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梦中的婚礼
    短暂的见面后,幻花镜的光芒消失了,我把幻花镜连同地宫里带出的青铜片,偷偷藏在梳妆镜抽屉最底层,将最下方的抽屉抽出,放入幻花镜等物,再把抽屉安上,这样,即使有人拉开抽屉,也压根想不到宝贝藏在底下。

    放好之后,我就睡了,连日来的疲惫,让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梦到了白少安,梦到他就在我身边,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身姿挺拔,风度翩翩。

    看到我,他始终皱着眉头,良久,将我拥入怀中。

    “小柔,你为何这么傻?”白少安不是质问,也不是责怪,而是……满满的心疼。

    我赖在他怀里,没有温度的他,不断提醒着我,这是梦境:“你都知道了啊!”

    他点点头:“也是我提醒飞鼠,先别出去的。”

    当时,洞口外边有埋伏,白少安歇斯底里地对着每一个人说,可却没有一个人听到了他的呼声,只有飞鼠!

    飞鼠听到了他的说话声,虽然很小,但他还是选择了相信白少安的话,先别出去,结果发现,出去的人都没人寻找过他,便知道出事了。

    “原来,你一直都没有离开,一直都在我的身边。”纵使孤单一人身处新风寨,只要知道,白少安就在身边陪伴着我,就算风雨再大,我也毫不惧怕。

    “小柔,不许你这么做!”他想阻止我,却无法阻止,他现在就是一缕残魂,自身难保,唯一能借用的就是鼻烟壶的能量,而鼻烟壶的能量也是有限的,总不能一直让他现身。

    “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多言。”我苏小柔不是什么伟大的人,没有那么多崇高理想,牺牲自己换取大家的利益,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白少安和小轩。

    “现如今,我已陷入绝境,答应我,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我一定会想办法改变现状的。”我想到刚才与尹恒的对话:“想必你也听到,我跟尹恒所说了吧!”

    “听到了,但我不许你犯险,我这就回去,让尹恒他们来救你。”白少安的冷静沉着去哪儿了?在我面前,他甚至还不如我镇定自若。

    我拦住他:“如果你希望尹恒他们白白送死,那就去吧!我说过,不到时机成熟,你们都别轻举妄动。”我有自己的计划,不希望白少安打破。

    “那如果……他要娶你,你会如何?”白少安手指着凌风音屋子的方向。我咬着牙:“那我便嫁。”

    当我说出这话时,白少安的身上出现了一道蓝色的火焰,燃起了熊熊烈火:“我不同意……我不答应……我不会让这事发生的……”

    他变成了一个火团,上蹿下跳的:“苏小柔,你答应过我,此生只嫁我一人。”

    说完后,我让他停下:“消消气,回到我面前。”

    他还想蹦跶,却敌不过我的怒吼,乖乖回来了,我仔仔细细地望着他的容颜,宽阔如原野的额头下,是一双英气十足的剑眉,双眼不怒自威,仅有的一点柔情,还是对着我时,才会流露。

    这散发着寒气的脸庞,那浅灰色的睫毛,在微微颤动。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白少安,你愿意娶苏小柔为妻吗?”

    没有时间,没有机会了,这个婚礼简陋太多,连个证婚人都没有。

    他愣住,眉眼挤作一团:“你说什么?”

    我重复一遍,认真且严肃:“白少安,你愿意娶苏小柔为妻吗?”

    与我期待的婚礼完全不同,但还能见到他,我就已满足了。

    “愿意!”他泛白的唇瓣微微开启,简单的两个字,是我等了多年,听到的,最动人的答案,浸润这我的心田。

    我感觉……我很幸福,没有婚纱,没有祝福,没有鲜花,可我还是如此幸福,仿佛我们脚下两边都是悬崖,我们站在一根独木桥上,面对死亡,面对分离,却选择紧紧相拥,在相互生命中,缔结了一种生死相约的长情。

    白少安的眼中不知不觉,被眼泪浸湿了,他很激动,感动得难以言语,好几次想开口说话,却还是背过我去:“苏……苏小柔,你愿意嫁给白少安为妻吗?”

    他满怀期待,单膝跪地,牵着我的手。

    我的心脏怦怦跳了起来,浑身上下,被一种幸福的感觉包裹着,似花香,似蜜糖,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永远都沉溺在这一刻。

    过去,白少安总说,时机未成熟,总说等天下太平再娶我,那时的他,把婚姻想得太复杂了,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并不在乎那一场婚礼,也不必在乎一纸婚约,而应该在乎彼此。

    我们彼此相爱着,并决定相爱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此时此刻,我的司令大人,正单膝跪地,虔诚地问着我一个神圣的问题,我不想让他等太久,逐点了点头:“嗯!”

    他站起来,手掌轻轻一拉,我跌入他的怀中,他只手捧着我的脸颊,慢慢地吻上了我的唇,用他动情的,专注的吻告诉我,他很爱我!

    我闭上双目,眼泪顺着脸颊流淌,嘴角却挂着炫目的笑容,我们彼此,吮吸着对方的柔唇,这一刻,我们融为一体。

    几乎吻到窒息,白少安终于松开了唇:“小柔……不,娘子。”他激动地笑起来,活像个吃到雪糕的小孩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白少安发誓,一定会补你一个最浪漫的婚礼。”

    补不补,我不在意,我只在意他能否回来:“所以,你必须得活着,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你……”

    他点点头:“你也是,听我的话,你千万别冒险,不论发生何事,保住性命,我一定会来接你回去。”

    “好!”我们幼稚地拉钩钩:“夫君,我等你……”

    这一声夫君,让我甜得发齁,我几乎是笑醒的,这个梦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已经当做了真的,从今天起,我苏小柔就是白少安的妻子了,我如愿以偿地嫁给了他,嫁给了我的爱人。

    “姑娘,你醒了。”可儿给我打来了一盆洗脸水,看样子在床边守了我多时:“凌大哥说,你醒来之后,速速前去堂楼,有要事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