马行动起来,你一个堂堂正正的中**人,做事,利索点!”

    “是”许烨磊的回话是很有士气,但心里却有一丝没底气。

    跟孙萌萌那丫头过招几次,许烨磊完全领教了她的野蛮、厚脸皮、牙尖嘴利,而且她本人还三令五申的跟自己表态说不想当军嫂。

    被爷爷这么一逼,这下好了!非她不可了!孙萌萌,你别怪我啊,谁叫你自己送上门来跟我相亲,还相了两次,这种几率世间少有,看来许家孙媳妇的位置非你莫属了!你就多多担待吧!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想到孙萌萌,许烨磊突然想起自己的军服还在她那,不由从抽屉把手机翻了出来,电池,卡装上。(驻地军人,除了军线,是绝对禁止用其他的通讯工具,许烨磊的这部手机只用于在休假时,其他时候一律关机。)

    开机一看,十来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全是那丫头的!

    于是拿起手机回拨一个电话过去。

    此时,孙萌萌正躺在叶子青的床上,抱着被子,舒舒服服的做着美美的白日梦。

    上周孙萌萌因为坚定不移的要辞去银行工作,接连好几天跟老妈李笑梅火拼几场,最后搬出家里以示决心,现在暂时借住在叶子青的家里。

    听到床头的手机铃铃作响,蒙在被子里睡得正香的叶子青踹了踹她:“吵死了,快点给我摁掉”

    孙萌萌迷迷糊糊的伸手,抓过手机,一看是白石灰打来的电话。

    白石灰?这是谁啊?孙萌萌一时半会忘了这是自己特意给许烨磊取得名字,伸手就把电话给摁掉了,继续倒头就睡。

    被挂电话的许烨磊,心里明显有些不爽,这丫头太良心了吧!好歹自己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啊!还说要报答自己,结果连电话都不接!

    可恶的小丫头!

    许烨磊有些不爽的再回拨了一遍,孙萌萌再次迷迷糊糊拿过手机,这白灰石到底是谁啊?打个没完没了的。

    孙萌萌正有些怄火,不过脑海立马想起这是谁的电话,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坐着接通电话:“啊,对不起,刚才不在,没接到你的电话!”刚才明明是自己主动摁掉的,孙萌萌却华丽丽的把它解说成自己不在。

    “孙萌萌,你”许烨磊也正要说她没良心,却听到对方那边道歉起来,顿时给停了下来,直接跟她要衣服,“我的衣服呢?”

    “你的衣服还在我这!”孙萌萌边打哈欠边回他。

    许烨磊一听,猜想这丫头肯定还在床上,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淡笑:“一小时后,把衣服送到我家。”

    他家?那不是自己丢人到家的场所吗!

    孙萌萌正想建议他换个地方,结果耳边听到嘟嘟嘟的挂断声。

    呜呜打死我也不想去哪重温丢脸的画面!

    可是事到如今也没办法,至从上次他救她后,他的形象在孙萌萌心目中的确高大不少。

    军人果真守护人民,保卫祖国!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暖暖的阳光下,原本纠结的孙萌萌,在玉景豪园的花径路穿梭而过,感觉自己的裙角都沾了花露的芬芳,整个人清新怡然得有些梦幻了,心情也自然愉悦起来。

    孙萌萌敲开了许烨磊家门。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穿着白色睡袍的许烨磊,湿润的头发,敞开的领口,那古铜色的胸肌一览无遗的呈现在孙萌萌的眼前。刚才一回到这,许烨磊就先去冲了一个澡,没想刚从浴室出来,就听到门铃声。把不这萌。

    要不要这么勾引我啊!我的口水,真的要流出来啦!

