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英雄救美
    “放开我。”孙萌萌觉得一阵恶心,本能的挣扎起来。

    醉态微显的李明,两只肥手牢牢的抱住孙萌萌的芊腰,轻轻一笑,把那张老脸贴在她的后脑,她的发间,飘来一股淡淡女性清香,不由眯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个杀千刀的臭男人!孙萌萌大力的挣扎,但是越挣扎却被抱的越紧,而且她已经敏感的觉察到,大腿被某个隐隐的东西顶着。

    李明你这个王八蛋,人面兽心的家伙!

    “放开我,李明你这个王八蛋”孙萌萌奋力挣扎,同时大叫了起来。

    谁知喝醉酒的男人的力气简直大如牛,孙萌萌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奈何的了呢?

    “萌萌,你别激动吗?好好让我抱抱吗!其实你来银行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你了,在我心里早就叫你萌萌千遍万遍了!萌萌啊!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吗?”李明一边牢牢的抱住孙萌萌,一边说着似醉非醉话。

    灼热的气息吹在耳后,孙萌萌感到一阵战粟,害怕的全身颤抖。

    “你给我放开,王八蛋!”孙萌萌低头狠狠的咬了李明肩膀一口。

    啊——李明一阵吃痛,放开了她。

    孙萌萌本能的转身向门口逃去,准备夺门而逃,离开这个恐怖份子的危险范围内。

    岂知,李明追了上来,冲到门口,一把按住她拉上的包房门。

    李明的动作太快,孙萌萌差一点冲到他的怀里,吓的连忙躲开,往后退了两步,但没想到却被李明抓住手,抵在包房门边上墙上。

    李明趁机扭动门把,把包房门反锁起来。

    看着眼前满眼冒着**光芒的李明,孙萌萌的心里恐惧的快说不出话来,全身打颤,深知自己现在处境是何等的危险。

    李明瞧着被自己堵住,正贴着墙壁的孙萌萌,嘴角露出一抹色迷迷的笑意:“萌萌,别走吗?萌萌你跟我,跟了我一定会让你飞黄腾达的,我是下一届总行长的人选。一定会让吃香喝辣,一辈子都不愁吃穿。”

    “呸”兔子急了也咬人,孙萌萌害怕全身哆嗦,却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口水,“放开我,谁稀罕啊!md,就凭你那德行,还想做总行长,还想老牛吃嫩草!去你妹的!你要是敢动我一个寒毛,我我杀你全家!”孙萌萌毕竟是有家世背景的,被惹毛的时候,说话显得特别的冲。

    “萌萌,想不到平日温柔无比的你,嘴巴这么厉害啊!你那小嘴,红嘟嘟的,好想尝了尝是什么味道”李明一面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孙萌萌那诱人的红唇,喉结猛吞了一下口水,舌尖在的唇角轻轻划过,仿佛是迫不及待的想品尝她的味道似的。

    孙萌萌瞧得一阵心惊,一面向他瞪眼,一边闪躲:“你别过来啊?别过来救命啊,救命啊!”孙萌萌大声的呼救。

    “你喊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这里的包厢隔音都做的特别好,即使干那事也不会有人听见”李明眼睛微眯,语气很是暧昧的跟孙萌萌解释。

    孙萌萌以前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真面目,有多么的肮脏,达官贵人、官场政要跑来这里醉生梦死之外,还在这里肉欲横行。

    不等她回过神来,李明的大掌,已经抚上她滑嫩的脸颊上。抱着她温软的身体,嗅着她淡淡的发香,李明心中荡漾无比,忍不住撩了撩她那头乌黑亮丽的短发,随后抚上她雪白的脖子。

    孙萌萌的皮肤,是他碰过的最好的肌肤,几乎在他手掌滑上她肌肤的同间,他便清楚的感到,一道无形的电流,窜过全身,击中他身体某个最原始的地方。

    目光豪不掩示的落在她诱人的胸口前,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抵着自己身体扭动着,试图想挣脱他的束缚,李明那灰色的眼眸中泛着一抹浓烈的**。

    “萌萌,我不想对你用强的,我要你自愿给我,只要你跟我,我保证你的前途一片光明,我保证会爱你一辈子!”李明一边说话,一边用他那只肥手抚弄着她胸前的肌肤,充满**的目光,肆无忌弹的停留在被他扯开的领口下雪白的肌肤上。

