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2.僰笏雕像
    堂楼是新风寨里的“司令部”,据可儿说,每次有大事需要商议,需要大家投票,就会去堂楼进行。

    那里是整个山寨的高处,在山顶上,建立在悬崖峭壁边缘,也不知是哪朝哪代谁建造的,据说新风寨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我被她带着在山寨里绕来绕去,这里的道路蜿蜒曲折,又十分窄小,比较方便防御,但走起来就很是累人了。

    “小姐,你看,就是那儿!”绕过半边寨子,可儿举起手,对着高高在上的,半藏在云雾之间的塔楼对我说道。

    我看着那塔楼,有六层高,好像是个宝塔,但有不全像,不知是什么怪东西,再看周围全是悬崖峭壁,就像华山的景色一般,刀劈斧砍,垂直地面,不知古人是如何搬运材料上去修建的,真是一个奇怪的建筑。

    我问她:“那我们如何上去?”

    可儿说:“上面有一个轮轴……好像是叫轮轴吧,就是一个车轱辘状的东西,绳子绞在上面,人们转一转车轱辘,就能把我们吊上去。”

    这就是轮轴工具,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利用此物上山的,但想想还真是危险啊,万一机械出问题,又万一人工出错,人岂不是没了?

    可儿说:“放心吧,听说那车轱辘是被傩神加持过的,不可能出事。”

    就是傩神加持,我才更加担心啊!但此刻担心无用,如果我若是真死了,那就可以见到白少安了。

    有这样的想法后,我也宽心许多,跟她来到山崖下,下面的人确定是我之后,便给我们身上一人绑了一根绳子,而后才把我们放到了铁篮子里。

    铁篮子的上方挂着的不是绳子,而是铁索,看到铁索,我放心不少,至少铁索没那么容易断。

    将我们安置好后,下面的人拿出一片叶子,吹了一声叶子哨,上面的人听到后,启动了轮轴器械,将我们拉了上去。

    人力操作就是比较缓慢,我坐在铁篮子里,心想,这要是胆小或者恐高的人坐,可真是煎熬啊!

    我们慢慢地离开了地面,往天上升去,可儿看着脚下的人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蚂蚁,吓得闭上双目,双手拽着我:“好可怕。”

    是很可怕,但我见过的东西,我所经历的事,比摔死可怕一万倍,我冷冷地望着脚下,感受到山崖上呼呼吹来的寒风,偶尔有一些碎石头掉下来,会砸到我们,一些长着长尾的山鸡从身侧飞过,我移开目光,眺望远处,想看看周围的环境,三天之后,好跟尹恒说道说道。

    放眼望去,我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大山,层层叠叠的山峰,在清晨的霞光笼罩下,散发着薄雾,晕染出紫光。

    这大山,还真是一眼望不到头,也不知是什么地方,难不成,我真的进入了一个异世?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遭了,尹恒等人如何才能找到出入口进来。

    我正思索着,崖顶就到了,两个响马贼用铁钩将我们勾了过来,当铁篮子落地,可儿吓了一跳,轻呼一声,我拍拍她:“没事,已经到了。”

    “到了?”她眯着眼瞧了一下,果真是到了,我们走下了篮子,红蝎已经在崖边等着我们了。

    看到我今天洗干净了脸,略施粉黛,他眼珠子都直了,色眯眯的样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若是放在过去,我一定会大眼珠子瞪回去,但现如今,他越惦记我,便越能为我所用。

    我以前不喜欢靠皮相过活的女人,总觉得新时代的女性,要独立自主,自强不息,能用真本事跟男人平起平坐。

    但事实上,我已然成为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人,出卖色相,用以美人计来换取我需要之物,真是替自己感到耻辱。

    就算不齿自己,我也没办法,因为我没得选择。

    我莞尔一笑,带来十里春风,他目光灼灼,裂开嘴笑了:“嫂嫂,你可算来了。”

    嫂嫂?我冷笑一声,这些人还真是凌风音的马屁精啊!

    “凌风音呢?”

    “大哥就在堂楼里面,也不知怎么了,好像病了,你去看看他吧!”红蝎好像关心我的容貌,比关心凌风音的安危要在意多了。

    我不禁想,这凌风音的为人也太差了,身边没个真心人。

    “怎么回事?”我一边走一边问,红蝎说:“我也不知道啊,他就捂着眼睛说眼睛疼。”

    眼睛?我想到昨晚幻花镜变换出一支箭矢,刺穿了人头假傩神的左眼,难道,影响了凌风音?

    “你也知道,大哥他一直都戴着面具,吃饭、洗澡、睡觉从未取下过,我们谁也不敢去碰啊,他说眼睛疼,寨子里的马神医也帮不了他,只能看你的了。”

    看我的?我也没有揭开过面具呀,当初在娟婶家,我确实有机会揭开面具看一眼,可惜我不敢,我只看了半眼,看到了他的脸颊上有一个火焰的图案,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刺青。

    我跟在红蝎身后,问他:“我听可儿说,是凌风音叫我来的?”

    “是呀,老大疼到昏迷的时候,嘴里就叫着你的名字,苏小柔,对吧?”他说得很轻松,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这情绪让我很是诧异,我总觉得,这里怪怪的,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在我心里响起了警报,仿佛在提醒着我,这其中有诈。

    会是什么陷阱呢?

    我想,该不会他们是把我骗到此处,将我关押在堂楼里,然后对我用刑吧!

    毕竟我昨晚才伤了假傩神,凌风音很可能会找我麻烦,想道此,我便紧张起来,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了,好在这上面虽然很高,却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头,在悬崖的边上,立着一六层高楼,像一根挺拔的冬笋,在风中高高挺立这,上面爬满了爬山虎,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建筑了。

    我想,如果真被关押在此,那我该如何逃生?这上面好像没有窗户,恐怕是小鸟也插翅难飞咯。

    就在一阵胡思乱想中,红蝎将我带到了堂楼的大门处,入口处立着两只怪兽,有点像尹恒说的僰笏,是个两脚怪,身上布满了石头凿出的泡泡,有点像癞蛤蟆,但哪里有长得像两脚鹿的癞蛤蟆呢?

    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容易被优美歌声吸引的僰笏了吧!

    果然,这刺青真如尹恒所说,是一种邪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