    孙萌萌感觉自己那颗小心脏有些不受控制地狂跳,幸亏手里还提着军服,提醒着她,某人是位军人!不然肯定还是像上次一样囧态毕露。

    此时,许烨磊的眼睛也不由一亮,一身红色针织连衣裙将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地显现出来,明亮的眼眸,饱满红润的双唇,裙摆长度恰到好处,线条优美的长腿,曼妙的身姿,透着形容不出的诱惑。

    这丫头穿成这样妖艳,是来诱惑自己的吗?许烨磊双眸地注视着她,一刻也未曾离开。

    “你的衣服!”孙萌萌被他看得直发毛,伸手把衣服递给他。

    “进来吧”许烨磊低沉的嗓音带有一丝的沙哑,开口邀请道。

    孙萌萌本想把衣服给他就直接离开,可惜她还是被他那磁性的声线给迷惑,一不留神又跟了进去。

    “你等我一下,我去换套衣服!”许烨磊扔下这句,直接进了卧室。

    孙萌萌把袋子放沙发上一放,再一遍的参观起这房子,看着周遭簇新的家具闪着奢华的亮泽,这里的家居温馨却没染上一丝人间烟火,可见许烨磊很少在这居住。

    哎,真是可惜!要是许烨磊不是军人,嫁给他的女人在这个家里生活一定会很幸福。

    “要喝什么?”磁性的嗓音打断了孙萌萌的‘悲天怜房’。

    孙萌萌转身看去,只见许烨磊一身休闲,衬衣的扣子随意地系着,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他弧度完美的胸肌,挺拔而帅气的身形,彰显着属于男子的性感与魅力,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换下军装,仅仅是穿着这么简单的一套休闲服,也能帅成这样,这男人,还真是天生的衣架子,确实有迷死人不偿命的资本!

    “哦,茶吧”对于身着便装的许烨磊,孙萌萌几乎没有自控力,心少了几分抗拒,多了几分没来由的乱跳。

    本来想说咖啡的,在家时晚上码字都用咖啡提神。可是此刻想到咖啡,不知为什么就想到可可西里的咖啡,还有那尴尬的相亲场面。

    许烨磊看了孙萌萌一眼,见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犹豫,于是走到开放式的厨房,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茶具。

    孙萌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许烨磊拆着未开封的茶具。

    “哇,好漂亮的青花瓷。你的眼光还真不错。”孙萌萌看见瓷壶眼睛一亮,拿过来抚摸着有些爱不释手,她就喜欢素雅别致东西。

    “那是!”其实都是老妈采办的,某人却不要脸地邀功来着。

    孙萌萌实在是太喜欢这副茶具,没忍住地开口:“我来泡茶吧。”

    接下来,孙萌萌就像女主人一样拿着茶具到洗手盆中清洗。

    许烨磊嘴角荡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听着潺潺的水声,看着俏丽的身影在屋里飘动,嘴角微勾,眸中露出一抹深意的笑。

    孙萌萌不知道此刻的她就像小白兔入了大灰狼的法眼,某人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做了一个坏坏地决定!

    他今生的伴侣非她莫属了!老爷子,放心吧!由我出手,手到擒来!他接到的作战任务从来没有完不成的!

    静默的客厅流淌着清浅的水音,似远古时代飘来的点点琴音,又似深山溪涧中流淌的音符。空气中开始弥漫清冽的茶香,还有少女握着瓷壶的温柔手舞动时散发的淡淡的清香。

    许烨磊正在享受着孙萌萌带给他的茶道之旅,现在才知道他人津津热道的功夫茶确实是一种唯美的视听享受。他没想到孙萌萌能把茶泡得这么艺术,她和茶已然融成一体。

    这个时候的她,明媚的眸如一泓清泉波澜不兴,浑身散发如茶一般恬淡清雅的韵味。

    许烨磊专注地看着她的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的手,修长白嫩堪比手模的手握着青花瓷,手和瓷壶就像活了的雕塑,让人忍不住想揉捏一番。

    “请喝茶。”孙萌萌笑盈盈地递了一盏茶杯到许烨磊面前,也许是泡茶的片刻太忘我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带着茶道中的袅袅余韵,嗓音也柔柔地温婉动听,许烨磊感觉自己的心脏被轻柔的羽毛拂着,全身闪过一股电流,这种感觉很奇妙,很舒服。

    “功夫不错!”许烨磊微笑着,端起瓷杯品了一口毫不吝啬地赞许着。

    “那是!”孙萌萌喝了一杯茶,立马又恢复了嘻嘻哈哈的活泼样。

    这丫头还真是自恋啊?人家夸两句,她就以为自己成仙了!