    “去你妈的一辈子,李明,尼玛的要是敢动我,你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孙萌萌全身紧绷,声音也变得哽塞起来,但还是极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慌乱只会导致后果更加严重。

    tmd,什么破酒店,怎么没有服务员到包厢来啊?快来人啊,快来救我啊!孙萌萌的心里已经哭着呐喊起来。

    “等你成为我的女人,你就不会舍得杀我的!”李明那肥猪手在孙萌萌的脸蛋划了一下。

    “你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变态,王八蛋,你要是敢乱来,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孙萌萌破口大骂,“你这个下流无耻的变态”

    李明看着孙萌萌涛涛不绝的骂个没完没了,又瞧着她又惊又愤的神情,不由有些恼怒起来,没时间跟她废话这么多,女人都是贱骨头,被男人上了后,自然就会服服帖帖。

    李明想俯身攫住她那张诱人的小嘴,正当他将那猪嘴凑过来的时候,孙萌萌惊恐的瞪大眼睛,连忙避开,猪嘴亲到她的脖子上。

    孙萌萌的身体瞬间僵硬起来。

    啊——救命啊!强奸啦!救命啊,救命啊!

    李明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全家,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鞭尸!

    此时的李明,毫不遮掩,下流的啃咬着孙萌萌那滑嫩像嫩豆腐一样,裸露在外的肩膀。

    恶心的酒味、烟味扑鼻而来,孙萌萌抑制不住的狂哭起来:“滚开,放开我”

    试图反抗,可手推在李明的身上的时候,却被他牢牢给控制住,动弹不得。

    恶心的唇侵犯到她的脖子后,继而顺着脖颈一直侵袭到她肩胛和裸露在外的胸前。

    “唔”

    孙萌萌恨自己怎么这么没力气,边挣扎眼泪边哗哗直掉,紧咬着自己的下唇,指甲用尽全力的抠进肉里,疼痛弥漫全身。

    不要好恶心

    可她的拼命反抗,无异于是小鸡搏斗老鹰,完全没有作用,酒精上脑的李明,越来越疯狂,她已经感觉到那个恶心的毛手再拉下她的底裤。

    不要救命啊

    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孙萌萌恐惧的闭上了眼睛,眼泪一颗颗的从眼眶中滑落。

    李明像是兽性附体的着急忙慌的解着自己的腰带。

    谁料,裤子还没有解开,只听见,砰的一声,包房门被踹了开来,一抹绿色明晃晃的出现在门口。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今天因为c集团军的特种大队大队长高连城,来许烨磊这边的n集团军进行考察观摩,上次演习的时候,高连城被许烨磊灭掉,上午一见面的时候,高连城就对许烨磊再次骂骂咧咧一番,不过心里还是很佩服这小子。晚上和李团、大队长路赢他们来江南郡吃饭的时候,特别还把许烨磊给一起叫上。

    刚才孙萌萌在门口送完客人回包厢的时候,许烨磊正好出来上洗手间,看到那抹熟悉的背影,不由驻足目送了一番。

    上完洗手间,许烨磊原本想直接回包厢,不过想起上次孙萌萌猛喝酒的样子,心里没来由的担心起来,于是凭着刚才的印象,找到孙萌萌的包厢,结果包厢门被反锁着了。

    本以为她应该离开了,没想到走回去的路上,听到两个服务员在那窃窃私语,说1088包厢里又有人在干那个勾当。

    许烨磊一想,1088不就是自己刚才去过,却被锁着的包厢吗?于是立马调头回去,一脚把门给踹开。

    许烨磊一脚踏了进来,见到眼前的画面,整个人像是一阵肆虐的狂风,更像是一阵波涛汹涌的千尺巨浪,伴着狂啸的怒吼声,呼啸的席卷了过来,有一股跟着狂风飞向天际的冲动。

    一瞬间,李明被一脚狠狠的踹到了地上。

    “他妈地,找死啊,竟敢破坏老子的”裤子拉链拉到一半,却猛的被人一脚踹到地上,李明刚要开口骂,谁他妈的该死的敢管他的事,却没想到竟然是孙萌萌的‘男朋友’。

    事不你萌。“是是你!”抬头一看来人,这男人此时阴鸷的双眼狠狠的盯着自己,让他陡然觉得生命也许就要在此刻终结。

    许烨磊看着靠着墙壁,被吓得浑身发的孙萌萌,身上的针织外套被扯开一大片,脖颈处遍是青紫,一双纤细的腿看起来就连支撑自己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受惊不已的孙萌萌,许烨磊的脸上呈现一抹痛苦的神情,心里像是被莫名的刺了一针,有点疼,有点痛。

