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隔空相见
    镜子?幻花镜!

    我兴奋地将镜子取了出来,果然在镜子里看到了尹恒油光蹭亮的脸,他的旁边还有三子,三子这几日不见,沧桑了,脸上的胡子都长长了,也舍不得剃掉。

    看到他们,我眼里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你们怎么……”我想到之前鼻烟壶和古书丢失时,幻化镜就是这般隔空找到了宝物,还让尹恒跟花娘在通过镜子斗法。

    没想到,还能成为我和尹恒隔空相见之物,此乃神镜也!

    “你还好吧!”尹恒问道,我点点头,将镜子拿得远了点,照在了自己身上,我穿着一件复古的对襟大衣,上面的刺绣是火红的海棠花。

    见我完好无损,尹恒和三子松了口气,三子问:“你在哪儿,我们来救你。”

    我在哪儿?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具体位置我不清楚,应该在平城附近的深山里,此地名为新风寨,终年云雾缭绕,当地人好像叫云台山,有仙境云台之美称。”

    “云台?我好像听说过,不过,那是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呀。”尹恒抓了抓脑袋:“难道,是另一世界?”

    “我不知道,但有可能,这儿跟白公馆的鬼蜮,亦或是南湖边上的鬼市一般,属于另一个空间,需要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法子才能进来。”我皱着眉头:“你们可千万别轻举妄动啊。”

    尹恒点点头:“放心,我们绝不会莽撞,没有万全的把握,我们是不会犯傻的。”

    我想起了白少安,想起了慈爱医院,逐问道:“白少安那边如何?慈爱医院是不是出事了?”

    三子点点头:“慈爱医院被人一把火给烧了,虽然无人伤亡,但好好的一个医院,里面多少御医的典籍,全都烧没了!这火太过凶猛,连医院后面的小树林都被烧得干干净净。”

    听到这则消息,我并没有太惊讶,这果然是凌风音的做事风格,我从未发现,他如此爱玩火,但不知他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玩火**。

    “那白少安呢?”我想龙神和血太岁一定会提前逃走,也一定会护着白少安的,尹恒说:“白少安无事,幸而张慈爱察觉到了不对劲,提前带血太岁离开了慈爱医院,恐怕也会遭罪了。”

    没事就好,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尹恒接着说,白少安没事,鼻烟壶里的人脸已经可以睁开眼了,当他把龙珠交给血太岁时,血太岁当即就割了一块肉交给龙神张慈爱,给白少安做肉身。

    “放心吧,一切都在顺利地进行。”

    我终于顺了一口气,白少安能重塑肉身,重新回到世上,也不枉我倾尽所有的付出了。

    既然已知晓他们安好,嘱托尹恒好好照看白少安,千万不能再有差池,唠叨完后,我将今日所见所闻说了出来,当他听到假傩神和小莲他们的故事时,尹恒说:“你说的,我好像知道是什么。”

    尹恒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告诉我说:“你猜的没错,这个家伙就是个假傩神,而且,他用的确实是邪术,但有一样你猜错了,他给这些人下的不是蛊,而是咒语。”

    “咒语?”我不解地问:“咒语居然有如此大的灵力?”

    “那要看是谁刺青的。”尹恒告诉我,福建一带前清时期出现过一类刺青师,唤名为阴阳刺青师,他们混迹于普通刺青师之间,却是有法力的师傅。

    “不同的图案,不同的刺青材料,以及他们嘴里不同的咒语,都将成为这个人的枷锁,让人产生不同的思想、行为和言语。”

    虽然每一个人都不同,但有几样刺青的颜料是相通的,那就是尸油、烧焦的死人头发粉末、壁虎血,以及最重要的一味药,僰笏!

    这僰笏不是药,是一种藏在深山的远古生物,它有多特别,多稀少,大概就跟娃娃鱼差不多吧!

    需要在深山老林,清泉溪涧之间,才能设陷阱找到,这僰笏是一种两脚的两栖动物,可在水陆生活,因其生性机敏,很难得被捕捉到。

    但有一种人,却可以很容易捕捉僰笏,那就是伶人。

    “僰笏在上古时期,是作为祭祀的神灵,它们对伶人的歌声,对赞扬的乐声,毫无免疫力,所以,只要找到僰笏的活动范围,找一个歌唱极为有灵性的人设下陷阱唱歌,就能吸引僰笏的注意。”

    僰笏身上没有皮肤,只有一个一个堆砌起来的肉泡,每一个泡里都是它的精华,故而,要想成为阴阳刺青师,就必须得在药水中配上僰笏身上水泡里的汁液。

    僰笏的汁液有记忆功能,能够记住一些特定的咒语,比如,此人在设置咒语时,只要跟刺青说:“我叫一你就痛苦,我叫二你就快乐。”

    待刺青完成时,僰笏的汁液已经记住了咒语,只要刺青师喊一,此人便会痛苦万分,如蚂蚁钻心;刺青师喊二时,此人便捧腹大笑不止,笑死都有可能。

    “如今听你说,对方将刺青做得惟妙惟肖,还能蛊惑人心,我想,凌风音自己,或者他身边一定有一个阴阳刺青师。”

    尹恒说完后,唉声叹气:“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整个响马贼都被这邪术给控制了,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我点点头,确实如此,所以才让他们按兵不动,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这时,我的左肩隐隐作痛,似想起了什么:“对了,你有时间就让兰芝带你去西市,找一个叫方圆的刺青师,这些东西,或许能请教请教他。”

    我眼前浮现那只刺青的莲花和飞燕,细细回想起来,此刺青的针法,绘图的风格,倒是与方圆有几分相似。

    我开始怀疑过方圆,但听兰芝如此描述,说每天排队等他刺青的人络绎不绝,他应该没时间来山寨里耗着吧!

    接下来,尹恒和我聊了不少,问了我接下来的计划,但我却之只字未提,我知道,如若我跟他说出了我的计划,说我想故意接近凌风音,以保护他们,同时套取情报、找出凌风音的致命弱点,尹恒一定不会同意的。

    “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你也别太频繁地联系我,一则耗损你的功力,二则有可能会被人发现。”

    尹恒拒绝道:“那怎么行,我必须联系你。”

    “尹恒,此事不可操之过急,你要知道,假如我们联系被发现了,以后你就更难找到我了,听我的话准没错。”我就像哄着一个任性的小孩子,尹恒终于接受了我的提议:“好吧,我们就以三日为一期,每隔三日,我都会深夜与你沟通。”

    我点点头:“好,我等你们,你们也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