    “那个上次谢谢你救了我。”孙萌萌再次表示感谢。

    “不客气。”许烨磊薄薄的嘴唇勾起一道完美的弧线,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韵味,那抹笑意浅淡却撩人。

    可是下一秒,他却收起笑容一脸正气地回答,“保家卫国,除恶扬善是人民子弟兵光荣的使命。”

    本该让人肃然起敬的话,怎么从他口中说出来就让人觉得忍俊不禁呢。

    孙萌萌的笑点本来就低,听到这句扑哧地一声大笑,刚端起的茶水在杯中荡起大波浪,差一点就不受控制地溢出来,不由赶紧放下茶杯,然后才放肆地开怀大笑。

    刚才泡茶时还一副淑女样,这会却又彻底疯了!

    许烨磊看着她怒放的笑容,不由跟着乐了起来。差不多半个来月没见,小丫头胖了些,脸色却更加红润漂亮了,以她这样开朗的性格对那晚的事情应该不会有心理阴影。

    “你说话别那么逗好吗?”孙萌萌笑点实在太低了,笑得肚子都快抽筋了,手扶着沙发,努力平息着笑意。

    “那就换一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她笑的跟抽风似的,许烨磊却不动声色地又来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孙萌萌又止不住一阵没形象的爆笑,最后笑得靠在沙发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垂着沙发,好一会才笑够。

    “许烨磊,笑死人也要偿命的,哈哈哈哈哈哈”孙萌萌感觉自己脸都快要笑酸了。

    见她笑得这么开心,许烨磊的嘴角不由勾出一抹如沐春般的微笑,给她换了一杯茶,孙萌萌喝了几口茶才平静下来。

    在其乐融融的笑声中,两人的相处感觉像是老友一样,又变得放松自在起来。

    不过孙萌萌想起此行的另一个目的,来的时候还一直在琢磨怎么要不要跟许烨磊开这口,现在气氛不错,似乎可以进入正题了。

    下一部的写作题材关系着自己的财路啊,辞去银行工作的她,以后就靠这笔杆子生活了,不管如何,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t471。

    那个不知情的美美主编叫她直接采访大伯,可惜不好意思,此路不通。要是大伯知道她不去上班天天不务正业在家写,不把她抓去毙了才怪!

    唉!小命要紧啊!

    孙萌萌看着对面的帅气俊美的许烨磊,心里多了一份认识,多了一份评价:军人,也不是一天到晚的扑克脸嘛!眼前的许烨磊,就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帅哥,印象好感指数蹭蹭直上!

    突然间,孙萌萌觉得自己对写军人题材的产生了强烈的**。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赶紧进行采访!

    “许烨磊,你能问几个问题吗?”孙萌萌波光闪闪的美眸凝视着许烨磊,樱唇一开一合,甜腻腻的,笑吟吟的对许烨磊说。

    从来没有见她这副德行的许烨磊,不由警惕起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瞥了她一眼,黑眸里含着一抹笑意,沉稳不迫的开口:“什么问题?”

    “你是什么兵种啊?”前面大伯孙耀武就告诉他是个中校,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就从这个作为切入点。

    许烨磊不禁眯起眼睛,看着坐在对面的孙萌萌,心想这丫头难道对自己产生兴趣了?那刚好,正中下怀,许烨磊的心里不由燃起一股窃喜!这样自己岂不是不战而胜,胜利会师!

    “步兵!”许烨磊扬了扬嘴角,深邃的眼眸透出一抹隐隐的笑意。

    步兵?那就是一般兵种咯!孙萌萌从许烨磊提供的答案中,自认为他就是普通兵种的一员。

    “你是中校,在部队应该是个副团长吧!”孙萌萌对军衔级别相对应的职位还是有所了解的。

    “算是吧!”某人忍着笑,对她点了点头,心里猜想孙耀武应该没跟她说过他在部队情况。

    这答案怎么给人模凌两可的感觉?难道他是营长?营长就营长吗?干嘛要这么虚荣呢?孙萌萌心里嘀嘀咕咕的鄙视道。

    “那你有认识的,或者熟悉的人是特种兵么?”终于聊到正题,这是孙萌萌最想知道的一手材料。

    许烨磊那锐利的眼眸掠过一抹黝深,不解的问道:“你问这个问题干嘛?”