    许烨磊紧咬着牙,面色阴沉到底点,这是他狂怒的征兆,手不断的在用力攥紧,咯吱咯吱直响。

    终于,掉过头来,抓起坐在地上的李明,铁拳一挥,朝他脸上狠狠砸去:“妈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

    接下来,对着李明便是一顿猛踢,直至血沫横飞,俯身大手掐上他的脖子。

    掐脖子本就不是一个用来攻击的招数,这是一个人想要杀人时候绝对表现,看着许烨磊那猩红的眼眸,宛如一个在地狱被关押千年恶兽。

    “不不敢了”李明被殴打的,酒全醒了,声音像是蚊子般的叫喊,但这声认错,根本压制不住面前这个狂怒的男人,又是飞来一腿。

    他不是故意的,完全是酒精作祟,看着漂亮的孙萌萌在眼前晃啊晃啊,然后然后就

    躲在一旁,亲眼目睹这场淋漓尽致的动作电影现场版的服务员,不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害怕的打了一个冷战。

    李明是这里的熟客,服务员大部分都认得他。但眼前这位高大挺拔的军人一看也是不敢惹的主子。服务员怕事态扩大,壮着胆子,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心惊胆战的看着许烨磊那因为愤怒而青筋暴突的手臂:“先生,这么打下去会死人的”

    “滚,再让我看到你,非废了你不可”许烨磊狠狠的冲着李明发话,钳住他脖子的大给松了开来。

    如果杀人不需要负责,他非杀了他不可。

    李明踉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被服务员搀扶着,逃出包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谁也没想到,两人这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许烨磊转身,看到依靠在墙壁上,吓得还没回魂的孙萌萌,心里的怒气又往上直蹿,脱下身上的军装外套,走过去,直接披在她身上。

    孙萌萌的身体明显还在瑟瑟发抖,见男人碰他,近是疯狂的尖叫,一把将他推开:“你个畜生,给我滚开,滚开”

    “孙萌萌,是我,我是许烨磊”许烨磊知道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完全处于恐惧崩溃的边缘,不由用力将她按住,大声的向她表明身份。

    听到许烨磊的名字,孙萌萌缓缓的抬起头,看到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绿色军装,满眼担心的看着自己。

    是许烨磊!孙萌萌眼眶的泪水顿时像泄闸的洪水,奔涌而出。

    看到她的眼泪,许烨磊的心莫名的乱了,也莫名的软了,伸手过去帮她拂去眼角的眼泪,轻声道:“没事了”

    孙萌萌的眼眶溢满了泪水,抬头看着他,一个劲的抽泣着。

    看着梨花带泪,瑟瑟发抖的她,许烨磊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隐隐作痛起来。

    许烨磊有些不知所措,拂去她脸庞的眼泪,把她脸颊旁边的头发往后拨了拨,轻声的安抚:“没事了”

    可是没想到下一秒,孙萌萌嗷嗷大哭起来。

    最后,许烨磊不由自主的将她拥入怀中,让她在自己怀中哭泣,大手在她背上轻怕着:“没事了,没事了”

    这是许烨磊长这么大第一次哄女孩子,一哄就是半小时。

    一直抱着她的许烨磊,哄她的声音越发温柔暗哑,炙热的呼吸喷到她的勃颈处,醇香而性感。刚才差一点就被李明轻薄的孙萌萌,此刻情绪已经慢慢的平稳下来,心里有种道不明的滋味,在他身上,她感受到是全所未有的安全和信任,他怀里的温度,是暖暖的。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待孙萌萌平复情绪后,才离开许烨磊的怀抱,只见某人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红晕,两眼肿肿的,声音有些沙哑的对许烨磊说:“刚才谢谢你”

