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3.凌风音的致命弱点
    我走到门前,便听见一阵哀嚎声,像受伤的小鹿,在用鼻子痛苦的哼哼。

    门内光线很暗,且烟雾缭绕的,正前方供着一个高约两米的大型泥塑,黑乎乎的,怒目圆睁,塑像的头部是空的,没有头,那颗头颅是被高高举在右手上。

    这塑像,别说是神明了,活像地府里的恶鬼,看着就让人害怕。

    凌风音正躺在塑像的脚下,捂着面具空出的左眼,有气无力地哼哼着。

    见到他脸上落下豆大的汗珠,衣衫都被浸湿,我暗叹,凌风音,你也有这一天。

    “你怎么了?”我走到他身边,不冷不热地问道。

    他别过脸去:“你怎么来了。”他不想见到我,躲着我,我说:“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我?”他明白了,右眼瞪了一下红蝎:“自作主张,你们给我滚!”

    红蝎带着可儿离开了堂楼,当门合上后,里面就只有我和凌风音,以及这尊大泥塑了。

    我坐在他身侧:“放开手,让我看看。”

    凌风音将手拿开后,我看到一支金色的短箭插入了他的眼珠子里,他一直哀嚎,一直用手挡住,就是不希望别人看到。

    “你会受伤?”我想,他不是刀枪不入,无所惧怕吗?

    凌风音叹了口气:“现如今,我的弱点已经被你发现了,你……会杀了我吗?”

    没想到啊没想到,眼珠子居然是他的致命弱点,我早该猜到的!傩戏面具露出的两只眼,其实就是敌人面前明晃晃的弱点,只是无人注意到罢了。

    既然知道了他的弱点,我一定会为白少安报仇的,岂能放过他?

    心中这般想,但嘴上却微微一笑:“你说呢?”

    他苦笑一声,痛得痉挛:“我猜……你不会!”

    他将手放下:“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可悲的,身边连个信任的人也没有,受了伤也不敢找人医治,生怕别人知道我的弱点,生怕被人伺机报复。”

    我冷笑一声,打量着他脆弱的眼神:“凌风音,混成你这样,确实挺悲哀的。”

    正如他所言,这世上没有一个值得他信任和交心的人,与谁在一起,都是利益的交换,都是邪术的控制,别人或许迫于他的淫威臣服于他,可是,却永远不会真心待他。

    他握住我的手:“你知道,我为什么这般恨白少安吗?”

    反正有我的原因,但不可能是全部,他点点头:“确实如此,我恨白少安,是因为他身边有那么多信任他,拥护他,爱他的人。天下百姓尊敬他,就连总统都敬他三分,而他身边,有忠实可靠的王副官、江月白和梁友青,还有你,你如此的深爱着他,我不禁在想,他何德何能,为何能拥有老天这般厚爱,为何我就是孤家寡人?”

    凌风音说着说着,右眼的眼眶红了:“我的家人已经没了,你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虽然你还未过门,但我早已将你当做我的妻子看待,只可惜……你跟我不是一条心,你的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说完后,凌风音侧过头,吐了一口血,看起来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孤家寡人一个,无尽凄凉。

    我会心软吗?不会!

    我知道凌风音最擅长什么,他是戏子,自然最擅长做戏了。

    我面上没有任何反应,但心里,却已经开始了细细琢磨,从今早一醒来,红蝎传递消息,再到山崖上,这一切,总让我觉得很不对劲。

    首先,凌风音是他们的老大,老大痛成这样,手下一点也不担心,岂不是很奇怪?

    再看凌风音,他竟然让我看到他受伤的模样,让我们单独相处,岂不是将自己的命脉交到了我的手里?

    难道他就如此相信我,知道我不会杀他?不,不会的,以凌风音这般聪慧狡诈,他定不会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我心中有一大胆猜想,想到后,我决定做一个试验。

    “凌风音,你还疼吗?”我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拂过他的脸颊:“需要我帮你拔出来吗?”

    凌风音惊讶地望着我,然后释然了:“小柔,现在,我把命交到你的手里,你若想杀我,那就把箭头按进去,你若舍不得杀我,那就帮我把箭头拔出来。”

    “好,但在动手前,我想问,为什么会选择我?”我不放过凌风音眼中的任何情绪,果然,被我看到了一丝丝的阴谋。

    他说:“因为这个世上,我只甘愿死在你的手里,如果最终难逃一死,我宁可杀死我的人,是你!”

    我嘴角微微上扬:“多谢你看得起我,那我就……不再推辞了!”

    我的手握在了箭头上,凌风音是生是死,全凭我一念之间,往下按,一切都结束了,往上拔,我恐怕会害了自己。

    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往上拔出!

    当箭头离开凌风音的眼光,一阵血液喷出,他隐忍地喘息起来,痛得几乎昏死过去,我也心脏狂跳,望着手中的箭头,望着上面滴下的鲜血,久久不能动弹。

    啪啪啪!三声掌声从黑暗中出现,一个手臂纹着盘蛇刺青的光头男,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收起手上的弓弩:“大哥果然神机妙算,这场赌局小弟输了。”

    赌局?

    我看到紧随盘蛇男出现的,便是那一身黑袍,戴着面具的凌风音,怎么会有两个凌风音?

    低头一瞧,方才中箭的凌风音,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小草人偶,我想,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傀儡术、替身术一类的吧!

    我生气地丢掉箭头,看似很惊讶,很恼怒,实则我的内心很惶恐,这确实是一场赌局,刚才真是好险,我赌这其中一定有诈,结果赌赢了。

    要是刚才我将箭头按下去,不仅杀不了凌风音,反而还会被盘蛇个一箭射死,原来刚才不仅是‘凌风音’在生死边缘,就连我也是站在“悬崖边上”。

    一步错,那就是要命的功夫了。

    我庆幸自己细心,也庆幸自己足够了解真正的凌风音。

    凌风音走到我身后,将手搭在我肩上:“小柔,别怪我狠心,既然你已经来了,我自然是要看看你的真心,现如今,我试过了,你并不想杀我,你心里有我的,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