    “就是就是想了解一下吗?那个前段时间,电视上有部我是特种兵的电视剧特别的火,我天天追着看,觉得特别的好奇,所以就想跟你了解一下啦!”孙萌萌不想让许烨磊知道她是为了写,想透过他了解特种兵的生活,于是立马提起前一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以此避免暴露自己的意图。

    许烨磊漫不经心的笑一声,深邃眼眸好奇的打量着孙萌萌:“你喜欢特种兵?”

    “恩恩,挺喜欢的!”孙萌萌这句话说得特别违心,那部电视剧是美美编辑叫她写军婚题材,她才去看的。

    当然那部电视剧拍的的确很不错,对主角小庄她没有特别的感觉,倒是对孤狼特别突击队的组长耿继辉情有独钟。

    “哦”许烨磊别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有认识的吗?如果有认识的,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认识一下啊!”孙萌萌眨巴着眼睛,一副请求的表情看着许烨磊。

    这丫头到底想干嘛呢?难道因为看了电视剧就喜欢上当特种兵的男人了!那眼前刚好有一个,而且还算是特种大队的中队长。

    不过许烨磊捉摸不透她的意图,于是回了她一句:“没有认识的!”

    噗——孙萌萌差一点把刚喝进嘴里的茶给喷了出来。

    真的有点不敢置信!他不是中校吗?至少也是个营长啊!他们军区不是经常有演习或者对抗吗?难道一次都没跟特种兵相遇过?

    还是他的部队太垃圾了,还没出门就被特种兵给灭了!还是他就是一个坐在办公室,纸上谈兵的副团长or营长?还是他是炊事班的伙夫班长啊?

    孙萌萌心里给予各种猜测,对他的感觉有点那个,唉!说不上来啦!算了,管他在部队上喂猪,还是养牛,反正她对他又不敢兴趣!

    孙萌萌抽了一张面巾纸,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正想对许烨磊告辞,包里的手机就铃铃作响起来。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孙萌萌从包里掏出手机。

    电话是房屋中介打来的,问她现在有没有空中午去看房,孙萌萌一口答应下来。

    孙萌萌接完电话,起身要走,许烨磊忍不住问了一句:“去干吗?”

    “找房子,刚才中介打电话过来,叫我去看房!”孙萌萌眉头微皱,一脸抑郁的说。

    虽然在叶子青家住了快一周,但是由于她本人现在的工作性质,是天天呆在家里码字,而叶子青妈妈因为提前内退,现在也天天呆在家里。这下好了,孙萌萌简直成了叶子青妈妈天天念叨的对象。念叨的内容无非就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意图只有一个,就是让她去相亲,顺带把叶子青也一起打包去,来个集体相亲!

    孙萌萌心里郁闷不已,为什么这些家长都自认为她是个乖乖女,是他们儿女学习的榜样呢?

    唉,也幸好当初住进叶子青家时,就跟她说因为老爸出差,家里没人做饭所以跑来她家住几天,要是叶子青妈妈知道她辞去银行工作的事情,要不然肯定跟老爸一样,缠着跟她讲大道理。

    叶子青的家肯定是不可能长住的,所以咯,这两天就开始在网上看房,或去中介看房。

    听到孙萌萌要去看房,许烨磊不由疑惑,两周不见,难道这丫头要嫁人了?

    “你干嘛要去看房?”许烨磊的心有些小小的往下沉,深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孙萌萌瞥了他一眼,心想反正他对那晚的事情心知肚明,就没跟他隐瞒,直白的说:“我把银行的工作给辞了,被我妈从家里赶了出来!”

    额——把银行工作给辞了?

    听到这个消息,许烨磊的确有些震惊,现在的社会体制,大家都是削尖脑袋挤进企事业单位或公务员的位置上去,她倒好竟然把工作给辞了,的确与众不同!让人刮目相看!