    许烨磊听完,眉宇间的阴沉状似瞬间纾解开来:“你去洗手间洗把脸,我回包厢跟我大队长说一声,出来送你回去”

    孙萌萌心里本想自己回去,可是嘴里却应了下来:“恩”

    两人一起走出包房,许烨磊回到包厢,见大队长路赢没在位置上,就李团和高连城在那斗酒。

    高连城见许烨磊回来,立马招手叫他过去:“小兔崽子,什么不学好,学会溜号了!来,给我罚酒三杯。”见许烨磊出去这么久,高连城立马提出惩罚。

    许烨磊站着,拿起酒瓶往杯里倒满:“好,我自罚三杯”三杯喝完,许烨磊又倒了一杯,敬了高连城:“高大队,我敬你,我有点急事,可能要先走,实在不好意思”

    “咦,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不许走,我还没跟你喝几杯呢?”高连城站起身,叫住他,不放许烨磊走。

    路赢刚好推门进来,一听许烨磊要走,不由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回到座位。

    “是啊,小许,有么事啊?这么急着走?”年过半百的李团笑呵呵的问。

    许烨磊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几位领导解释。

    “我说你们就别拦他了,没见人家一脸桃花吗?”不愧是特种大队的大队长,路赢一眼就看穿许烨磊脸上的不自在。

    其实不然,路赢刚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碰到一个女孩子披着军装,走进女厕所,当时还愣了愣,没想到回来就听到许烨磊要走。

    “呦,小许你谈对象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啊?”李团一脸疑惑的盯着许烨磊。

    高连城猛拍了一下大腿:“唉,我这次算是白来了?”

    “高队,你这话啥意思啊,怎么叫白来啊!好像是我们n集团军你不屑似的!”李团挑着眉头,转过脸看着高连城。

    “别乱曲解我的意思啊!”高连城撇了李团一眼,指着许烨磊说:“我这次会来你们n集团军观摩,就是冲他来的!”

    “我知道,上次演习是小许把你灭了,你心里肯定多少不舒服。”李团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刺激高连城。

    高连城插着腰转过身:“李团,我老高是那样的人吗?胜负乃兵家常事,我至于为了一场演习不舒服吗?”

    “好好好,你舒服,你舒服行了吧!”李团笑嘻嘻的招呼他坐下。

    男人凑在一块,其实跟女人凑在一块没两样,无非就是斗嘴,攀比什么的。

    许烨磊有些无奈的看着两个老东西在你一言我一语的顶来顶去,不由低头看了一下时间。

    “好了,你们两个有老婆有娃的老冬瓜,就别在耽搁人家小许谈情说爱的时间啦!”路赢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上次孙耀武来的时候,路赢就看出一丝端倪来,只是没跟许烨磊证实而已。许烨磊的确是个难得的干部苗子,不过年龄也不小了,是该好好整整婚姻大事了!

    “好吧,你走吧,下次记得把没喝完的酒给我补上就行!”高连城喝酒一向以豪爽著称,这次过来无非就像跟许烨磊这小子拼拼酒量,结果他竟然中途退场。

    “是,高队,下次见面,我一定补上”许烨磊笑着回高连城,“路队,李团,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喝”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从包房出来后,四处找了一下孙萌萌,最后在门口的路灯下找到她。

    郊区,稀疏的人影,暗淡的路灯光将孙萌萌的身影拉得老长,天上并没有朗朗的月光,倒是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星星在静悄悄的释放着微弱的光芒。

    已经11月底,天气微冷,只穿着军衬的许烨磊走到孙萌萌的身旁:“走吧,我送你回去”

    孙萌萌乖巧的点了点头,去洗手间整理后,整个人清楚了一些,心情也逐渐平和下来。

    “这衣服还你”孙萌萌把手上的衣服递给他。

    许烨磊瞄了一眼她身上穿着单薄的秋装,脸色顿时暗沉下来,低沉的语气带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坚定:“先披着,在这等我,我去取车”

    孙萌萌努了努嘴,不就还你衣服吗?干嘛对我这么凶啊!

