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嫣然一笑暖如阳》882
    所以熬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忍受不了的,可是人生还很漫长。

    “他自作自受,活该!”凯凯义愤填膺的回道。

    方翊倒是在聊天之中,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对于浩子这个人,她不想放过,但是也不想沾惹。

    韩子瑞要是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又会做一番动作。

    她不想看他为自己的事,做一些不太光明的事。

    孙浩死了,他妈妈跟着疯了。

    那天孙浩妈妈被带去警察局做口供的时候,口口声声说是韩子瑞和方翊害死了她儿子。

    方翊知道韩子瑞跟他说过不会放过孙浩,倘若真的有关系,方翊的心里其实也是不太舒服的。

    因为为这种人渣玷污自己,真的不值得。

    而韩子瑞也跟她保证过,这事跟他没关系。

    所以对于浩子的事,方翊是不会让韩子瑞知道的。

    “凯凯,答应我,就当没发生这件事!贱人只有天收。”方翊道。

    凯凯看了方翊的回复之后,觉得方翊还是善良了,不过为一个烂人,脏了自己的手,真不值。

    “嗯,我知道。我也相信贱人只有天收。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这丫的,就跑出自己自首了!”凯凯回道。

    方翊就是这么想的,于是接着道:“这事放下吧,好好打你的比赛,过好自己的生活!”

    “是,方姐姐,我们不会辜负你的!”凯凯回道。

    方翊淡笑:“加油,我先去忙了,有空联系!”

    凯凯发了一个爱的抱抱的表情过来,把这件事说出来,总算是化解了积压一个多月的心事。

    他一直很矛盾,很纠结,要不要告诉方翊这件事,他担心自己要是告诉她,又再次刺激了她,那怎么办?

    而不告诉她,日后知道,是不是觉得他也是渣渣。在纠结和矛盾中,倍受骄傲,为此还影响了比赛。

    现在总算如释重负了,能如此顺利化解,也是因为方翊大度,不计较。

    所以浩子伤害了一个这么善良的人,就算下地狱也不为过。

    ——————

    成都,秋高气爽。

    杨静和袁斌上午去了道教的发源地青城山,下午三点下山后,直接来了这,行程有点赶,但还是想来看一看。

    此刻他们站在都江堰的鱼嘴,夕阳西下,望着眼前的江水,风景格外的美丽,杨静亲眼所见之后,无比佩服古人的智慧。

    赫赫有名的都江堰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远,而且是唯一保存下来以无水坝为特征的宏大的水利工程。

    而这水利工程到现在一直还利用,造福一方人民。

    为此,杨静想起了余秋雨写过的一篇散文:我以为,中国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工程不是长城,而是都江堰。长城当然也非常伟大,不管孟姜女们如何痛哭流涕,站远了看,这个苦难的民族竟用人力在野山荒漠间修了一条万里屏障,为我们生存的星球留下了一种人类意志力的骄傲。长城到了八达岭一带已经没有什么味道,而在甘肃、陕西、山西、内蒙一带,劲厉的寒风在时断时续的颓壁残垣间呼啸,淡淡的夕照、荒凉的旷野溶成一气,让人全身心地投入对历史、对岁月、对民族的巨大惊悸,感觉就深厚得多了。

    但是,就在秦始皇下令修长城的数十年前,四川平原上已经完成了一个了不起的工程。它的规模从表面上看远不如长城宏大,却注定要稳稳当当地造福千年。如果说,长城占据了辽阔的空间,那么,它却实实在在地占据了邈远的时间。长城的社会功用早已废弛,而它至今还在为无数发众输送汩汩清流。有了它,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成了天府之国,每当我们民族有了重大灾难,天府之国总是沉着地提供庇护和濡养。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

    “古人的智慧,是我们现代人所不能企及的!”杨静看着眼前的美景,一番感叹。

    袁斌笑了笑,杨静接着道:“其实去追溯历史,就会觉得外星人一定来过。”

    袁斌又笑,这样样子的杨静实在太可爱了。

    她看过很多历史书,但一些想法却又很天真灿漫。

    “难不成李冰是外星人!”袁斌笑道。

    “也许呢!”杨静道。

    “唉,你是搞学术研究的,严肃一点!”袁斌道。

    杨静笑:“那就是我小时候看书的感想,所以有些根深蒂固了。不过确实深深佩服古人的智慧!”

    “嗯,古人的智慧确实令人佩服,我记得马王堆里出土的素纱禅衣,只有49克,一个小火柴盒就装下了。但是现在的工业再发达也做不出第二件来。”袁斌道。

    “马王堆的素纱禅衣不是做不出来,而是物种的基因改变,现在技术就算再好,也是不可能复制造出一模一样!“杨静道。

    袁斌笑:“你现在不科幻了,又跟我开始讲专业了?”

    “不行啊!”杨静挑眉。

    袁斌笑:“继续!”

    杨静也不保留,接着道:“西汉时期的蚕宝宝是三眠蚕,而现在因为技术发达,变成了四眠蚕,虽然现在也可以用药物引诱出三眠蚕,但是物种的基因一旦发生改变,内在很多东西也是变得不可逆了!”

    袁斌听后,揽过杨静:“懂得的还真多!”

    杨静扬眉:“上周教授刚好讲到这个!”

    袁斌低头看她,杨静冲他做了一个鬼脸。

    袁斌凑了过去想亲她,杨静一个闪躲,没让他得逞。

    袁斌脱下制服,举止也变得没有约束,动不动调戏她。

    “我觉得你还是穿军装好!”杨静看着他道。

    袁斌知道她的意思,不由勾唇:“我调戏我自个老婆,也不碍着谁吧!”

    “大庭广众之下撒狗粮,你脸皮厚,觉得没关系,可我脸皮薄呀!”杨静笑道。

    袁斌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笑着道:“其实也不薄啊!”

    杨静伸手拍了他的手:“没你厚!”

    ——————

    第二更(2000字),明天见。。。老腰那个疼,嗷嗷嗷军婚如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