    “你不至于吧!”许烨磊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好,最后只能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反正我是铁了心要辞职,而且辞职信已经交上去了,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孙萌萌耸了耸肩,一副无法挽回的表情。再不喜欢的工作,离开的那一会,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许烨磊皱了皱眉头,上次送她回来的时候,他对她说过一句话,不会让她再见到支行长李明。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他第二天就有托人帮忙,去揪揪支行长的小尾巴。

    所托之人就是许烨磊的舅舅,政坛上的一位高官。许烨磊有两个舅舅,大舅从政,小舅从商,他妈妈师文茹属中间,从医。从小到大两位舅舅就对他特别的疼爱,有求必应,那天许烨磊一句话,他大舅就答应下来。

    这事估计正在处理当中,他万万没想这丫头就这么急着给辞职了,怎么就这么急性子呢?

    “走了,谢谢你的茶!”孙萌萌见他沉默,冲他笑了笑,告辞道。

    许烨磊听到某姑娘要租房,立马心生一计,开口道:“别去看房了,我这房子租你!”孙萌萌第一次来这时,许烨磊就从她眼睛中看出她特别的喜欢他家,所以就从这里找到突破口。

    额——许烨磊要把这装修的像婚房一样的房子租给自己?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孙萌萌眯起眼睛,怀疑的看着他。

    许烨磊一眼看穿她的心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直接回她:“别想太多!这个房子我一年几乎住不了两天,还得时常请人来打扫。很早就有这个想法,把这房子给租出去!”

    许烨磊这话绝对是真的,他的确有把房租出去的想法,可惜师文茹死活不肯。师文茹当初把这房子装修这么好,就是全当给儿子准备结婚新房,怎么可能租出去呢?

    不过现在为了把某人留住,给自己制造更多的‘进攻’机会,许烨磊决定来个先斩后奏。反正某人以后肯定是他老婆,这个房子的女主人。

    “不要,我干嘛要租你的房子啊!”孙萌萌想都没想直接回绝。

    这房子的确是她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可是租他的房子心里总感觉有股说不出来的危险。

    “房租,我给你友情价——3500!”某人总会有办法让她心动,在外面像许烨磊这样装修的房子,随便也要5-6千块的租金。

    额——3500?

    这几天孙萌萌也看了不少房子,40平方不到单身公寓都要近2000块的租金,而这房子少说也有140平方,而且环境,地段都这么好,竟然才3500块的租金,这未免也太廉价了吧!还是说这人脑子是不是进水啦?还是他真的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孙萌萌更加怀疑许烨磊有图谋不轨的用意。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孙萌萌又是一口回绝。

    “放心,这房子租给你后,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你的视野里!而且这房子里的任何东西你都可以任意使用!”许烨磊知道这丫头害怕什么,于是循循善诱用以进为退的方式,诱哄她。

    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某人能租下他的房子,为自己‘进攻’提供便利!

    孙萌萌听到这句话,依旧毫无所动,对他摇头:“谢谢,不用!”

    这丫头还真的‘铁石心肠’啊!

    “你还真是抠门啊!这样好吧,一口价2000!没有再低了!”别人都说不用了,某人却还在一个劲的倒贴降价。

    额——2000块!这个价格,让孙萌萌为之感到一阵惊悚!

    作为有私人小金库的孙萌萌,心的确被这个价格所动摇了,所诱惑了!

    “你没感冒发烧吧!”孙萌萌不确定的问。

    许烨磊愣了愣,随之摇头,很果断的说:“没有”

    “那你刚才说的,应该不是胡话吧?”孙萌萌深怕他是发烧感冒说胡话,把房子这么廉价的租给她。

    “还有,那个你刚才说租房后,你就不会出现在我的视野范围内,这是不是真的啊?”孙萌萌现在已经完全属于心动无比的状态,一一跟许烨磊确认他前面说过的话。

    这丫头鬼心眼还不少吗?