    回市区的一路上,孙萌萌都是合拢双膝,双手就搁在腿上,车内并没有开空调,半开的车窗时不时的灌来一阵冷风,黑色的短发,已经被冷风吹得凌乱不堪,让她不由自主拉进身上披着的军装外套。

    许烨磊不经意的转头,看到了双手紧揪着衣角的孙萌萌,微抬着眼,有留意到了那半开的车窗。

    “冷也不知道把车窗关上。”许烨磊按了一下窗户开关键,没好气的说。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许烨磊心里说着这句很绕口的话。

    “我还以为你热呢?”孙萌萌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许烨磊转过头,瞥了她一眼:“现在都几月份了,你以为在非洲啊?”

    孙萌萌听到这句,小嘴不禁又嘟了起来,这人刚才在包厢温柔的样子,现在完全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痕迹了。

    想起一小时前在包房发生的那一幕,孙萌萌猛的一个激灵,心里暗暗庆幸,幸好碰上许烨磊,不然自己真的就就完了。

    想到该死的,杀千刀,下辈子要下油锅的支行长李明,孙萌萌恨得直咬牙,嘴里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许烨磊闻声,幽幽的望向身旁的她,可此时的孙萌萌却是偏着头看着窗外,眼睛又开始蒙上一层雾气。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微弱的灯光忽明忽暗的洒进车内,车内也没有亮着灯,空气里却依然飘荡着一丝淡淡的温暖。

    “事情过去了,就别想这么多!”许烨磊敏感的竖起耳朵,听到低低的抽泣声,不由开口,动人的声音染着醉人的沙哑,就像雨后竹林里那清冽的雨滴,落在竹叶上的声音。

    “那个该死的行长,下次让我再见到他,非宰了他不可!”孙萌萌梗咽着,说出这句狠话。

    呵呵——这丫头还挺有军人风格的吗?t471。

    许烨磊不禁挑眉,发了一句话:“你不会再见到他的!”

    孙萌萌听到这话,不禁闪过一丝的紧张,立马转过头来:“你把他打死了?”

    见她那紧张样,许烨磊不觉好笑,戏谑了一句:“你就这么希望我坐牢啊!”

    “我哪有?”孙萌萌不服的顶了一句,“再说,为那种人渣坐牢多不值得啊!”

    “没有就好”许烨磊深幽的眼睛绽放着淡淡的光泽,看着正前方,轻笑的说。

    可能是被他的微笑给感染了吧,孙萌萌的心里微暖,悠悠的望着身旁的许烨磊,眼神里带着一丝感激:“许烨磊,谢谢你,刚才要不是你,我恐怕”孙萌萌没有继续往下说,毕竟这是她想快速忘去的噩梦,于是赶紧转移了话题,“为了报答你,你可以任意提一个要求,我都会答应,当做对你的报答。”

    孙萌萌一向不喜欢欠别人,她感激许烨磊在她最危险的时刻,像救世主般的出现,所以提出相应的报答。

    “真的吗?”许烨磊眸光一闪,转过头确认的问道。

    “那个除了做你的老婆之外,其他要求通通都可以答应”还是孙萌萌反应灵敏,连忙补充上附加条件。

    这丫头还真是不要脸,自己都还没说娶她,她就不做他老婆说的这么顺口?

    “好吧,不做老婆!”许烨磊很豪爽的应下,嘴角露出一抹狐狸般的微笑,可是下一句立马来个转折,“那就做”

    “女朋友也不行”孙萌萌立马将这个要求给驳回。

    “那你说做什么?”许烨磊转过头不解问。

    “朋友”孙萌萌扬起头,提出正解。

    “哦,朋友?你不是女的吗?那不还是女朋友?”许烨磊哦了一句,钻起孙萌萌话里的空子来。

    “呸,谁要做你女朋友啊!”孙萌萌努着嘴巴,嗤了他一句。

    “我也没说要你做我女朋友啊!不过女朋友这词既然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你就必须负责到底,不许耍赖,不许反悔”许烨磊又钻了孙萌萌话里的一个漏洞。

    “许烨磊,你”孙萌萌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我怎么啦?”某人似乎脸皮很厚,故意不要脸的追问。

    “开你的车啦!”孙萌萌冲着他喊了一句,气呼呼的转过头去。

    许烨磊的深眸瞥了孙萌萌一眼,明显有愠火燃烧的痕迹,脸颊微微泛红,嘴角不由勾起一抹愉悦,微笑随之蔓延开来,其实他是故意气她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她转移注意力,不再胡思乱想。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回到家中,孙萌萌摸到开关,按了下去,客厅顿时大放光明,孙萌萌正要往自己房间走去的时候,李笑梅穿着睡衣打开主卧门,正要开口问她怎么这么晚回来。

    可眼睛却被孙萌萌身上穿着的那件绿色军外套,产生了兴趣。

    “妈,你还没睡啊!”孙萌萌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11点半了。

    “你身上的军服哪来的?”李笑梅指了指孙萌萌身上的衣服。

    额——孙萌萌连忙低头看去,哎呦我的妈呀,竟然忘了还给许烨磊了!

    “这个这个是别人的!”孙萌萌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用别人这个词糊弄过去。

    “别人?谁?”可李笑梅可不是好糊弄的主,立马追问起来。

    “就是就是别人啊,朋友,朋友”孙萌萌装傻般的冲着李笑梅笑了笑。

    见女儿不说,李笑梅也没继续追问,心里很肯定这件衣服就是大哥孙耀武介绍的那个中校的:“快去洗澡,早点睡觉”

    “恩”正当李笑梅要回卧室的时候,孙萌萌连忙叫住她,“妈,你今晚能不能过来跟我一起睡啊!”

    晚上经历那么可怕的一幕,孙萌萌想想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李笑梅一脸奇怪的看着女儿,突然看到她脖子上红红的,,立马走过去,扯开她的衣服,又看到脖子后面还有一小片淤青,紧张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话一出口,李笑梅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想是不是那个中校啃得,可惜想想觉得有些不舒服,才认识多久,就把自家姑娘啃成这样,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变态。

    “那个那个”孙萌萌不知道该怎么跟李笑梅讲晚上的事情,要是被她知道支行长想强暴她,以老妈的性格,估计明天肯定会大闹银行。

    不管如何孙萌萌,都不愿意这件事声张出去,人要脸树要皮这是其次,最重要的她不想因为这件事给自己造成过多的心里阴影。

    其实刚才一路上,许烨磊跟她斗嘴,生气,的确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让她尽量忘记那件事。

    “那个中校也太那个了吧!”李笑梅有些生气起来。

    额——中校?这跟许烨磊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他,你女儿这一辈子就毁了。

    “妈,不是啦?你别乱猜啦!”孙萌萌立马为自己的救命恩人洗脱罪名。

    “那是怎么回事?”孙萌萌这么一说,李笑梅变得更是起疑了。

    “那个那个”孙萌萌吞吞吐吐起来,脑海正在想一个借口,制止老妈继续追问。

    “快说”李笑梅的脾气有些暴躁,命令孙萌萌赶紧交代。

    “就是就是那个,回来的路上遇到一流氓,他想非礼我,幸好碰到一位路过的解放军叔叔,是他救了我,还送我回来!”孙萌萌不愧是写的,立马将原本的噩梦般剧情套上另外一个故事上。

    “在哪条路遇上的,我明天非去投诉公.安.局才行,现在的治安真是越来越差,也不出来管管,都不知道警.察拿来干什么吃的。”李笑梅听到女儿在路上遇到这么恐怖的事情,担心女儿不说,立马火冒三丈的骂起警察来。

    “妈,你别生气了,我不是没事吗?”孙萌萌摇了摇李笑梅的手臂,撒娇道。

    李笑梅看了孙萌萌一眼,用手指戳了她的额头一下:“你这丫头,以后记得每天给我早点回家”

    “恩”孙萌萌听了连忙点头,不过心里却在想:一个月下来她几乎每天都是6点半就回到家,难道老妈都视而不见?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好久没有和老妈挤在一张床上了,一觉到天亮,这一夜没有想象中的恶梦缠身,真好。不过她是被诱人的饭香馋醒的,睁开眼睛看着粉粉的窗帘,这个时候已经过了上班的点了。