    许烨磊知道她上钩了,却故意瞪了她一眼:“要租不租随你!废话这么多!”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是不是想反悔啦?”孙萌萌急了,深怕许烨磊反悔来着。

    “这么说,你想租咯!”许烨磊强忍住笑意,装着一本正经道。

    2000块租这么好的房子,谁不租谁就是白痴,谁就是傻瓜!孙萌萌似乎完全忘记前面对许烨磊的怀疑,一门心思想租下他的这套豪房。

    “是,我租了,不过你得绝对保证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孙萌萌点头表示同意租房,不过还是再三跟许烨磊确认他刚才说的那番话。

    “好,成交!”许烨磊一口答应,其实心里却默默在那偷笑。

    孙萌萌,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兵不厌诈!等你租房后,我自然有各种办法出现在你面前!

    当然孙萌萌的确太天真,但某人其实也是共军太狡猾!

    唉,某男真如谢铁军说的那样,腹黑无敌啊!

    见他这么爽快,孙萌萌也变得豪爽起来:“说吧,怎么付你房租?”

    许烨磊想了想,几秒后才开口:“先付半年吧!”

    “额——又不是租店面,为毛要付半年啊?其他租房可都是押一付三!”孙萌萌立马跟他讲外面的行情进行对比。

    “小姐,我的房子装修的这么好,却租你2000块,这样的好事你上哪找去啊?”许烨磊毫不客气的回了她一句。

    孙萌萌听后,嘟了嘟小嘴,这样的好事的确难得一遇!

    这房子自己实在太喜欢了?住在这里码字写,心情肯定特别的惬意,特别的舒爽,特别的有灵感!而且想必李笑梅女士要消气也没那么容易,三五个月肯定是回不了家,就租他个半年房吧!

    “好,我租!有电脑吗?借用一下!”孙萌萌扬起头问道。

    “里面请”某人一脸得意,站起身来,大手往书房的方向一比,做了一个有请的姿势。

    孙萌萌挑了挑眉,雄赳赳气昂昂的往书房走去。

    打开电脑,孙萌萌用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把半年的房租金额转到许烨磊的卡里。

    “搞定!以后这半年房子暂时所有权归我!”从来没在外租过房子的孙萌萌,心里顿时有种有房一族的感觉。

    许烨磊看着她那一脸幸福的表情,不由觉得好笑,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单纯呢?恐怕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对了,你的东西咋办?”付完帐,孙萌萌才想起这件事。

    某人的眼珠转了转,嘴角露出一抹狐狸般的微笑:“暂时借放你家!”

    额——你家?这话听起来感觉怎么就这么暧昧啊!

    孙萌萌挑了挑杏眉,瞪了他一眼,向他伸手:“给钱!”

    许烨磊一愣,有些莫名:“给什么钱?”

    “你的东西既然要放在这,当然要给租放的钱啦!”孙萌萌一副包租婆的表情,跟许烨磊要钱。

    这种丫头还真是少见!许烨磊有些哭笑不得,直接回她一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说完转身走出书房。

    孙萌萌紧跟了出来:“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的东西不搬走,那我的东西怎么放啊!”

    “你有多少东西?不就几麻袋衣服吗?这里衣柜很空,绝对够你放!”许烨磊不以为然地说。

    一个被爸妈赶出家门的小丫头能有多少东西呢?再说这个家里什么都不缺!

    “对了,忘了我还有一个条件!”许烨磊的嘴角挂起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突然提了一个条件。

    额——孙萌萌立马警觉起来,眯着眼睛看他,心想这人太阴险狡诈了吧!付完钱才来跟她谈条件!

    孙萌萌你个傻子,干嘛这么快就把钱付了!

    “什么条件?”孙萌萌眉头微微皱成一团,没好气的冲着许烨磊吼了一句,心里暗暗打算,要是条件过分的话,立马叫他还钱,本姑娘不租了!

    “每天必须帮我把家里打扫一遍,这些家具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帮我保养一下!”许烨磊很是淡定的看着她,开口说出他所谓的条件。

    原来是这个条件!孙萌萌的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好,这个条件我勉为其难的答应!”

    她一向喜欢干净,看不惯家里搞得乱糟糟的!肯定会很自觉打扫卫生!