    突然发现老妈李笑梅变得好有母爱啊,破天荒没去上班留下来给自己弄早餐,任自己睡到自然醒。

    孙萌萌乐得抱着被子在床上撒欢翻滚,要不是为了多享受一番来之不易的母爱,她还要大声地hight几声呢。

    折腾得差不多的时候,孙萌萌才拿起手机给同事张美华打电话,叫她帮忙请假。

    李笑梅听到房间里的声音,端着早餐进孙萌萌的卧室。孙萌萌一听到开门的声音,赶紧躺回床上闭目养神。

    “萌萌,起来吃早饭吧。”李笑梅轻声唤着,看着女儿脖子上的淤青,不敢想象当时是多么可怕的场景,希望女儿心理不会留下阴影。

    孙萌萌睁开眼睛,爬起来抱着李笑梅动情地说:“妈妈,谢谢你。”

    老妈,你好久没对我这么有爱了,我一定会好好享受的!

    “这孩子,以后出门小心些。过去的事就别放在心里了。”李笑梅的声音都有点哽咽了,有那么一刻,她很后悔自己平常是不是对女儿太严厉了。她决定这些天要温柔些,多关心孩子的饮食起居,关注女儿的情绪。

    两人像母女久别重逢一般悲情了拥抱了好一会,李女士才拉着孙萌萌吃饭。

    看着自己最爱吃的兜汤,也不知道多少年没吃过了,这个味道就快被遗忘在岁月的角落。

    孙萌萌听到肚子不害臊地咕噜声,如果不是老妈看着她一定端起来风卷残云地吞了。起床,刷牙,开始因祸得福的生活。

    这一个周的养猪生活真的好舒服,好惬意,好爽,好幸福好啊。

    孙萌萌看着镜中的脸比以前有肉了,身材还好没多大改变。幸亏坚持没事的时候摇呼啦圈,不然把肚子养的前凸后翘可就麻烦了。

    每天窝在家吃着李笑梅女士的爱心营养餐,然后勤奋码字然后睡觉。本来要月底完结的文,她一口气写完了还附带了番外。这些天没日没夜地写,状态超好,更新快了读者的红包砸过来接得她整天都对着电脑牙嘶嘶地傻笑。

    “萌萌赶紧起床,饭菜都凉了。”李笑梅一改这一周放任女儿睡懒觉的态度,今天一大早就开始轰孙萌萌起床。这已经是第n次的吼叫了。她走到孙萌萌旁边看着女儿惺忪的睡眼,就快要狮子吼了。

    这一周李女士密切观察,没发现女儿有什么异常的行为。在她的精心招呼下,女儿白里透红的脸蛋更加圆润,整个人都更加漂亮了。按照孙萌萌乐观开朗兼粗大条的个性,那件事应该忘得差不离了,人没事了就得去上班,那可是多少人艳羡的工作啊。

    孙萌萌慢吞吞地刷着牙,李女士看不过眼,忍不住开火了。

    “孙萌萌,你还在梦游啊,再这么拖拖拉拉,你就别吃早餐了,以后想吃自己早点起来买弄。”

    哎,别啊,我的亲妈啊,就这么和我的幸福生活saygoodbye了,怎么可以呢,我还没过瘾呢。et

    这个威胁果然后用,孙萌萌被吼得抖了一下,似乎清醒了一些,刷牙的动作也利索起来。

    “还有,这么久没去上班了,今天要早点去,多做一些准备,要细心些,宁肯做慢一点也不要出了差错事后补救。”李笑梅絮絮叨叨地嘱咐着,就像孙萌萌第一次去银行唠叨。

    上班?孙萌萌都快忘了自己的主营业务在银行,写文只是兼职。这些天写得天昏地暗,写得随心所欲,这样自由自在的工作才是自己喜欢的。

    而银行,想到要面对那个混蛋行长,孙萌萌的脸立马由红变青,差点把牙膏都吞入腹中,喉咙被呛得不舒服,猛地咳了一番。

    赶紧漱口,把自己打理干净,孙萌萌在这几秒钟时间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坐在饭桌上,孙萌萌扒了一口稀饭,看着对面板起脸的李女士,明明长得风韵犹存,为什么就让自己和爸爸这么畏惧呢。

    该怎么说才能让这个老妈子同意自己辞职呢?