    “还有”许烨磊看了她一下,停顿下来。

    还有?听到这个词,孙萌萌的小神经不免又粗大了起来,许烨磊你的废话还真多啊!

    许烨磊看到孙萌萌一脸上当受骗的表情,不由低头,强忍住笑意,摸了摸他那性感的鼻尖后,抬起头,口气很郑重,很严肃的说:“还有这个房子禁止出现不三不四的人!”

    呸,你身边才有不三不四的人呢!竟敢对她间接的人格侮辱!

    孙萌萌白了他一眼,口气很是不好:“你有完没完啊?这房子我租了,我想让谁来,就让谁来,你无权干涉!”

    “还有”许烨磊没理会她说的话,在那继续‘还有’!

    孙萌萌再次听到这还有,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心里的小火立马蹭蹭的直冒,最后有燎原之势,心里一个劲的再骂:许烨磊你个小人,前面不说,现在才来还有,还有的,实在太恶极了!

    许烨磊无视她的愤怒,唇角立刻绽出一尾迷人的弧度,继续道:“还有这房子禁止出现其他男人!”

    这句话才是最关键的!她现在可是他的看上的‘老婆’,在他不在时候,肯定不能让其他的男人钻了空子!

    “我要退房租!”孙萌萌实在忍无可忍,朝他大吼。

    许烨磊剑眉一挑,深沉的眸子里,闪着锐利的精光,一脸淡定的对她摇头:“房租已交,概不退付!”

    常年在家的居住温室花骨朵,从没在外租过房,对租房程序一窍不通,就这么被许烨磊给糊弄了!

    “许烨磊你个奸诈小人!”孙萌萌气的忍无可忍,不由骂了起来,“退房租!给我退房租!我不租了!”

    任凭孙萌萌怎么冲他喊,许烨磊依旧摇头,漫不经心的走进卧房,拿着一串钥匙,往她怀里扔去,孙萌萌条件反射的接了过来。

    “祝你居住愉快,晚上记得锁好门!”许烨磊冲抛了一个媚眼,说完提起军装准备离开。

    “许烨磊你给我站住,给我退房租,我不租了!”孙萌萌冲了过去,想拉住他,可是脚下一滑。

    正要倒地的时候,许烨磊眼疾手快的奔了过来,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捞了回来,将她整个人都揽进怀里。

    许烨磊的大手揽在她的芊腰上,孙萌萌整个人倒在他的怀里,两人四目相对,黑瞳灿若星辰,目光灼灼直望向她的眸底,将她眼中沉淀的温婉勾了出来。

    鼻息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孙萌萌的耳垂上,酥酥.麻麻的,小心肝一阵“扑通”乱跳,闻到他身上的气息时,不由自主放软了身子,蜷缩在他的怀里,好一个暧昧的姿势。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许烨磊的手似乎带着电流,孙萌萌觉得腰际传来丝丝温热的触感,双颊的温度随之升高,立马慌乱起来。

    孙萌萌不由一颤,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立刻弹开。

    许烨磊顿了几秒后,微微侧过脸,瞥了闪到一旁满脸晕红的孙萌萌,嘴角不由勾起一抹轻笑:“我走了,晚上记得锁好门!”说完,许烨磊拿起袋子离开了。

    孙萌萌只听到‘滴’的一声关门声,紧绷的身体才缓缓的松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发烫的脸颊,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啊?竟然竟然窝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孙萌萌你个猪头,见到帅哥就往人家怀里扑去,他是你能见色忘‘事’的人吗?你个猪头,你个白痴啊!

    可恶的白灰石,奸诈的白灰石,干嘛老是出现在自己面前啊,下次再让我见到你,非非咬你不可!孙萌萌嘟着嘴巴,恨恨的骂道。

    站在电梯里的许烨磊,嘴角自然的勾着一道坏坏的笑意,深邃若夜空一般的眼眸里闪着喜悦的光芒,已经请君入瓮,接下来就手到擒来。

    孙萌萌你就认命吧!谁叫你自个送上门,就等着做我许烨磊的老婆吧!

    许烨磊嘴角的笑意越发的灿烂,慢慢的晕上一抹说不出来的幸福味道。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的性格就是属于那种气不到三分钟,又开始乐呵呵的没个正行,神经大条的女生。

    上一秒钟还在生许烨磊不退房租的气,可是下一秒却又对自己租下的这便宜又豪华房子而开心。

    孙萌萌站在客厅中央,看着装饰奢华,空间超级宽敞的房子,兴奋地奔到沙发上蹦了蹦。

    从现在开始半年内,自己就是这套房子的女主人。

    许烨磊这个大白痴把这么好的房子廉价地出租,在军队关了太久与世隔绝的人就是好糊弄啊!捡到大便宜的感觉比买彩票中奖还让人兴奋。

    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一定要给姐妹们分享一下。孙萌萌从包里掏出手机,拨通叶子青的电话。

    “女人,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孙萌萌一脸开心的拿着那串明晃晃,闪着金属光芒的钥匙,感觉这房子是被她给买下似的,一副有房人的嘴脸,语气有种制止不住的兴奋!

    正在家里上淘宝网站瞎逛的叶子青,边往嘴里塞薯条边问:“什么好消息?”

    “我租房了!”孙萌萌开心的宣布自己成为租房一族。

    噗——叶子青差一点被放塞进嘴里的薯条给噎死,好不容易咽下去:“你说什么?”

    “我租房了,玉锦豪园的房子,很漂亮,很舒服,而且还很豪华的房子!”孙萌萌得瑟的炫耀起来。

    “喂,孙萌萌你没发疯吧?”叶子青实在给她这个消息给雷死,本来还指望她在自己家住上几天就乖乖回家,没想到这丫头却去外面租房了。

    “呸,你才疯了,我正常的很!”孙萌萌呸了一句。

    “你真不打算回家住了?”叶子青边回她边把自己看中的‘宝贝’往购物车里放。

    “想回去啊,可惜回不去!”孙萌萌嘟着嘴巴,一脸无奈的说。

    “你个神人!”叶子青淡淡的骂了她一句。上周听到孙萌萌说要辞去银行工作,叶子青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这丫头是不是疯了。不过后来听孙萌萌说辞职的原因,顿时无话可说。这事要是换做她,肯定辞职无疑,谁愿意在禽兽下面工作啊!

    “你搬出去,你妈不把你废了!”叶子青一语道出其中利害。

    “不搬出去,更是死路一条!”孙萌萌深知老妈李笑梅的脾气,没个半年这气肯定不会消,孙萌萌的确没那勇气在家里继续跟她抗衡,还不如等她气消了,再搬回去。

    “唉,懒得管你,既然租房了,就过来把东西给我搬走!”叶子青好像对她没有一丝留恋,立马叫她将东西搬走。

    “你个无情的女人!”孙萌萌生气的哼了一句。

    “小姐,我已经够善良了,收容你一个星期,还包吃包喝包住还包陪睡,还有你瞧你在我家,给我老妈上了什么眼药,现在天天叫我去相亲!我滴亲娘啊!都快崩溃了我”电话那头的叶子青一个劲的抱怨。

    “女人你少在那血口喷人啊,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好不好,是你妈妈天天叫我去相亲,说什么顺便把你一起带上,我滴个亲娘呦!要崩溃的人应该是我”孙萌萌力争言辞为自己辩驳,以表清白。

    叶子青听了不由笑了起来:“活该,谁叫你搬到我家住啊!”

    “哼”孙萌萌哼了一声。

    叶子青突然想到什么,脸上露出贼贼的笑容:“既然你乔迁,岂不是要摆个乔迁宴什么的,请我们搓一顿?”

    “吃,吃,吃,就知道吃!”孙萌萌摆着脸奚落道,不过转念一想又改口,“好啊,请客可以,不过红包给个一千再说!”

    “呸,红包一千我还不如自个去!”叶子青呸了她一句。

    “那你就自个去吧!顺便把我捎上,嘿嘿!”孙萌萌不要脸的倒过来想要蹭饭。

    “滚!”叶子青毫不客气的赐了他一个‘滚’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