    孙萌萌埋头在汤水里捡米粒,李笑梅看看表,都快迟到了,还这么磨叽,肯定是在家这些天舒服地不想动了。不行,今天决不能留这个懒虫在家。

    “这个臭丫头,你是不是很久没被骂,皮痒了。”

    充满火力的声音把孙萌萌吓了一跳,孙耀文赶紧救场:“有话好好说,大清早的,发这么大的火干嘛。”这些天沾女儿的光,老婆变性成了贤妻良母,真是百年一见让人好生怀念啊。

    孙萌萌鼓足了勇气,但还是不敢抬头看着李笑梅,弱弱地说:“妈,我今天会去银行,去辞职”可以预见接下来的一场批斗,可是她还是得努力争取自由身。

    “什么!”啪的一声,李女士把碗筷丢在桌上,霍地一下站起来,两眼怒视着孙萌萌。“你这臭丫头,这几天把你的胆子养肥了,敢辞职,不怕我打死你。”

    “我知道你要说在银行工作有多少人梦寐以求,我也是托了关系才混进去。我知道你欠别人的人情,所以我一直忍受着努力地做好工作。但是,我不喜欢束手束脚的工作,现在我受够了,我就要去辞职,我要自由自在地生活。这一次我再也不去上班,谁爱去谁去。”

    “你你你想气死我啊!”李笑梅被气得脸都发紫了,她冲过来举起手就要挥向孙萌萌,孙耀文赶紧上前拦住。

    “有话好好说。”孙耀文一边安抚着妻子,一边问孙萌萌,”萌萌,在银行干得好好的,怎么想辞职了呢?”

    “我就是不想去那鬼地方上班了。”孙萌萌也很想告诉他们,银行有一个禽兽对她虎视眈眈,可是她不能说啊。以孙家的势力和李女士的爆发力,这事一说出来,李明那混蛋一定会死翘翘,自己的名誉也会被拉下水。

    “你决定了?”李笑梅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女儿,真想一巴掌盖过去把她的榆木疙瘩敲醒。

    “是,辞职信我已经写好了。”孙萌萌很坚定的回道。

    “你真的翅膀硬了,你要是敢辞职,就给我搬出这个家!”李笑梅大吼一番,气呼呼地拿了包,出门上班去了。

    “萌萌,可以告诉爸爸理由么?”孙耀文收拾着碗筷,看着倔驴女儿。

    “爸,你知道我一直都不喜欢天天坐在椅子上重复着枯燥无味的工作。”孙萌萌站起身,回到卧室,开始整理行囊。

    “萌萌,你干嘛啊?”孙耀文见女儿收拾行李,不由急了起来,走过去把她的行李包给夺了过来。

    “爸,刚才老妈的话你又不是没听到,银行的工作我是肯定要辞的,所以打包行李滚蛋咯!”孙萌萌叉着腰,一副无奈的表情看着孙耀武。

    “萌萌,你这孩子,真的非要辞掉工作吗?”孙耀武确定的再问一遍。

    “是的,一定要辞!”孙萌萌用百分之百的肯定语气回孙耀武的提问。

    “你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啊?老爸也没阻止你写,但这个写毕竟不是长久之事!”孙耀武知道女儿常年在写,他本人对此表示支持,但是女儿要是真把这个当职业,那他可就不敢苟同了。

    “反正我已经决定以写为我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孙萌萌跟孙耀武之间的谈话,更多的像朋友,不像父女。

    “萌萌”孙耀文一脸的无奈。

    “爸,把包给我”孙萌萌伸手跟孙耀武要行李包。

    “孙萌萌,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倔呢?”孙耀文指着孙萌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孙萌萌看了一下手表:“爸,现在已经快7点50了,你要是再不出门,上班铁定迟到,我觉得您还是赶紧出门吧!”

    孙耀文被这么一提醒,立马将手上的行李箱给放下,慌张的把脖子上的围裙给摘了下来,一边嘱咐孙萌萌:“丫头,有什么事情,晚上回来再说,你先给我好好在家呆着!”

    孙萌萌冲着孙耀文拜了拜手:“路上小心”

    砰的一声,只听到一记关门的声,整个家里顿时静悄悄一片,孙萌萌深叹一口气,沉沉的坐在床上,眼睛无意瞥到衣柜里挂着那件军外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